可乐小说网 > 我的未来女友 > 第2049章 做贼心虚

第2049章 做贼心虚


  龙俊陵已经做出决定——倒向孙家。

  既然穆飞不能为他所用,那就只能放弃。

  “姓穆的,龙首长说的对,你赶快束手就擒吧!”

  “没错,你现在表现好一些,没准还能保条小命。你要再负隅顽抗,那必是死路一条!”

  孙家两兄弟此时意气风发,一脸得意。

  “要我束手就擒,呵呵……”穆飞冷笑着。

  正当他马上就要拨通电话的时候,诸葛吾真忽然一伸手,“他在联系外面,快制止他!”

  他话一落,齐玉手下那两个老头顿时虎目一瞪,向穆飞扑来。

  二人速度极快,穆飞只能看到他们过来,却是完全闪避不开。仅一瞬间,他就被人扣住双臂,动弹不得。

  “唉……”三号首长长叹一声,摇头,显然是失去希望。

  至于小才女还想帮忙,可是她又能帮上什么?

  “到这时候还敢耍花招?带走!”齐玉下令道。

  “等一下!”

  就在那两个老头扯着穆飞往外走的时候,幻瞳忽然出声。

  “嗯?”众人寻声望来。

  “怎么?你不知道他的所做所为有多严重?你还敢为他求情?”齐玉眼皮一挑。

  “齐组长,我不是为他求情,我只是想弄清楚事实……”

  幻瞳说到这里,扭头望向诸葛吾真,“到底穆飞说的是不是真的?他有没有私架战机,袭击过穆飞乘坐的客机?”

  听闻这话,诸葛吾真等孙家人都是脸色微微一变,明显露出不快。

  “不管他遭受什么待遇,都不是他意图袭击军事重地的理由!这是两件事!”齐玉沉声道。

  “但这两件事情有很重要的联系!”

  幻瞳毫不客气的回击,“诸葛吾真是否有袭击过穆飞,直接决定了穆飞今天所做所为的性质——主动杀人,和被动反击误伤杀人,那性质能一样吗?”

  “如果诸葛吾真真没做过那种事情,那穆飞所做所为必然是不可原谅。不用说你们,首先我就饶不了他!但是!!”

  “如果真的是诸葛吾真意图杀他,那他的所做所为就并非是完全无法理解!咱们当兵的最重要的是什么?第一,忠诚!第二,就是血性!”

  “如果别人背地里要杀死你,还要抢你财产,霸占你的女人……你回来后会善罢甘休吗?”

  “不!绝对不会!只要是个当兵的,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而且,哪怕是碰个头破血流,也得讨回公道!自己死也不能让对方好过!这才是血性!连点血性都没有,算什么兵?”

  不得不说,虽然幻瞳这话有些‘强词夺理’,但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你连自己的家,自己的女人都守不住,还守个屁的国家?

  正是如此,齐玉陷入思考。

  幻瞳趁热打铁,再次开口,“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一点,齐组长,你作为执法组的老大,自然是公平公道,铁面无私!如果真的有人做那违背军规国法、还向自己的战友开枪的恶劣之事……你就不管他吗?你就任凭他在你眼皮底下肆意妄为吗?”

  这话一说,齐玉真的被说动了。

  穆飞有错,他不会饶过。但诸葛吾真犯错,他一样不会姑息!

  他回头看了眼诸葛吾真,严肃威严的脸露出沉思表情,“如果他真是那种人,我自然不会饶他。但我们做什么事情都讲究证据!”

  “我有办法!”

  幻瞳都知道他要说什么,他才一口,就赶忙大声说道,“我有办法,能证明诸葛吾真是否有袭击过穆飞!而且只要一分钟时间。”

  一听这话,孙家人都紧张起来,就连一直很淡定、面带笑容的诸葛吾真,也是变的严肃,笑不出来。

  齐玉抬眼望来,“说说。”

  “齐组长,你应该有我的资料,我的异能是记忆回溯——只要某人做过的事情,或在脑中反复思考过的事情,在我的异能下都无所遁形。相反,如果他真的从没做过的事情,我是没有办法去编造一段‘剧情’,去改写他的记忆的……所以说……”

  幻瞳抬手一指诸葛吾真,“他到底有没有袭击过穆飞,我一试便知!只要你给我一分钟时间。”

  听到这里,穆飞等人瞬间眉头舒展开来,仿佛看到希望。

  相反,孙家人却象坐了钉板,瞬间坐不住了。

  “我不同意!”

  孙方武第一个跳出来,“第一,诸葛吾真虽然个人能力强大,但他并非‘特字号’的人,也不是三魂部队的人,他不应该在你们执法组的管理范围内!”

  “第二,他是我北河空军高级军官,参与多少秘密行动。他知晓我军区大量军事机密,那些事怎么能被别人知道?”

  “没错,除去那些‘公事’,个人生活谁没点秘密?私生活?真要让她窥探记忆,那还有什么隐私可言?”孙赫武紧接其后。

  看到这一幕,幻瞳、夜天明、穆飞三人对视一眼,终于是笑了。

  “我们可以理解为……你们这是做贼心虚吗?”穆飞问道。

  其实穆飞猜对了,他们就是做贼心虚。

  的确,诸葛吾真的所做所为,就连孙家长辈都没告诉,但孙家那几人又不是傻子。他们对诸葛吾真相当了解,再结合种种迹象来猜测,猜也能将事情猜个七七八八。

  只不过,他们是秘而不宣而已。

  可是现在,幻瞳居然要窥探诸葛吾真的记忆……这要是真让她得逞,诸葛吾真做的事情岂不是大白于天下?

  诸葛吾真做的那事情,就算没有真杀死穆飞,但私用战机,袭击杀害同僚,而且他意图杀害的人还是高级军官、开拓者勋章受勋者,这罪名也绝对不轻!恶劣程度,也不比穆飞的作为轻多少!

  而且事情一但曝光,非但他本人没有好下场,连孙家,都免不了受牵连!

  孙方武自然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只不过孙家人不愿意,也不好使了。因为齐玉已经彻底被说动,他浓眉紧蹙,看看穆飞这边,看看诸葛吾真那边,又看看龙俊陵,在思考什么。

  而穆飞、诸葛吾真,也一直在盯着他——他们不可能不在意,因为齐玉的决定,很可能将今天的事情‘定性’。

  “老齐……”

  “这件事情是我的职责范围,我心里有数,你别插手!”龙俊陵想说什么,却被齐玉一抬手打断。

  十几秒钟之后,齐玉的视线留在诸葛吾真身上,“就算你不在我所管的范围,但你是否有袭击过穆飞,对今天的事情的性质有影响。所以……”

  听到这里,诸葛吾真哪还能不知道他的意思?他不禁一挑眉,但那一丝不快也紧紧是一闪而过。

  没等齐玉说完,诸葛吾真已经抢先道,“我同意!”

  “吾真!”

  “你干什么?”

  孙家人惊声大喊——这不是自己往火坑里跳吗?

  “算了,三叔,都到这时候了,咱们要还是畏畏缩缩,未免会让人觉得咱们做贼心虚。那样就真是说不清了……”

  此时,诸葛吾真脸上又扬起那自信又有点邪邪的微笑,“既然他们非要查我,也好,让他们查就好了。”

  “可是……”

  孙赫武要劝说,诸葛吾真摆手打断,“我知道你们的顾忌,怕咱们北河军区的机密泄露出去。但别人不敢说,我想这位幻瞳能担当特七的组长,一定很有分寸,她是绝对不会做那种事的,对吧?”

  说完,诸葛吾真直视幻瞳。

  这下,变成幻瞳、穆飞等人诧异。他们对视一眼,刚才还自信满满,这下又心里没底了——在他们看来,诸葛吾真应该很怕这事才对。

  可是现在,居然主动同意……要没有什么后手,他岂敢这样?

  事到如今,幻瞳又岂有退路?

  “是的,我保证不窥探他任何你北河军区的机密。”幻瞳点头道。

  “那就……”

  “等下!”

  齐玉刚开口,又被诸葛吾真打断。

  他扭头望向齐玉,“如果这次查我没有查出任何问题的话……那穆飞的所做所为,炸毁军属公园,炸毁我孙氏集团办公楼,甚至还意图*袭击我北河空军基地……这些罪行,他再也没有什么借口、无从抵赖了吧?”

  齐玉听出他的意思,对穆飞、幻瞳道,“你们还有没有什么要说的?有话快说!别查不出东西,再找这样那样的理由。”

  幻瞳与穆飞眼神交流,待穆飞点头,幻瞳才确认道,“没有了,我们没有什么特别要说的。”

  “那好,一分钟吗?给你一分钟……”

  齐玉看了眼表,又一指诸葛吾真,“你配合他,不许反抗。”

  “没问题。”

  诸葛吾真长剑递给身后一孙家小辈,背手踱步到幻瞳面前,“要我怎么做?”

  “看着我的眼睛。”

  幻瞳说话间,已经直视诸葛吾真。

  诸葛吾真照做,而就在他们视线相接那一瞬间,穆飞仿佛感觉幻瞳的美目放出一抹神秘的彩光。

  再看诸葛吾真的反应,并没有象穆飞想象中的,一下就变的呆滞无神。而是慢慢的,慢慢的变化,这过程持续了十几秒,还没有完。

  “喂,老夜,她施展异能……这么慢吗?”穆飞凑到夜天明耳边,小声问道——从刚才开始,穆飞就一直运用真气为自己疗伤。

  此时,他的伤口已经止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