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三十四节 江浙来风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三十四节 江浙来风

  “嗯,出来了,在单位上没啥意思,整天就是混吃等死,我又不想像别人那样挂羊头卖狗肉,那种着茅坑不拉屎的事儿我也不上,干脆就出来帮我爸和我哥。”骆康电话里的情绪显得很平静“我听绍成你回岭南两趟了,什么时候来我们这边,不要老是把目光着珠三角,我们这边也不差,绝对让你又不一样的感觉。”

  “骆康,你这话听起来咋就觉得我像是一个大人物准备出巡一般呢。”

  陆为民也知道骆康和黄绍成两人虽然关系也算不错,应该两个人的家庭都有些相似之处,但是恰恰是这种相似的家庭,才使得他们有些相互竞争相互别苗头的味道,骆康的话语中很有点讥刺黄绍成的味(色色小说 道在里边,也只有陆为民才能听得出其中的深意来,所以他装出没听懂一般岔开话题。

  “嘿嘿,绍成你现在调到你们县里搞的啥开发区里去了,你们开发区是个啥xing质的?是不是和咱们这边开放地区xing质有些一样,招商引资,发展产业?”骆康似乎也觉察到了这一点,带过了方才那个话题“没想到你们昌江也有这么新潮开放的思想,居然想得出搞开发区这一着,你不是你们老家很偏僻穷困么?”

  “越是偏僻穷困才越需要改革开放,你们温州不也一样啥资源没有,地少人多,才趟现在的路子么?”陆为民轻笑起来“怎么,你们那边还是气氛紧张?”

  温州是si营经济大营,温州政治风向也就代表着国内政治气候的变化,骆康敢从政府机关里跳出来无疑是嗅到了某种气味。

  这个家伙脑子很灵,嗅觉也超乎寻常,前世忆中这个家伙几起几落,q金融风暴时资金链断裂,一下子企业停产,栽到了谷底,但是没有两年又重新崛起,一直要到2011年又才因为扩张太快而陨落。

  只不过那一次跌落他还能爬起来陆为民却不知道了,当时只知道这个家伙玩起了夹踪,一直到自己遭遇那场诡异车祸时,都还没有他的消息。

  不过当时由于他的企业集团盘子太大,牵扯各方利益太多,当地政府被迫介入扛起这副重担。

  “不,不过〖中〗央领导来了之后要稍稍,一点,听我们这边一个退休老干部写信告到〖中〗央了“骑的是田王,穿的是a底王,睡的是弹簧chuá抱的是huā儿王”反映咱们这边的si人老板五毒俱全,咱们温州可一下子就出名了,大佬们都在注视这边,来了之后都不吭声,弄得咱们这边人心里都没底啊。”电话里骆康叹息不止,似乎心有余悸一般。

  “呵呵。骆康,你爸你哥是不是也像老干部反映的这样?”陆为民打趣的笑道。

  “滚!我爸我哥都是老实巴交的意人,起早贪黑干出来的。

  ”骆康声音信号有些不,忽大忽“了,这儿信号不,不了,有时间你就过来一,我总觉得不会就这么一直闷下去,得有个明确的法,电话号码了,多联系。”

  搁下电话陆为民xiong中也是翻不已,骆康敢抛却干部身份净身而出投身商海,固然有其家族产业的原因,但是江浙那边素以经商办企业为能事的精神也是其中一个原因,不像内地都以进国家机关和国营大厂为第一目标。

  正是这种精神也使得江浙经济发展紧随岭南气候迅速发展起来,尤其是从乡镇企业逐渐演变为si营经济的大营,日后更成为〖中〗国径济最具活力的地区之一。

  陆为民来很想在电话里和骆康聊一聊邀请他们那边的si人老板来南潭考察投资环境的事情,但是想一想现在他们那边风声鹤唳,连他们自己都觉得自身难保,恐怕也根没有多少心思来向外发展。

  如无意外,过了明年倒是可以策划一番,能不能把这份最具活力的因子移植到昌江来,让南潭这潭死水随着这些活力因子的到来而jidàng起来。

  南潭沉闷僵化的发展环境已经越来越影响到了开发区的发展,企业在落户之前开发区给企业的承诺都十分美,但是真正进入到实施阶段,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麻烦和问题冒出来。

  无论是计经委还是供电局,抑或是自来水厂,一个问题纠缠一个星期没有结论成了司空见惯,很多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要由县领导来打招呼才能得到解决,这让陆为民深刻体会了一夜回到二十年前之后工作效率和服务态度的巨大差异。

  后世中早已经是常例的一式服务在这里还是异想天开,很多旱报审批制度明显不适合现实情况,但是在工作人员心目中却依然是奉若圣旨,没有半点回旋余地,甚至是县领导来拍板依然受到很大的抵触,因为这涉及到了部门利益。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把陆为民从沉思中唤醒过来,苏燕青有些焦灼的表情让陆为民一怔“怎么了,燕青,这么慌慌张张的?冖“为民,曹县长让你到他办公室去一趟,我他脸sèyin沉得吓人,像是刚从安〖书〗办公室出来,正碰上了我,让你马上去他办公室。”

  苏燕青因为一阵跑过来,淡青sè短袖衬衣绷紧的xiong脯急剧起伏,让陆为民眼睛有些发huā。

  定了定神陆为民才疑huo的道:“曹县长让我过去?啥事儿?”

  “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启天纸业项目的事情?”苏燕青摇摇头,目光在陆为民脸上逡巡“这个项目你究竟怎么在谈,是不是又谈崩了?”

  陆为民心中敝亮,但是表面上却不得不一副坦然模样“没有啊,上个星期才谈了一回,几个大问题都差不多了,县里能给的优惠政策都给,唯一就是环保治污设施,也有很大进展,启天纸业承诺按照县环保局的要求来修建治污设施,并接受监督,不过要在主体工程建成之后,这一点稍稍有点问题,我不敢做主,请示了吕县长,吕县长指示我在继续谈一谈。”

  “就这么简单?但是我觉得曹县长像怨气很大,你要心一点。”苏燕责狐疑的摇摇头“对了,沈县长这几天怎么没到?”

  “像沈县长岳父身体欠佳,他请了几天假。”陆为民现在已经不是沈子烈秘书了,开发区管委会和县委大院也相距不近,去的时间虽然不算少,但是能碰到沈子烈机会却不多,不过陆为民还是保持着只要有机会就到沈子烈那里去坐一坐。

  这是一种习惯,你越不走动,原来的感情也会逐渐平淡下来,从平淡到淡漠,最后变成疏远,很多原来维系得不错的关系就会逐渐丧失,当你真正需要这层关系时,你会发现很多事情就已经不能如愿了。

  陆为民一直心的维系着这层关系。

  沈子烈对他有知遇之恩,但是他现在已经不是沈子烈秘书,而是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从某种程度来,安德健才是他能从主任助理提拔为管委会副主任的关键,这其中的微妙之处只有他自己才清楚。

  他陆为民是南潭县委任命的干部,不是哪个si人的部属,陆为民能够体味到这其中意味。

  在政治手腕的运用上无疑安德健要高出沈子烈一筹,毕竟是在基层沉浮几十年的老手,沈子烈在这方面比起他来要稚nèn不少,安德健能把自己提拔到这个位置上也充分明了他对这一套谙熟无比。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陆为民就不能和沈子烈保持良的si人关系了,在这一点上陆为民毫不含糊,在合适的时候去坐一坐,聊一聊,适当密切关系,但是在具体工作上他却严格按照规矩来,绝不逾越,该向马通才汇报的向马通才汇报,马通才不在就每吕玉川报告,在这一点上连吕玉川都很满意。

  所以陆为民很的处理了沈子烈现在怕秘书温和自己的关系,而陆为民和沈子烈之间的关系也让温羡慕无比。

  这个从乡镇上调上来的大学比陆为民还早两年毕业,却怎么也想不通陆为民怎么就能在短短三个月时间里和沈县长把关系处得这样,所以他对陆为民的亲近也带有一种莫名的仰慕,极度渴望能够从陆为民这里获知一些如何最快速度成为县长贴心人的诀窍。

  “难怪这几天都没到沈县长,你快去吧,自己心一点,我总觉得曹县长像有些针对你。”

  苏燕青不知道其中的内情,但是直觉却告诉她陆为民和曹刚之间肯定有些啥不对劲儿的地方,尤其是那一次他的那些话就有这种预兆,虽然苏燕青并不太在意南潭这个圈子,但是她知道陆为民却很重他自己一步一步趟出来的路子,所以她不希望陆为民因为这件事情而栽筋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