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四十三节 进退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四十三节 进退

  “呵呵,这也正常,高主任休息了这么久,都是小陆主任一个人扛着,如今也该他来分担一下担子了。[ H a o 1 2 3 中 文 网 ]”鞠治国笑了笑,挥了挥手中的文件夹,“小陆主任,那华美集团后门辅道和排污管口的树立你看……”

  “嗯,马主任回来了,我也只分管招商引资这一摊了,这件事情你还是和高主任再磋商一下,然后再报给马主任来点头吧。”陆为民似乎并没无看法到什么,显得很随意。

  “那好,我去和高主任再算计算计。”鞠治国愁容可掬的点点头,“那我去整理材料了。”

  看着鞠治国离去的背影,孟萍有些不屑的撇撇嘴,“这人不免也太势利了一些吧?我记得华美集团项目后门辅道和排污管线树立不是早就研讨定了的么?都马上要开建了,怎样……”

  陆为民平和的笑了笑,掉以轻心的道:“高主任不是不断有些不赞同见么?马主任回来了,正好,就由马主任来决议吧。”

  略感不测的孟萍看了一眼陆为民,似乎是在掂量陆为民终究是在说气话还是真觉得应该由马通才来决议,看陆为民的表情却又看不出端倪来,登时觉得这位小陆主任的城府远比本人想象的要深得多。

  “小陆主任,往年招商引资的义务如今就曾经完成了,估摸着下半年奖金县里应该给我们管委会拿个最高档吧?”见陆为民径直往他的办公室走,孟萍眼珠子一转,却没有回本人办公室,跟着陆为民脚步进了陆为民办公室。

  “呵呵,孟姐,这可不好说,我听马主任的意思,县里当初的定的目的由于没有参照对象,所以定得有些低,这不县里班子也调整了,次要指导恐怕还要从新研讨工作,估量我们这义务还得加加码才行。”陆为民不在意的道:“这开发区建起来了,企业也出去得很顺利,县里指导能够也就有更高的目的和要求吧?”

  “咦?说得容易!”孟萍一听柳眉倒竖,登时火了,“这是谁说的?坐着说话不嫌腰疼!谁觉得这活儿好干,让他来试试!定好的目的义务,哪能说变就变?我们吃了多少苦,跑了多少路,费了多少口舌,才把这开发区架子搭起来,如今眼见得一个个企业出去了,居然还有人来说风凉话?!怎样,眼红了,觉得我们拿多了那让他们来啊!我倒要看看有谁能拉两个像样的项目出去,我姓孟的就算是服了他!”

  孟萍说的话也是大假话,陆为民意中也有些感慨。

  从林锦记食品公司末尾,三明塑胶和凯能电子出去都很顺利,即使是华美集团项目虽然几经波折,但是也都很成功的签了约末尾进驻树立,在外人看来,这招商引资办就是出去吃吃喝喝,陪着吃饭喝酒,甚至还可以公款唱歌,把那些个主人陪好了,他们手一松,项目资金就落了出去,甚至连马通才也都隐隐有些这样的感觉。

  像高原这些人更是常常说话酸溜溜的,觉得他本人成天跑工地,督促修建公司进度,这边财政拨款的资金却常常不到位,弄得修建公司成天骂娘,这喝酒吃肉的坏事儿都被这招商引资办一帮人霸占了,这累死累活招人骂的活儿却全被规划树立办的人给包揽了,所以规建办的人说起招商引资办的人就是一肚子气。

  而综合办也和规建办心态一样,这愿人穷恨人富的心态再正常不过了,弄得这招商引资办都快成了众矢之的,陆为民也无甚更好的办法,倒是孟萍作风泼辣,酒量甚好,陆为民几次与企业协商之后的商务宴请,都把孟萍邀约到,倒也让孟萍了解了不少这招商引资工作中的详细难处,

  至于这外边人只看到这些企业不声不响就落户了,总觉得不过如此,其中关节却是半点不知,免不了就要撺掇一些事情出来。

  “算了,孟姐,这事儿如今也还没有一个定准,县里若真是觉得我们往年义务定低了要给我们加担子,自然也有他们的考量,毕竟我们这南潭开发区也算是昌江省第一个县级经济技术开发区,要拿出像样一点的成绩来给省里看看,尤其是这不是马上就要归属丰州地区了么?没准儿县里也希望开发区能在新成立的丰州地区给县里长长脸吧。”陆为民笑着宽慰对方。

  “嗬,小陆主任,你倒是看得挺开啊,这往年目的给你定高了,明年咋办?指导管不了你那么多,他只知道一年得比一年更好,上半年都搞得这样好,下半年呢?那是不是得更上一层楼,这层层加码,有得你受的,你不去力排众议,到时分最吃亏的是你这个分管指导!”孟萍气哼哼的道:“也不知道马主任在想啥,只顾着讨好巴结上边,到时分真完成不了义务,我看他这个主任也睡不安稳!”

  “嘿嘿,所以孟姐,无时机你得帮我给马主任说说,我们不是不努力,但是也得掂量着来,在指导面前夸下海口,到时分完成不了,那最后挨板子的还是我们本人啊。”

  陆为民语气诚挚,孟萍和马通才关系不错,作为财务股长,自然也算得上是一把手信得过的角色,加上瞿峻姨妹子的身份,自然也能说得起话。

  送走了孟萍,陆为民靠坐在藤椅里,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自我解嘲般的笑了笑,仰起目光望着窗外。

  马通才的态度比起学习前曾经有些变化了,陆为民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本人暂时掌管了管委会这两个多月工夫管委会工作的缘故,多少应该有些这方面的要素,马通才可以容忍高原掌管工作,却难以承受本人掌管工作,或许在他看来本人对他要挟性更大?

  这似乎有些可笑,无论如何本人的资历都显得太稚嫩了一些,应该不能够对马通才构成多大的要挟才对,那马通才为什么会对本人的态度变化了呢?

  归根结底大概还是和县里的态度有关联吧,陆为民拿起案桌上的圆珠笔在指间耍弄着。

  马通才是聪明无比的人,自然清楚本人在秦海基和曹刚心目中的印象如何,沈子烈走了,安德健暂时也管不到这边了,何况本人也从来算不上安德健的嫡系,那么是不是也就要有动作了呢?陆为民还不确定。

  至少他觉得就目前南潭开发区的状况来看,本人这几个月的工作也算得上是可圈可点的,不说离了本人这开发区的招商引资工作就要搁下,但是至少目前他觉得还没有谁能取代本人,尤其是在丰州地区行将成立这个坎儿上,似乎没有必要非要调整本人才对。

  童立柱走进陆为民办公室时陆为民还坐在案桌前出神。

  “怎样,有心事?”童立柱抖出两支烟,“要不来一支?”

  陆为民摇摇头,“你们派出所警车的事情落实得怎样样了?几家企业的资助款项到位了吧?”

  “为民,你这个时分还有心思来关心这个?”童立柱吸了一口烟,淡蓝色的烟雾从鼻孔中飘出,“你多花些心思在你本人身上吧。”

  “怎样了?又怎样了?”陆为民笑着反问。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再装不知道?或许你是无所谓?”童立柱轻哼了一声,“我可是听说有人看上你这个地位了,正在积极活动追求呢。”

  “看上我这个地位?”陆为民不以为然的摇摇头,“欢迎啊,谁情愿来谁来,我也正想好好休整一下。”

  “为民,你别在我面前给我装,真要让你上去,你能心服口服?”童立柱阴沉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笑意,“这辛辛劳苦打拼上去的江山,就听凭那些啥也不懂的人来折腾?”

  “呵呵,童哥,有那么夸张么?”陆为民不以为然的摇摇头,悄然哼了一声,“愿来就来吧,看看这个地位是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复杂容易。”

  童立柱打量着眼前这个很有点淡泊自若的年轻人,表面上略略有些心情,但是却更像是粉饰内心的不在乎,多年刑警生涯曾经让他习气于察颜观色来判别对方内心真实想法。

  “你也不去走动走动?马主任那里我觉得你可以去走一走,曹县长和他是老乡加同窗,瞿部长和马主任关系也不错。”童立柱径直挑明话题,“有时分你不走也就意味着你自愿参加。”

  陆为民有些不测的看了童立柱一眼,这个家伙看样子还真是在替本人担心,“童哥,这种事情恐怕不是我找一找谁就能行的,以为我能在这个地位上发挥更大作用,我当然做好,以为我需求调整,我服从。”

  童立柱也禁不住叹了一口吻,他也得到音讯,县里这一次要调整一批干部,开发区管委会首当其冲,甚至连本人这个管委会党委委员也一样面临费事,他本人也还在唱工作,可眼前这一位却是不动如山普通。

  陆为民当然知道本人曾经成了很多人的眼中钉,他也在思索这个成绩,但是秦海基和曹刚对本人成见已深,要想让他们观感马上改变也不理想,独一的办法就是假设可以让本人在这个地位上持续呆上一段工夫,也许才无时机来改善场面。

  [ w w w.h a o 1 2 3.s 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