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零八节 祝你们好运!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一百零八节 祝你们好运!

  “6书记,难道我杜笑眉真的就在您心目中如此不堪了么?甚至您连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愿意了?”杜笑眉目光里几许凄楚,几许落寞,还夹杂有几丝自嘲。レ..♠网レ

  6为民心中也掠过一抹酸涩,但是他很快就控制住情绪,静静地道:“笑眉,你可能误解了,你没有做错什么,何来什么不堪一说?至于说解释的机会,我本来觉得没有多大必要,我说过我们之间,包括巩昌华,不会再有什么交织的机会,如果这样你还是觉得有解释的必要,嗯,我给你这个机会。”

  杜笑眉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紧走一步,和6为民走了一个并肩,不再像刚才那样亦步亦趋跟在6为民身后。

  “6书记,我知道您心里肯定对我和巩哥有很多不满,也许我和巩哥也根本没有资格让你不满,在我们心目中也许我和巩哥的表现就让您心中有点儿小小的不舒服罢了,或许你在想,就是养条狗,主人要离开了,也还知道摇摇尾巴,怎么杜笑眉这个婊子和巩昌华这条白眼狼却是如此表现?”

  杜笑眉的话让6为民心里也是微微一抖,他舒了一口气,似乎要把这么久来自己内心积压的郁闷倾泻掉。

  从离开双峰时,他就一直在反思自己,是不是自己做人太失败,竟然会在离开双峰时遭遇这么多人“背叛”?而且这还是自己在走鸿运晋升为县委书记的情况下,如果是自己走背运呢?那是不是所有人都会弃自己而去?

  尹国权也就罢了,毕竟两个人真正算起来接触的时rì不算长,他投奔曹刚也好,邓少海也好,都不意外。但是杜笑眉和巩昌华呢?

  巩昌华几乎是自己一手从双塬镇党委副书记提到县委办,然后又是自己亲自过问安排到下边担任党委书记,而且那么久的接触,让6为民觉得自己和巩昌华之间的关系还是比较稳固的。

  6为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离开那一刻,对方却毫不犹豫的扑入了邓少海的怀抱,现在更是终于接替了已经担任副县长的齐元俊出任了洼崮区委书记兼洼崮镇党委书记,其攀爬速度之快更是让人吃惊。

  在巩昌华出任洼崮区委书记兼洼崮镇党委书记时,齐元俊就给6为民来过电话说起这事儿。

  齐元俊话语里倒是没多说什么,只说巩昌华脑袋够用。但是就要看工作执行力是否够了,人品却是没有置评。

  洼崮是齐元俊的老巢,可以说之前齐元俊在洼崮的影响力也不比6为民低多少。

  在6为民离开之后,齐元俊的实际影响力只怕还超过了6为民。

  毕竟齐元俊在洼崮呆的时间相当长,而6为民虽然给洼崮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时间太短,而且具体工作真正落到一点一滴上还是齐元俊在亲自cao作。

  没有齐元俊的支持,巩昌华想要在洼崮的打开局面怕是举步维艰,这年头很多事情瞒不了人,巩昌华的表现只怕洼崮那边的干部也早就看在眼里,纵然不知道这里边的是非恩怨,但是看看齐元俊也只字不提新任区委书记。只怕就知道里边有问题。

  而要想获得齐元俊的支持,不打开6为民这边的心结,齐元俊纵然是从洼崮的长远发展来看有心要给巩昌华支持,只怕也不好轻易表态。这大概就是今儿个眼前这个女人来找自己的原因吧?

  上一次齐元俊打电话来或许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言语中也隐约有这方面的一些试探,大概也是看到了尹国权和6为民之间关系的恢复而受的启发,想要帮巩昌华化开6为民的心结。只是6为民没有表态让齐元俊也不好擅作主张。

  尹国权在关恒和章明泉的斡旋下,已经基本上和6为民没有多少嫌隙了。为此尹国权还在十月份专门邀请6为民和关恒、章明泉一行到永济水库钓鱼,齐元俊也参加了,算是一次非正式的“赔罪”,吃饭时候连得到消息的孔令成也都赶来参加了。

  齐元俊没有能成功获得6为民的点头,只怕也给了巩昌华相当大的压力,齐元俊不太可能在没有获得6为民的首肯之前就大力支持巩昌华,否则洼崮那边的消息只怕第一时间就会传递到6为民耳朵中,所以也才会有眼前这个女人的这番作态吧。

  想到这里,原本有些微微意动的6为民心境又冷了下来。

  杜笑眉并没有注意去观察6为民的表情变化,今天碰见6为民纯粹是偶然,曹刚来参加这个奠基仪式,但是县里有一个文件需要马上签发,所以她才急冲冲撵到古庆来,没想到却会碰上6为民。

  她曾经无数次的想过怎么找机会来向6为民解释,但都没有想到会采取陪6为民逛古庆大街的这种方式来。

  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并没有影响到杜笑眉的情绪,她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自己营造出来的这种氛围中。

  “我知道我这会儿在6书记您心目中很不堪,一个许多人心目中的破鞋,招待所那旮旯里混吃等死的角sè,承蒙您的青眼相看,笑眉才能到县府办,现在还担任了县府办主任,也全靠您笑眉才能解决正式干部编制,这一切可以说再造之恩也不为过,而笑眉便是粉身碎骨也无以回报,可是笑眉却让您失望了。”

  杜笑眉有意识的牵引着6为民往河边走去,大上午,没有阳光,略略有些yīn郁的天空下,冷风嗖嗖,光秃秃的柳树枝在河风中颤抖,河边上更是没什么人。

  “您可能会想,杜笑眉怎么会是这种人呢?我待她不薄啊。怎么会这样呢?”杜笑眉语气充满了自嘲和揶揄。

  “是的,6书记您待我的确不薄,我先前都说了,再造之恩,无以回报,但是您为什么要去阜头呢?您知道么,再尝到了那种人上人滋味之后,我便再也不愿意回到以往去过那种整天受人挤兑,被人折腾的生活中去了,真的,我无法在适应以前那种生活,我需要继续在县府办副主任这个位置上呆着,继续履行我县府办副主任的职责,你可能会说我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这一点我承认,但是那个女人不爱慕虚荣?尤其是那些个有点儿姿sè的女人!”

  人上人生活?6为民沉默不语,内心却是无比黯淡。

  一个县府办副主任都能叫人上人生活,这女人的虚荣心一旦膨胀起来,简直就有点儿无限的架势了,要让这女人当个副县长,她不知道是不是会出卖自己的灵魂?

  “您可能觉得笑眉是不是太无耻了一点儿,为了自己的虚荣心可以出卖一切,一个副主任就这样,若是再给大一点的念想,那不是可以出卖一切?”

  杜笑眉的话让6为民无语,这鬼女人还真的挺灵xìng,居然也能揣摩出自己的心思。

  见6为民沉着脸不语,杜笑眉自我解嘲的笑笑,“我记得6书记原来说过,由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坐上了那个位置,谁又愿意被无名无份的被拿下来?我不认为我杜笑眉就干不下那份活儿,我觉得我可以比有些人做得更好,我只需要一个机会而已。我以为我抓住了机会,但是机会倏来倏去,来得这样快,我刚刚感受到一点阳光,太阳却又要落到山那边了?这份滋味6书记您知道么?”

  “章主任跟着您走了,关部长也跟着您走了,何书记他有底气,升副县长了,萧樱,您6书记不也把她调到宋州去了么?那我呢?我怎么办?我不像彭元国,他下乡镇还能在下边踏实锻炼谋个出处,他是男人,我也不像牛有禄,人家已经是局长,没错儿曹书记也好,邓县长也好,不会拿他撒气,可是我就在这眼皮子底下,不知道多少人嘴巴里喷蛆说我和您之间的关系,我怎么办?”

  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嘴皮子会翻弄,煽情本事也不差,至少6为民觉得自己有些被打动了。

  虽然6为民面部表情没有多少变化,但是杜笑眉还是敏锐的捕捉到6为民肢体动作表现出来的软化,她心里有些激动,也有些得意,自己的剖心之言总算是获得了回报。

  “于是,你就像你自己说的,连尾巴都不摇一下就昂然而去?”6为民轻轻吐出一口浊气,仍然是那副淡淡的表情,“我说过了,最初也许我还有些郁闷或者愤懑,但是很快我放下了,我觉得也许你们有你们的想法,我无法做不到不在意,但是我可以做到慢慢放下。我得承认,你的言辞对我有触动,虽然这对于我们双方来说都没有太大意义了,所以我接受你的说辞。”

  杜笑眉脸sè又慢慢变了。

  “我知道你的担心,巩昌华那边你不用太担心,他作为区委书记,我想应该有这份本事慢慢让其他人信任他,当然没有人会给他设置人为障碍。”6为民转过身,看着眼前这个似乎还没有完全明白过来的女子,点点头:“就这样吧,祝你们好运。”

  月票呢?我要200票,我还在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