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七十一节 不凡

第七十一节 不凡

  陆为民这番话让老人脸色沉郁下来,老人想了一想才道:“这的确值得警惕,当然也不是没有办法可想。一方面可以借助南潭猕猴桃名声打响契机拓展市场,比如国内其他大城市,这是一个很大市场,另一方面可以提前开展工作,如果能够提前和各地那些大批发市场和批发商建立联系,甚至签订合约,也许可以减轻其中风险。”

  “嗯,县里也是这样想的,但是我们还有另一个想法。”沈子烈接上话。

  “哦?子烈,你还在我面前卖关子啊。”老人笑了起来。

  “我们的想法是如果能够引进一个果品加工企业,利用我们南潭猕猴桃来加工成为果汁或者果酱,不但可以减轻外销压力,而且也可以将这部分深加工的税源留在我们南潭,同时也能解决部分劳动力就业问题。”沈子烈字斟句酌的道。

  张秀全心中一亮堂,毫无疑问,自己这个婿在这方面的想法又是得到了他这个秘书的启迪。

  自己婿是宣传干部出身,政治理论素养没的,写东西的文笔也是拿手戏,但是准确的搞经济并不在行,这一点他很清楚,像这样引入果品加工产业来消化地特产水果,增加县里税收和劳动力就业,只怕自己这个婿还没有这份灵感。

  “嗯,这是一个主意啊。”张秀全点点头,“但是你们南潭偏处一隅,基础设施落后,招商引资条件很差,能引来企业么?你所的果汁和果酱,像我们国内市场还并不时兴,除非是产品外销企业,而这还需要进出口权,这中间难度可不啊。”

  “嗯,爸,我也觉得这事儿有难度,但是我想了想,有难度并不代表就一点可能性都没有,总得要去试一试才知道行不行。”沈子烈语气很坚决。

  正到这里,张静宜来招呼一家人上桌子吃饭了,所以这个话题也就此打。

  吃完中午饭之后,陆为民又陪着张秀全聊了一阵,也谈到了当前沿海开放地区的经济发展和高层关于经济性质的争论,陆为民自然免不了要把自己的一些观点拿出来,张秀全在这个问题上倒是十分审慎,没有太多,这让陆为民也有些遗憾。

  等到陆为民离开沈家,只剩下张秀全和沈子烈翁婿二人时,张秀全才若有所思的道:“子烈,你这个秘书相当不简单啊,我他对经济方面的了解和领悟相当深啊,你不是他是岭南大学历史系毕业的么?我倒是觉得他像是学经济的,很在行啊,经济术语一套接一套,而且不像是那种夸夸其谈纸上谈兵的角色,他真是刚毕业的大学?”

  “爸,是不是你也大吃一惊?”沈子烈朗声笑了起来,“我也一样啊,开初怎么也觉得为民不像是刚毕业的大学,县委办县府办大学毕业不少,但是(色色小说 像他这样的没有一个,甚至那些个工作几年的大学,你要让他自己拿出一点像样的法观点来,都是休想,为民在岭南读书四年,在学校里就是校团委干部,而且入了党,每年暑假都要在广州深圳那边搞社会调查和社会实践,这个人很有朝气也很有才华,而且没有那些刚出校门大学的嫩懵懂感觉,熟悉工作进入状态相当快,我现在都觉得还真离不开他这个秘书了。”

  “那你就危险了!当领导哪能完全依靠秘书?现在不少领导就已经养成了这种习惯,讲话谈话稿子是秘书给你写,工作日程是秘书替你安排,调研工作是秘书替你收集资料分析研究,推进工作是秘书替你草你计划方案,那还要你这个领导干啥?也许有人会我当领导就是来拍板做决定的,你连基的构思规划能力都没有,你还谈什么拍板?就是拍了板,那也是瞎拍板!”张秀全脸色一下子就阴了下来。

  “爸,我也就是开个玩笑,我还不至于愚昧到那种程度,为民的确是个人才,但是他对时事政情还不太了解,有些想法观点也有些脱离实际,当然这和他的工作经历有关系,但是爸,你承认不承认他的不凡之处?”沈子烈正色道。

  张秀全沉默了一阵之后,才缓缓道:“子烈,这伙子的确是个人才,而且还是一个相当优秀的人才,尤其是这样年轻,如果能够有一个的工作环境锻炼两年,我前途不可限量,而且我感觉这个伙子心性也不差,这样的下属可不找,子烈,你和他要多相互交流相互学习,有句话可能你听起来有些刺耳不舒服,但是我还是要,有些方面你还不如他。”

  沈子烈身体微微一震,似乎在掂量琢磨自己老岳父这句话的含义。

  “不你不如他,就连你爸我,也觉得有些方面不如他,后可畏啊,也不知道岭南大学的水准就如此之高,居然能教出这样的人才来,来昌江大学应该向岭南大学学习学习才行了。”

  张秀全后面这一句有些感慨的话语让沈子烈心情稍稍舒服了一些,虽然平常和陆为民交流很多,但是乍一听到自己一个县长竟然在岳父心目中还比不过自己的秘书,虽然只是某些方面,但还是让他出一股很不舒服的情绪,不过沈子烈也算是一个胸襟宽阔的人,反思和自己这个秘书接触这么,对方的确给了他不少意外惊喜,很多方面自己也在不知不觉的受到对方的影响,这一点他不想欺骗自己。

  “爸,我刚才的招商引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我是指目前国内政治气候像对于发展非公有制经济的法还有些混沌,南潭条件太差,而且国营企业从整个层面上来也是举步维艰,南潭要想发展,恐怕不得不在私营经济和外资引入上打主意,为民和我探讨过这一点,觉得南潭要想发展必须要先行一步,抢在大家都还在观望的时候出手,否则等到局势明朗了,也许就轮不到我们南潭了。”沈子烈沉吟着出自己的想法,“可是这要冒一些政治风险,但是我觉得值,为民认为顶多也就是一年半载,局势就要明朗化,而且他认为改革开放的大局不会改变,而且还会进一步深化,我认同这一判断,爸,您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