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十一节 擒贼先擒王

第九卷 从头越 第十一节 擒贼先擒王

  章明泉的提醒给陆为民带来一些压力,很显然前期乔晓阳的一系列动作是有针对性的,示好陆为民,同时表明姿态,用引入战略投资者和mbo双重方式来化解外界的一些质疑,可以说做得很巧妙,这也同样意味着乔晓阳是志在必得了。

  乔晓阳没有在陆为民面前忸怩作态,他也和陆为民提到过要考虑管理层前期对交机厂发展壮大所做的贡献,在政策上理应予以考虑支持,陆为民也认可这一点,但引入战略投资者这一手也就意味着乔晓阳不仅仅只是想在里边沾些荤腥那么简单了,他是要大吃一口,而乔晓阳要大吃一口,那么也就意味着他必须要让任国非也要大吃一口,否则任国非绝对不会同意,而你一口我一口吃得是谁,除了国有资产外,还能有谁?

  想到这里陆为民就忍不住吐出一口浊气,乔晓阳是把这个机会把握得好啊,只怕这个家伙在他一开始任命为分管经济的副书记时就在琢磨这件事情了吧,前期在阜城的表演不过虚张声势,或者说造势,其目的却是交机厂,算盘打的相当精。

  但章明泉的担心并非无端,乔晓阳背后是乔思怀,省纪委副书记,他不知清楚乔晓阳和乔思怀之间的关系密切到什么程度,但是乔晓阳明确说乔思怀可以帮忙疏通方国纲那边的关系,就足以说明很多了。

  要上进,乔思怀可能帮不上多少忙,但是要添乱,乔思怀如果真的有意如此,那绝对是一个大麻烦,尤其是在自己并非纯洁无暇的情况下,如果纪委真的要揪住某些方面不放,无论是自己乘坐借用的三菱越野,还是和隋立媛之间的暧昧关系,只怕都会纳入纪委的视线。在平时也许就是刮一阵风就过了。动不了筋骨,但是在关键时候有人揪住不放,那就要命了。

  章明泉见陆为民说了知道了之后就不再言语,知道陆为民也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棘手,对于陆为民来说阜头不过是一个过站,不是终点站,陆为民还会继续向前走。当然不愿意在这个小站上跌跤子,但若是因为这一点而又丧失了他自己的底线,那又是陆为民无法接受的。

  “陆书记,我觉得其实晓阳书记提出的请乔书记帮忙斡旋方省长是个不错的机会,您也可以借此和乔书记接触一下,我相信乔书记的心胸境界要比我们想象的高。”章明泉很含蓄的点了一点。

  陆为民眼睛一亮。这是一个好主意,如果能够有机会和乔思怀当面沟通交流,那么很多意思可以在不经意间就透露出来,甚至不需要点明,乔思怀能干到省纪委副书记,不说是火眼金睛加顺风耳,最起码对现下许多门道还是清楚的,更重要的他清楚分寸。这样可以让大家提前有一个缓冲。不至于走到都无法退让的境地。

  *************************************************************************************

  “乔书记,我再敬您一杯。您是我们阜头走出去的领导,也是我们阜头的光荣,阜头的发展离不开您的关心和帮助,……”

  觥筹交错间,宾主尽欢。

  陆为民、宋大成、关恒、乔晓阳以及李峰,参加了这一次饭局。

  席间乔思怀不无感慨的谈了自己青年时代在阜头的点点滴滴,也谈到了自己成长过程中的一些挫折经验,第一次吃饭能说到这个份儿上,陆为民也觉得不错了,他觉得乔思怀应该还是一个比较理性的角色。

  “为民书记如此年轻能走到县委书记位置上很不简单,也很不容易,我听志远书记和孙震专员以及明瞻都提起过你,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干工作,是要有打破条条框框的勇气和闯劲,很多事情我们当时看是有些冒失了,担风险很大,但是往往就是因为这一步走出去了,我们才能踩出一个不一样的天地来,……”

  乔思怀谈兴正浓,看得出他的身体保养得也相当好,五十出头的人看起来却像是不比乔晓阳大多少。

  “改革就是摸着石头过河,改革就是要解决那些束缚经济发展的条条框框,改革就是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让先富起来这部分人去带动更多的人富裕起来,先富起来这一部分人可能会在很多人心目中会是资本家、剥削者,甚至会是掠夺者,但是我们现在要搞市场经济,就必须要接受原来很多无法接受的新鲜事物,市场经济不是资本主义社会独有,我们社会主义也一样要搞市场经济,……”

  “国有企业现在面临困境,有一个统计数字,85年,全国过于企业负债率为百分之四十,但是到前年,也就是94年,国有企业负债率已经攀升到了百分之七十八点八,这也就是说,每年国有企业都与数百亿元在消失,现在又有的人说改革会导致国有资产流失,那么在很多人心目中,资产消失变成越来越多的债务没有关系,但是资产流失就是大问题了,这种观念很荒谬嘛,改革实现了权属明晰,促进了现代企业制度的确立,让企业恢复活力,促进竞争,这样来看,无论产权怎么改,只要有利于经济发展,那都是成功的。……”

  乔思怀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而且思路清晰,观点明确,论述起来也是详实有力,无论是陆为民还是宋大成他们几个都听得很认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似乎也是一个来自高层的吹风。

  “省纪委也接到不少关于在企业改制中的反应,诚然,有一些是企业原来的负责人内外勾结,贪污或者刻意侵吞国有资产,但是有相当一部分还是观念认识上的差异,举个例子,一个企业原来曾经效益很好,但是随着市场经济的确立,经营状况不佳,现在地方政府准备引入外来投资商来投资并购并进行改造,却遭到了这些企业职工的抵制,一味上访举报,结果所反映的问题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真实目的还是要阻挠政府对企业的改制,都希望留在政府的羽翼下,端铁饭碗,吃公家饭,……”

  饭局结束后,陆为民陪着乔思怀散步,四月的气候很好,在昌江边上散步堪比一种难得的享受。

  “为民,晓阳是我侄儿,虽然他的年龄比你大,但是他在很多方面并不成熟,不过,他这个人做事实诚理性,他和我说过,他对你在双峰的表现尤为钦佩,尤其是在推进企业改制这项工作上表现出来的胆魄和决心,他也希望在阜头同样能够做出值得一提的成绩出来,他希望你能够给予你足够的支持。”

  乔思怀目光一直向前,陆为民比他的步伐稍稍慢了半步,但是这半步之遥却并没有影响到二人的谈话。

  “乔书记,晓阳书记能力很强,他担任过常务副县长,对各方面工作都很熟悉,经济工作更是他擅长的,所以我把全县企业改制工作交给他,应该说他前期的工作干得相当漂亮,县里数十年街办企业都基本上成功的进行了改制,并运行正常,可以说相当难得,现在我们面临的是三大国企的改制。”

  陆为民顿了一顿,他注意到乔思怀的脚步也在随着自己脚步放慢而放慢,很显然这位乔书记对这个问题很关注,这让他忍不住在心中叹一口气,这是一个不太好的兆头,也许自己不得不为此做出一些妥协,希望这个代价不要太大,如果超出了自己的底线,恐怕他也只有说抱歉了。

  “唔,国企改制和集体企业产权量化改制是有一些区别,但是并非是在方式方法上有什么区别,而是有些人在心理上难以接受罢了。”乔思怀脚步重新恢复正常,“现在上边对国有企业面临的困境也很焦虑,提出要加快国有企业改制步伐,多渠道探索改制道路,只要是有利于企业健康发展的,不要言必称国有或者公有制,作为一级政府是要规范好经济的健康发展,而不是一味苛求什么性质的企业占什么地位。”

  不能不说这位乔书记还是有些水准的,如果没有乔晓阳这件事情,陆为民还真觉得这位乔书记的观点很具有前瞻性,但是当你有意识的把某些目的联系在一起时,你心里就会觉得无比腻味,似乎那堂堂正正的言论也就带了一些鬼祟的气息了。

  “乔书记,你说得对,改革是必经之路,迟早要走,早走比迟走好,面对外部不理解的质疑,我们可以把工作做得更细致更扎实,避免授人以柄,防止被人抓住漏洞,力求做到公开公正公平,让任何人都无话可说,我相信晓阳书记能够圆满的完成这个任务,拿出让人信服的方案来。”

  陆为民满脸诚挚,满腹心思的乔思怀瞥了对方一眼,心里却禁不住一紧。

  来吧,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