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二十八节 民情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二十八节 民情

  “那一定,这家务的重担全压在你一个人的肩上,既不合情理,我也于心不忍。ddccoo”

  “49年解放,外国人是夹着尾巴逃跑了,现在洋人拎着皮包又回来了。”

  人们常说的是精神变物质,物质变精神,两者不能偏废,缺一不可。所以现在我们强调的是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都要重视,两者都要抓。

  他还针对个体和私营企业的出现,指出这是在现阶段我国生产力发展的水平,应该也是社会主义经济的补充,是社会主义经济所有制的组成部分。我们现在搞社会主义建设,包括资本主义的科学技术,管理制度,以及外国人的资金,只要有利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都要大胆的加以利用。

  班主任是教写作课程的年轻男老师,姓季。他在教导主任讲话完后,作了自我介绍,并且说了上面的话。

  “卫星上天,红旗落地。”

  在锦绣的想法里,现在有些事情是需要两个人坐下来认真地商讨商讨。譬如家里的住房问题,孩子都已长大成人了;建芳马上要生产;老二、老三的工作;她自己就要退休,家兴在副局长的位置上也坐不了几年了,现在还有点权,一旦退了下来有点事情去找谁?干部们的口头语叫: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但接下去领导上又给了他更重要的使命去执行。究竟是什么使命,且听下回分解。

  “李家兴同学,你不要推辞了,大家鼓掌通过,怎么样?”季老师说后,这课堂里立即就掌声一片。

  这些办得比较成功,通过学习小平同志的有关讲话,经过讨论,这些同志的思想基本上统一起来了,于是极大地推动了局系统下属企业的改革工作,收到了比较明显的效果。

  什么是政治,政治是指政府、政党、社会团体和个人在内政及国际关系方面的活动。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任何阶级的政治都以保护本阶级的利益和统治地位为目的。

  因为所谓生产关系最终是要落实、体现在分配制度上,是和社会的群体和个人,劳动的责任、利益直接相关。两者相适应,生产关系就会促进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关系落后于生产力状况,生产力就要突破生产关系,社会就会动荡,发生革命,变革落后的生产关系。

  通俗点说,精神和物质,物质是基础。拖离了物质,谈精神,无形之中就坠入了唯心主义的泥潭之中。人们有时会自觉或不自觉的过分强调精神的反作用,其结果往往是适得其反,工作或计划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甚至造成损失或失败。但是反过来只讲物质不讲精神,就会把人们引向拜金主义,见利忘义,不讲诚信。

  “家兴,怎么奖励你?你说吧。”

  家兴这次学习后,还有一点感触比较深,就是对精神和物质的辩证关系问题。

  “今年1986年,我虚龄五十七。”

  “大概又是丽绢的事,好,上楼去说吧。”两人上了三楼房间里,她在沙发上坐好,家兴拉了把kao背椅同她面对面地坐了下来。锦绣看家兴一本正经的样子,估计这家兴是真有什么重要事和她讨论。

  家兴再次走进课堂充电的事,经他夫人锦绣批准,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为现实。

  锦绣一听丈夫真的要去读什么书,确实很不高兴,说了些带有挖苦味儿的话。但她又思考了一下,又说:“这样吧,你要去读书可以,得讲个比较充分的理由给我听听,否则你下了班回家来,帮我一起做家务。”

  “这事我真还没有好好想过,我们现在住得不是好好的吗。”家兴不大理解锦绣说的解决住房之事的意思。

  家兴对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理论,这次的体会也比较深。解放后我们国家抓生产还是比较认真的,有些时间抓的还是有相当的成绩,比如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

  不会静止的,一成不变的。所谓真理只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一个事物都有两个方面,甚至多方相互矛盾、制约、促进、转化。但人们在具体地看问题时,却往往会片面化,绝对化,看到事物的这一方面,而忽略另一方面,容易犯形而上学的思想错误。

  “我看不会想到一起,我想的第一件事情是住房问题,这是我们家里眼前要解决的头等大事,你想过没有?”锦绣说了好久想说而没有说的话。

  “这也算不了什么大事,我要报名去读书,再读大学。”

  “这还差不多,像是我的老爱人说的话。好了,一切就这样说定了。我们洗洗脚睡觉吧。”

  家兴讲完,她说:“家兴,说得真有道理,听了很受启发。可是你的这些收获对我用处不大,我关心的是有什么新的医疗理论,有什么新药问世。不过这些理论对你来说很有用处,我支持你这书继续用功地读下去”

  家兴这个副局长不仅注重改革中的具体工作,而且非常重视人们的思想反映。在各个公司经理、书记的一些工作汇报中,经常说到的几个比较典型的思想认识是:

  “你呀,自己负责局里干部、职工的住房分配,你不能只管人家,不管自己呀也得为儿女们想想,老大已经结婚,kao法国妈妈算是有了房子。小儿子立业已二十多了,还和我的爸爸、妈妈睡在同一个房间。女儿海燕也回国了,可还睡在亭子间里。我看这样好了,亭子间还给我爸爸仍做他的书房,我和女儿还住这里,你这位大局长带着宝贝小儿子,去住你虹桥路的‘局长公馆’吧。”她是越说越生气,说的是当真的,并不是说说玩的。

  “好的,我就讲了”这家兴一讲就是个把小时,从理论到实际,深入浅出,讲得头头是道,锦绣听得津津有味。

  “有的地方是一夜之间变成了资本主义。”

  可现在出了新的情况,从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推行党委领导下的厂长负责责任制,搞计划和市场相结合,我身上就暴lou出很多不适应和矛盾。譬如在企业里党的领导地位、作用;厂长和党委的关系,谁说了算;思想政治工作部门的工作到底怎么进行;厂长为了产品能不断适应经常变化的市场,需要更多的决策权;另外,在分配制度上实行和劳动成果相结合,还有职工的政治思想工作还要不要做等等。我现在经常会感到力不从心,真是老兵又碰到了新问题,思想上确实有好多理论和实际问题找不到答案,这样行动上往往会裹足不前。我虽然在位的工作时间不长了,但你知道我这人的特点,是只要在位一天就要做好一天工作。

  这天是阳历八月初,天气正闷热。家兴推开窗户,让凉风吹进房来,又去开了桌子上的电风扇,并且让它左右转动起来,这房间里就开始感到凉爽多了。锦绣则去端了一脸盆冷水,绞了把冷毛巾给家兴擦擦脸,还去倒了杯冷开水给家兴。他现在的心情很好,经过半年的课堂上课,真的学到不少东西,思想上弄清了几个比较重要的理论问题,真想找人交流交流。现在锦绣想听,说说无妨,反

  这些认识,究其实际,是分不清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资本主义。

  “那就先说说你想的事,我们两人是不是想到了一起。”

  “这可以考虑,我去向局里的主要领导说一下。”

  在城市工商企业里也同样,老是捧着铁饭碗,干部能上不能下,职工能进不能出,工资是“36元万岁”。事情做好了是党和领导的,有错误或者失误是集体的、大家的,结果是谁都没有责任。现在开始实行厂长负责制后,情况就大不一样。因为所有的责任都和收入挂钩,这就比较充分地调动起人的积极性。

  “我是看你认真的样子,说真的,我心里最近是想了好多事情,是要和你商量怎么办。”

  “这大可不必,我去说就是了。还有说你要退休了,是吗?”

  “你真想听,得有耐心,这不是一两句可以讲清楚的。”

  有一天家兴拿到了成绩报告单,回到家中吃好晚饭,到房间里后交给了锦绣。锦绣看了他考试的成绩,每门都在八十分以上,当然十分高兴。

  “我以为你还是十七、二十七,已经是五十七,马上往六十上爬了,也快退休了吧。你已经是副局长、工程师,大专学历,什么都有了。你还想要什么?真的要姜太公八十岁遇文王,八十岁学吹鼓手。”

  家兴知道这锦绣表面上对他很不客气的样子,骨子里一向非常喜欢他、宠着、护着他。只要他想做的事,都会牺牲她自己的一切利益,想尽办法帮助丈夫实现理想和奋斗目标。

  “这三个是马克思主义的重大理论问题,我有兴趣,你慢慢细细地给我讲来听听”

  “是大事,走,到楼上去慢慢地说。”

  “这只好尽量节约点用,早晚要退的,退就退了吧。”

  “哪三个理论问题?”锦绣在沙发上坐定,像在学校里听老师上课。

  他根据小平同志的理论,重点阐述了什么是社会主义,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两极分化也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应该比资本主义有更快的建设速度,社会主义应该是共同富裕。计划和市场只要有利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都应该利用,认为社会主义只能搞计划经济是不全面的,一提搞市场经济就认为是资本主义也是不全面的,搞社会主义可以计划和市场相结合。

  家兴不慌不忙地说道:“锦绣,是这样的,我从1970年复员回到上海,从一个小工人做起,现在做到了局一级的干部,对做好自己所担负的工作,确实有比较丰富的经验。不管是行政还是做思想政治工作,都有一套比较成熟的办法。就连企业创文明单位,也积累了一些好的做法,在市里的有关刊物上还发表过文章。

  这“临时”班长就这样算是定下了,可李家兴这个“临时”班长,一做就是两年。

  第一个学期的课程,“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原理”、“马克思主义哲学”、“写作基础知识”等,学习了半年考试完毕。

  “家兴,有什么要事,请讲”

  通过读书、学习,家兴在理论上不断地有新的提高,方向更明确。在局党委的领导下,他这个副局长指导改革开放的工作,步子迈得更大,做得更加出色、富有成效。

  实际上不是中国的农民不会种田,中国的土地不能高产,说到底是实行什么样的政策和策略。改革开放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也即通常所说的叫包产到户后,情况就大大地不一样了。先是在安徽最穷的地方、凤阳县搞试点,农民看到生产的结果和自己的利益息息相关,劳动的积极性很快就调动了起来。

  “锦绣,你别着急,让我好好想想。按政策说我应该配套房子。住房办公室的同志向我提起过这事,把虹桥路的房子上交,给我另外配一套住房。我说现在局里房子还比较紧,我房子的事暂时先缓一缓。”

  但是唯心论者往往只强调精神的作用,认为精神第一性,物质第二性。而唯物论者认为物质第一性,精神第二性,而且是相互辩证的关系。物质是客观实在的,有其自身存在、运动、发展的客观规律;人们的精神、意识,只有在认识、掌握这个规律,不违背客观规律的前提下,精神有其一定的反作用,也就是说发挥人的主观

  这是历史规律,任何人想阻滞或超越都是不可能的。所以说生产力是最生动、最革命的因素。

  家兴回想过去,他在农村到过不少地方,做过一些调查研究。他曾经在农村搞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在生产队一住就是半年,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知道过去在农村中,农民就存在出工不出力的事实。每天天不亮,大队、生产队的高音喇叭里就响起来了《东方红》的音乐,催促农民,那时叫“社员”起身上工。但是一些“社员”到了田里就磨起了“洋工”。见到干部来了,就认真的干起来;干部一走,就不一样了。冬天晒太阳,夏天找个地方乘风凉。“社员”生产劳动缺乏主动性、积极性。往往是拨一拨、动一动。他就问社员为什么这样,得到的回答很简单:我劳动得好不好,同我的利益没多大关系

  在家兴的提议下,局党委宣传部门组织了几次各公司和局属企业领导干部参加的理论研讨班,他就这些思想认识,结合自己学习小平同志的讲话精神作了专题发言。

  “你如果觉得不好意思说,我去找你们局党委书记。”

  “季老师,我看还是请年纪轻一点的同学担任临时召集人吧。”家兴站起来说道。

  第一天开学,家兴看看课堂里的同学,有五、六十个人,年龄大部在四十岁左右,像他这样五十岁以上的只有六、七个。来这工业大学读书的多数是男的,女的只有七、八个;也有几个他熟悉的人,都是他这个系统的干部。这开学典礼倒也简单,学校的教导主任来说了一下这办学的目的、意义、时间、课程设置,教学方法,学习纪律,考试规定,毕业发证等,最后宣布了这个班级的班主任。

  正是孩子的妈妈,说不到点子上关系也不大。

  第六十七回学小平理论解放思想搞改革开放迈开大步

  “什么,去读书,读大学,你不是大学已经毕过业啦,有了大学文凭,再去炒什么冷饭来新花样了吧,你几岁啦?”

  “什么大事,在客厅里说说不行?”

  这些暂且不表,再来说说家兴的读书情况。他通过在课堂上听老师系统地授课,有时去外面听些专题讲座,特别是内部文件传达,学习、领会小平同志关于改革开放讲话的精神,再在学校里和同学们,或在工作中和同事们探讨相关问题,紧密结合自己的思想实际,进行深入地思考,梳理思路,做学习笔记,写文章,在理论上有了新的提高,一些模糊认识找到了答案,道路、方向更加明确,从而在实践中不断地予以应用,真是得益匪浅

  他再好好地回想了一下,我们国家这几十年在政治和经济的相互关系上,往往是注重政治,忽略经济。搞了不少政治运动,抓经济建设就不太注重。

  他接着说:“是政治和经济,精神和物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这三个理论问题。”家兴先列了一下想说的问题纲目。

  “你想给我做大报告,行,你慢慢讲,我静心听。可要讲点有哲理的思想和语言,我相信你会讲好的。我最喜欢你的就是好学上进,有钻研精神。”

  “家兴,我问你,这房子是谁的?”

  “所以说你还是早点退休,你就当机立断退了吧。”

  家兴从小就养成的勤奋好学的习惯至今不变,他从开学起就自行车一辆,每天按时到校,从不迟到早退。上课时认真听讲,勤记笔记,积极举手发言,讨论时善于思考、钻研问题,称得上是个好学生。他每次下课回到家,就抽出时间先帮助锦绣做家务,或者哄哄大儿子的女儿小洁,一到晚上,就抓紧时间做好老师布置的思考题目,

  “这就对了,你李家兴的房子是在虹桥路棚户区里的三间草屋,这里的房子是我外婆、外公解放前用二十根大条子,就是两百两黄金顶下来的,你不要租地当自产”

  “怎么这样客气,还要请讲。”

  社会就是这样前进的,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到将来的社会,就这样由于这两者之间的矛盾运动,而推动社会一步一步,由低级逐步向更高级的社会形态发展的。

  精神是指人的意识,思维活动和一般的心理状态。物质是指**存在于人的意识之外的客观实在。这两者之间也有作用和反作用的相互辩证关系。

  政治是根本,但是政治的基础是经济,这两者是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关系。不管什么国家,经济不强大,老百姓的生活好不了,国家总是要受欺侮,遭侵略。我们国家近百年的历史就充分说明了这个问题。我们要巩固已取得的政权,就要非常重视经济建设。现在党和国家把工作重点转到经济建设上来,发展经济,这就对了。

  “这就说定了。你不是说有重要的事要同我商量吗,什么事呀,说吧。”

  接着他又说:“看来大家都没有意见,我根据同学们报名时填写的情况,推选李家兴同学当临时班长,或者叫临时召集人。请李家兴同学站起来大家认识一下。”

  “把你美的,还要我亲你一下呀。好,亲就亲。”锦绣说着真的在家兴的脸颊上轻轻的亲了一下,又问家兴:“奖励过你了,考试的分数还可以,但你实际的收获是什么,得说两句给我听听。”

  这个理论,总的是说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两者的相互适应问题,如果适应,生产力就发展,得到预想的结果,反之就会造成相反的结果。我们常说‘左’的问题。其实所谓“左”,是生产关系跑到了生产力发展的水平前面。像搞人民公社,“一大二公”,“三级所有,队为基础”,劳动分配实行工分制。看起来很公平,按劳分配,实际上并非如此。

  刚参军时,家兴就经过半年多时间比较系统地学习过《社会发展史》,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所以有一定的理论底蕴。这次回过头来再学习这些理论、知识,结合自己经历和我们国家、社会的历史进程,从理论和实际的结合,来进一步理解和分析有关问题,体会就更加深刻了。

  “我们这个班的同学来自四面八方,大家相互之间都不认识,因此我们班级里的班长只得临时指定,以后需要选举再说。大家认为怎样?”

  “是的,按规定的退休年龄,五十五足岁我已经到了。医院领导上要我再做两年,我不想延长时间了。建芳这个月就要生孩子,看来我是只好当保姆了。再说燕子已经回国,立业中专就要毕业,马上也要分配工作,同时还在读业余大学,够他忙的。你现在还要上着班,下一步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新花样。我们这家务是越来越繁重,我爸爸,妈妈毕竟七十多了,身体状况也不是太好”

  家兴参加这个班级学习的是企业管理,半拖产学习两年,每周一、三、五,三个半天。主要内容是“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原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党史”、“写作基础知识”、“法学概论”、“企业政治思想工作研究”、“企业管理”,和工商贸易、财务、会计等十几门课程。

  “照你这样说来我只有批准了,可有空时间家务你多少还要帮我做掉一些。”

  “亲我一下就行”

  话说这家兴对丽绢等人说,他要去学校里读书、充充电,有人就说他这是八十岁想去学吹鼓手,没有这个必要。但家兴还真的这样做了,绝对不是仅仅说说而已。

  “锦绣,我们这个班级的三门理论课,是请几个名牌大学的老教授来上的课。这些老教授讲课的特点,是非常注重理论联系实际,深入浅出、以理论事,通俗易懂。我通过学习进一步注意用哲学,唯物、辩证的思想方法来研究,分析问题。我基本弄清楚了三个理论问题。”

  我现在正在组织局系统下属的机关、企业的干部,通过各种渠道去读书,主要是读企业管理等课程。这也带有文化补课性质,半拖产一个星期读两到三个半天,读一至两年,读书费用全部单位报销,我也想去凑个热闹。我这次再进课堂,一是解决做好当前工作的需要,同时一旦真的需要帮助丽绢投资,也是很有必要的。我为了当前和今后是否批准?我亲爱的孩子妈妈。”

  比如,从认识论、方法论来说,人们对事物发展的态度就应该是一分为二,两分法,避免片面性、绝对化,必须辩证、历史地看问题。任何事物都是在矛盾着的历史过程,运动、变化中发展的,

  “李家兴呀李家兴,确实是的好干部,真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可现在到时间啦,你就为我们这个家庭也办件该办的好事吧,我想这是合乎政策,合乎情理,不算太为难你这位大局长吧”

  能动性,可以促进事物的发展。

  一天吃完晚饭,家兴对锦绣说:“上楼到房间里去,我有事同您商量。”

  “我看我现在就退休对大家都有利,但就是经济上要减少收入,马上各方面都要用钱。”

  “是你爸爸,妈妈的。”

  “锦绣,你这是说到哪里去了,我倒是没有这么去深入地想过。”

  shuco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