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六十九节 富贵逼人

第九卷 从头越 第六十九节 富贵逼人

  孙震接到陶行驹的电话时差一点把手机都扔了。

  维多利亚港湾里百舸争流,夕阳下宛如漫天金光洒落在码头,让人心旷神怡,但此时孙震确如雪粒飞舞中的旷野,阴冷得让人窒息。

  爱立信gh398小巧精美,音乐动听,孙震很喜欢,但是那一刻他很想把手机摔在地上砸个粉碎来发泄自己内心的怒火。

  他就知道陶行驹不会这么善罢甘休,不出点儿幺蛾子,这个家伙绝对不会舒坦。

  虽然陶行驹在电话里称这是省纪委的安排,孙震也相信没有省纪委的安排陶行驹就是狗胆包天他也不敢这么恣意妄为,但是作为在家主持工作的当家人,他居然很配合的支持省纪委来人对陆为民暂时限制人身自由,直到问题查清楚,这不是落井下石,也绝对是故意恣意纵容了。

  这不是“双规”,但是已经有点儿“双规”的意思了。

  问题是陆为民那点儿事情够”双规”么?

  一块表,嗯,也许真如陶行驹所说,一块世界名表,与陆为民的收入来源严重不符,有贪腐的重大嫌疑,需要对其进行调查核实,这都没错,问题是一块表的问题能花多少时间调查,需要一直限制陆为民人身自由么?如果查清楚这块表没问题,造成的影响怎么来善后?

  当然,陶行驹话说得很漂亮,上级组织的调查,也算是为陆为民澄清清白,问题是怎么不澄清其他人就轮到他陆为民了?但陶行驹也说了,如果不采取这样的临时措施,一旦陆为民真的涉嫌贪腐,那地委就要承担责任。

  好话坏话都让陶行驹一个人说完了,一句话,事已成定局,如果陆为民关于那块表的问题核实不清楚,那么纪委就还得暂时委屈陆为民不能离开。这相当于变相的限制了陆为民人身自由。问题是陆为民能忍得住么?

  根据孙震与陆为民的接触,陆为民不是那种贪利之人,这个家伙也许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弱点,但是却不是会在金钱上栽筋斗的人,陆为民自己也和孙震交心谈过,他求名求权不求利,求名不用说。求权则是为了能够更好地施展他胸中抱负,话说得有点儿大,但是不能说这是坏事儿,不求利这话似乎也有点儿矫情,但是陆为民很肯定的告诉孙震,他永远不会在经济问题上犯错误。

  孙震不清楚陆为民为什么有底气。实际上陆为民如果是演戏就没有必要在他面前搞这一出,他孙震只看事实,而不会听谁拍拍胸脯就信,不过陆为民的表态还是增强了孙震的一份信心倒是真的。

  “怎么了,老孙?”一直走到后边儿的周少游看见孙震脸色阴沉的吓人,讶然问道。自从那一日孙震向田海华汇报了工作之后,周少游意识到孙震在田海华心目中还是有些分量的,对孙震的态度也很自然的改观了许多。

  孙震摇摇头。吐出一口浊气。现在他还不想把情况告诉周少游,实际上现在情况也还不明朗。陆为民涉嫌受贿,但是只是一块表勉强有些可疑,其他都是一些不值一提的东西。

  “看你脸色这么难看,不是家里又有事儿吧?”周少游笑了起来,这一趟出来的有五六个地市的一把手,他就看到孙震心情不太好,看来这位丰州地委书记和新任专员的磨合还得有一段时间,这也正常,没有那个书记专员能处得多么融洽和睦,有些磕磕绊绊反而符合常理,真要亲密无间那才是异数了。

  “算了,一言难尽。”孙震轻轻哼了一声,“丰州是个穷地方,思维观念总还是有这样那样的不如人意,要想改变也非一朝一夕之功,那种愿人穷恨人富的心态也经常有,要扭转也需要时间。”

  周少游听出一些味道来了,只怕丰州那边又有啥烫手事儿出来了,不过孙震在外边,在家主持工作的陶行驹似乎应该可以做主,还给孙震打电话,估计应该是两个人在某个问题上分歧严重,陶行驹不得不先行给孙震打个招呼。

  “老孙,有些事情,不能奢求样样满意,退一步海阔天空,田书记都说过了,你是书记,应该有更大的气量和胸襟。”

  周少游的话让孙震沉吟半晌,最终还是摇摇头,没有多说,他不想在周少游面前表露出对家里事情缺乏掌控力的情形,但他相信陆为民不会在这个问题上给他掉链子,如果是那样,他倒要看看陶行驹怎么来给自己一个交待。

  *************************************************************************************

  张继江那边传递过来的消息又给了郭跃斌一记闷棍,康明德的话未必可信,却也意味着康明德不可能指证陆为民,当然也不是全无办法,可以继续向康明德施压,但是张继江在电话里很肯定的告诉郭跃斌,康明德不太可能指证陆为民,因为康明德根本就不知道陆为民手表的事,根据他的观察,康明德的话还是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可信度。

  张继江的判断让郭跃斌打击不小,现在关键就是要找到陆为民的姐姐陆志华来核实这个情况了。

  好在陆志华的电话一打就通,她也没有出国,但却在京城。

  在给陆志华打电话之前,郭跃斌他们几个也商量了一番,如何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了解真实情况,但是讨论之后觉得都不太现实,终究也接触正题,陆为民这么爽快的把事情推到陆志华身上,两个人肯定早就有过预谋,最终还是通过正面交锋来突破。

  所以他们决定直接挑明身份与陆志华对话。

  电话打通,对方听到这边介绍身份之后,颇感惊奇,询问什么事情,郭跃斌表示他们正在调查陆为民的一个情况,需要陆志华见面核实,对方显然十分看重自己这个弟弟,马上表示会乘最后一班京城飞昌州的航班赶回来。

  郭跃斌他们是在晚上九点半在昌州龙台国际机场接到陆志华的。

  看到来接陆志华的车还有一辆省内并不多见的俗称富豪960的沃尔沃960和一辆奔驰s300时。郭跃斌就觉得这事儿恐怕自己看走眼了。

  陆志华样貌普通。但是走起路来带风伴雨,气度张扬,极有气势,接她的几个人明显是她的下属,尤其是那个在候机厅里的女子优雅自若,气度雍容,如鹤立鸡群。引来不少人瞩目,居然疾步而去接过从通道出来的另外一个女子手中提包,而那个貌不惊人的女子居然就是陆志华。

  “陆董,您怎么突然想到回来了?”迎接陆志华的是她的助手林婷。

  陆志华已经看到了郭跃斌一行人,只是简单和林婷他们几个打了招呼,就径直走了过来。“郭主任么?我是陆志华。”

  郭跃斌定了定神,平静地道:“陆小姐,你好,我是省纪委郭跃斌,打扰了,方便不方便找个地方谈一谈?”

  “可以,你们觉得哪里方便都行。”陆志华点点头,她没有问什么事情。但她相信自己弟弟不会有什么问题。尤其是还涉及到自己。

  郭跃斌已经意识到只怕自己先前的判断都有些偏差了,从陆志华表露出来的气势来看。这绝对不是什么临时找人来充场面的演戏,陆志华身上那股子睥睨气势就不是能装得出来的。

  现在已经是晚上快十点了,郭跃斌知道如果自己的判断失误,或者说那几封检举信是别有用心的话,那么自己就要想办法在最小影响范围之内处理好问题了。

  “这样,陆小姐,我们有一些情况要找您核实,但这会儿太晚了,我想要么我们就近找一个宾馆,要么我们就到我们省纪委,您看……”郭跃斌征求意见。

  “就到你们省纪委吧,说实话,我还没去过,正好开开眼界。”陆志华很爽快的道。

  陆志华的豪爽大气更加重了郭跃斌对自己后边判断的可能性,他点点头,不再多言,示意一起到省纪委。

  *************************************************************************************

  “郭主任,能不能请你给一个更明确的范围,我和我弟弟之间是亲姐弟,相互之间送点东西,好像很正常,一家人啊,……”陆志华皱眉不解。

  “嗯,这样说吧,比较贵重的东西,比如住房啊,汽车啊,金银首饰啊,这一类的东西,……”郭跃斌提醒道。

  “住房,嗯,没有,汽车,他好歹也是县委书记,不用我给他买车吧,当然如果他私人需要,我也可以给他买一辆,金银首饰这些东西,他原来的女朋友我送过一对钻石耳环,不知道算不算?但不是给他的,他女朋友现在好像和他分手了,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到国外去了,好像是乌克兰吧,其他东西,给他的,嗯,就一块表吧,今年他过生日,我到瑞士去给他买了一块表,嗯,百达翡丽。”

  陆志华在郭跃斌的指引下,终于上了路,“发票?嗯,当然有,谁知道那叫不叫发票?当时是刷卡的,如果你们真的要查,应该可以查得到,我办得有一张外币卡,万事达的,应该没有问题。”

  官道无疆更名《无疆》终于上柜了,当当和京东上都有卖,庆祝一下,谢谢兄弟们的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