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一百零六节 点滴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一百零六节 点滴

  这种复杂的心绪这一段时间都在缠绕着甄婕,让她困huo中而又彷徨,这甚至让她的学业都受到了影响,连导师都在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她不得不加倍的努力试图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但收效甚微。

  甄婕觉得自己恐怕是真的陷入了传说中的单相思了,而单相思的对象居然是妹妹的男朋友!

  这简直让人不可思议而又无法接受,但却又如此真实的发生了。

  一阵奇异的声浪把处于似睡非睡状态中的甄婕惊醒过来,心腔子猛然收紧,下意识的探寻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甄婕迅即醒悟过来,一种莫名的躁动顿时在身体内炸裂开来,沿着身体某一处弥漫到全身。

  嗯嗯啊啊的呢喃声和喁喁细语声听起来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一直到墙壁处传来有节奏的撞击声,甄婕才从茫然懵懂中猛然醒悟过来这是什么发出的声音。

  就像是一条虫子突然钻进了自己身体内,在si密处悄悄的蠕动起来,让甄婕忍不住想要夹紧双tui,扭动一下身体,但是身体不动则已,一动则更觉得说不出的难受,那种躁动感就像传染病一样侵袭上身,让她的手指无意识的自己身体上摩挲起来。

  隔壁的声音越来越大,在这个深夜里显得越发清晰,甄婕甚至可以清晰的分辨出妹妹那充满魔xing的婉转jiāo吟声和偶尔一句浑厚的关怀声,那股声浪时高时低时轻时重,某个曾经映入眼帘的画面不断在甄婕脑海中浮现。

  终于在一声高亢的尖叫声后慢慢归结于平静。

  隔壁房间终于安静下来,甄婕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也像是绷紧的弓弦慢慢放松下来,但是身体si处却是滑腻腻的异常难受。

  “我知道我姐喜欢你,你也早就对我姐有意思,要不你就过去……”邻房二人软语温存间猛然出来这样一句话,让竖起耳朵倾听着一墙之隔的邻室甄婕大吃一惊,下意识的夹紧双tui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门突然被推开来,那个只穿着一件体恤和短ku的雄壮男子就出现在了自己chuáng前。

  甄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尖叫出声,蜷缩在chuáng上用被子紧裹住自己的身体看着眼前这个脸上满是爱怜表情的男子就这样紧挨着自己身体坐下,然后温柔却又坚定的掀开被子,身体却紧紧的贴了过来。

  甄婕想要叫喊,想要挣扎,但是当对方wěn住自己的樱chun,双手紧搂住自己的腰肢时,她发现自己轻而易举的就崩溃了自己的身体出卖了自己,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她就沦为了对方的俘虏。

  充满魔力的眼神就像磁石一样吸引着甄婕的心神,让对方wěn上自己的嘴chun时,明知道对方是自己妹妹的男友,甄婕依然无法拒绝,全身颤栗,唯有闭上美眸任君采撷火热舌尖撬开贝齿,初失在了那醉人的热wěn中一直到那双有力的大手穿过了睡衣衣襟握住自己xiong前那对翘ru,细细的摩挲着自己xiong前腹下的肌肤,甚至一点一点探索着自己毕生未曾向人开放过的方寸禁地,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对这个男人完全不设防了。

  有力的揉搓就像是把甄婕置入bo涛汹涌的浪峰,时而抛上云霄,时而坠入谷底,那无尽的快感伴随着睡ku和内ku的皮筋被一下子褪到了膝弯处才猛然警醒过来,但似乎此时已为时过晚。

  伴随着“咕吱”一声剧痛从下体传来,一抹泪水从眼中溢出,但很快甄婕就再度陶醉在了身后男人宽厚火热的xiong怀中。

  当妹妹的身影出现在chuáng头时甄婕忍不住惊叫着想要挣扎摆脱背后的拥抱,躲开这羞煞人的情形,但身体却摆脱了不了背后那mi恋般的感觉,她下意识的想要蜷缩入被窝,可是爱郎火热的怀抱却死死的搂住自己,两具躯体融为一体竟然无法分开,一直到甄妮也跨áng来。

  甄婕再也无法回避,捂住脸哭泣起来,猛然间面前一切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躺在chuáng上甄婕只觉得心脏嘣嘣狂跳不休,睁开双眼,瞥了一眼隔壁chuáng,甄妮的被子胡乱的摆在一旁,人影早就消失无踪。

  刚才的梦境半真半假,让甄婕羞愧难当,自己怎么会作这样不要脸的梦?但湿漉漉的内ku裆部却又暴lu了自己内心深处难以言喻的那份情yu。

  躺在chuáng上想了一会儿,甄婕这才爬起身来,悄悄从包里拿出换洗内ku换下那条有些腻湿的内ku,这才重新躺下,mimi糊糊的睡去,甄妮什么时候重新回到房中她都不知道。

  看着甄妮神清气爽眉目如画的jiāo靥,甄婕也不知道这究竟是陶醉在爱情长河还是雨lu滋润的缘故,总之那份jiāo媚气息即便是外人也能轻而易举感觉得到。

  看见自己姐姐望过来的目光,甄妮有些心虚的脸一红,出去的时候是小心的观察到姐姐睡着了才起身的,回来时姐姐好像也是在熟睡状态,但是总觉得姐姐的目光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深意。

  秘书的生活是没有自由的,甄婕甄妮离开时陆为民甚至没有来得及送一趟,好在两女也ting小心,几乎是赶上了丰州驶往昌州的第一趟车就走了。

  收敛起满腹心思,陆为民知道自己怕是刚刚踏进丰州这个圈子里,就要被卷入一些他内心不愿意卷进的是非圈里去了。

  有些事情的确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像明知道苟治良在丰州城里的影响力根深蒂固,得罪这样一个人无疑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天大的麻烦,但是自己却无可选择,苟延生的行径已经让自己无从选择,唯有奋力相争,至于说日后的结果,那就顾不得许多了。

  高初走进陆为民办公室时,陆为民正在埋头细细雕琢安德健和高初交给他的任务,其实任务要说很简单,甚至可以说始作俑者就是自己,京九线对丰州地区社会经济事业发展和贫困地区脱贫致富的推动效应分析,这是为丰州地委行署通过昌江省委省府向中央争取京九线过境的一个补充xing的报告。

  安德健把完善丰州地区争取京九线过境系列方案的这个补充报告撰写任务交给了高初,让高初与陆为民一道就这份报告进行细化,要求从丰州地区社会经济发展、打破封闭落后思想和解放剩余劳动力等几个方面来实现贫困地区脱贫致富来进行阐述分析。

  高初则把这个任务初稿交给了陆为民,他也很想看看这个在安德健心目中颇为看重的角sè,究竟有多少真材实料,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一遛就知道。

  陆为民是夏力行的专职秘书,照理说这种文字xing材料是不宜交给对方的,但是高初却想试一试陆为民的水准,所以要求陆为民利用闲暇时间来好好考虑一下这篇文章,给了他一个星期时间。

  “怎么样,小陆?”

  见高初进来,陆为民赶紧起身,替高初泡上一杯瓜片,这是高初的习惯。

  “差不多了,我正在最后一遍校稿,不过高秘,这篇文章抬头太大,我怕我把握不好,您又非要把这么大一件事儿交给我,我也只好赶鸭子上架了,所以只能按照我自己的一些想法来写,最后还得劳烦您暴把脉把关,要说现在这丰州地区里,您才是最了解夏书记想法的。”

  陆禺民不动声sè的恭维了高初一句,高初也知道对方是讨好自己,不过这话他听着舒服。

  自己跟了夏力行几年,对夏力行生活习惯、思想观念、想法意图称得上是了解得最为透彻了,这也是作为专职秘书的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本事。

  夏力行是一个做实事的人,最忌讳虚浮和表面功夫,这一点和新来的孙震有些相似,高初分析过,这大概也是两个人走得比较近的一个重要原因,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一点上行署专员李志远和夏力行有着隐晦但是却很深的差别。

  “唔,拿来我看看。”高初很自然的靠在沙发里,享受着陆为民递上来的瓜片,瓜片独有的香气让他心情顿时好了许多,这个陆为民的确也有他的一套,至少在这个用茶上是下了一番功夫,哪位领导喜欢喝什么茶,倒是shi候得周到细致。

  人不管做那一行,那就得讲求悟xing,缺乏悟xing,你顶多做得一般xing的好,要想真正做到最好,没有悟xing就不行,而这个陆为民恰恰就不缺这一点悟xing。

  正看间,陆为民桌案上电话响起来,“您好,齐书记您好,您稍等,我看看,嗯,下午夏书记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还没有安排,对,三点到四点半,三点一刻ting合适,没问题,好,好,一定一定,您太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