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道神 > 第256章 谁是你师弟?

第256章 谁是你师弟?

  前面那位战神宫的强者仅仅是半只脚踏进圣王境后期,说到底,还是中期圣王。剑魔能够将他杀死,远处的那些武者勉强可以接受,毕竟剑魔只比他低两个小境界。

  能够跨越两个小境界,击杀对手的至天尊,他们又不是没听说过。但后面这位战神宫的强者不同,他早在七年前,就已经是后期圣王了。

  至天尊和后期圣王相差了三个小境界,而且战神宫的后期圣王修炼的还是帝经。三千疆域或许能够找到击败他的至天尊,可是能够击杀他的至天尊,找遍三千疆域,恐怕也找不到第二个。

  “穷,真穷,亏你们还是战神宫的圣王,怎么就这点家产?”

  剑魔搜完战利品后,忍不住抱怨道。本以为战神宫的圣王境强者最少能有几百万块圣品灵石,谁知道,他们两个的圣品灵石少的可怜,加起来都不到二十万块。

  远处的那些武者听的直翻白眼,要不是你,他们两个能死?你把他们两个杀了不说,竟然还有脸嫌弃他们两个穷?

  “快看,你们快看,他受伤了!”

  一位天尊指着剑魔的嘴角,略带兴奋地喊道,其他武者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依稀看到了剑魔嘴角尚未擦干的血迹。

  “这才对嘛,他一个至天尊先杀中期圣王,再杀后期圣王,怎么可能毫发无损?”

  剑魔和战神宫两位圣王境强者的战斗,他们全程看在眼里。要说剑魔实力强横,他们承认,可是,战神宫的两位圣王境强者同样不弱。

  尤其是后来这位后期圣王施展的罗刹刀法和大日焚天刀,足以碾压绝大多数至天尊,甚至将他们斩于刀下。故而,剑魔受伤,他们觉得正常,剑魔毫发无损,他们才觉得奇怪。

  “单单确定他受伤没用,你们又不知道他的伤势到底严不严重。”

  剑魔的实力之强,他们有目共睹,除非剑魔的伤势非常严重,他们才有杀死剑魔的把握。万一剑魔的伤势很轻,他们贸然动手的话,死的只会是他们自己。

  远处的那些武者之中,对剑魔有杀心的,不在少数。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剑魔展现出来的实力越强,他们对剑魔的杀心越重。

  “咱们可以跟他切磋,只分胜负,不分生死。当然,这话是说给他听的,若是在动手的过程中,发现他的伤势非常严重,咱们就不要留手,当场将他打死,以绝后患!”

  古帝宫的天尊提议道,其他武者要杀剑魔,或是因为妒忌,或是因为私心,唯独他是因为仇恨。他的祖父,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死在剑魔手里的古老魔。那还是在太古城的时候,剑魔利用妖帝给他的剑气,取了古老魔的命。

  “这个办法不错,我认为可行。他的伤势如果不重,我们认输就是。他的伤势如果很严重的话,那他休想见到明天的太阳!”

  剑魔的实力比他们强太多,不要说巅峰状态的剑魔,即便是只能发挥出六七成实力的剑魔,他们也敌不过。

  这不是他们妄自菲薄,而是事实,他们连战神宫的那两位圣王境强者都打不过,更何况是剑魔?

  太阴殿的天尊第一时间站出来支持古帝宫的天尊,实属正常,当初在太古城,死在剑魔手里的,不光有古帝宫的长老,还有他们太阴殿的两位长老。古帝宫和太阴殿素来不睦,不过,剑魔算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我赞成!”

  “我也赞成!”

  赞成古帝宫天尊和太阴殿天尊的武者很多,问题是直到现在为止,依旧没人愿意出手。剑魔不光实力强横,而且心狠手辣,做事全然不顾后果。

  他们的背后是帝品势力不假,但刚才死在剑魔手上的两位圣王,何尝不是出自帝品势力?

  就算是和剑魔切磋,也是有风险的,万一剑魔凶性大发,不接受他们的投降,他们岂不是必死?

  远处的那些武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愿意冒险。最终,他们的目光,纷纷转到了古帝宫的天尊身上。

  这个办法是古帝宫的天尊提出来的,古帝宫的天尊不带头,谁带头?

  “师弟,我看你剑法不错,不知道能不能讨教一二?”最终,古帝宫的天尊只能硬着头皮,高声对剑魔道,“师弟不要紧张,我仅仅是和你切磋,没有要杀你的意思,毕竟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

  古帝宫的天尊当然不敢告诉剑魔真相,对待敌人,剑魔是不会心慈手软的。若是让剑魔知道,他是古老魔的后人,一旦剑魔的伤势不重,那他必死无疑。

  “师弟?谁是你师弟?”

  剑魔皱着眉头问道,正因为远处这些武者在场,他和战神宫的两位圣王境强者交手,才没敢祭出凌道的大天府。

  “你!”

  古帝宫的天尊气急,当初在古帝宫,剑魔仅仅是个小辈。如今,他喊剑魔师弟,自认已经很给剑魔面子。可惜,剑魔不仅没领他这个面子,反而有点鄙视他的意思。

  “既然是讨教,那么,你就得有点讨教的样子,你见过师兄向师弟讨教的?”

  剑魔不认识古帝宫的天尊,可是,拥有至尊黄金瞳的他能够看出对方隐藏在眸子深处的杀意。说是讨教,实际上,对方心里明显存了要他命的意思。

  “是我不对,刚才口误,你是师兄,我是师弟!”

  古帝宫的天尊几乎是咬着牙说的,若非忌惮剑魔的实力,他根本没必要这般低声下气。倘若剑魔的伤势非常严重,他会让剑魔生不如死。

  “我也是剑修,不知道能不能向师兄讨教一二?”

  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古帝宫的天尊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将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只要剑魔同意跟他切磋,他现在做的就是值得的。

  “不能!”剑魔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古帝宫天尊的真实目的,剑魔心里一清二楚。

  听到剑魔的回答,古帝宫的天尊气得差点吐血,剑魔明明没有答应他的意思,还跟他谈什么师兄师弟,这不是存心在耍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