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七十九节 临时职务

第七十九节 临时职务

  正文](贺富翁的成长盟主)

  ------------

  在机关里难免也就要听到各种活灵活现的传闻,秦海基和沈子烈如何舌剑chún枪的jiāo锋,其他几个常委如何咄咄bi人的质疑,一直到县委书安德健开腔一锤定音,才将这件事情敲定。

  南潭工业开发区筹备领导组组长由(色色小说 县委副书、常务副县长曹刚担任,副组长则由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吕yù川担任,办公室主任不出意外的由茅蓉担任。

  但是在最后,曹刚提出茅蓉兼任职务太多,恐怕难以兼顾到招商引资领导组办公室和工业开发区筹备领导组办公室主任两项工作,建议设立一名副主任来协助茅蓉工作,并提议由县委办新来的大学陆为民来担任这个副主任。

  理由也很简单,陆为民在处理猕猴桃销售这项工作中发挥出sè,圆满的完成了任务,能力出众,可以考虑给这些年轻人压一压担子。

  秦海基随即也很默契的附和了曹刚的意见,建议让陆为民去担任这两个领导组办公室的副主任,负责日常工作。

  陆为民一直在琢磨曹刚和秦海基的意图,曹刚为什么会拉自己到这两个领导组办公室去当这个副主任,而秦海基为什么又会附和支持。

  虽然这两个副主任名头听起来似乎很有些拉风,但是陆为民很清楚这两个领导组办公室不过是一个临时xìng机构,空架子,只不过对于自己来,即便是一个空架子的领导组办公室副主任,对于自己这个刚从大学毕业的新嫩来依然是一个不的yòuhuò,至少这证明了自己的名字可以堂而皇之出现在县委县府的红头子文件上,哪怕这个职务毫无实质意义,仅仅是形式上的收获对自己都很不一般了。

  茅蓉是王自荣的人,如果王自荣不离开南潭,那么等到现任县府办主任年底年龄到点退下来,茅蓉接任县府办主任应该是顺理成章之举,但是现在王自荣走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虽然不上人走茶凉,但是调整就是一个必然,让茅蓉继续挂着县府办副主任的职务,但是却剥夺了其他权力,斩断其还想要接任县府办主任的想法,这也算是顺理成章之举,想必在这一点上安德健和沈子烈也是达成了默契,估mo着下一步周瑜明大概就要到县府办担任主任了。

  只不过曹刚把自己从沈子烈身畔拉走却又是什么意思呢?陆为民还真有些猜不透这些个领导们的心思了,他发现自己回到了这个时代之后,连脑瓜子似乎也有点退化的味道,原来也许是自己运用自如的手腕现在落在自己身上,自己居然有些不透了。

  最为蹊跷的是似乎沈子烈在斟酌了许之后,居然同意了曹刚的建议,这使得常委会通过了这一决定。

  这也就意味着自己三个月的秘书涯似乎就有点寿终正寝的味道,这更让陆为民这个自认为有了二十年体制内打滚经验的角sè也有点丈二和尚——mo不着头脑了。

  陪着沈子烈漫步在灵犀潭畔,十一月的灵犀潭碧水如洗,宛如一块墨绿sè的宝石镶嵌在这块沃土上,周遭郁郁葱葱的马尾松和黄桷树húnjiāo错综,这个季节来城郊散步的人已经不太多了,湖畔显得更加幽静,一路行来,沈子烈一直没有一句话,陆为民也就很知趣的不。

  到现在他也还没有琢磨透沈子烈的想法,但是自己才跟了他三个月,无论从哪个角度来,似乎他都不应该放自己出去才对,尤其是让自己到这几个所谓的领导组办公室,他还真有点拿不准这位越来越有城府的沈县长了。

  “为民,是不是心里边一直不太踏实啊?”沈子烈步伐更慢,示意陆为民跟上自己,和自己并排而行。

  “县长,实话,真有些茫然感,不太清楚县长的考虑。”陆为民老老实实的道,虽然心里隐隐有一些猜测,但是这个年代的人,很多想法未必像二十年后那么复杂,他宁肯藏拙守口。

  “那你对去这个招商引资办和开发区筹建办是怎么的?”沈子烈双手背负在身后,语气平和,似乎是要考较陆为民一番。

  招商引资办和开发区筹建办?陆为民心中一动,招商引资领导组办公室和招商引资办公室其中是有差异的,开发区筹建领导组办公室和开发区筹建办公室同样是有差异的,前者是领导组的一个协调机构,甚至可以是一个有名无实的东西,而后者则是实实在在的执行机构,这里边差异大了去,以沈子烈的jing细,自然不会口误,陆为民甚至听出了他在到这两句话时有意加重了语气。

  “县长,我个人觉得如果去做一些表面文章,务务虚,那就意义不大,但是如果要扎扎实实在这两项工作上做点事情,那意义就不一样,而这两项工作怎么来作,其结果也是天差地别。”陆为民已经大略明白了沈子烈的意思,而曹刚和秦海基的想法他也隐约揣摩到了一些。

  曹刚和秦海基从来就没有觉得这个招商引资领导组下设的办公室有多大意义,大概也是觉得这是沈子烈准备当选县长之后搞的一个惹人眼目的噱头,即便是常委里边,甚至包括安德健在内,大概都觉得这还是一个作秀的动作居大,没有人认为就这么两三个人还能把在黎阳地区都还没有先例的工业开发区就能筹建起来,所以他们以退为进,同意成立这两个机构。

  茅蓉被推出去怕是沈子烈和安德健早就有了默契,而秦海基和曹刚突然要把自己从沈子烈身畔拉出去,从某种角度上来也是对自己能力的一种认可,来自己在猕猴桃销售工作上的卓越表现让秦海基和曹刚都有些不太舒服,尤其是这一切都归功在了沈子烈和周瑜明头上时,这种不舒服感觉就更甚了。

  想到这里陆为民甚至有一些微微的得意,短短三个月时间,能做到让县里几个领导都对自己有了有些粗略印象,即便是多了二十年经验,也要有些真材实料才行。

  感谢老书友富翁的成长成为盟主,另感谢书友你的不堪、阿康书、月xiong大有罪、孤独寰宇等一干兄弟的打赏,继续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