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七十九节 对比和启示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七十九节 对比和启示

  举起酒杯抿了一口,安德健砸了咂嘴。

  在陆为民的影响和建议下,安德健现在也基本不怎么喝白酒和啤酒,而改喝红酒了。

  或许是身体和年龄原因,原本白酒酒量相当大的他改为喝红酒之后,似乎觉得身体状况都好了不少,也不知道是心理因素还是真的减轻了身体负担,但是安德健准备把这个改变坚持下去。

  “我觉得喝红酒没有必要去太讲求什么国外那些洋酒品牌,长城干红挺好,张裕也不错,恰恰是来自国外的洋酒我反而有些不适应,是不是我太老土?”安德健含笑瞥了一眼正与杨达金碰杯的陆为民,把目光重新投向对面他右边的两个人。

  萧樱正式调到了宋州市文化局,一个星期之后,宋州市文化局任命萧樱为文化遗产保护处副处长,仍然是副科级。

  萧樱原本是希望到文化艺术处工作,哪怕不任职,毕竟专业对口,这样更容易上手,但是文化艺术处领导岗位已满,而且两个副处长年龄都不小,还有两三年就要退下来,这个时候调整可能也不太合适,而文遗保护处是新成立不久的处室,还只有一个处长和两个干部,人员相对简单,所以在杨达金的关照下,文化局那边很快就下了任命。

  饭桌上只有六个人,除了安德健外,陆为民、杨达金以及萧樱,也就是宋州市文化局两位局领导,一个是局长魏如超,一个是副局长令狐明道。

  “安书记说得对,现在咱们国内就有一股不太好的风气,崇洋媚外,什么都觉得是洋牌子就好,事实上以红酒论,就算是法国或者意大利,他们所产的红酒也是一些特别地区的酒才能叫那几种品牌,其他酒一样是杂牌。而我们国内的葡萄酒事实上品质并不差。像刚才安书记说的长城算是咱们国内第一品牌,而张裕历史更悠久,都有一百多年历史,在烟台的酒窖我去看过,的确很不简单,这些酒要比那些国外杂牌红酒好得多。”

  接上话的是魏如超,今儿个是萧樱请客。专门邀请了局里一把手和分管文遗保护处的副局长令狐明道,本来她想请一请局里的其他领导,但是又担心引起不必要的负面影响,所以想来想去还是只请了一把手和分管局长。

  在宋州她也没有什么其他熟人,唯有帮她跑调动的市委办副主任杨达金,所以也邀请了杨达金。也算是一个感谢。

  杨达金给陆为民打了一个电话,陆为民斟酌再三还是过来了。

  他觉得萧樱到宋州这边也不容易,一个人人生地不熟,虽然是杨达金帮衬着,但是她这么漂亮的一个单身女子过来,肯定也会引起不少关注,纵然是杨达金有些时候也无法照应到,如果能够把安德健拉上。这就要好得多。

  所以他也就厚着脸皮过来。也请安德健参加。

  安德健倒是挺爽快的答应了,让陆为民也喜出望外。

  听说安德健要出席。让市文化局两位局长都是大为震惊。

  这件事情一直是杨达金在跑,杨达金现在虽然是市委办副主任,据说极有可能在年前就要接任主任,副秘书长的任命已经下来,而主任沈子烈现在已经是市委秘书长,只不过还没有任市委常委,也就还挂着主任职务暂时没有卸下。

  杨达金的面子不小,尤其是现在深得市委副书记安德健的器重,他的面子魏如超还是要给的,何况也只是一个副科级干部而已。

  再说了,文化局是清水衙门,一个科级干部都是干瘪瘪没啥油水,以杨达金的面子,完全可以安排调到诸如财政、交通、公安这些部门,最不济教育部门也比文化局强,人家能专门找到自己头上,也是看得起自己,所以才会一口应承下来。

  谁曾想萧樱来了还真是个搞文艺的专业人才,只不过这位置不合适,也只好暂时搁在文遗保护处那边。

  本来萧樱请魏如超和令狐明道二人吃饭也是情理之中,杨达金到场也正常,但是安德健会参加这个饭局,就让魏如超和令狐明道惊喜莫名了。

  平时魏如超和令狐明道并无多少机会和安德健接触,只知道这位安书记是现任市委书记尚权智的老下属,还曾经和现在的市委秘书长沈子烈在南潭县工作是搭档,加上现在已经是市委组织部长的陈昌俊也是黎阳那边来的,外边不少人都在说现在宋州市黎阳帮的天下。

  这个说法略有些不符合事实,沈子烈是从省委宣传部挂职到南潭,在南潭工作的时间并不长,而安德健实际上也没有在黎阳地区里工作过,是在黎阳和丰州分家之后到了丰州地委工作,真正来自黎阳的也只有尚权智和陈昌俊,而实际上尚权智也不是黎阳人,而是昌州人,只不过在黎阳工作时间比较长而已。

  “如超对葡萄酒颇有研究啊。”安德健点点头,“小萧虽然没有和我在一起工作过,但是我在丰州地委工作时也听说过双峰萧樱是文艺尖子,丰州昌剧里边的拔尖人物,调到我们宋州市文化局也是我市文艺系统的一个收获。”

  魏如超和令狐明道都点头称是,对萧樱又高看了几分。

  “文化系统虽然大家都说是清水衙门,没啥油水,但是怎么来把文化遗产这笔资源保护好使用好,让保护和开发有机结合起来,这也是需要探索的工作。丰州那边在这一点上已经开始探索,并且走出了有力的一步,中昌文化旅游影视产业基地的立项具有很强的示范意义,合理开发利用文化遗产资源,与文物保护相结合,如何做到相得益彰,如超你和明道都要认真研究一下,必要时可以到阜头那边去考察一下嘛,为民,你们欢迎不欢迎啊?”

  安德健的话让陆为民也是一阵头痛,但这种时候他哪能掉链子?

  “嘿嘿,安书记,您这是说哪里话?我们对宋州来的客人欢迎还来不及呢,魏局长和令狐局长如果能来,我们阜头县肯定扫榻以待,虽然我们阜头条件不是很好,但是贵客临门,我们当然要以最热情的方式欢迎,到时候也欢迎宋州的客人来我们这里传经送宝。”

  “行了,你也别在那里翻嘴皮子了,到时候如超和明道他们过来,你好好接待就行了,说实话,你们那青云涧风景区听说现在吹嘘得很火,我在丰州干了这么久,怎么以前也没怎么听说过啊?”安德健随口问道。

  “当时阜双公路没有通车,路况相当差,一般很少能走到那边去,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保留了一块从未被人踏足的原始处女地,那里的溶洞、暗河、天坑、涧谷以及温泉等都从未开发,保护得极为完好,所以华侨城才会看上了这一片,来投入巨资开发这里。”陆为民介绍道。

  “那中影公司和中央电视台与华侨城一起要打造你们那个文化旅游影视产业基地,这个项目你们县里也是煞费苦心吧?”安德健看样子不把阜头的底牌掀翻完不罢休。

  陆为民真是有些怵了,这安书记是啥意思啊,在魏如超和令狐明道面前这般揭底儿,简直就是不给自己保留的余地啊。

  “嘿嘿,安书记,那个项目的确县里花了很多心思,但是如果华侨城为主的昌南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不确定下来的话,中影公司和中央电视台那边也不会这么快下决心,当然更重要的是我们阜头的确拥有相当丰厚的历史古迹文化资源,我们县是穷县,财力有限,怎么来更好的保护这些历史古迹资源,我们想到的是通过合理开发其商业价值,利用收益来更好的维护修缮现有的文物古迹,也就是有这么一个想法,才让我们朝着这方面努力。”

  陆为民大略知道了安德健的意图。

  宋州也是历史古城,当然历史古城是历史古城,宋州更是昌江省的第二大城市,由于城市人口众多,城区分散凌乱,很多历史古迹资源现在都还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中。

  宋州财政状况现在也不容乐观,尤其是这几年宋州经济状况每况愈下,使得财政更加吃紧,对于文化资源和文物保护这一块更是投入甚少,原来在全省颇有名气的宋州歌舞团甚至因为缺乏必要经费,连去京里汇演和到沪上去参加比赛的住宿费都不够,足见其窘境。

  安德健虽然没有分管文化这一块,但是他也想给魏如超他们指点一下迷津,希望他们能够从阜头利用既有历史文化资源来吸引外来资本投资,实现双赢,否则以目前宋州财政状况,指望靠财政拨款来保护好宋州的历史古迹资源,无疑是一个不现实的想法。

  魏如超和令狐明道也都是聪明人,从安德健的话语里听出了一些门道来,阜头获得这个文化旅游影视产业基地的项目这一消息他们也曾经听说过,不过宋州距离丰州甚远,两地往来交流也并不多,他们对这个项目也只是处于一个概念性的了解,这个项目究竟是什么性质什么内容,他们也并不清楚,但是今天安德健的提醒倒是让他们产生了一些兴趣。

  继续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