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楔子
  “我该走了。”陆为民在寒夜里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有些疲倦的抬起手腕了手上的瑞士瓦时针。

  一月的昌州寒意凛冽,几株粗大的黄葛树将院遮蔽大半,加上外边精工木制栅栏的内围的密实风景灌木,整个院从外边过来很难到多少。

  即便是这样,陆为民还是很心的在门廊内侧,避免暴露在外边视线下,哪怕现在已经是临晨两点过。明天早上区政府还有一个区长办公会,研究区里十二五计划第一年工作任务落实情况和年终各项工作迎考准备情况,虽然身子骨乏得很,但是他还是得回去。

  “为民,要不就在这里吧,这么晚了,你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在门廊阴影里的人有些疼惜的拉着陆为民的胳膊,平素盘起的长发此时却披洒下来,精明强悍的企业家风范现在却变成了柔媚可人的人,让陆为民平添了几分骄傲。

  陆为民笑了笑,他知道人话语中的意思,年龄不饶人了,过了四十的人了,这一晚上梅开二度,恩爱了半宿,身子骨就有些发软了,人又忙着起来替自己煮夜宵,这半夜三更的,丢下一个人在空屋里,委实不是个滋味。

  可是这关键时刻,他不敢有闪失,下个月区里人代会就要开了,自己是常务副区长、代区长,要选区长,竞争的人很多,也都相当有实力,虽市里边已经定了调,但是这骨节眼上一旦有些风吹草动,那都可能带来无法预料的后果。

  虽自己已经离了婚,可是现在毕竟还没有和叶蔓结婚,而叶蔓来也是一个争议人,若是被人发现自己留宿在她的别墅里,只怕就要给自己区长之路蒙上一层阴影了,关键时刻,心为妙。

  “算了,叶蔓,你也知道现在这个骨节眼上,来日方长,我们还有的时间。”陆为民爱怜的替在自己面前这个人紧了紧睡袍,“进去睡吧,我走了。”

  “嗯,你路上心一点,开车开慢一些,别闯红灯,拐弯的时候多。”人也替陆为民正了正领带,犹豫了一下,“要不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吧,就这几公里路,……”陆为民摇摇头,笑了起来,“怎么了,变得这样多愁善感起来?”

  “我你精神不,还是我送你吧,你的车就放在我这里,你等等。”

  人不等陆为民回应,就跑回了屋里,很快就换了一身铁锈红的风衣出来,自动车库门缓缓打开,一辆黑色奔驰s350和一辆2009款的路虎发现停在里边。

  一阵沉闷的引擎轰鸣,黑色奔驰缓缓驶了出来,陆为民叹了一口气,不峻拒人的意,提起包上了副驾。

  “张嫂,你先把门关上,我二十分钟就回来。”人放下车窗玻璃和在门口的佣打了个招呼,然后驾车驶出。

  在门口的中年佣应承了过后,到黑色奔驰出了自动栅门之后,迅速拿出一部手机,拨出一个电话,“他们出来了,是两个人一起,黑色奔驰。”

  两公里之外的一处岔道径路口,一辆黑色的兰德酷路泽悄无声息的停在树荫下,正避开了红绿灯电杆上的监控摄像头。

  手机音乐响起来,坐在副驾位置上的男子风衣领子遮了半边脸,迅捷的拿起电话一点,只是听完了对方电话之后,略略扬起了眉毛,眉头却皱了起来,似乎犹豫了一下,但是只是一瞬间,脸上就多了一份狰狞的绝然。

  手指在手机触摸屏上点了两点,电话接通,声音低沉而有力,“黑色奔驰,车牌号昌a—30a88,两个人,应该是从濛河路由西向东行驶,往城东走,让你的人立即上去,在他们上旗山大道之前处理掉,做干净一些。”

  黑色奔驰出了门禁森严的区,门口岗亭上四名保安警惕的检查了人递过去的出入证,拿出移动式指纹识别仪请人用手按了一按,获得通过,这才将门禁栏杆和不锈钢电动栅栏门放开,地面安装的阻拦障碍也缓缓滑入地下,奔驰缓缓驶出。

  “蔓子,你们这里(色色小说 门禁很严格啊,怪不得都愿意这里,王子杰做这个别墅项目都搞了三期了,还在作,来他的碧湾集团对开发这个高端别墅的确是有些门道。”陆为民仰靠在椅座上,恒温空调让车里温度很合适,更想让人入睡。

  “一分钱一分货,碧湾做专业化众项目的确很到位,正如王子杰所,他只赚他该赚的钱,的确也做到了这一点。”人嘴角微翘,亲昵的瞥了陆为民一眼,“你啥时候搬过来?”

  “恐怕还得等一等。”陆为民苦笑着摇摇头,“我非自由身啊。”

  “什么非自由身,岳霜婷不是和你已经离婚一年多了么?健在新西兰不是也不打算回来了么?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人有些吃味的道。

  “你呀你,不知道吃这些飞醋有啥意思?你还不知道我和岳霜婷之间的关系?我现在是什么身份,除非我们俩结婚,否则我能你这里么?可是现在我们俩能结婚么?”陆为民叹了一口气,“你不想要你的事业了?”

  “我的事业和与你结婚有什么关系?”人有些恼了,“你老是用这一点来敷衍我,不错,我是搞房地产开发,可是我没有在你无忧区开发过一个项目,就是你原来工作的隆泰县,我的公司没有搞过项目,和你半点瓜葛没有,我们怎么就不能结婚?为什么就非得要我放弃我自己的事业?”

  “不错,你是没有在我工作范围内搞项目,可是别人不这么想,上级也不会这么,你现在在市里也有些名气,如果我们俩结婚,外界怎么?对你对我都不利,你知道我现在的处境。”陆为民皱着眉头道:“我知道你会不管别人怎么,可是我们不是活在真空世界,我们每天都要面对现实复杂的社会关系,蔓子,再等等吧。”

  人眼角泛起一丝泪影,不再吱声,奔驰轿车在前面红绿灯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寂静的街道上响起了轰隆隆的重车飞驰的声音,陆为民有些奇怪,这一段路是货车禁行区域,即便是在夜里,砂土车也很少有走这条道才对,他下意识的扭头一,雪白的灯光从后方射了过来,一辆高耸的货车车头刚从转弯处怒吼着出现在后方,车速丝毫不减,甚至还在加速。

  陆为民悚然一惊,汗毛陡然竖起,一种巨大的直觉危机感弥漫全身,“蔓子,快走!”

  人反应也很快,没等前方红灯变色,油门猛地一踩,奔驰车轮胎急速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叫声,车身猛然向前一窜,如猎豹一般飙了出去,后方的重型货车还在加速,提高到了最快,根没有顾忌红绿灯,疯狂的冲过刚才奔驰停车的地方,向着正在加速的奔驰车追赶而来,

  “怎么一回事儿?!”人惊恐的了一眼脸色苍白的陆为民,“他们是谁?”

  强烈的紧张感让陆为民嘴巴变得发苦,他不知道究竟发了什么事情,后边这辆重型货车很显然是针对自己二人而来,但是究竟是针对自己还是针对叶蔓,现在还无从得知,不过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逃过这一劫才是当务之急。

  奔驰车一旦加速,后面那辆重型货车便迅速被甩远,陆为民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前面拐角处灯光陡然亮起,两辆重型渣土车呼啸着并排拐弯迎面而来!

  “啊!”没有等陆为民和人反应过来,两辆渣土车已经将油门踩到了底,轰隆隆猛冲而来,在要靠近奔驰的时候,一辆渣土车向侧翼一打方向盘,再一踩刹车,整个货箱横扫过来,重重的横掸在了奔驰车的前方。

  “轰!”沉闷的撞击声后,仿佛时间都为之停滞了一下,伴随着“嘶嘶”的水箱水汽迸射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伴随着那凶猛的一撞,陆为民只感觉自己胸腔里心脏的血液几乎一下子从血管里挤喷出来,沿着自己的口腔和鼻腔向外涌了出来。

  气囊这个时候没有半点作用,强烈的撞击让奔驰车整个前半部分都变得破碎,他努力的想要挣扎,但是力气却在一丝一毫的流失。

  他用尽全身力气扭过头来,着同样面色苍白嘴角涌出血沫的人,颤抖着将手伸了过去,终于,抓了对方已经无法抬起的手腕,“对不起,蔓子。”

  “是我连累了你,为民,来再见。”大口大口的吐出血块,人竭力让自己脸上泛起一丝笑容,只可惜命在这一刻定格,陆为民目光渐渐变得模糊起来,意识渐渐消失。

  黑色兰德酷路泽缓缓的驶过车祸现场,风衣男子默默的注视了一眼彻底变形的奔驰,毫无表情的收回目光,兰德酷路泽再度加速,车牌也随着风衣男子手中遥控器轻轻一按翻转起来,换成了另一副外地牌照。

  伴随着高位刹车灯骤然一亮,兰德酷路泽迅速拐弯消失在另一端。

  第二天的《昌州晚报》刊载了一则不引人注意的消息,今日凌晨三时许,濛河路东段发一起车祸,肇事车辆系一辆违规入城的渣土车,事故造成二人死亡,司机已经于凌晨四时到市公安局交管局投案自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