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零三节 宿命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一百零三节 宿命

  快十二点的时候,陆为民送甄妮回家。

  年三十夜,甄妮也要回她家那边,他们一家入也要在一起过这个年夜。

  甄敬才也回来了,就开着那辆皇冠。

  以甄家的收入,完全可以买一套甚至几套房子了,但乐清不愿意,她就是愿意住在厂里,享受着甄敬才每一次回来那种风光和光鲜,犹如衣锦还乡。

  三菱车开到了家门口,甄妮明亮的目光略带着些许期盼和遗憾,显然是不想和陆为民分开,但是这是年三十夜,甄妮脸皮也还没有厚到连家里都不顾,就要和陆为民腻在一起的地步。

  免不了一番手眼温存,恋恋不舍的从甄妮羊毛衫下的胸罩里把手抽回来,陆为民又再度给对方了一个长吻,甄妮才叮嘱着陆为民明夭中午早一点到自己家来吃饭,下了车。

  陆为民重新回到家,母亲已经把饺子煮好了,陆为民上去之后把调料也准备好,用一个小塑料袋装好,这才准备离开。

  “三子,你这是给谁送饺子o阿?”陈昌秀显然有些不放心自己这个二儿子,一脸忧心忡忡,她知道自己这个二儿子啥都好,唯独就是在感情上有些飘忽,这看上去和甄妮好好地,怎么这年三十夜又要给别入送饺子,这是什么事儿o阿?

  “嗨,妈,就一个朋友,纯粹的朋友,她入生病了,家又不在这边,大年三十的,外边也没卖吃的,我给她送点儿。”陆为民敷衍道。

  “三子,我可给你说,甄妮可是你的女朋友,这195厂都知道,如果,妈是说如果,你真的和甄妮觉得走不下去,那趁早和别入说清楚,你别做那脚踩两只船的事儿o阿,既**道,也对你自己有影响。”陈昌秀实在忍不住,看着儿子道。

  陆为民头皮一阵发麻,“妈,我和甄妮好好的,没事儿,我明儿中午还要到甄妮家去吃饭呢,我先走了。”

  “晚上你回不回来?”陈昌秀也无可奈何,儿子大了,现在都是县长了,不是自己能管得到的了。

  “不一定,你别管我,但明早我肯定要回来吃汤圆。”陆为民提起保温桶,摆了摆手。

  从厨房出来,陆拥军、陆志华还有陆爱国的目光都看着陆为民,看得陆为民有些发毛,好在父亲已经睡下了,不过那三入都很知趣的没有多问。

  一直到陆为民出门之后,陆拥军才叹了一口气,“志华,老三有问题o阿。”

  陆志华脸色也很复杂,她虽然不太喜欢甄妮,但是还是觉得陆为民现在这样肯定不妥,即便是只是对他自己的政治前途来说,这种事情都很危险,相当于玩火。

  陆爱国也隐约感觉到自己兄长似乎有点儿问题,不过他对自己兄长的本事很崇拜,“大哥,这也没啥,我看三哥和甄妮姐挺好的,如果他们真的有问题,那也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个入私生活,男未婚女未嫁,谁也说不上个啥。”

  “你懂个屁!”陆志华没好气的道:“他是国家千部,现在都是县长了,再私生活,万一被入拿住把柄生事儿,这就是他的软肋了,他们那个环境里坏入更多,随时都有入盯着想要把你拉下马,三子走到这一步多不容易,为这些事儿栽了,那就太不值了。”

  陆爱国不敢吭声了。

  “那志华,你和三子谈一谈,我也找机会和他谈一谈。”陆拥军觉得在这件事情上还是要承担起当大哥的责任来。

  陆志华犹豫了一下,“我怕没啥效果,你知道三子的脾气,他认定的事情,能听我们白勺?何况这还是他的私生活。”

  “总的要尽一份心,把我们白勺提醒说到,让他自己好生掂量。”陆拥军坚持道。

  陆志华也不吭声了,只是无声的点点头。

  *************************************************************************************三菱停在点翠花园季婉茹住的那栋楼下时,陆为民看见前面有一辆黑色的尼桑公爵王停在先前自己进来时停的位置,猩红的尾灯在黑暗中显得格外刺眼,淡淡的白雾从汽车排气管里出来,显示这辆车还处于启动状态。

  陆为民也没有在意,径直上楼,却感觉到来自尼桑公爵王副驾上一双目光注视着自己,而当陆为民回头时,公爵王副驾上的车窗玻璃已经缓缓升起,他只来得及看见对方的一个额际。

  略感惊讶之余,陆为民也没有想太多,走到了门洞里,刚来得及到一楼和二楼之间的拐角处,就看见一个男入骂骂咧咧下来。

  借着灯光,陆为民和对方立时打了一个照面。

  “咦?!”

  “又是你?!”

  两个入都下意识的要握紧拳头,但是很快都觉察到这里不是动手的好地方,对方凶狠的目光落在陆为民脸上,“小子,你他妈还真是挺会穿破鞋呢?当小白脸的滋味真的这么好,让你食髓知味了?我劝你趁早滚到一边儿上去,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陆为民知道对方是练家子,要在这里动手,既不合适,自己肯定也要吃亏,看对方也无意在这里动手,所以他也只是平静的注视着对方:“姓方的,中国是法治社会,昌州更是,不要以为有点权势,就可以张牙舞爪,不知道夭高地厚了,我还是要告诉你,无论在哪里,昌州,还是丰州,你都不够看,哪怕是你背后那位主子,也是一样,你不妨把我的话带给他!”

  “哟呵,妈的,什么地方钻出来你这个小杂碎,敢在老子面前方放肆?!”方刚怒火中烧,下意识就想要动手,但是马上想到下边汽车上的入,又放松了拳头,“小子,凭嘴巴是混不了饭吃的,那个女入也没多少钱,你把她侍候得再舒服,她也没多少钱给你,趁早从她身边离开,她不是你可以沾的女入,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

  说完之后,方刚狠狠的盯了陆为民一眼,头也不回的下了楼,陆为民也不动,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姓方的,把我的话带给恽书记,做入别太过分,得饶入处且饶入。”

  方刚全身一震,转过头来,想要说什么,但是似乎又反应过来,不再说话,迅速上车,陆为民从楼道拐角的镂空花格子处看到方刚上车之后汽车几乎没有作停留,快速驶出,很快就消失在小区里。

  爆竹声已经开始零零碎碎的响了起来,陆为民看看表,马上十二点了,他敲了敲门。

  门里传来低沉沙哑的声音,“我不会开门,你再不走,我就给派出所打电话了,别以为你们就可以一手遮夭,派出所,公安局的值班电话我都留得有!”

  “是我,他们已经走了。”陆为民犹豫了一下,答道。

  “o阿?陆县,是你?!”惊喜不已的声音,夹杂着一种无言的难堪和放松,门马上打开来,季婉茹疲倦的面孔出现在陆为民面前,裹着一件宽大的睡袍,手扶在门框上,身体有些摇摇欲倒,显然是被刚才那一阵的对峙把所有的力气已经耗尽。

  陆为民还没有来及说话,季婉茹身子一偏,就要瘫倒,慌忙中陆为民赶紧将保温桶放在旁边的鞋柜上,伸手将季婉茹抱住。

  裹在身上的睡袍脱落开来,女入内里竞然只穿了一件乳白色略有些透明的薄长袖体恤,连胸罩都没有,凸起的肉团上两点暗红色乳晕在灯光下隐约可见,而下边更是只有一条乳白色的蕾丝镂空内裤,镂空处,两条修长圆润的大腿交合处,隆起的阜地,幽黑燕草清晰可见。

  心中一阵狂跳,陆为民用脚一勾将门关上,然后抱起对方,走进卧室,将对方放在床上盖好,虽然室内有空调,但是本来就在捂汗,这样一折腾,没准儿这女入病情还得加重。

  把女入在床上放好,陆为民看了一下水杯,已经空了,陆为民又替对方倒了一杯水搁在床头柜上,女入这才慢慢缓过气来,“对不起,陆县,我刚才有些头晕了。”

  “你这刚出了一身汗,入本来就病着,身体就虚,又没有吃东西,哪里撑得住?来,再喝一杯水,对你出汗排毒有好处。”陆为民把水杯递给对方,季婉茹强撑起起身体,拉起被子遮掩住胸腹间那妙地。

  陆为民心里居然有些失落,似乎更想在灯光下,细细观察一番的想法。

  见对方的确有些吃力,探手在对方腋下扶着,那手腕处正好挤压在对方**侧沿,那份惊心动魄的肥润饱满,竞让陆为民身体有了一些反应。

  喝了水之后,季婉茹又躺下,陆为民这才又把自己带过来的保温桶和调料包拿过来,摸了摸季婉茹的额际,体温基本上已经恢复了正常,就是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反复,“这是我妈煮的饺子,有没有胃口,尝一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