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一百一十五节 二姐

第一百一十五节 二姐

  “二姐?你啥时候过来的?”着在门口的子,陆为民惊喜的起身来,赶紧跑出去,“快进来坐。”

  “哼,我还以为你真把二姐给忘了呢,怎么,黎阳离南潭就远隔千山万水么?连抽点时间去姐都没有?你都回南潭几个月了?”走进办公室里,短发子四处打量了一下四周,“这就是你的办公室?你一个人?”

  “没,还有一个同事,二姐,你怎么招呼都没打一个就来了?”陆为民心情顿时了起来,一边泡茶,一边笑着道:“今中午二姐要请我吃饭?”

  “吃吃吃,你整天就知道吃,妈也在电话里你,回来都快半年了,你回过家几趟?”短发子就是陆为民的二姐陆志华,华东师大毕业之后分配到黎阳一中教书,“妈来找过你几趟,你都不在,我都担心今天能不能找到你呢。”

  “嘿嘿,二姐,你也知道我才来,领导安排工作多,我也不能撂下是不是?妈那边我回去过两趟,年前事情太多,我的确忙不过来。”陆为民挠挠脑袋,只有在亲人面前他才能够感受到二世为人带来的那种怪异的感觉,二十年后的二姐和现在的二姐,陆为民努力想要将两个印象融合在一起,这种滋味真是奇妙。

  “你忙些啥?忙得就连回家那点时间都没有?韦庄到县城就半个时车程,星期天你就抽时间回去吃顿饭都没时间?”陆志华柳眉倒竖,瞪大眼睛,对这个三弟陆志华也是无可奈何,陆为民在读高中时候就是全家最爱惹事的,逃学,打架斗殴,几次被学校请家长,比起老四来,可以简直是截然两样。

  “二姐,我还真没撒谎,从八月份儿到现在,星期天我还真没休息几个囫囵星期天,原来是给沈县长当秘书,时间就由不得我,现在虽然不当秘书了,可是这个专项办的事儿又让我忙得脚不沾地。”在这一点上陆为民倒是没有虚言。

  “为什么不当秘书了?”陆志华一听就急了,给县长当秘书那意味着什么,虽然陆志华不是体制内的人,但是在学校里工作了几年,那也知道在领导身边的人日后前途就不一样,“你干啥让沈县长不让你当秘书了?出啥事儿了?”

  陆为民一愣怔,他没想到自己二姐对这事儿也是这般敏感,笑了起来,“二姐,我没干啥,沈县长对我很,主要是这专项办工作挺重要,沈县长觉得让我到专项办工作能锻炼锻炼,……”

  “没那事儿,秘书不当,弄到啥专项办,我不信!”陆志华气呼呼的道:“三子,你究竟出啥事儿了,!”

  “真没啥事儿。”郁闷的陆为民见自己二姐这般认真着急,只得定下心来,把事情经过详细介绍了一遍,这才勉强释去了陆志华的疑心,不过陆志华还是叮嘱陆为民,一定要维系和领导之间这层特殊关系,要知道能够为领导服务,那就是不一样的机缘。

  陆为民还真没想到自己二姐居然也能对这一点有如此深刻的认识,不过忆中二姐在黎阳也是一个风头很劲的人物,从黎阳一中的教导主任到副校长,再到校长,后来还担任了黎阳市的教育局长,只不过当时和分管副市长因为在收取择校问题时发了矛盾,在分管副市长变成市委组织部长之后,二姐不出所料的被调整到了体育局当局长。

  中午饭陆为民选择了松鹤居,只有两个人,再怎么也得要讲究一下。

  陆志华是来南潭中学交流听课,作为地区最的中学——黎阳一中历来是其他县级高中交流学习的目标,当然黎阳一中的部门领导和教师骨干也要经常到其他县级中学听课,一方面是交流学习,另一方面也是发现更合适的教师,为挖这些学校老师的墙脚打基础做准备。

  “哟呵,这不是陆秘书么?”

  背后传来有些熟悉的声音让陆为民有些一愣神儿,转过头一,正是那一晚在这里和自己险些拳脚交锋的刑警队副队长秦磊,只不过不知道这家伙突然和自己打招呼是啥意思,样子倒不像是要和自己再来一番较量。

  “秦队长也在这里吃饭?”陆为民淡淡的道。光天化日之下,他量秦磊也不敢乱来。

  “嘿嘿,几个兄弟伙刚逮两个逃犯送进收审所,昨晚熬了一夜,准备吃了午饭,回去休息一下。”秦磊也感觉到对方不冷不热的态度,心里一阵不舒服,自己主动招呼对方,这家伙居然给自己摆架子,如果不是三叔再三叮嘱自己如果有机会最和对方搞关系,他哪能这样下矮桩?

  “那秦队长可真是辛苦了,咱们南潭社会治安也全靠你们公安局来撑起了。”陆为民琢磨不透这家伙是啥意思,那边几个便衣男子一就有些江湖气息,这年头有这种气息的要么就是社会上的混子,要么就是公安,样子应该是秦磊所的兄弟伙。

  “呵呵,陆秘书过奖了,咱们端这碗饭,那就得对得起这碗饭不是?”见陆为民无意多,甚至连介绍和他一起的人意思都没有,秦磊也知道一下子想要缓和两人关系还不太容易,所以也就不多:“陆秘书,那就不打扰你了,隔桌陪了。”

  有些讪讪的打了一个招呼,秦磊这才离去,陆为民也有些纳闷,这个秦磊他第二天就打听过,不是易与之辈,在公安局里也是一个知名人物,是个不按套路出牌喜欢野路子的角色,正在和另一名副队长童立柱竞争刑警队队长的位置,不过童立柱要比他资历深得多,就算是有秦海基的关系,他的希望也不大。

  “三子,你像不喜欢这个人?”陆志华眼光很锐利,一眼就出了其中奥妙,随口道。

  “嗯,这个人不太地道,如果不是这身警服罩着,纯粹就是一个社会上的青皮混子,而且还是胡作非为那种。”陆为民压低声音道,虽然隔得远,但是陆为民还是很心,“和我有点过节,当时闹得很不愉快,所以我不想理他,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会主动和我打招呼。”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他是有意要和你缓和关系,明这个人对你有啥目的企图。”陆志华瞥了一眼那边,“和这种人打交道要心,要么别得罪他,如果得罪了他,你就得要有绝对压制和控制他的力量,让他根无法(色色小说 对你构成威胁,否则迟早是祸害。”

  陆为民认同陆志华的法,不过这个秦磊突然改变了态度,而且陆为民也知道这一段时间秦磊异乎寻常的安静,再也没有去找许阳和樊婵的麻烦,今天有这样的表现,不能不太过于蹊跷,陆为民想象不出对方怎么会有这样的态度,就自己目前的情形,似乎怎么也和对方难以扯上瓜葛,这个不解也就一直搁在心里边,一直到春节前沈子烈和他大略谈起了开发区管委会班子组建情况时,他才若有所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