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一百零一节 胡作非为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一百零一节 胡作非为

  外边一辆闪着jing灯的黎明越野吉普车吗的一声刹在了门口,“把他们几个带上车,回去审圌查一下!”

  几个身着jing圌服的男子一下子涌上来,推搡着护着甄婕甄妮两姊妹的陆为民和童立柱,而徐

  ing更是被另外两个只穿了jing圌服却没有任何标的男子紧紧圌夹圌,似乎要防着徐

  ing反圌抗。

  陆为民已经很没有感受到这种“待遇”了,虽然他也知道苟治良在丰州城里很有势力,但是像这种公然利圌用zhèng圌fǎ机圌关来随意抓圌捕他人,他觉得自己还真是瞧了苟治良的“胆魄”。

  童立柱同样觉得很惊讶,陆为民作为夏力行的秘圌书,居然会被丰州当地公垩安机圌关以这样莫名其妙的手fǎ来“收拾”对他来也是大开眼界。

  在公垩安这个行道浸圌yin了这么多年,对方那一帮人用这样有些滑稽的手fǎ来构圌陷陆为民和自己,实在是太让人觉得可笑了,难道对方是不知道陆为民身份?可不知道陆为民身份怎么会径直zhēn对陆为民?或者真是sè迷心窍了?

  陆为民的朋友和朋友的姐姐的确很漂亮,但最难得的是两谈吐举止以及讲普通话的味道一下子就和丰州地孩子截然不同,加上两的穿着打扮显得格外洋气,走到哪里都显得鹤立基群,只不过就因为这个因素就导致有人敢这样不计后果的来出此拙劣手段,是不是也太不可思议了一点?

  如果真是这样,童立柱就不得不这个丰州城的社圌会治安真的是太不堪了。

  “苟延,你这样做是在为你爹招祸!”陆为民冷冷的挡了涌上来想要扭自己的那名jing垩察,微微歪头,目光依然盯着苟延,一字一句的道:“我真的为你这样盲目冲动威到不可理喻,究竟是你觉得你爹的泉力就能在这丰州城里遮掩一切?还是你精圌虫上脑让你走火入魔?用这种手fǎ来招惹我,你就不考虑后果么?”

  被陆为民有些凶狠的目光一盯,苟延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有点被一条择人而噬的眼镜王蛇盯上了一般,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让他下意识的想要缩一下脖子躲避对方那充满了阴狠气息的目光,mā圌的,是怎么回事,一个屁孩,就算是他家里有点背景又能怎么样?苟延给自己打气,只不过对方那几句话还是有如一层阴霓一般萦绕在心间挥之不去。

  “呵呵,子,你以为你苟二少是吓大的?你和你圌的圌人打伤了我的兄弟,这是事实?现在是fǎ圌治社圌会,都得要依fǎ圌办事,你犯了fǎ那就得要付出代价,是不是,周哥?!”苟延嘴巴依然强圌硬,但是却在言语间不露声sè的把问题转移到了这个出面来当qiāng的家伙身上来。

  兴许是多喝了几杯酒,陆为民咬牙切齿的jing告在那个当先男子有些被酒精麻圌醉的大脑里并没有引起多大重视,反而是苟延一句周哥让他是百般兴圌奋,“嘿嘿,子,少在那里装神nong鬼,身圌份圌证给我拿出来!”

  陆为民略微一愣怔,没想到这个醉醺醺的家伙并不笨,还知道先查身圌份圌证,先用这一条来占理,“我就是这地人,没带身圌份圌证,她们俩是我册友,也没有带身圌份圌证。”

  这年头身圌份圌证虽然早就办了,但是实话使用的频率很低,不像十多年后办什么都得要身圌份圌证,离了身圌份圌证基上就是寸步难行,甄婕和甄妮也都没有带身圌份圌证的xi惯,也没想到就这么来一两天还得要带身圌份圌证。

  见陆为民一愣神,当先那个jing圌服男子已经阴笑起来,“没带?没关系,那就跟我们回去,我们会帮你查一查,了解一下你的基情况,我想我们有必要对你的身份情况作一个通盘了解,既不能冤枉一个人,也不能漏掉一个坏人,我怎么越你们几个越像上边正在通缉的逃犯呢?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周哥得是啊,我两个兄弟也被他们打伤,这样凶悍,保不准就是什么抢圌劫shā圌人的悄犯,nong不周哥你就得立大功了!”苟延和身后几个帮手也大笑起来,只要进了派圌出圌所,就有得这几个家伙受,到时候自己也可以戏耍一下这两个不知道天高地hou的妞,让她们明白,在这丰州地盘上,只有跟着苟二少才稳当。

  陆为民第一次感觉到通讯工具滞后带来的不方便,这种情况下,他既无fǎ联圌系到张天豪,也无fǎ向安德健报告,而这帮家伙显然是不可能让自己打电圌话,唯一希望就是童立柱和徐

  ing的身份熙也幸亏两人赶来,否则自己真要和苟延坐这帮人起了冲圌突,没准儿就直接被抓进派圌出圌所,甚至丢进圌守圌所ju圌留所里也未可知。

  “周所长,我是南潭县公垩安ju的,这是我的证圌件。”虽然不认识这位周廷囯,但是童立柱也知道此人,昔曰丰州县公垩安ju城关派圌出圌所所长,现在城关派圌出圌所更名为西城派圌出圌所,据这位周所长正在竞争丰州市公垩安ju副ju圌长一职,在丰州zhèng圌fǎ系统内也是炙手可热的人物。

  “南潭县公垩安ju的?”周廷囯一惊之后斜睨了童立柱一眼,接过工作证了,酒意顿时消了不少,但脸sè却一下子阴了下来。

  没想到会遇上两个内伙子,若是换了以往,毕竟是内部人员,他也就当个和事老算了,但是这一次不一样,苟延费尽心思搞了这么一出戏来,如果自己扫了对方的兴头,只怕对方心里就会一百个不痛快,而且就现在这情形,只怕自己就是要去和,苟延也未必会mǎi自己的帐,还会落个两头不讨。

  自己正处于关键时期,这半点闪失也来不得,若是被苟延在决定自己命运的几个人面前下了烂yào,只怕自己就要失去这个机会了。

  南潭县公垩安ju的又怎么样?他们打了苟延的人是事实,现在只要扭这一点,加上那一男两有没有身圌份圌证,nong回圌派圌出圌所去审圌查一番,怎么也得过去,苟延也不是zhēn对这两个南潭公垩安ju的,而是那一男两,只要nong回圌派圌出圌所去,听凭苟延他们一帮人得意一番,不超出原则底线,他周廷囯都可以扛起来,至于这两位,大不了曰后想办fǎ来弥补一下就行了。

  千般心思也不过就是一瞬间从周廷囯心中掠过,他表情却是没有多大变化,只是冷厉的道:“对不起,内伙子也不能超出原则,这事儿咱们得公事公办,老兄,请跟我们回圌派圌出圌所,有什么话回圌派圌出圌所去再。”

  童立柱心微微一沉,他知道这事儿恐怕有些麻烦了,都天下公垩安是一家,一般来只要不是超出原则的事情,内伙子出面多多少少也是要mǎi帐的,但是没想到这个周廷囯来也是人精般的人物,今天却是半点情面不给,这也就意味着那几个人怕是大有来头。

  要对方大有来头童立柱也不是很怵,关键在于对方今天明显是设计了,自己和徐

  ing就这么一动手,对方立即就满地乱滚,还有一个故意把鼻xuè都给nong了出来,这背后阴圌谋味道太浓了,大概也是准备设计对付陆为民,不巧自己二人给撞上了0

  陆为民见此情形估计在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fǎ,周围老百圌姓已经开始围了上来,这要是闹腾开来,无论最后结ju如何,至少对己方都不利,自己不是像苟延那样的二混子无赖,这要影响传出去,尤其是自己刚刚给夏力行当上秘圌书,就来这么一出,难免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liu言飞语。

  “算了,童哥,我们跟他去。”陆为民略一思索就断然应承下来,目光却是冷冷的扫了这位周所长一眼,“周所长,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着公心仔细调圌查清楚,不要被一时的利欲冲昏了头脑,更不要被人利圌用而不自知。

  这个时候苟延已经带着那几人走到了另一端,一辆黑sè的田思域开了过来,立即有人把副驾驶室门拉开,苟延跳上车,一挥手:“周哥,我们先(色色小说 到派圌出圌所去了。”

  有些酒意的男子摆摆手,示意跟自己来的一个jing垩察和对方一道上车,这边扭过脸来:“上车吧,有啥事儿到派圌出圌所里去。”

  童立柱和陆为民交换了一下眼sè,点点头,这种情形下再要反圌抗挣扎,没多大意思,倒是徐

  ing很有些不忿,狠狠的盯着几个虎视眈眈的内伙子。

  上白下蓝的黎明jing车把陆为民一行人拉回了西城派圌出圌所。

  童立柱和徐

  ing被委屈坐了后边,而陆为民和甄婕甄妮则坐了中间那一排,一个jing垩察想要挤到紧挨着甄婕那边去坐,但是在陆为民冷峻的目光下似乎觉得有些不合适,最后还是坐在了陆为民身旁。

  下车的时候童立柱忍不骂了一句,“真他圌mā破天荒了,当了这么多年公垩安,还是第一次被人撵到后边去坐着,这丰州究竟是什么世道?!一帮王圌八犊子这样乱搞也没有人敢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