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一百二十节 谋进

第一百二十节 谋进

  从波音737下来,陆为民目光一直在首都国际机场一号航楼上徘徊,这个时代连二号航楼都还没有影子,更不用后世“闻名遐迩”的t3了。

  走出候机室,陆为民一眼就见了身材高大健硕的曹朗,这等天气也是一件黑色西装,很精细的鸡心领羊毛衫陆为民也认不出是啥牌子来,但是可以肯定价格不菲。

  两人热情的拥抱之后分开,曹朗上下打量着陆为民,“大民,总觉得你变化不,上一次来京里,你忙,我也事情多,也没有能聊聊,这一次我可以陪陪你。”

  “别,我知道你也忙,忙的都是大事儿,我这一次来,除了来你,顺便也是想要拜访一下伯母,感谢伯母上一次的帮助。”陆为民连忙摆手,“就怕伯母太忙,没时间见我。”

  “得了,大民,你少把机关里那一套拿到我们之间来,举手之劳而已,用的着这么正经八百么?”曹朗笑了起来,“不了,走吧,我妈也不是啥大人物,要见她随时都可以。”

  坐上曹朗开来的马自达929,陆为民也许有些感慨,自己似乎也变得有些功利了,但是自己却像是别无选择。

  虽然曹朗和自己关系很密切,但是这种建立在大学时代毫无利益瓜葛的关系起来很纯洁,但是实际上却很脆弱,如果不经常维系加固,很快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淡化陌直至到可有可无,这一点已经被无数例证所证明。

  人是社会化动物,如果妄想某一段友谊可(色色小说 以不带任何社会属性而万古长青,那也是不现实的,从现实一点的角度来,最起码这层关系要经常浇水施肥,才能茁壮成长,直至根深蒂固,身就有这样的渊源,陆为民自然不会让这层关系淡薄下去。

  曹朗暂时还在家里,西城区某个大院里,这一片是多个部委大院的家属宿舍,要一直到九十年代末期到下个世纪初的拆迁改建大潮滚滚袭来是,这一片才会变成真正的黄金宝地,但是在这个时代,显然绝大多数人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将车泊,陆为民跟随着曹朗下车,了相对俭朴的大院,但是绿化设计规划却相当,一片颇大的水潭,似乎还是活水与外界相通,围墙掩蔽了水流去向,一片桦树林如屏障形成一道s型,正挡了车库这一线与宿舍区的视野。

  “曹朗,行啊,央视就是央视,现在连车都配上了。”陆为民了一眼保养得相当的马自达,这年头能有配车,足以让人仰视。

  “没那事儿,这是我哥开回来的,他在首钢工作,企业里边,管得宽松。”曹朗笑了起来,“走吧,正今天我哥我姐两家人都回来了,热闹热闹。”

  陆为民吃了一惊,停脚步,觉得有些不合适,犹豫了一下,“这怕不吧?你们家里一家人团聚,我这个外人……”

  “大民,这是啥话?没有你,我也就不属于这个家了,只怕每年我家团年都会因为我的夭折而笼罩上一层阴霾,走吧!我早就和我爸我妈了,我哥我姐也早就想见见你这个救了他们弟弟的‘恩人’。”曹朗推搡了陆为民一把,打趣道:“你就这么怕见人啊,在大学里边我你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怎么才回老家几个月就变成脚人一般忸忸怩怩了?”

  被曹朗这话一激,陆为民也笑了起来,曹朗的豪爽性格依然未变,对自己的热情诚挚还是那样,“你子,挖苦人也不待这样!不过话又回来,长期呆在偏僻封闭的地方,的确对思想提升有很大影响,对观念更新和视野开拓也不利,我要争取每年都出来走一趟,甭管是出差还是私人旅游,到首都,到岭南,如果有机会能出国开开眼界更。”

  “行啊,你若没事儿就到京里来,咱们两兄弟也可以多见见面聚一聚。”曹朗很高兴的拍了陆为民肩头一掌,“来北京不来我这里,就不是兄弟。”

  “来京里,你要在我肯定要找你。有机会我还准备去骆康那边,听他们那边私营经济发展很快,很有一些新意和亮点。”

  陆为民知道曹朗和骆康关系不太,在大学里两人之间一直保持着有些平淡的关系,没有太多私人往来,一直到毕业时也没有怎么改善。

  不过陆为民觉得大学四年能够在一个寝室里也是缘分,百年修得同船渡,能够在一个寝室里四年,可以也真是不容易,所以陆为民一直很珍惜和几个同学之间的这段情谊。

  四个同寝室的室友中,陆为民和其他三人关系都相当不错,也是寝室里最有人缘的。

  曹朗豪放大气,性格也有些直爽粗疏,有什么事情喜欢当面锣对面鼓直接挑明,也有些面子,应该是体着他父亲那边的性格,他父亲是山东人,和陆为民私下关系也最。

  骆康精明理性,脑子灵,思辨能力强,又有着江浙那边人特有的倔强执着,性子略略有些内向,但是做起事情来却一丝不苟,格外认真。

  黄绍成是一个另类,虽然是岭南人,但是性格却很随和大方,但也有岭南人那边的独有的灵活干练,对享受也是最讲究。

  陆为民人缘最,豪爽大度,性格独立踏实,心态也最平和,虽然在三人中经济条件最差,但是往往是在经济上最舍得的,每次寝室里聚餐,轮到陆为民时,陆为民都是倾囊而出,这也为他赢得了很多人的感。

  “骆康啊?哎,毕业之后我和他都一直没有联系过了,温州那边的确是私营经济发源地大营,但是现在国内对于私营经济这一块发展的法很模糊,或者比较矛盾,对待那边的政策也就是忽紧忽松,尤其是前年风波之后,更是飘忽不定,大民,你子在这方面一贯嗅觉灵敏,怎么待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