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四十三节 奇正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四十三节 奇正

  陆为民有些尴尬的不敢吭声了

  “为民,你来找我,我很高兴,由于你这是为了工作,虽然能够在工作中也夹杂有一些本人的想法或许说得动听一点本人的私心,但是我能了解,人求上进很正常,而且你是黑暗正大的干好本人本职工作,为全县经济发展和老百姓生活改善努力,这是坏事,没有什么必要忸忸怩怩,我当然支持”

  夏力行坐回沙发中,语气变得严峻起来,“人这一辈子总要有个梦想,我觉得站在你和我这个角度上,恐怕衣食温饱曾经不是成绩,那么我们如今要追求什么?说得空泛一点,就是追求一个更美妙的理想,我们的理想是什么,是希望可以经过我们本人的努力让这个国度变得更美妙富强,让治下老百姓生活更幸福富足,我就是这样对待的”

  “能够我们会为了我们更好更快的完成这个愿望而在往常工作中遇到这样那样的成绩而不得不用一些手段或许说手腕,我觉得一只需不违犯良知道德,二不违犯法律法规,这都没有成绩”夏力行语气陡然一转,“古人云,战法正合奇胜,奇正相生,那么我们扎扎实实的工作就是本,而其他辅助手腕不过是奇,我以为在我们当以正为本,以奇为辅,固本强基,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宣传也好,展现也好,有没有必要,当然有必要,而且要做好,但是做好这些的前提是要扎扎实实把你本职工作做好千万不要小看下级的政治智慧,更不要以为他们都是官僚睁眼瞎,你做了的会有人看得到,你没做的,人家一样了然于心,这一点你务必要铭刻在心”夏力行仰起身体将头靠在沙发靠背上,“为民我希望你能成长成为一个靠兢兢业业工作而博得下级、同事和老百姓,尤其是老百姓认同的指导干部,而不是为了迎合某些指导口味而哗众取宠的一时昙花”

  夏力行这番话不可谓不重,让陆为民也是出了一身冷汗他端坐好身体,尽量用最严肃郑重的语气简直是承诺般的道:“秘书长,请您放心,我虽然工作工夫不长,在工作中也还有很多完善不足的地方,但是也知道为人为官的真理,做人终身为官一时,我没有太多的想法,就是觉得在每一个地位,我都要最大限制的去做得更好,让指导、同事和老百姓称心,尤其是您说的,让人民群众称心”

  “你明白就好”夏力行虽然也知道陆为民不是那种踏实之人,但是陆为民这才二十五岁曾经是副处级干部了而且还在向一县之长的地位奋进,如此年龄骤登高位对于一个干部的政治素质和修养都是一个极大考验,虽然陆为民在大学时就入了党经过本人的接触,对方应该说在政治上也比较成熟,但他还是要提示一下对方,他不希望这样一颗好苗子由于一些成绩上就此夭折

  “另外,你和魏行侠关系好是坏事,但是也要留意交往方式和程度,不要让对方觉得你是有求于对方才这般,留意一个度,我知道你在这方面很有慧根灵性,但有些事**速则不达你本人好好把握吧”夏力行本还想再点醒对方一点,但是转念一想,有些事情还是等陆为民本人渐渐去揣摩,反正他如今的地位也还不至于掺和到更高层面下去……陆为民和魏行侠的交往源于时任省委副书记的邵泾川陪同省委书记田海华一道到丰州调研时

  魏行侠作为省委副书记邵泾川的秘书,在省委办里也很吃得开,尤其是魏行侠很有些儒雅大气和省委办几位主任副主任关系都处得相当好,在音讯方面也就比许多人要更为闭塞,之前不断有传言说是夏力行能够要担任副省长,但是邵老板和魏行侠都从田海华对夏力行的看重中窥伺到一些异常,魏行侠当时甚至就有些疑心恐怕夏力行弄不好还有能够走得更好,也许就要变成本人的顶头下属

  在邵泾川陪同田海华调查丰州时,魏行侠和陆为民也在一同陪同着指导调研调查,两人倒也很谈得来,尤其是陆为民那份不骄不躁的自信和渊博风趣的谈吐和都博得了魏行侠的不少好感

  而正是有一些其他想法和疑心也让魏行侠对夏力行的秘书陆为民也是刻意结交,而在几番接触之后魏行侠也对陆为民印象也逐渐深入起来,觉得夏力行这个秘书的确也有些门道

  而后陆为民每一次到昌州只需无时机都要和魏行侠联络一下,只需有工夫,魏行侠也情愿和陆为民在一同吃顿饭或许喝喝茶,虽然这种时机真实不多,两人作为省委副书记和地委书记的秘书,要想同时都有闲暇,的确不容易

  几个月之后魏行侠的这个疑心就变成了理想,夏力行没有担任副省长,却出人预料的担任了省委常委,而且很快就接替了陶汉担任省委秘书长,而陆为民却出人预料的没有跟随夏力行回省里,而是径直下了县,而且是一个穷县担任县委常委

  虽然陆为民在级别上又取得了提升,但是在魏行侠看来,这有些得不偿失,照魏行侠看来,只需陆为民到省里,就算是不能马上取得提升为副处,那也是一两年内的事情,而且要提升正处也要顺利许多,而在县里边,先不说需求面临许多复杂的难题,要从副处到正处这一步就相当困难,而且面临不可预测的风险要素也要多得多

  不过魏行侠也有佩服陆为民的胆魄和勇气,敢直接下到区乡一级去担任党政主官,这份自信和气魄不是随意什么人都能有,而陆为民在下县之后来拜访他时,也谈到了下边工作中面临的详细困难,尤其是像双峰县这样的农业穷县,也让魏行侠唏嘘感慨不已

  “所以你觉得陆为民很有出路?”妻子挽着魏行侠的手,一边走,一边歪着头问道

  “嗯,这是一方面吧,陆为民这个人很有吸引力,每一次和他在一同,喝咖啡也好,闲谈也好,吃饭也好,都能感觉心境很愉快,这个人很擅长调理氛围,嗯,用什么话来评价呢,就是无论对异性或许异性来说,都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魏行侠见妻子意似不信的表情,又笑了起来,“尤其是他才二十来岁,原来都说要像高仓健那样深沉英勇的男人才算是有魅力,后来又说要像《红高粱》里边的男人那样充满原始粗犷野性的男人才叫魅力男人,但是我觉得只需具有吸引力的男人,就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

  “我总觉得他这么刻意结交你,大概也是看中了你给邵省长当秘书这个身份吧?”妻子话语总是这么犀利而又一针见血

  “如今这个社会本身就是这样理想,换一个角度,假设他如今只是一介普通平民,就算是他再怎样刻意结交我,恐怕我也很难和他有太多的共同言语他刻意结交我,也是由于他以为他有这份资历可以和我对等交往对话,甚至树立起一些较为亲密的关系,或则可以用友谊这个听起来有些虚伪的词语来描画,我情愿和他交往,也是由于我觉得他有这个资历实力和我一同沟通和交流”

  见妻子脸上显露复杂的表情,似乎对本人把官场上过于真实的关系说得这样直白暴露,魏行侠又笑了起来

  “你别把我所说的想得那样不堪,我所说的我和陆为民相互认可的那种资历实力,既包括我们各自在这个社会中的地位、权利,但我以为更次要是由于我们有较为相似的思想高度和对这个世界社会的认知,或许换一个说法,有较为分歧的世界观人生观吧”

  “但是你不能否认,他或许你对相互都有一定的需求和应用关系在里边吧?”妻子叹了一口吻,淡淡的道

  “有句哲言说得好,树立在利益根底之上的友谊往往是最结实的,比单纯的感情更为结实,当然前提也是利益根底要不断维持,一旦利益根底松动,这种友谊蜕变得比什么都快”魏行侠有些感慨,“在官场上,除了人身依靠关系,这种树立在对等关系上的感情,曾经很难得了,我们不能奢望那种纯粹的意气相投,情投意合,虽然我也很盼望,甚至陆为民也许是,但是至少目前我还无法确定”

  “人真是一个矛盾一致体,行侠,你这样是不是活得太累了?”妻子有些体恤的挽紧丈夫的手,温顺的道

  “谁活在世界上不累?”魏行侠萧索的反问

  弱弱的喊一声,求两张月票啊!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