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一百一十三节 暗流

第一百一十三节 暗流

  “陆,吕县长和你交流过观点法吧?”茅蓉接过陆为民递过来的茶盅,捧在手上,笑吟吟的道:“今天吕县长可算是扬眉吐气了一回。”

  县政府专门腾出了两间办公室作为三个专项工作办公室,茅蓉和陆为民一间,苏燕青、许阳、常春来一间,就在二楼的顶头上,紧挨着厕所不远,原来是堆(色色小说 放杂物的房间,夏日里总有那么一缕半丝氨水味道从厕所里飘出来,走廊里和房间里都能闻到,不过冬日里倒没啥。

  茅蓉倒也不计较,虽然还挂着县府办副主任的名衔,但是她已经很超脱的从最初的阴影中走出来,对这个专项工作办公室产了浓厚的兴趣,这也得益于陆为民整日里在她耳朵边上灌输招商引资和工业开发区建设工作的重要性。

  “茅姐,吕县长怎么扬眉吐气了?”苏燕青坐在一边奇的问道。

  “是啊,茅姐,我觉得吕县长只是阐述他自己的观点而已,没有啥出格的表现啊。”陆为民也笑着坐了下来,不能不茅蓉这人还是有些事,一两个星期就能把这个专项办的一帮人凝聚笼络在身畔,连素来矜持的苏燕青都和她变得亲密起来。

  “哼,吕县长以往在曹县长面前可不敢这样当面锣对面鼓的打对台的,没听那一句‘不唯实’让曹县长脸色都变了。”茅蓉轻笑了起来,“用‘摸着石头过河’这句话来顶曹刚,也真亏得吕县长能想得出来。”

  “茅姐,吕县长的也在理,中央早就确定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切都要围绕发展经济来,即便是前年春夏之交那场风波也无法改变这一历史潮流,摆在我们面前的中心工作就是发展经济,其他都要为这项工作让路。”陆为民语气很肯定,“高层的争论也并不是不改革开放,放弃发展经济作为中心工作,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下边最的办法就是埋头干,做出实绩来。”

  “干出实绩来,陆,这话来容易做起来难啊。”茅蓉抿了抿嘴,像是在思索什么,“在这样相对闭塞的环境里,任何一个稍稍出格的动作都可能引来怀疑,我估摸着安书和沈县长对这件事情还是有些疑虑,毕竟上边态度不明朗的话,要迈出这一步,就得要有大决心大魄力。”

  “茅姐,我想沈县长敢把这件事情推上政府办公会,自然有其底气,我们不妨走着瞧,我相信沈县长在这一点上应该有周全的规划。”陆为民笑笑,“千万不要领导们的政治智慧和决心。”

  ****************************************************************************************

  秦海基搓揉着脸颊,似乎要把有些麻木的面部肌肉揉得松软一些,长期的组织工作让他习惯于保持一种淡漠平静,而之,这张脸上你就很难到喜怒哀乐的变化了。

  “三叔,您叫我来……”秦磊已经没有了那日酒后的嚣张,在自己这个三叔面前,秦磊总觉得有一种矮了一截气短心虚的感觉,身子也就下意识的侧着,目光随着对方的动作而动。

  “听你这段时间玩得有些不知道姓啥了?”秦海基面无表情的埋头整理着桌案上的文件,头也不抬的问道。

  “没,没有啊,是谁又在您这里嚼舌头了?”秦磊结结巴巴的道:“我这段时间工作挺忙,一直在乡下搞案子,石鼓那边发了一起故意伤害致死案,收容审查一个月,这里刚刚把材料弄得差不多交到检察院,不信你问马局。”

  “我问马道明?我还用得着去问他?”秦海基嘴角撇了一撇,“你以为我是聋子还是瞎子,这南潭县城里那点破事儿我都不知道?”

  秦磊吞了一口唾沫,原想坐下,但是在三叔森冷的目光下,下意识的又了起来,“三叔,我这段时间真没干啥,你也知道我离了婚,就寻摸着找个人,早点结婚,把家里安顿,我也安心工作,……”

  “于是你就可以欺男霸,人家不干你就去百般骚扰,还威胁人家的对象?”秦海基依然是面色漠然,只不过语气中隐藏的冷意让秦磊下意识想要缩紧脖子,“你以为这南潭是你秦家的独立王国,你可以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你以为人家就怕你,到你穿一身警服就得要对你毕恭毕敬任你凌辱?”

  “三叔,松鹤居那件事儿真不怪我,那子撬我的墙角,来是我先和樊上的,结果那子趁着我工作忙,整天就围着樊,樊也是被缠得不行才被迫跟着他的,那天我是多喝了两口酒,可是我没醉,也没乱来,是那子的同伴故意来找茬儿,我是迫不得已才……”秦磊见自己叔父的脸色越来越阴,他不敢再下去,这种把戏瞒不过精明的叔父。

  “你打着我的名义让李明忠把那个许阳弄到专项办去,你以为我不知道?”秦海基语气更冷,声音陡然拔高转厉,“你想干什么,王老虎抢亲?你现在可真是出息了,**领导下的社会,还出你这种人,你你有资格穿这身警服么?还被别人逮个正着,你可真是替我长脸啊,是不是想让我在南潭立不脚?”

  秦磊眼见得自己三叔铁青的脸色隐然有爆发的情势,而这话更是来得如暴风骤雨一般,秦磊赶紧低垂着头,不敢吭声。

  “从今天起,你若是再敢去纠缠那孩子,我就叫人打断你的腿!”秦海基目光狠狠的盯着对方:“你听清楚没有?”

  秦磊抬起目光,有些不甘,想要解释,却见自己三叔目光变得有些骇人,气势一下子就颓了,喃喃道:“听到了。”

  早期的鸟儿要虫吃,兄弟们完之后给几张票,就当是虫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