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君临 > 九百零四章 控云峰上

九百零四章 控云峰上


  极涣闻言,却是一脸的铁青,神色怫然道:“到底行不行,乃是我水云宗之事,与尔等何关?又哪里用得找你们华焰宗来操心?”

  他言语间,不但是微透怒意。(手打小说)那暴虐魂识,亦逸散体外。使方圆千丈之内的所有天地之灵,都是一阵诡异波动。

  不过华焰宗为首那位道人,却毫不见惧色,依旧是冷冷笑道:“怎么没有关系,你我三宗气运,与天水国皇室气运息息相关。但有折损,以必定连雷我等。极涣你说我要不要操心?”

  极涣一阵哑然,胸膛是起伏不定。倒是他身旁的极天,一直冷冷旁观,毫不动容。直到这时,才淡淡出言道:“焰灵道友你们华焰宗一定要代劳的话,也不是不可。不过据我所知,你们这一脉修士,至少有八成弟子,修行的乃是火系道决。即便这兴云布雨之事,真让给你们,却不知贵宗,又准备让何人来主持?”

  那焰灵闻言也是一阵沉默,目光闪烁了片刻之后,接着却是冷冷哼了一声,转而又看向对面另一人道:“月山道友,你们九灵宗虽是专攻地系功法,专掌天水国地气梳理。不过却不似我华焰宗一般,太过偏重一门。门内应该还有修持水系神通的大高手在,却不知能否请来,主持这行云布雨之事?”

  对面九灵宗三人内,那为首一位黄袍老者,顿时是一声苦笑:“要说兴云布雨之事,我们九灵宗内倒确实是有几个。却未必能及得上台上这位道友。若实在不行,换作本道,亦自问有几分掌控**的本事。不过眼下,我只问焰灵道友一句,只论这水系神通,这天水国内,又有谁能与极涣极灵两位道友相较?即便能够胜之,如今你我,又可否抽得出身来?”

  焰灵眉头微皱,接着是长声一叹。

  那月山真人,面上的神情却也是愈发的苦涩道:“也是前些日子,先皇对扩张之事太过焦切,引出此番灾劫、如今这三大邻国,都是对我天水虎视眈眈。十大太乙真仙,都是枕戈以待。你我如今,都要日夜防备,哪里还能抽的出身来?依我之见,便让这位小道友试试何妨?反正这一年干旱无雨,还动摇不了我天水国根基。若是不能化解此灾,到时了再做打算。或者那时水云宗,会另有办法也说不定——”

  焰灵是满脸的无奈,那边极灵极涣,面色却亦是难看无比。后者终忍不住一声轻哼道:“尔等到底把我等看成何等样人,岂会随意敷衍?我这师侄,虽是只有玉仙之境。不过若论到法力神通,却也能与我二人比肩而立、一身融雨化云真气,直追我那师尊。操纵水汽的本领,还要胜过我等数倍。这布雨之事,即便不能胜。也足以保得天水国内,四时风调雨顺倒是你们两位,却不知到时能否护得这祭坛万全,我这师侄安泰?”

  焰灵明显不信,仍旧只需水云宗,此举只是为拖延时间。一声轻哂后,也不再开口,算是默认了此事。

  那边的月山,也是微微摇头,不过嘴上还是应道:“只需这位小道友,真有两位所言的那般本事。我等自当全力以赴,为他护法,不给那罗灵宗,半点可趁之机”

  这几人在说话,岳羽却是仿如未闻,只是全神灌注,以魂识查探着这祭坛结构,以及那灵阵结构。

  再还有,便是那操纵这数千万里方圆水汽,还有这天水国内,所有大小水系的法门。

  不过渐渐的,岳羽却是微微凝眉。

  要操纵这祭坛的话,倒是简单,他也大约摸清楚了行云布雨之法。

  不过这大规模控制气象变幻,却也是极其凶险之事。倒非是指修为法力什么,也非是指性命,而是因果。

  ——即便只是几千里方圆的干旱,便可能令数千上万人殒命。而随意一道河流的枯涨,也同样可影响到几千万人的生计。

  这无尽的因果牵缠,还有那庞大业力。便连他这个一向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也不由是凛然生畏。

  也是想不通,怎得可能会有道家修士,愿意接下这调理四时**之任?

  莫非其中,还有别的什么玄机?

  正是不知到底该如何着手时,岳羽却只见那上方处。其中一辆金色战车,蓦地降下到他面前。其上一位衮服青年,手持着一张书,声音沉凝道:“吾乃天水国二王子杨艺,奉父王之命,特赐此诏请真人今日起登坛运法,代掌我天水国二百年四时**——”

  此人话音落时,那诏书便已是自动展开,凭空飞腾而起,落到他面前。书中的文字,意思与这杨艺方才所言差不多相仿。只是其中,更多了一些细节。

  岳羽也只觉是自身的气息,也顿时为之一便。仿佛是被一座巨山,压在了身上,却偏偏又无不适之感。反倒是只觉念头澄明,心胸通泰。

  他心中微动,便已知缘由。那天水国之主赐下这诏书,也就是说从这一刻起,他与这天水国王室气运,已是在某种程度上,连为一体。

  这二百年内,因掌行云布雨之事,而产生的一切因果业力,都将会由这一国气运全数抵消。不与他这施法之人,直接相关。

  反倒是因之而来的善功,他这个施法之人,可以捞到不少的好处。

  当然这也是指一般最理想的情况,若是因他运法不当,而引致境内大旱大涝之灾,伤了天水国气运。本身也同样,会承受一定的影响。

  比如在他之前,那位代水云宗布雨的极龙真人,此刻虽是未受什么影响。可若是此次他斗法不胜,导致天水国连续受灾,气运暴跌。那么这极龙,亦必定要承担不少因果业力。

  岳羽又望了眼,那坐下脚的方印。这也同样是气运之宝,不用细细感知,那浩大如山般的气息,便已是扑面而来。这张诏书虽是以金丝制成,可材质在他们仙修眼中,也仅仅只是一般的程度而已。

  全凭这方大印,才使此诏,有着绝大效力,秉持一国气运在内

  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岳羽将这诏书随手收起,转而又把注意力,转向了脚下的这座祭坛。

  发现这气运加深之后,他对这天水一国的水系灵脉变幻,还有空中那云汽走向,感知是愈发的清晰。魂识不借助这玄武天元阵之助,便已可感应这数千万里方圆,一切水系灵力的流动。

  不过一旦出了这天水国的范围,这无比清晰的感知,便彻底消失。

  反而有股力量阻挡,更是模糊不清。

  岳羽静立了片刻,然后眸子里,也是透出一丝讶然。

  他是万万未曾想,这的天水国的情形,居然已是恶化到了这等程度。

  之前他从红云山脉返回之时,看着情形还算不错。不过真实的情形,却是整个国境之内,都有大量的水汽,不断流失。造成大旱。

  若是这般继续下去,估计最后三个月内,必定有大旱降临。

  更令人发愁的,却还是这地下。几乎每时每刻,似乎都是部分地下水,在不断的流失。数量极少,隐蔽而难以察觉,却是恰好多过,水云国内的自我回复之力。

  甚至上游的合流水脉,也似是有些不稳。虽未被截断,却有改道之虞

  岳羽不由是唇角微微一挑,此人的图谋,怕是绝不只为一时。

  看其布局,倒仿佛是要与这天水国,不死不休一般。

  这些变化,都极其隐蔽。若非他的魂念,在将无相九劫神雷法,修炼到第七重之后,已可与太乙真仙修士比肩,几乎是完全无法察觉

  皱了皱眉,岳羽全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了下来。他心内原本因这玄武天元阵而来的四成胜算,是再次调低一成。

  这对手的法力神通到底如何,他还不知晓。不过只凭这几样手段,便可知晓,此人必定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

  岳羽亦辅助智能计算系统推演,然后无数次的结果。都是这天水国范围,除非是另有身具**力的修士出手。否则千年之内,都必定会化为一片沙漠戈壁

  岳羽双手结印,目中透出几分亮泽,开始试图操纵着玄武天元大阵。

  不过下一刻,他心中又是微动,看向了身旁。只见极涣真人,是面上崩得紧紧的,从上空降下。到岳羽身旁之后,便立时眼带探询地问道:“渊明你可有把握?若是实在不行,那便不用勉强这天水国不行,大不了便换过一个山门,只需你我三人在,便不愁这水云宗会倒下”

  最后几句,已是用法力传音密语。岳羽心中微暖,不过暗地里,却是一阵摇头。

  换过山门?哪里那么简单水云宗弟子,大多都是从天水国招来,与地方根基相连,哪里可能说断就断?再说这世间各大宗派分布,如今都已是把好一些的地方,全数占满。如水云山这等阶的灵脉,虽是好寻,却多是有主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