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五十八节 前世恩主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五十八节 前世恩主

  南潭县团委和省农科所也就签署了合作协议。

  由省农科所无偿提供葡萄种苗和黑木耳菌种,并提供技术指导,而南潭县这边则负责提供试点户,原陆为民希望县团委也能拿出部分经费来支持试点户,但是梁彦斌对此不是很感兴超,而报到县委那边徐晓春虽然表示了支持,但是也仅仅是道义上的支持,要想让县里边出钱,就有些渺茫了。

  所以陆为民也就不指望县里边能给多大支持,借此机会自己干脆就直接确定了方德宝和丁克峰,让这两户自己最为了解的同学成为试点户。

  “德宝,你和克峰可以多交流一下,省里边的专家老师毕竟来的机会不多,更多的还得靠你们自己在实践中摸索,昆湖那边作为省农科所基地搞得比较规范,但是各方面条件也还有差异,所以最终还得靠你们自己。”

  陆为民拍了拍手上的木屑渣,这种用松木渣作为培养体的栽培技术与葡萄种植相结合也算是一个突破,在昆湖省农科所基地里获得了成功,真正要在农户家中来实践成功,才能得上是真正的成功,所以省农科所也很重视,基上隔两个星期就要来一次,而陆为民也把方德宝和丁克峰叫上一起去昆湖那边考察了两次。

  “嗯,放心吧,克峰那边规模搞得更大,他比我还心…(色色小说 没事儿就跑到我这边来,我们俩一直都保持着联系。”方德宝把自己身上已经被汗水打湿的衬衣交给自己的对象,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孩子,然后一挥手道;“走,中午就在我家将就对付一顿,别嫌弃。”

  “呵呵,嫌弃啥?我还不一样是农村里出来的孩子,走!”陆为民大方的一挥手,笑着道;“喝两盅。

  “!”方德宝高兴的道。

  陆为民回到办公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过快五点了。

  东陂的班车很少…方德宝帮他找了一辆拖拉机坐到了东崮镇,然后他再坐客车回到县城。

  拖拉机再加上从东陂乡到东崮镇的碎石路,让陆为民再度经历了一次洗礼。

  这一段时间里,他已经多次体味这种滋味,没有燃烧完全的柴油烟气熏得他就是回到办公室身上依然有着浓烈的柴油味道,弄得办公室里的人都以为哪里来了一个修车师傅。

  刚在办公室坐定…程就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满脸惶然道;“陆书,今天你上哪儿去了?”

  陆为民有些诧异,平素这个程梃文静的,话也是细声细气,怎么今天却变成这样?

  “怎么了,程?我不是了么?这两天我都要跑东崮那边,两个试点户我得去盯着,不能搞砸了…省农科所和咱们团委可是签了协议的,不管怎么,人家农科所可是为咱们提供了那么多种苗啥的,而且隔一周就来一回,人家都挺上心…咱们自己不能不闻不问吧?”陆为民含笑问道;“是不是有啥事儿?”

  “今天下午县委秦书过来了,来咱们团县委调研,你怎么不参加呢?真有事儿可以等到明天去啊。”程一脸不解…“秦书和徐书都问起了你,梁书也不知道你去哪里了,柳书就昨天和今天上午都没有到你,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我徐书脸色就很难…秦书倒是没啥。”程皱着眉头…“你没和梁书么?”

  陆为民心中微微一沉,徐晓春脸色难不打紧…倒是秦海基没啥倒是真有点问题,梁彦斌这两天连人影子都没到,听是到丰州去了,这家伙像在跑动,想到新成立的丰州地区团委去,至于柳俊成这个家伙,自己前天不是和他过自己要去跑省农科所这个试点工作户么?怎么这个家伙………………

  想到这里,陆为民就忍不轻轻哼了一声,样子又被这个家伙阴了一回。

  这家伙从自己到县团委来就有些不自在,觉得像是自己踏足了他的地盘,梁彦斌在谋求调动,剩下就是自己和他两人,他和自己资历都差不多,如果梁彦斌真的走了,有很大可能性就是自己和他中的某个人暂时来主持团委这摊子工作,这家伙现在就开始给自己上眼药,深怕自己在领导眼里落个印象了。

  “没事儿,程,谢谢你的提醒,我想可能是梁书和柳书忘了吧,我前两天就和他们过我在跑这项工作,来他们是忘了。”陆为民笑笑,“到时候我和徐书解释一下就行了。”

  “那就。”程松了一口气,和陆为民摆摆手,这才离开了陆为民办公室。,丫头心倒是挺,也真难为她了,陆为民叹了一口越是在这种机关里混得欠,你就越是有一种在虚度光阴的感觉,陆为民不喜欢团委的工作,但是既然将自己安排到了这个位置上,那他就要做,做到让其他人都刮目相。

  陆为民随手拿起案桌上的报纸,丰州日报据也在筹办了,但是现在还没有正式创刊,据要等到十一国庆节,也就是丰州地区正式成立时,就要正式发行。

  在第一版的稍下方,丰州地区筹备领导组副组长孙震的名字出现在陆为民的眼帘中。

  一时间陆为民有些神思恍惚,前世中自己为这位丰州地委副书当秘书的点点滴滴有浮现在心中。

  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是在忙着丰州地区的筹备的最后阶段工作么?

  孙.震这时候的确是在忙着丰州地区成立之前最后的筹备工作,十月一日就是昌江省丰州地区正式挂牌的日子。

  九月三十日昌江省委省政府会正式将国务院的批复传达下来,在此之前虽然大家已经都知道了丰州成立地区,甚至大家已经开始围绕着丰州地区来进行工作规利了,但是在表面上还不得不服从黎阳地区的指令,至少夏力行也还是黎阳地委书。

  要到9月30日截止,原黎阳地区南七县才会正式脱离黎阳,新成立丰州地区,地委行署所在地设于县改市的丰州市。

  这几个月里他算得上是最忙的人,虽然李志远和他是一起从省里空降过来的,但是李志远和他情况不一样,李志远要担任丰州行署专员,现在是等着地区成立,顶多也就是花些时间了解丰州下辖各县情况,他的工作重心摆在政府工作方面,而自己则不一样,地区马上就要成立,而一旦要成立也就意味着地委的各个部委,行署的各个局行部门,都要把架子搭起来,招牌竖起来,这里边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干部人事问题。

  虽然地委行署以及人大政协工委的干部早已经确定下来,一些重要部委局行的领导也已经基敲定,但是在这么多部委局行涉及到太多的领导干部,不少都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敲定下来,而自己又是外来干部,对于丰州这边干部并不熟悉,对自己来这就更为棘手了。

  孙震对拟任地委组织部长的苟治良印象并不太,除了有一些不太的反应外,在他来,省委在组织部长这个职位上的考虑也还是有些欠妥的,一个在丰州县担任了多年的干部,工作足迹基上没有出过丰州县,对其他县的干部的了解也并不比自己多多少,加上自己这个外来户,无疑就让地委书夏力行在人事上的话语权变得更重了。

  当然他孙震不是想要否定夏力行在人事上的主宰权,他只是觉得作为日后地委人事上决策上的三驾马车,省委应该更综合统筹的来考虑搭配。

  夏力行来就是从黎阳地委书过来,先天上就占据着绝对主动,而自己是从省里过来,对这边情况一点不熟悉,而组织部长则是一直在丰州县工作,从未在地区部委局行和其他县工作过,对全地区干部了解情况相对狭窄,这样的搭配从工作角度来考虑就不是太合适。

  事实上他当时也向省委组织部建议是不是考虑一下在班子里是不是可以适当调整一下分工,考虑一名对丰州整个地区干部较为熟悉的干部来担任组织部长,但是这个意见他只能对和自己关系较为密切的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陈泰然谈起过,但是并未在省里边获得认可。

  没有获得认可,孙震就只有自己辛苦一些…加班加点的下基层跑部门,抓一切机会多和丰州地区的干部们接触,力求尽可能的通过自己亲身接触的方式来加深对干部们的了解,这虽然起来有些老套,但是却是目前最为实用的方式。

  在用人上孙震一直喜欢通过自己的耳闻目睹获得的实际一手资料来分析判断,而不是下边人的汇报推荐来掌握情况,他觉得只有这种方式启用干部,尤其是启用重要岗位上的干部,自己才能放心,连他自己也承认这样可能会让自己有些累,但是重要岗位的干部任用,他宁肯自己累一些,也要力求把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