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二十节 刮目相看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二十节 刮目相看

  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徐晓春和县委常委、政法委张立、县公安局长马道明带着一拨人赶到时,正听到了陆为民的收尾话语。:+u+7+.c+o+m】

  村民们正在陆续散去,剩下几个挑头者和村里干部也是与乡里干部一起正在就这片田土究竟属于北峰乡水坎村还是双凤乡大河村争执不休,但是这已经属于正常范畴的争吵了。

  到这副情形,徐晓春和张立悬在心里的巨石终于放下。

  多人的聚集闹事,如果捅大了控制不,这可是天大的事情,弄不就成了和淮山猕猴桃事件一样的政治事件。

  这还是南潭次出现这种事情,以前虽然因为收农业税和统提款出过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规模都远没有这样大,一般也就是乡镇干部出面就能处理下来,像今天这种牵扯到两个乡和开发区,而且还险些堵了省道的事情,还是第一次。

  淮山猕猴桃事件结果导致了淮山县委书被调职,县长给了行政处分,负有直接责任的一名副县长和政法委书都双双被免职,一大批干部都受到党纪政纪处理。

  原淮山县委书辛礼元也是多年老县委书了,原也是竞争丰州地区领导位置的有力角sè,经此一事仕途前景立时暗淡无光,安德健现在正是关键时期,谁若是在这上边弄出问题来,天王老子都得要给我搁下来。

  安德健、沈子烈和曹刚都在地委开经济工作会议,秦海基不在县里,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徐晓春接到电话之后,一面向地委报告,请人通知还在地委开会的安德健,一面忙不迭的叫上张立和马道明就往这边冲。

  北干道和省道接壤,一旦群众在那里围堵起来,就有可能导致省道中断…极有可能就要报到省里,到那时候就真要成了弥天大祸,而听到高原被人打伤走不了,又不了解具体情况的徐晓春已经急得嘴chun快起泡了。

  徐晓春赶到现场时正听到了陆为民讲话的尾巴。

  在太阳下边拖了两个多时的村民早已经晒得有些来不起了,加上陆为民和两个乡的干部都信誓旦旦保证明天肯定要到村里来,来就抱着热闹的双凤乡大河村的村民率先离开o

  他们来就是想要水坎村那边的人能不能闹出一些处来…如果有,他们也就能分一勺羹,没有,也没啥损失,见管委会领导答应明天下村来听意见解决问题,便心满意足,再被乡干部劝走一两个,人也就渐渐开始散去。

  到双凤乡那边村民散去,水坎村这边村民也自觉势单力孤…尤其是到先前有几个人已经不在了,加上陆为民和常春来又主动找到其中几个得起话的人聊了几句,保证明天上午八点半准时到村委会,童立柱他们也在中间穿插走动打招呼,乡村干部再一劝…也就慢慢散去了。

  陆为民其实早就到了徐晓春和张立的到来,但是那个时候正是关键时刻,老百姓和管委会僵持的节点上,只要熬逐了那一刻,老百姓接受了自己的观点意图,那么这场风bo就平息下来,至于后边的事情,只要管委会主动下去了解沟通处理…就不可能再引发像今天这样的风bo。

  对这种事情陆为民很有体会…只要你政府部门主动下去了解沟通处理,哪怕是一时半刻协商不处理不了…只要老百姓觉得你是在真心实意的过问解决,他们一般来就不会走极端,恰恰是你平时不闻不问,非要等到矛盾ji化起来,处理时候再不讲求方式方法,那就会演变成群体xing事件。

  当然陆为民也遇到过那种利益牵扯太深,纠葛太过复杂,无论怎么做(色色小说 工作也无法解决的例子,那就是因为涉及到许多人的切身利益,甚至其中有别有用心者的非法利益,自然就不在此列。

  像今天这种事情很明显也有人在其中liáo拨煽动,但是理由却没有想,那些人也还没有牵扯进来太深,否则也不会如此容易平息下来。

  “老徐,陆为民这伙不错,没想到这种场面他也能拿下来,我都为他捏了一把汗!”张立着乱坟岗那边疾步走过来的陆为民,赞不绝口,“听是你当时给沈县长选的秘书?眼光厉害啊,一选一个准!”

  “唔,岭南大学毕业的,在大学里就是团委干部,又是党员,我接触了一下觉得不错,就安排给了沈县长。”徐晓春内心何尝有些震撼。

  如果陆为民把县里猕猴桃卖出去卖出名声还有些运气成分在里边,这两个月搞招商引资颇有成绩,也只能明某一方面有些能力,那么像今日这种场面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工作不到一年,就能在大太阳下边把一群群情ji奋的村民给安抚控制下来,没有出大乱子,这份勇气,这份胆魄,这份口才,这份心思,这份水平,那就得要点人来比。

  之前徐晓春对于沈子烈陆为民担任管委会主任助理还有些不以为然,只不过安德健都支持了这一意见…他也就不多什么,但是今天陆为民的表现让他真正开了眼界,让他对陆为民又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嘿嘿,岂止是不错,足以让人刮目相啊。”张立啧啧赞叹不已,“如果他不是沈县长要重用的人,我还真想把他弄到我政法委这边来。”

  “怕是轮不到你了,这伙子搞招商引资也很有一套,我顶多一年半载,开发区副主任的位置他就得坐稳。”徐晓春和张立关系不错,两人都和安德健关系走得很紧,“安书这会儿怕是心急如焚,可又没办法联系上。”

  在地区开会的安德健向主持会议的尚权智做了报告之后,就丢下沈子烈和曹刚就往回赶,地区也很重视,要求安德健赶回县里妥善处置,决不能让事情扩大,也要求县里要随时汇报事情发展情况,防止出现不可收拾的局面。

  桑塔纳在丰南公路上跑到了公里,这已经是这条准二级公路的极限速度了,可安德健依然觉得不够快,他从不催司机,但是今天他还是忍不催了一次司机田。

  秦海基不在县里,也联系不上,安德健也大略知道对方去了哪里。

  地委组织部长姜定国的老婆病院,昨天才做了手术,今天去省城的人不会少,昨天秦海基就和自己请假有点事情要耽搁一下,有些事情大家都心照不宣,所以安德健也就同意了,没想到今天恰巧会出这种事情。

  徐晓春和张立能不能把局面控制下来安德健心里也没有多大把握,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状况,马通才在党校学习,安德健也让人去通知让马通才马上赶回县里,他等不及了,一个人就柱回赶。

  等到安德健风风火火的赶回到县里,直奔开发区,才发现似乎一切早就烟消云散了。

  “处理得很!”听完陆为民的汇报,安德健心中相当满意,先前在回县委路上他就听了徐晓春和张立的情况介绍…在那种情况下,能够如此干净利落的把问题控制下来,这让他大感意外之余也是颇为高兴,“宜散不宜聚,宜解不宜结,宜顺不宜ji,防止事拖大,大事拖炸,这话得,为民,这件事情管委会处理得宜,我颇感欣慰,这明我们管委会是有战斗力的,是能打硬仗的!”

  “安书您过奖了,来事情也不大,还要全靠双凤和北峰两个乡的乡村干部一起努力才使得事情稳定平息下来,当然还有徐主任和张书在背后给我们管委会扎起,我们才有底气。我在想存在问题始终要解决,高主任身体短时间恐怕还无法恢复,所以我打算明天和规建办的同志一起到水坎村和大河村座谈,了解当地村民对这件事情的真实想法和意图。”

  听得安德健的夸赞表扬,陆为民内心狂喜,表面上却显得格外谦虚。

  安德健一直对他态度不冷不热,虽然在自己出任管委会主任助理的问题上他投了赞成票,但是陆为民也知道他不过是卖了沈子烈一个面子,内心深处并未对自己有多的印象,即便是有了猕猴桃销售和招商引资上做的一些成绩,但是也未能真正让对方认可自己,一直到自己从昌州招商引资会上虎口夺食之后才算是渐渐认可,但是这一次安德健态度就明显不一样了。

  “安书,另外还有一个情况,我锏怀疑这背后可能还是有一些人在挑动,我觉得该是村民的利益我们不能少,但是如果有那些想要从中煽风点火浑水mo鱼捞一把的不法分子…我们也不能纵容,而且考虑到今后开发区的长远发展,这种事情需要防微杜渐,坚持lu头就抓,一抓。”

  “嗯,我赞同这一点,桥归桥,路归路…该老百姓的,一分不少,但是如果有人想要在中间做些夹灰卷口的事情,那对不起,就得要查一查,立,老马,这事儿你们俩要盯着,公安局要派出精干力量专门调查,决不能让这些渣滓在开发区这边形成气候!”安德健一锤定音。

  更送到,主角在领导心目中分量日涨,我想到猛涨,行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