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全球论剑 > 第1269章 为情而生,为生而死

第1269章 为情而生,为生而死


  第1269章

  一个月的时间,眨眼过去!

  自从波斯湿婆城外惊天一战到现在,邪皇隐退江湖,野狼组囘织根植在全球每一个国囘家的势力成为众矢之的,渐渐被拔除;

  御林军四下出征!

  到现在,野狼组囘织已经从全球的许多国囘家消失,蜷缩到美洲区域的几个小国,实力大不如前。

  可以说,开心在半年多的时间里,翻手结束了邪皇带领数年之久的‘野狼时代’!

  也正是开心的出现,让整个江湖进入到了一个更快节奏的江湖,让江湖重新变成一个群雄角逐的热血世界。

  但是开心却在这份繁华喧嚣声中渐渐的从人们的视野之中退了下来……

  没有人知道原因!

  但是自一个月前,邪皇带领野狼组囘织的人马狼狈退出波斯帝囘国,开心便没有再在舞台上出现。

  尽管锦绣河山迅速壮囘大,人员破三百万,与许多国囘家的众多帮囘派建立不错的盟友关系,渐渐发展出一个庞大的江湖帝囘国,但是开心在人们的眼里却越来越神秘……

  江湖之中,许多人还在反复的感受付费REP频道榜首旷古绝今的一战,反复的感受,反复追寻着开心的实力到底达到了何等程度。

  因为许多人至今都不知道邪皇为何会在那一战里瞬间败北阵亡……

  许多人摸不着头脑!

  但是邪皇认负却是事实!

  许多人也在追查着另外几个人的崛起:

  许瑶!

  在那一战里,以琴宗传人的身份崛起;

  啸月!

  战后直接被提为锦绣河山的第四位副门主;

  银狐!

  在中原这边,面对一品堂大手笔黄河战图战阵,袭风楼这边以高等战阵抗衡,银狐带刀子、雷子、条子,一行四人,四绝剑阵闯杀黄河战阵,杀敌近万,搏得‘银面杀手斩万囘人’的称号。

  ……

  湿婆城一战,侠义盟、袭风楼算是彻底的风生水起起来。

  侠义盟本在中原已经接近沦落到一流普通帮囘派的程度,但是湿婆城一战,吐气扬眉,获得了临近中原的一片面积不小的城市的资源,数十座城市的资源都有涉及,一举脱贫;

  袭风楼在中原一战,魅影楼主表现不俗,手底下的战阵也是出力不小,那一战彻底奠定了中原第二大帮囘派的位置,雄踞中原南方!

  可怜一品堂将所有的筹码都押在邪皇和野狼组囘织身上,但是醉着邪皇的战败引退,野狼组囘织成为全球众矢之的,彻底失去依靠之后,梦云、血衣、荒杀纷纷沦为失意之人。

  一品堂,名存实亡!

  ……

  阴癸派老巢

  自从阴后晋升囘天人合一境界以后,阴癸派上下鸡犬升囘天,附近盖起了华丽的宫殿,圈成一块,变成享誉中原的‘癸殿’!

  癸殿占地极广,四周雕栏玉砌,如同皇宫一般,阴癸派弟囘子更是整体的提升了一个境界,进入到神话境时代。

  神话境强者遍布癸殿内外,一个不慎就是九死一生的局面。

  短时间内,癸殿成为了中原武林人囘士敬畏和向往的禁地!

  ……

  这一天!

  阴癸派弟囘子秦素言与同行的两名师囘妹一如既往的巡视在山间。

  耳畔突然响起一阵极其轻微的衣袂划破空气的声响。

  “有人!”

  “谁!”

  三人同时娇叱,身形一闪,从原地消失。

  早在一个月前,这里就成了阴癸派的后山禁地,数十里外就设置了阴癸派的标示囘警示世人,任何侵入都会被视作对阴癸派的敌对,阴癸派弟囘子有格杀勿论的权力。

  然而……

  三女才掠出不到十米,一道白色的残影从前方闪电掠至,百度全球论剑吧无人可挡戈提供丝毫没有减缓速度的迹象,直接从三人头顶掠过去。

  三女勃然大怒!

  “大胆!”

  “放肆!!”

  呛!呛!呛!!

  三女同时一拍剑鞘,精光闪闪的长剑闪电弹出,揉身就朝那白衣男人扎去。

  不料……

  三人的攻击仿佛泥牛入海,悉数落在了来人闪过的残影上,不但没有对来犯之人造成丝毫伤害,甚至不曾撩囘动到对方的一丝衣角。

  嗖!

  来人没有停顿的意思,破空掠远,很快就从三女的视野中消失。

  三女一剑走空,傻乎乎的在原地停顿了足足两秒钟才反应过来,满脸震骇之色地望着那白衣男子消失的方向,面面相觑。

  “好厉害的虎啸龙吟……”

  “难怪外围巡视的弟囘子没有发出一点警示!”

  “太可怕了!不行!!必须立即飞鸽传书向宗主示囘警,有强敌来犯!”

  三女商议着取出来一只温顺洁白的信鸽……

  这时,林中突然传来一声撩囘动人心的妩媚之声:“不必了!”

  三女一惊!

  不约而同地同时躬身半蹲了下去,模样异常恭敬:

  “拜见少宗主!”

  “没能阻下强敌,请少宗主赐罪。”三人诚惶诚恐。

  阴癸派少宗主,自是绾绾……

  一身半透囘明素裙的天魔传人从林间飞掠而过,声音渐远:“不必自责,若来人是他……就算是我们宗主亲自出手,也未必能拦得下他,你们继续巡视。”

  “……”

  三女交换了一个骇异的眼神,低声应是,起身,强忍住追上去的冲动,继续巡视。

  ……

  林间!

  绾绾那曼妙魅惑的身影飞掠,很快就来到了阴癸派癸殿最后的一座山峰的脚下。

  望着云雾缭绕的山峰,绾绾看了一眼,微微蹙眉:

  “你果然不是来找师傅的,你是来寻邪王的。”

  四周树叶摇曳,无人应答。

  绾绾没再说话,转身就走,头也不回。

  ……

  阴癸派癸峰的山腰处,云雾缭绕,一座小亭隐没其间。

  亭中,两个新斟的茶盏吞云吐雾,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清新热气。

  两名白衣男子,气质卓然的面面相对,落座在亭中,放眼望着云雾外红彤彤的骄阳。

  “果然不愧是踏入天囘道境界之人,邪王果然雅兴不小,整天沉醉在这仙境一般的地方,不争世俗,让晚辈好生羡慕。”

  年轻的白衣男子有着一张俊囘逸冷静的脸庞,脸上挂着超然物外平淡,眼中藏着洞彻本质的目光。

  说话间环视四周……

  万籁俱寂,只有一名身着黑袍的小童在不远的地方打坐吐纳。

  “开心门主说笑……”

  中年男子呵呵一笑,撩囘起衣袖,从石桌的碟子里夹起一块小点心,慢条斯理的扔进嘴里:“江湖争夺,无休无止,就连勘破天囘道之人也无摆脱,本人能这么快挣扎出来,全因为大漠皇宫一行,让我认识到了什么最重要……”

  “哦?”

  开心的眼中闪过一抹异彩:“大漠皇宫一行,似乎邪王的心性也变得淡泊了许多,真是可喜可贺。”

  “开心门主眉心紧蹙,似乎有心事。”邪王看了开心一眼,若有所指。

  “是有一点。”开心点头。

  “既然来了,若是不嫌弃,可以跟本王说。”邪王不曾停止手上的动作,仿佛老友一般的豪放姿态,浑然不似曾经那个喜怒无常要人命的邪王,此时别有一番独特气质。

  “……”

  开心微微感慨:

  “此行癸殿,原本是想借邪王身上东西一用,但是没想到……邪王已死……”

  “开心门主果然慧眼。”

  闻言,邪王不但没有发囘怒,反而眼睛一亮的望过来:“邪王已死,现在在你面前的,不过一普通人,田间做乐,桃源山水,我,叫石之轩,但……不再是邪王石之轩!”

  换了旁人,或许会以为邪王精神分囘裂,但是开心却能清晰地感受到邪王身上的邪异气质荡然无存,如今在面前的,坦荡自然,气质独特,让人容易心生好感。

  “石前辈已经得到天囘道真谛,开心佩服。”

  “开心门主尚未说,要借本人身上的何物。”石之轩道。

  “我要借的是邪王身上的物件,与石之轩没有任何关系……”开心沉吟数秒后,一字一顿。

  “……”

  石之轩笑笑,没有继续深究。

  两人面对面品茗一阵……

  不知道过了多久,开心突然出口打破两人之间优雅的沉默:

  “石前辈,曾经体囘内有两个人的意志……”

  “……”

  “现在邪王已死,留下石之轩,却是苍囘生之福,武林之福。”

  “……”

  “在下想知道,邪王为何而死……”

  听到开心莫名的提问,邪王微微一愕,百度全球论剑吧无人可挡戈提供旋即露囘出肃穆之色,缓缓吐道:

  “为情而生,为生而死。”

  “为情而生,为生而死?”

  开心仔细的琢磨着邪王囘道出的八个字,反复咀嚼。

  眼睛渐渐放光。

  为情而生,为生而死……

  说的是邪王的经历。

  因为感情,生出心魔,精神分囘裂;

  为生,心魔灭!

  但是这八个字却莫名的让开心有一种深深的感触和共鸣,缓缓起身,异常认真的道:

  “多谢赐教。”旋即起身,走出亭子。

  其实这段时间,开心一直在等待,等待另外一个自己出现,但是到现在,那个陈凯新都不曾苏醒。

  这次打算从邪王身上获取第三块石碑,但是让他意外的是,邪王的变换让他放下了这个念头……

  不过并非没有收获!

  为情而生,为生而死……

  让开心有一种心灵清通,浑身突然轻囘松起来,和放开一切包袱的感觉。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以后,我就是开心!”

  “天地间,只有开心,没有陈凯新……”

  开心的脸上闪过一抹坚毅和轻囘松,缓步来到那黑衣童子的身边,微微停顿了一下脚步:

  “有时间装模作样的打坐吐纳,不如找个地方好好修囘炼石前辈教给你的武……邪皇。”

  “……”

  最后两字传入耳中,紧闭双目的黑衣童子身囘子一颤,缓缓睁眼。

  但是睁眼的一刻,面前已空无一人!

  远处!

  缭绕的云雾被温暖的阳光刺破,邪王举杯品茗的动作定格在邪皇眼中……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