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零五节 众生相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零五节 众生相

  似乎是敏锐的觉察到了眼前这个女子心境的变化,6为民心里有些好笑又有些叹息官道无疆。

  佟舒给他的印象相当好,除了第一次留下的好印象外,这一段时间佟舒因为跑县公安局编制和装备拨款问题,来县委县府这边很勤,6为民也碰见过几回官道无疆。

  6为民觉得佟舒都能保持着一种不卑不亢宠辱不惊得失无意的架势。

  他以为佟舒真的能有这种心境,那说明佟舒要么就是真的不太在意这方面的东西,要么就是有更高的追求。

  但是看佟舒今天的表现,佟舒似乎心乱了,他心中有些小小的遗憾,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达到那种境界,连自己这个二世为人的异类都难以做到,何况一个普通女子?

  尤其是在官场上拼搏的人,谁又能把这一点看得开?真看开了,也许也就不会频频主动邀请自己跳舞了。

  一时间6为民也有些好奇,他当然知道佟舒这么积极主动来邀请自己跳舞有讨好邀宠的味道在里边,这后边甚至可能还有焦挺之和刘国政的隐约指点,虽然6为民并不排斥和反感这种接触,就像很多人说的,你不和领导多接触,领导怎么了解你,怎么会看重你提拔你?

  只是佟舒是一个女子,而且是一个漂亮女子,这么殷勤,给人的感觉就很容易变味了。

  6为民甚至有一点好奇心思,佟舒已经拉下了她自己的脸子,而女人一旦踏出了这一步,就意味着她已经有放弃底线的意思。

  从6为民这个角度来说,他不希望看到这一步,但是内心深处却很想试探一下是否如此。

  6为民手掌微微使劲儿,佟舒背后丰润的肌体似乎是感受到了某种暗示,稍稍一反抗,随即就屈服了。身体微微向前靠,脚下脚步一乱之后,佟舒的身体终于靠得对方更紧,隔着菲薄的羊绒衫和难以起到阻碍作用的奶罩,佟舒只觉得自己的胸前那对蓓蕾就这么有意无意的挤压摩擦着对方的胸肌,那种滋味复杂而又难受。

  佟舒不知道6为民是跳起了兴致,还是有了某种更隐晦的想法,但是这让她受惊不小。虽然内心深处已经隐隐有了某种觉悟,但是她还是希望自己不会遇上那种事情,但现在看来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小。

  耳鬓厮磨,佟舒身上传递过来的香气更让本来是有心试探的6为民变得有点儿绮思联翩了,尤其是佟舒玉白姣好的面庞就在自己面前晃动,那双明亮而又混合着矛盾神情的美瞳更是撩动着6为民的心境。身体不由自主的有些发热。

  一曲既终,6为民也很坦然的归位。

  无论是章明泉,麻无忌,还是焦挺之抑或是刘国政,都看得出来6为民心情相当不错,除了章明泉外,其他仨人心下都是欢喜。

  麻无忌已经从自己舅子那里获知了比较可靠的消息,6为民同意向上边推荐他出任组织部长,这让他大喜过望。

  6为民的脾气他很清楚。有点儿顺毛驴的味道,吃软不吃硬,但一旦确定的事情,就很难改变,他向安德健承诺了会推自己,那就不会不折不扣的去办,否则就不会答应。

  虽说这还存在着地委那边意见的变数,但是麻无忌知道6为民与孙震、祁战歌关系很不一般,这一段时间也和甘哲走得很紧。纵然是和陶行驹有些不对路。但是陶行驹那边自己舅子也找人疏通了关系,至少在自己这个任职变动上不会下绊子。

  事实上自己也只是从政法委书记改任组织部长。属于县委内部的一个正常变动,准确的说这是县委自己就可以决定的事情,只不过无论是组织部长还是政法委书记的任命都需要先取得上级党委的批准,这不仅仅是约定俗成的规矩,也是各级党委部门的要求。

  麻无忌也知道自己可能要担任组织部长这件事情瞒不住人,中国的事儿就是这么复杂而又简单,任何隐秘尤其是官场隐秘都难以成其为隐秘,要不了两天便会在人们嘴里口口相传,每当人家问及麻无忌时,他都只能苦笑着说没听说过。

  焦挺之和刘国政甚至那个佟舒的意图都很明显,焦挺之想要接自己的班,刘国政想要借焦挺之的班,至于那个小女人么,当然就是要当副政委了,看样子甚至有点儿舍身饲虎的感觉,看得麻无忌颇感有趣。

  这个时候才想来献身求法,是不是有点儿晚了,焦挺之和刘国政都找过他说起佟舒的事情,但是他知道那位副团职干部来头不小,只是这位副团职干部甚至舍弃了税务、工商这些部门,一根筋的想要进公安局,而县公安局领导职数只缺一个副政委,他一旦确定要进来,自然也就没有佟舒的份儿了。

  当然当事者真要有心安排,适当调整,也不是不可以在公安局里再挤出一个位置来,比如焦挺之一旦接任自己位置,刘国政担任局长,自然就需要一个政委,副局长中提拔一个政委,这么顺理成章也就还会空缺一个位置出来。

  但这里边需要操作的程序就复杂许多,焦挺之真要能任政法委书记,他还会不会愿意把公安局长卸任?刘国政接任公安局长能有这么顺利?一个环节耽搁一下,也许就是一番景象。

  这年头想要谋个位置不容易,那个小女人这么努力麻无忌也能理解,何况佟舒的表现也的确不错,只是这女人悟性低了一点,既然打定主意要谋这个位置,之前干什么去了?早两个月她能把6为民那一关拿下,常委会早就研究过了,能轮得到那个副团职干部?

  党委委员都能破格给你,难道说还在乎一个副政委?

  现在才来临时抱佛脚,先不说6为民现在还有没有那个兴致,就算有,吃了你,一样把你给晾着,你还得一样枯等。

  焦挺之和刘国政的心思自然没有麻无忌想得那样远,站在不同角度上考虑问题自然也不一样。

  6为民心情不错,在他们看来成功的可能性就要大许多。

  他们也不认为佟舒陪着6为民多跳几曲舞。多聊一会儿天,就有什么损失,相反这种沟通对佟舒的成长很有利,走了这条路,你就别矫情,别人想沾边儿还靠不上呢。

  看到小苗把6为民邀请走两个人轻盈的身影在舞池里游动,佟舒没来由的一阵烦躁。

  小苗是什么性子的人她很清楚,这个一个不安分的女孩子。长得挺漂亮,性格也外向,要比自己活泼大方得多,但这个女孩子的野心也许也要比自己大得多,虽然佟舒不认为小苗现在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但是看到这种情形。就像是一个孩童看到一个自己有些不敢玩儿的陌生玩具却被另外一个同伴一把攥在手中玩起来,那股滋味既隐晦而又复杂。

  尤其是看到那小苗和一边跳舞一边谈笑,格格娇笑间身体也是前俯后仰,几乎要扑到6书记怀中去了,而无论是麻书记还是焦局刘政委他们都视若无睹,甚至是理所当然,另外两个局里来的女孩子却是满脸艳羡,似乎很是遗憾她们没有这份机会,佟舒心里突然涌起一种决然的冲动。

  剩下来的几曲舞都被佟舒“垄断”了6为民。佟舒甚至能看到小苗眼中的不服气和嫉妒,也许她觉得比自己更年轻更有资本,佟舒很想告诉她,女人不是光靠年轻长了一张好脸盘子或者有一对大**就有味道,男人也不一定因为你年轻漂亮就对你多看几分,当然,低层次的人另说,而6书记的层次显然不会属于那一类。

  晚间6为民喝了不少酒,阜头宾馆的设施的确差了一些。虽然这个小舞池的格调很不错。但是卫生间这边的后门却是坏了一扇,壁灯也坏了两盏。光线也不好,大概谁也没想到县委书记会到这里。

  冷风钻进来让他下意识的打了个寒战,一敞风,酒劲儿就开始有些上头了。

  从走廊传过来的佟舒也打了个寒噤,只穿了一件羊绒衫的她并没有注意到6为民从另一头走过来,两个人在拐角处撞在了一起。

  “哎哟”佟舒一声惊叫,6为民却有些摇摇晃晃,佟舒立即认出了6为民,看见对方摇晃欲倒的身形,赶紧把对方抱住,“6书记,您没事儿吧?”

  6为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被这么一撞就有点儿头昏眼花了,但一具温热的身体抱着自己,而且熟悉的声音和身体,就像是刚才跳舞时,他下意识的搂住对方。

  佟舒猛然间觉察到对方身体的倏然变化,尤其是下边那一坨竟然隐隐顶住了自己腹下。

  来不及多想,佟舒下意识一只手就给了对方一记耳光,然后就是猛地一推对方身体,转身就跑。

  昏头昏脑的6为民狼狈不堪的轰然倒地,头正好嗑在了墙角上,痛得他忍不住大叫起来。

  佟舒听到了6为民惨叫声,但是她怕是6为民故意使坏,不敢停留,悄悄溜了回去躲在了角落里。

  好一阵后她才看到6为民摇晃着身体揉着后脑出来,只是表面上却看不出半点异常。

  她知道自己的副政委之路已经结束了,内心却是一阵迷茫混乱,自己不是已经准备舍身饲虎了么?不是打算突破界限么?不是希望他对自己为所欲为么?为什么到最后一步却无法走下去了呢?

  6为民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一个无意识的举动竟然遭到对方如此强烈的反应,说实话,他也从未想过用这种方式来试探谁,先前在舞池里时自己和佟舒似乎搂抱得更紧,距离更近,对方似乎还刻意如此,没想到却遭来如此厄运。

  第二天他几乎是忍着后脑勺的剧痛主持了县委常委会议,研究了几个事项。

  当天下午,佟舒就知道了自己副政委任命已经获得县委常委会通过,组织部的任命已经到了县公安局,她正式成为县公安局领导班子一员,而且她还从刘政委那里知道,这次县委常委会研究的人事只有她这一项,其他几个人事任免都没有提上议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