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八十七节 滥好人

第九卷 从头越 第八十七节 滥好人

  一口气跑出好几百米,陆为民倒是没觉得什么,三个女子却是累得不行,尤其是萧樱,何曾有过这样的经历?

  一直到三菱车旁,陆为民打开车门,等到几个人都上了车,这才一打火,赶紧走人跑路。

  汽车开出好几百米之后,几个人的心才慢慢安稳下来,听得后边的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陆为民从后视镜里看见两个女孩子才开始忙着穿长裤。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发生什么事了?”萧樱小声问道。

  陆为民一时间也不好多解释,这种电影故事屡屡被自己遇上,除了说明自己英雄光环照人外,也没有其他更多的原因能解释。

  “我也不太清楚情况,但这两个女孩子可能出了一点事儿,我算帮忙吧。”陆为民耸耸肩,转弯,驶离了滨江路。

  萧樱皱了皱眉,看来这宋州的社会治安状况的确不太好,这江堤上人来人往,滨江路更是被誉为宋州的一大景观大道,这种地方居然都会出事儿,实在让人揪心。

  “你们俩上哪儿?我送你们回去。”陆为民扭过头问了一句。

  两个女孩子清丽的面颊上又忍不住泪流满面,还是那个先前一直没有吭声这是流泪的女孩子大概要坚强一些,小声道:“我们是宋州艺校的学生,今天是被别人骗出来的,我们要回学校。”

  “宋州艺校?”陆为民和萧樱交换了一下眼色,也是倍感惊怒,开始他还以为这两个女孩子是不是欢场上搞表演的女孩子,没想到竟然还是艺校的在校学生,这简直成何体统?

  宋州艺校在全省都是很有名气的老资格中专,始建于五十年代,尤其是舞蹈和戏剧表演专业相当有名气,在八十年代也是想省市甚至外省和军队一些文艺部门很输送了一些文艺尖子人才,连陆为民这种对文艺这方面不太感兴趣的陆为民都知道,而像萧樱这种原来是以搞文艺出身的。就更不陌生了。萧樱还曾经到宋州艺校来进行短期进修过。

  “你们是在校学生,怎么会被人骗出来?”萧樱忍不住问道。

  两个女孩子都不吭声,只是低垂着眼睑默默无语。

  今天这一番事情对于两个女孩子来说刺激的确太大了一些,如果不是陆为民遇上,很难说会演变成什么样子,两个女孩子的贞洁被毁了不说,更有可能的是她们俩一辈子都可能会笼罩在这重心理阴影中无法自拔。可以说她们一辈子也许就这么毁了。

  “那你们现在这样回去,日后会不会有问题?”陆为民更关心这一点,他觉得这事儿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了结,无论是那个鸣哥还是后来那个威哥,好像都是为这两个女孩子中一个而来,他也没有太注意看着两个女孩子的容貌。到那会死一晃眼身段的确婀娜娉婷,是练舞蹈出身的架子,“我看今晚来的这两拨人好像都是为你们而来,你们回去了,他们日后恐怕不会如此轻易善罢甘休吧?”

  两个女孩子仍然不吭声,直到陆为民缓缓放慢车速,扭过头来,沉声问道:“我不知道你们和那个鸣哥威哥有什么瓜葛。我也不想知道你们是在校学生怎么会被人家骗出来。看样子你们好像也对这社会上的事情一知半解,今天我帮了你们一把。但是以后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我言尽于此。”

  “不,不是,对不起,我们是艺校学生,和他们也没有任何关系,麹娅和我明年毕业,所以现在是学校帮我们俩联系在外边实习,有时候的走走台,和老师同学一起接一些活儿,谁知道就被他们盯上了,今天好像是为那个庆生,在1988酒吧,我们是和另外一伙表演的一起去表演走台,没想到就被他们给弄到这里来了。”

  还是那个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女孩子要冷静理智一些,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说了个大概。

  宋州艺校原来一直是省文化厅和省教委联办学校,后来又改为了省文化厅、省教委与宋州市联合办学,业务领导是省文化厅,但是人事任命却是宋州市这边,级别是正处。

  由于宋州艺校名气很大,所以也一直有传言说,宋州艺校可能要升格为艺专,但是要升格就要说钱财物的投入,宋州市近年来经济不景气,财力薄弱,而文化厅那边一样是囊中羞涩,所以这升格一说也就成了水中月镜中花。

  所以关于宋州艺校升格的故事年年都有小道消息出来,但年年都是空欢喜一场。

  对于艺校那些猫腻事儿前世中陆为民就有所闻,就像是前世中昌州音乐学院一样,看似高不可攀,但是后边的潜规则和龌龊故事一样源远流长,那层笼罩在外边的面纱一旦被彻底揭开,面对商品化的社会,又有几个人能够真正把握住自己不受金钱的侵蚀?

  “那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陆为民是真不想管这些闲事儿了,这两个女孩子可不像范莲和朱杏儿,那是农村里来的,本身就是出来找饭吃的,遇上那种事情,可以丢下一起脱身就走,这两个女孩子是艺校学生,还没有毕业,有自己的学业,也还有她们自己的父母家人,所以他陆为民只能问她们自己的想法和意见。

  “我们也不知道。”那个女孩幽幽的道:“他们说麹娅的哥哥欠了他们钱,我们都不知道,而且麹娅的哥哥本来就和他们搅在一起,谁知道他们是在干什么……”

  陆为民越听越头疼,这事儿看样子是相当复杂,那个女孩子的哥哥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好鸟,弄不好就是设了套把自己妹妹给卖了都不一定,摊上这种事情,的确不好办。

  现在唯一的办法也只能把两个女生送回艺校,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无法预料,陆为民他不是内裤反穿的超人,也解决不了宋州这边的事情。

  倒是萧樱同情心泛滥,一直在用恳求的目光看着陆为民,希望能帮一把这两个女生,如果真如陆为民所说的那种情况,这两个女生铁定躲不过伸向她们的魔爪。

  *************************************************************************************

  “你想干什么,萧樱,我没那么大能耐,这种事情我帮一回就算差不多了吧?难道我还能帮谁一辈子?”被萧樱恳求下车走到一边,陆为民听到萧樱的恳求,啼笑皆非,摊开手:“你觉得我现在能做什么?”

  “你既然帮了她们,就应该帮到底不是?你就忍心这两个花骨朵一样的女孩子落入那些人手里,一辈子沉沦?”萧樱红着脸仰起头看着陆为民,“我觉得你肯定有办法,你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行?”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不是宋州市委书记,我也不可能为这种事情去麻烦安书记,……”这话出口之后,陆为民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这种事情去告诉安德健请安德健过问也没啥,毕竟这种事情发生在宋州地盘上,也是宋州之耻,安德健不可能不过问,但是陆为民却深知现在宋州这塘水深而浑,即便是尚权智也未必能真正控制住局面,那个鸣哥陆为民也是听到了他下边那个马仔无意间提到了“梅家”怎么怎么,才点醒了他,觉得这拨人多半是和梅九龄有些瓜葛的,所以才会那么一试探。

  不出所料,果然是和梅家有关系,原来梅九龄在宋州几乎是铁桶江山,典型的一言堂,而且反映出很多问题,省里边也就是要改变宋州的局面才把尚权智调到了宋州,然后开始用掺沙子的方式,一点一点的往里渗,陈昌俊和安德健,以及现在马上要进常委的沈子烈,加上另外一个副市长,都是在梅九龄走之后,从外边调过来的。

  但即便是这种情况下,梅家的影响力在宋州依然相当庞大,除了市长黄俊青外,原来的梅系人马占据着相当要害位置,而宋州现在的情况也不太乐观,尤其是经济状况不佳导致社会局面也有些不稳定,所以有些事情就算是安德健也不愿意随便去揭盖子或者点火。

  只是这些事情萧樱却未必清楚,而陆为民也不想和对方把这些事情说得太透。

  “你怎么不能和安书记说?这种黑社会公然强暴女学生,还有聚众斗殴,难道公安局都不管么?”萧樱气愤的说道:“你怎么现在变成这种人了?”

  陆为民无言以对,瞪着萧樱良久,才道:“你觉得我是那种人么?我是那种怕事儿的人么?”

  萧樱有些心虚气短,但是这个时候却不容退缩,“我觉得你原来不是,今晚你先前的表现也不是,但是你刚才说那番话,却让我有点儿怀疑了。”

  陆为民踌躇良久,觉得这事儿自己要真的过问,还得只有委托给杨达金,但他又不想老是给杨达金添麻烦,有些颓然的道:“萧樱,这事儿明天再说吧,至少今晚她们俩是安全的,明天反正我也还不走,我找人去问问。”

  我继续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