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二十二节 超前观念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二十二节 超前观念

  “我有怀疑,水坎村那边平时并没有反映出其他问题来,虽然北干道的确可能占了现在还属于争议的那一角地,但是之前没有其他征兆,突然来这么一下,我觉得内里肯定有问题。,发,百度就能】”陆为民点点头。

  “还有打高主任石头这个事情也没有那么,一般来老百姓就算是群情激奋也顶多就是把你围,要求你解决问题,怎么可能突然间用石头打人?我不相信水坎村的老百姓一下子就疯狂到这种程度,就因为这事儿失去理智?所以童所就要你们那边查的情况了。”

  “我们这两天基上全所都扑下去摸情况了,有一些东西摸起来了,重点还是在水坎村,大河村这边纯粹是瞎起哄。”童立柱斟酌着言辞,“水坎村我们搜集了一下情况,有两方面,一方面是明面上的,也就是那些闹腾得比较起的,主要还是占地问题,动坟坏了风水问题,不过后一个问题你前天在现场得很刻毒,所以现在也没有人怎么提了,毕竟这出卖羞辱祖先的事儿,也还没那个人敢扛这个骂名。”

  到这里童立柱和吴海发都笑了起来,那话的确扣得很死,来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谁也不愿意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背一辈子骂名,自然就无人提起。

  “现在主要就占了田土的事儿,这一点管委会这边也在和乡村两级核实统计,所以问题也不大,这几个人是村里比较有威信的,主要是觉得管委会事先不打招呼就开建,问乡里,乡里也不清楚情况,所以他们才邀约一起来围堵,我分析了一下这几个人中绝大部分并没有其他意图,但是有一个人在其中上蹿下跳,很值得注意。”

  童立柱观察力很强,而且当了这么多年的**,很善于从各种纷乱复杂的表象中找到关键点。

  “当时有人还是到乡里去找领导,由乡里和管委会打招呼来协调,但是这个人坚决反对,就一定到现场去讨法,所以其他人也就附从了他的意见,这个人在村里表现不太,叫苟国松,家里排行二,都叫他二狗,据我们了解这个人社会关系就比较复杂,和南潭街上那些青痞混子都有来往,但还不清楚是和刘三儿有往来。”

  陆为民一下子就警觉起来,“童所,这个人很重要,得挖挖这个人的底细。”

  “嗯,我已经安排人在摸他底细了,但这个人应该有些警觉,这两天都一直和村里其他几个牵头者在一起,一副为村民利益着想的架势,我们现在还不直接正面动他。”童立柱也很有政治头脑,“我的意思对这个家伙可以外松内紧,先查谁扔石头打了高主任。”

  “对,现在下边还比较敏感,怕我们秋后算账,要找那几个牵头者的麻烦,我的意思是和这些人也要接触,教育他们守法,按照正常程序反映问题,不要采取过激手段。”陆为民赞同道。

  “对了,为民,高主任那里我们也去了解了一下之前有谁来找过他想要私下承揽工程,但是我们感觉他不太想这个问题,加上他又在病床上,我们也不深(色色小说 问,这事儿你是不是你出面帮我们了解一下,也许效果一点。”吴海发和童立柱交换了一下眼色插言道。

  陆为民微一愣怔,似乎琢磨出其中来,苦笑了一下,“我尽力吧,高主任可能也有他的苦衷。”

  童立柱和吴海发也是精明人,自然明白陆为民话语中的意思,能够托人三番五次带话给高原的,自然也是某一级别的领到了,不是随便哪个阿猫阿狗就可以给高原打招呼的,而且这件事情多半马通才也知晓,弄不就是马通才推到了高原这里,让高原顶,这种事情大家心知肚明。

  你要让高原和盘托出是哪位领导打了招呼,这无疑是让高原自绝于这个体制,破坏了这个大家心照不宣的规则,那你还怎么在南潭县里混?高原虽然讲原则,但是也并非愣头青,你可以拒绝对方,但是却不能把对方推到悬崖上去,这些事情一旦传开,尤其是在县委主要领导严令彻查的情况下把对方推下去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所以高原才会在***去了解有那些领导打招呼时含糊其辞,不愿意明。

  “算了,为民,也不让你为难,就算是知道谁打了招呼,也不能就就和这些事情有关系,这里边没有必然联系,我们再另想办法。”童立柱很通情达理,摆摆手,“不过这事儿恐怕不能急,咱们得研究一下怎么来把这种在我们可能滋长的苗头彻底扼杀在萌芽状态。”

  “对,这最重要。”陆为民对童立柱的这个观点相当赞同,不愧是**队出来的角色,能马上从一个单一事件里就能琢磨出道道来,就能立即考虑怎么来因点及面,防微杜渐。

  乱坟岗事件迅速平息下去了,***或明或暗的加大力度在水坎村的调查也让一些人感到紧张,一些村民也担心***是不是要揪这个事情不放,故意要整治村里那些个挑头反映情况的人,甚至连两个乡和管委会的一些干部也有这方面的想法,正借这个机会杀一杀这种“风气”。

  “县长,我觉得那是两码事情,我还是那个观点,桥归桥,路归路,占了双凤和北峰两个乡的土地实有面积必须要马上拿出来,占了多少,就按照国家法律政策该补偿赔付多少就补偿赔付多少,县财政虽然现在拮据,但勒紧裤腰带也得要把这些钱付到村上,这关系到我们一级党委政府的信誉度和公信力的问题!而且我还建议村上最就如何用这笔钱,召开村民代表会或者村民大会来讨论研究一下,让老百姓明明白白知道这笔钱的来龙去脉,这也可以逐渐形成一种制度。”

  陆为民知道自己这个观点怕是又要引起轩然大波,甚至还得有不少人要腹诽自己是在没事儿找事儿,这个在年后从高层到基层都逐渐形成定势的理念现在还显得太了,自己这一也不过是让大家有这么一个而已,能做到这一点也就是自己最大努力了。

  沈子烈也被陆为民的这个想法给震了一震。

  财政局那边资金现在紧张得很,觉得现在事情已经平息了,连北峰和双凤乡里也都认为暂时不予考虑这个乱坟岗的占地赔付问题,觉得可以放一段时间等到开发区二期启动之后再来一并研究,可陆为民却觉得作为一级党委政府,话应该作数。

  当时双凤乡和北峰乡两级党委政府当时都对村民代表明确表态如果占用了土地,不管多少都要兑现赔付,现在固然可以找这样那样的理由来推诿拖延,缓解财政压力,但是陆为民觉得这样作失大于得。

  党委政府信誉远远高于这一点利益,而党委政府信誉往往就是这些不断失信于民的事中逐渐丧失了,到最后只会付出更大的代价,而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者意识到了,但是却不在意,毕竟那是以后的事情,哪有眼前利益这样直接,不定就是后面领导的事情了。

  而更让沈子烈震动的是陆为民提出赔付资金的使用要由村民代表会议来研究的提法,这个想法很超前,但是却直接牵扯到了村一级干部的利益,冒然提出来,反而容易引起混乱,但不能不这个想法很有前瞻性。

  “为民,你的赔付资金问题,我会和财政局那边交待,该兑付的要兑付到位,财政困难也不能在这上边打主意,就像你的,这关系到一级党委政府信誉,孔子都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何况一级党委政府?”

  沈子烈一边消化着陆为民的观点,一边道:“但是你的资金使用问题,这是村一级组织的权力,村委会属于自治组织,经村民选举产,有权力决定资金使用,是不是需要由村民代表大会来研究决定,需不需要向所有村民公开,这由各地自行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但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个发展趋势。”

  听得沈子烈这般一,陆为民心中稍宽。

  来那番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欲速则不达,有些事情来就不可能一蹴而就,自己那番话一旦传出去,很容易引发乡镇和村一级干部的反感,这对于自己这样一个立足未稳的角色来很不利,若是沈子烈冒然认同,弄不还会影响到沈子烈。

  “县长得对,我有些想当然了。”陆为民点头道。

  “不是想当然,你的想法观念很,这需要一个过程,而就我们目前的情形来,条件还不成熟罢了。”沈子烈不再就这个问题多。

  1132票加更已经送到了,双倍时间也过半了,兄弟们还等,向1232票挺进,赐力!你们投票,老瑞码字,各得其所,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