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二十六节 劫材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二十六节 劫材

  就在宋大成无比纠结痛苦的时候,陶行驹很淡然的在棋盘上搁下一枚棋子,打劫。

  “陶专员,你这么早就开始争劫了?是不是早了一点儿啊?”一个穿着一身对襟衫我这一把铁骨折扇的男子轻摇折扇,微笑着问道。

  “有些劫材越早用越好,不是一定要等到最后才来有,关键是看用在什么地方,用在什么时候。”陶行驹微微一笑。

  “唔,陶专员这番话让人受益匪浅啊。”男子点点头,捏了一枚白子应劫,“听说丰州地区今年基建工程量很大,古庆据说要打通通往浙西柯州的通道,提出要与浙西经济连为一体的构想,这个气魄很大啊。”

  “老孟,别这么着相好不好?”陶行驹瞥了一眼对方,微露不悦之色,“下棋就好好下棋,没这份心思,那就别下了。”

  “好,好,好,下棋,下棋,不说这事儿了。”男子连连道歉,把心思放在棋盘上。

  一局下完,陶行驹心情不错,男子却甚是知趣儿,闲聊了几句,却绝口不提先前的话题,让陶行驹也很满意。

  宋大成的表现不出陶行驹的意料,有些心动,又有些担心,这是一个实诚人,和自己掌握了解的情况差不多。

  在来丰州之后,陶行驹并不太看重各县市区的发展情况,他对各县市区的班子领导构成更为感兴趣,尤其是主要领导。

  在他看来,一地经济发展和一地领导班子尤其是两个主要领导配备有很大关系,蛇无头不行,如果一个地方的主要领导在观念思想和能力素质方面有所欠缺,那么这个地方经济发展便不可能取得好的成绩,或者说这个地方的发展潜力就会收到制约无法释放出来。

  他也分析了丰州地区今年以来的经济发展情况,得出的结论是李志远在去年中做出的调整是成功的,虽然还不全面,但是效果相当明显,只不过这个调整来得太晚了一点,省委已经没有那么多耐心了,如果李志远能够更大胆果敢一些提前两年这样做,恐怕他的结果就不会是这样。

  古庆、阜头、大垣三县的经济发展证明了这一点,陶行驹也承认陆为民这个家伙虽然注定无法拉拢,但是在某些方面的确有过人之处,否则夏力行不会看得上他,他也不会以如此之龄走到县委书记的位置上。

  陶行驹对陆为民并没有太大成见,甚至还相当欣赏,因为他对陆为民从**到阜头的表现都做了相当细致的了解,要获得陆为民的各种表现不是难事儿,他也很嘉许陆为民的表现。

  从他内心来说只要陆为民愿意向自己靠拢,他并不介意陆为民和泽锋之间那点儿小过节。

  年轻人,年少轻狂放荡不羁的时候谁都有过,不算是什么大问题,但是陶行驹知道不是自己过不了这个坎儿,而是陆为民无法过这个坎儿。他不会相信自己有这份肚量,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和陆为民之间没有调和的余地,更不用说还有孙震这块石头横亘在中间。

  既然无法获得他,那么就要打倒他,如果连打倒他暂时也无法做到,那么就最起码要做到削弱他。

  孙震以陆为民的阜头为标杆,而陆为民也的确不负孙震的期待,虽说陶行驹在经济运行分析会上毫不客气的指出了存在的问题,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指出的问题只是理论上存在,只要阜头按照目前的发展态势,那些问题都不会成其为问题,所以他必须要敲打一下对方,杀杀对方的势头。

  阜头取得成绩并非陆为民一个人之功,虽然陆为民的确在其中起到了主导作用,尤其是他的一些奇思妙想如天马行空,像这个文化旅游影视基地构想就连陶行驹都有些羡慕。

  玩旅游概念不是什么新鲜事儿,陶行驹对陆为民在**搞的旅游并不怎么在意,骑龙岭他去过,天然条件摆在那里,开发是迟早的事情,只能说陆为民眼光更敏锐一些,挖掘出了这样一座宝山,但是陆为民在阜头的表现就有些如逆天般的妖孽了。

  如果说拿下鸿基集团项目群打造阜头电子工业园只能证明陆为民的坚执和韧劲儿,那么提出的这个结合文化、旅游和影视产业为一体的影视基地项目就真的让人叹为观止了。

  陶行驹不知道陆为民是不是借鉴了无锡央视太湖影视基地的这个构想,但是陶行驹清楚能想到这一点固然不简单,但更难的是如何把这个构想变成付诸实施变成现实。

  打造一个影视产业基地和打造一个风景区完全是两个概念,风景区的核心是自然或者历史资源本身,而影视产业基地的核心则在于影视拍摄制作,你如何能做到这一点?

  即便是阜头有相当可观的历史人文资源,但是这只能从一个方面来证明阜头具有最起码的资格,而真正要把这个影视产业基地建设起来,不但要有雄厚的资本支持,更要有来自文宣系统的厚实人脉资源,可以说没有中影公司和中央电视台的支持,在目前这种状况下,你要想把这个构想付诸实施就是一句空话,但是陆为民却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甚至让邵省长都为之赞叹不已。

  陶行驹不太清楚陆为民怎么做到这一点的,但这绝不是夏力行能帮他做到的,哪怕是夏力行现在混到了农业部副部长这个位置,但是在副部级干部中,夏力行的底蕴还是相当单薄的,他没有这份能耐,邵泾川也只是简略的提到了陆为民似乎和昌江省早几任的老省委书记段子君段老爷子有些联系,段老爷子的身份不一般,这也许是陆为民这个计划能获得文宣系统支持的根本原因。

  也正是这个原因让陶行驹颇为忌惮的一方面,也是如果无法明面上打倒对方那么就削弱对方这个想法出炉的主要原因。

  削弱对方的手段有很多,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从内部攻破其堡垒,宋大成只是第一个劫材,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阜头作为孙震的标杆旗帜,要想打压下孙震的威信,那么让阜头失色就是最好的手段。

  喘息声中,陆为民禁不住把身下女人白皙丰腴的双腿扛在肩头上,狠狠的冲刺起来。

  身下女人发出一声如泣如诉的呻吟,全身似乎也一下子紧缩起来,让陆为民的感觉更为刺激,动作幅度也更大,频率更快,身下女人似乎觉察到了一些什么,忙不迭的筛动着雪白丰硕的屁股,赤红的面庞也昭示着她也欢愉到了极致。

  **之后,两个人紧紧的拥在一起,汗水**混合着女人的体香,一种奇异的香气在空气中浮动。

  陆为民爱不释手的抚弄着那对饱满挺翘的椒乳,固然无法和隋立媛的**相比,但是在周围女人中,也绝对算是本钱雄厚了,冰绫的这对肉丘虽然不敢称得上是硕大,但是却别有一番韵致,肌肤滑爽,如玉碗倒扣,一点嫣红,让人神为之夺。

  挺翘的淡粉一点在陆为民的手指捻磨下又慢慢浮凸起来,江冰绫有些幽怨的转过身来瞪了陆为民一眼,恨恨的道:“你哪来那么大兴致?也不爱惜自己身体。”

  “冰绫,你说错了,适当的做*对男人身体只有好处,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上的,都有莫大益处。”陆为民笑着松开手,那对变形的白乳又恢复成了正常的水滴状。

  “巧舌如簧!”江冰绫舒服的把自己身子依靠在男人怀中,把男人双手拉过来放在自己温软的小腹上,享受着这份**之后的静谧。

  “嗯,那我就在巧舌一下。”陆为民咬住江冰绫的耳垂,江冰绫身子顿时一软,一股**感又开始在全身蔓延,江冰绫打了一个哆嗦,赶紧制止陆为民蠢蠢欲动的孽根,“为民,别,休息一会儿,你不累,我也受不了啦。”

  “只有累死的牛,哪有犁坏的田?”陆为民轻轻笑道。

  “死相!”江冰绫轻轻打了那探头探脑的东西,羞红着脸,“哪里学来这些yin词浪语?!”

  陆为民只是笑而不语。

  “为民,听说你和新来的陶专员有嫌?”江冰绫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来问道。

  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动,怎么都知道了这个事儿?

  “你从哪儿听来的?”

  “都在说,局里边不少人都在说陶专员在经济运行分析会上不点名批评阜头,尤其是批评你们的做法是在竭泽而渔,现在外边儿都知道陶专员和你不对付。”江冰绫眼中掠过一抹忧色,“为什么陶专员会一来就针对你?他又没在丰州工作过,难道你们以前有什么隔阂和过节?”

  陆为民沉吟了一下,他不想在自己女人面前隐瞒什么,“这个问题一言难尽,以前有些私人恩怨,但我觉得这一次可能不是私人恩怨那么简单,可能也和现在地区局面有关。”(未完待续。请搜索二五零书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