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逆剑狂神 > 第2399章 五行剑!

第2399章 五行剑!


  果然,下一刻,林轩身上的剑光更加的璀璨了,无数的剑光照亮了整片天空。

  这一剑,仿佛能够劈开整片天地。

  轰轰轰!

  天空抖动,大地颤抖,远处的群山也是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什么!这剑法竟然这么恐怖!

  竟然能够引起天地异象!

  腾家的那些武者见到这一幕,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

  腾家的大长老,也是神情凝重。

  他怒吼一声,全身的能量快速的行动,丝毫不敢有任何大意。

  下一刻,无尽的光芒在他上方凝聚,形成一头腾蛇,盘旋在虚空中,

  腾云驾雾,可怕的气息笼罩了一方天空。

  轰轰轰!

  庞大的身躯,朝着林轩压去,似乎要将其粉碎。

  这一刻,大长老终于施展出了血脉之力,并且召唤出了腾蛇虚影。

  那威力之强,让所有人震惊。

  轰轰轰!

  腾蛇笼罩四方,可怕的毒雾弥散开来,一股杀伐之气直冲云霄。

  远处的那些武者,也是快速的后退。

  他们退到家族的阵法之中,默默的观看。

  小子,给我去死!大长老怒吼一声,头顶的腾蛇虚影彻底的爆发。

  彭!

  无数道剑气化成了巨大的封印,彻底的将天空封住。

  腾蛇疯狂的怒吼,撞击四周的间隙。

  可是,那些剑气,每一个都如同五指山一般,异常的恐怖,根本撞不开。

  哼!

  崩天。

  又是一剑凌空出世,前方的天空瞬间崩塌。那腾蛇被可怕的力量撕扯的四分五裂。

  噗!

  腾蛇虚影被灭,大长老倒飞出去,大口的吐血。

  他满脸的震惊,不敢相信。

  对方竟然这么轻易的就破灭了他的腾蛇虚影,这怎么可能!

  那可是他的血脉之力呀。

  逆乱。

  林轩冷喝一声,身上出现一道朦胧的剑影,千万道剑气纵横,冲击前方。

  天空一瞬间湮灭,大长老被无数的剑光笼罩。

  彭彭彭!

  一方天地被打穿,那些长老疯狂的怒吼,全力出击,想要撕开这股风暴。

  救出大长老。

  而周围的阵法,更是剧烈的抖动起来,甚至有些地方,直接出现了裂痕。

  呼!

  当一切烟消云散的时候,大长老浑身是血,大半个身子都被斩掉了。<>

  此刻,他奄奄一息。

  什么,怎么会这个样子?众人望着这一幕,惊呆了,根本不敢相信。

  你根本不行,不是我的对手!让你们的族长滚出来吧!

  不然,别怪我对你们大开杀戒!

  想让我们族长出来,除非你杀了我!大长老疯狂的怒吼,他满脸的狰狞,体内的血脉之力开始燃烧。

  看样子,他想拼死一击。

  见到这一幕,林轩冷哼一声,你以为,我不敢吗?

  金之剑!

  林轩冷喝,手中古剑挥动一,道金色的光芒,快如闪电,瞬间划了过去。

  噗!

  大长老的头颅飞起。

  这一剑实在是太快了,而且锋利无比,让人根本防不胜防。即便是绝世大能,也根本无法闪躲。

  而且,大长老还受了重伤,所以被一剑击杀。

  这是什么剑法?怎么会这么恐怖?

  腾家的武者满脸的惊恐,其他的长老,也是头皮发麻。

  林轩则是冷哼一声,胡一刀等人却是震惊万分。

  这似乎是仙殿五行剑中的金之剑!

  这可是天阶功法呀!

  苍天,殿主他才来见多长时间,就算第一天修炼,估计也没有几个月吧。

  竟然能够将金之剑施展到如此威力,这天赋实在是太逆天了。

  这一刻,胡一刀,孔雀,鬼厉三人,震惊万分。

  他们发现,他们的殿主,实在是太可怕了。

  就连黑魔船上,那些长老执事,也是惊讶连连。

  那一百个精英武者,却是激动万分。

  太强悍了!

  他们的殿主,实在是太强了!这让他们热血激动。

  一剑击杀了大长老之后,林轩身上的剑气并没有减弱,反而变得更加狂暴。

  笼罩了整片天空,可怕的剑气呼啸,腾家的武者,脸色无比的苍白。

  该死的,杀了他!跟他拼了!阵法里面,有些人咬牙切齿。

  轰轰轰!

  他们快速的开起了杀阵,一个个惊天的杀阵,快速的冲来。

  腾家作为无敌王者家族,可是十分可怕的。

  他们的杀阵非常众多,5道杀阵瞬间开启,一道赤红如血,携带漫天的火焰。

  另一道漆黑如墨,仿佛滚滚的魔云。

  还有满天的剑气,可怕的刀光,以及狂暴的雷电。

  五个杀阵,瞬间朝着林轩笼罩,想要将其彻底的轰杀。

  这声势十分可怕,此刻五个一起出手,都可轰杀绝世大能了,

  所以,主持杀生的这些滕家武者,露出了狰狞的神情。

  嗡!

  林轩也没有犹豫,一瞬间便祭出了龙剑领域。

  领域不停的放大,瞬间将五个杀阵笼罩。

  万千道剑气快速的飞出,瞬间洞穿了五个杀阵。不但如此,五个杀阵里面的几千个武者,瞬间被灭。

  轰轰轰!

  天空裂开,出现一个又一个黑洞,无数的血水洒落下来。

  看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腾家的那些长老,更是疯狂的怒吼,不!该死的!给我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