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八十九节 人事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八十九节 人事

  当人的目光落在和章明泉在于一起那个年轻人身上时,人灵巧柔婉的身囘体为之一僵,鲜活动的面部表情突然变得苍白起来。

  章明泉并没有注意到这一情形,他的目光还在寻找哪个地方能摆下一张桌子,容易在角落靠墙处寻摸囘到一个勉强能放下桌子的旮旯,这正靠着前面凉菜灶台,“得,就这里了,叫你家隋棠去给我搬张桌子出来。”

  到对方有些惶恐混杂着惊惧的表情一闪而逝,随即面色也变得苍白起来,陆为民浅浅一笑,她知道对方在担心什么,更害怕一些什么,“老章,能坐下不?,1

  “挤一挤,没事儿,凑合着吧。”章明泉四下打量了一下,“能行,就咱们俩。”

  “章哥,你们来了,吃点什么?”人目光似乎变得躲躲闪闪,先前清脆悦耳的腔调似乎一下子降了几个调门儿。

  “嗨,老规矩,弄两个凉菜吧,陆书囘,你要不要……”,章明泉望向陆为民,见陆为民摇头,便道:“那就再炒一个菜,烧个汤,所了。”

  “章叔叔,您来了。”一个身材窈窕的少囘一闪窜了出来,惊喜的笑着:“你多没来我们这里了?”

  陆为民眼前一亮,这孩子大概也就在十五六岁左右,穿着一件有些半新旧外套,两颗犹如浸泡在水中黑葡萄一般的美眸闪耀着欢喜的光芒,一条粗囘大的辫子垂在脑后,带绊扣的黑布鞋似乎让陆为民有一点时光倒流的感觉,犹如《城南旧事》中的那个孩子长大了几岁一般。

  “隋棠,章叔叔忙,今天不就来了么?”章明泉乐呵呵的道:“快去帮章叔叔拿张折叠桌来,我和陆叔叔在这里对付着吃顿饭。”

  “什么叫对付着吃一顿?难道章叔叔以前你在我们这里吃饭都是吃得不满意?我妈囘的手艺能有人比得上?”少囘不高兴撅起嘴,“话没有良心。”

  “呵呵,章叔叔错了,你囘妈囘的手艺,比谁都强,得了,快去那桌子吧,陆叔叔才来咱们这里,都饿了。”章明泉显然很喜欢这个少囘,“这是我的领垩导,叫陆叔叔。”

  少囘惊讶的睁大美眸,“您的领垩导?陆叔叔?章叔叔你没有搞错吧?他比我能大几岁啊?”

  章明泉四下打重了一下,见没有什么人注意到这边,这才故作严肃的道:“年龄就不能当领垩导啊?比你大总是比你大,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长百岁。”

  陆为民饶有兴致的着这两人斗自,真没想到章明泉还有这充满童趣的一面,有些意思。

  “隋棠,了快去给章叔叔他们拿桌子,别在那儿耍贫嘴。”

  人似乎也已经调整过来了,见陆为民一直保持着笑容,也没有什么言语,人似乎松了一口气,皱起眉头呵斥着自己儿,深怕触怒了陆为民。

  早就听县里要新派一个书囘来,没想到竟然是他?不是他是县委常囘委么?她也问过县委常囘委是个什么样的职位,镇里边熟悉一点的干囘部,县委常囘委是县领垩导,比副县长官还要大。

  “呵呵,不过陆书囘,隋棠得也没错,你怕就只比他大几岁吧,叫你叔叔真有点把你叫老了,叫你一声哥还差不多。”章明泉有些感慨,这个比自己儿子也大不了几岁的男子居然是自己的领垩导,而且还是县委常囘委,这不能不让人心感触。

  少囘满脸疑惑不信的瞅了一眼陆为民,也不多话,径直出去,一会儿便搬来一张折叠桌,两张板凳,而凉菜师傅也把一盘花米一碟山腊肉片给送了上来。

  这板凳矮了一点,陆为民和章明泉都是大个子,坐下去怎么都有些憋屈,少囘一忍俊不禁,笑得章明泉和陆为民莫名其妙。

  “丫头,你笑啥?”

  “章叔叔,您瞧你们俩坐这儿像啥?像不像供果台前俩偷吃囘鬼儿?”少囘清纯妩媚的面颊上笑靥如花,绚丽夺目。

  “死丫头,敢这么笑你章叔叔?”章明泉一,他和陆为民这样对坐,挤在狭的旮旯里,还真有些滑稽,也不禁一笑。

  “隋棠!这么没大没的,一点儿规矩也没有!”人吃了一惊,怒声喝道。

  “没事儿,叫隋棠吧,读初三了?”陆为民笑了笑,温言道。

  “咦,你怎么知道?”少囘惊讶的问道。

  “待的。”陆为民微(色色小说 笑着回答,“成绩不?高中打算在哪儿读啊?”

  少囘脸色顿时黯淡下来,默然不语。

  “嗨,咱们洼崮这边没高中,大多都到太和那边寄读,成绩的可以考到县一中,隋棠成绩挺,应该可以考得上县一中。”章明泉插话道,似乎注意到少囘脸色黯淡,“怎么了,丫头,没信心?”

  “我妈读不读高中再口……”

  少囘耷囘拉着眼皮无精打采的道。

  “咦,这是啥话?能考上为什么不读?”章明泉惊讶的道,目光也望向在门处的人,“这是咋回事9”

  “章哥,我也没有不让她读,只到时候再。”人表情有些复杂,淡淡的道。

  “这有啥再的?能考上当然要读。”章明泉也没太在意,陆为民却注意到了人眼角淡淡的哀愁。

  一顿饭吃下来,陆为民和章明泉也聊了聊洼崮这边干囘部的情况。

  按照惯例,县里各区的区委都不设管人事组干的副书囘,只有一个组囘织专干,而这也就意味着县委是把干囘部人事这一块工作交给区委书囘来直接管理,这也是加强区委书囘手中权囘柄的一个标志,只有能管干囘部,你发号司令才能有人听,这已经成了千古不变的真囘理,没有人事话语权,那你话就连放囘屁都不如。

  洼崮区三乡一镇,洼崮镇居于据对主导地位,全区六万八千多人洼崮镇就占了三分之一有多,二万五千多人,而沙梁乡有接近两万囘人,坝乡和垛子口乡分别有一万四和九千囘人左右。

  全区面积达到了二百一千多平方公里,而平坝地区仅占百分之十不到,丘区和山区占百分之九十,而平坝地区主要都集中在寥儿洼这一块盆地内,四个乡镇的政囘府所在地都在这个盆地内,洼崮集镇处于中心位置,而其他则居于这个盆地边缘地带。

  章明泉老家是沙梁的,曾任沙梁乡党囘委副书囘、乡长,后来调任洼崮区委副书囘,这其实有点冉升暗降的味道,原很有希望接任沙梁乡党囘委书囘,却因为和朱明关系不睦而被调任区委任副书囘,级别不变,但却成了一个摆设。

  现任沙梁乡党囘委书囘曹运达是原来洼崮镇党囘委副书囘,在三年囘前洼崮区内人事变动中从洼崮镇党囘委副书囘一跃成为沙梁乡党囘委书囘,乡长则由沙梁乡党囘委副书囘霍立武担任,而章明泉却被调整到区委担任副书囘,这也使得章明泉和朱明奎的关系更为恶劣。

  那一次人事变动中被调整的不仅仅是章明泉,原是坝乡党囘委书囘的钱理会也被调整为区委副书囘,在钱理会身囘体一直不,所以在区委里边一年有大半年都在养病,这也使得朱明奎更是可以一手遮天。

  现任坝乡党囘委书囘杨礼贵也是从洼崮出去的,只不过他的路途稍微坎坷了一些,和齐元俊竞争洼崮镇党囘委副书囘未成,却被调整到坝乡担任党囘委副书囘,在他在坝乡进步颇快,很快就担任了乡长,最后又趁着钱理会的离开,接任坝乡党囘委书囘,也算是朱明拳担任区委书囘之后的一个受益者。

  仅仅是章明泉的介绍当然只是片面之词,但这也算是章明泉的一个态度,胡焕山是区委组囘织干事,同时也是区委委囘员,陆为民打算寻找一个时间和胡焕山谈一谈,相信他也接到了刁一平的电囘话,组囘织部只能介绍一个大概情况,真正对全区四个乡镇党囘委政囘府正副职的了解,还需要胡焕山这个老组干才能真正得清楚。

  吃饭完后,章明泉陪着陆为民回到区委大院后,就打了个招呼骑自行车回家午休去了。

  他家属是镇上学校的老囘师,家也在学校家属宿舍里边,拿他自己的话来中午间睡一个午觉是雷打不动的习惯,要不下午就没精神工作。

  陆为民着空无一人的区委大院,苦笑着摇摇头。

  除了门房刘大囘爷之外,整个洼崮区委似乎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了,甚至连个话的人都没有,也难怪朱明奋不愿意在这里,是个正常人谁愿意整天在这里和一个六十岁的守门大囘爷作伴?

  这个时候陆为民似乎也有些理解朱明奎的心态了,天高皇帝远,只要你能把下边摆平,谁没事儿来管你闲事儿?

  这地方县里过来要一个多时,而且县领垩导谁会有事儿没事儿来这里?

  可以在这里当个区委书囘就是天老大我老囘二,尤其是有县委书囘和副书囘的信任支持,朱明奎心态扭曲膨囘胀为囘所囘欲囘为也似乎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了,那自己呢?呆了会不会也有这种膨囘胀的心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