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八节 阴谋论?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八节 阴谋论?

  郭跃斌的表现映证了陆为民的猜想,肯定有事儿,而且还不会是小事儿。

  安德健这个时候刚走,谁又会出事儿?

  陆为民对安德健是信得过的,安德健是不会在这些问题上栽筋斗的,跟了安德健这么久,陆为民对安德健的习性了如指掌。

  如果省纪委真的要对安德健动手,那就绝不会任命他为普明市委副书记,要么就得要立马拿下,要么就是把安德健挪到省直某个清闲部门,不可能摆出一副要让安德健担任普明市长的架势,就算是演戏麻痹人也不会以如此架势来演  。

  黄俊青?要说这种可能性最大,梅九龄和黄俊青的问题,在整个宋州都有所耳闻,省委断然否定了黄俊青接任市委书记就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暗示,只是梅九龄和黄俊青在宋州的势力太过庞大,若无确凿证据,是不可能随便轻举妄动的。

  尤其是梅九龄也非那种毫无还手之力之辈,宋州出人才,原来中顾委里边也还有两位宋州籍的老干部在世,据说梅九龄每年都要去京里拜访这两位老一辈领导,关系也一直维系着,如果在没有确凿证据下动梅九龄,那么很容易让自身陷入被动。

  黄俊青和梅九龄是唇齿相依,动黄俊青,就意味着要动梅九龄,从目前情形来看,显然还不像,昨晚安德健也没有提及宋州这边近期有什么大变化大事情,所以可能性比较小;而刚才车上明显是郭跃斌带队,要动黄俊青,实打实的正厅级干部,而且是宋州这样的城市,起码也得要一个纪委副书记来挂帅,所以基本可以排除。

  莫非和上次来查自己一样,也是宋州下边哪个县区的书记?陆为民随即又否定了这种可能性。

  这么早。一来就是两辆车六个人,气势摆得这么足,查一个县区书记,不像,而且上次郭跃斌也说了,那是龚书记点了头,否则查一个县委书记,根本不需要他出手。

  这就说明这一次郭跃斌他们要动的人多半是介乎于黄俊青这个市长和下边县区书记之间的角色了,常委,或者某个副市长。

  带着这种怀疑陆为民一直回到阜头。在中午时候他还是很谨慎的和安德健通了电话,很含蓄的点了点省纪委来人到了宋州,安德健没有多说,只说了一句知道了便挂了电话,陆为民就知道安德健恐怕是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

  但是郭跃斌的电话一直到晚上都没有打来,陆为民也没好给郭跃斌打过去,郭跃斌是相当理性的角色,也不是那种言行不一的人,他说了要给自己打电话。就肯定会给自己打电话,而现在没有打,只能说明现在还不合适。

  *************************************************************************************

  田海华脸色没有太大的变化,唯有眉峰微微蹙起。目光平视着前方,似乎是在看什么,但又像是什么也没有看。

  “你们省纪委查到的就是这些?”

  “田书记,目前查到就是这些。但是仅凭我们手上这些东西,已经足以证实马德明在担任宋城区委书记和宋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期间,生活严重腐化。涉嫌买官卖官,受贿,现在省纪委工作人员已经控制了前宋城区委常委、组织部长现宋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王宗义,现宋城区副区长蓝道才、宋城区前财政局局长现宋城区政协副主席涂建中,这些人现在也在陆续交待问题,我们这一次的行动是成功的,……”

  田海华心中一阵气闷,这个时候出这种事情,他不能批评纪委的工作不妥,但是这个龚德治却显然有些和自己的意图有些不合拍。

  在龚德治向他汇报宋州那边有一个情况需要查一查核实时,他也就有些担心,但是龚德治汇报时称主要是得到的一些线索和证据需要核实,这让他无法拒绝,但没想到这一核实,就核实出这么大一个窟窿出来。

  “德治,安德健刚刚调整到普明,现在马德明又出事,宋州这摊子还经得起多大的折腾?为什么纪委不能提前汇报一下,让省委可以在之前重新考虑研究宋州班子?”田海华语气里有了一丝火气。

  龚德治也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会触怒田海华,他也是心里一阵发苦。

  随着田海华离开昌江的态势越来越明显,邵泾川接位的姿态也越来越清晰,龚德治要在两位领导手下平衡,又要不违背自身原则,这的确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龚德治当然知道田海华现在的心态,不希望在他离开之前出什么大乱子,普明出事已经让田海华相当恼火,但是普明的问题牵扯面太大,即便是田海华也毫不犹豫的主张严查,但是宋州这边的事情就让田海华有些生气了。

  宋州一直是田海华的隐痛,担任昌江省委书记几年间,他一直试图让宋州重新走上正轨,但是成效却一直不尽人意。

  尚权智去宋州应该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至少目前尚权智已经基本上驾驭住了局面,虽然安德健的离开有一些影响,但是还是在可控范围内,但没想到安德健刚走,马德明却又出事了。

  尚权智前不久还来汇报谈到了马德明,认为这个同志还是讲政治讲大局的,这言外之意也很清楚,但是现在突然传出马德明涉嫌重大违纪,而且省纪委还收到了确凿证据,不得已这才动了马德明,这样诡异的情形是田海华之前未曾遇到的。

  田海华不想去了解马德明究竟犯了什么问题,他想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这种事情。

  未能解决梅九龄的问题也是田海华的一大遗憾,他只能把这个问题留给邵泾川。

  梅九龄是个毒瘤,这一点田海华和邵泾川都心知肚明,这个毒瘤必须要铲除,而且要铲除干净,但是必需要做得合理合法,光明正大,否则就失去了意义,所以必须要在有足够证据证明的情况下才能动手。

  但梅九龄盘踞宋州十余年,势力延伸到各个行业和基层,加之现在宋州面临的种种不利情况,稍不注意就会让宋州局面彻底糜烂,引发社会局势的动荡,进而影响到整个昌江的稳定,这也是省委不愿意见到的。

  所以在尚权智没有能真正全面控制住局面的情况下,很多事情都只能暂时搁置,以期徐徐图之。

  但今天这件事情就有些蹊跷了。

  马德明虽然是在宋州的本土干部,但是他和梅九龄黄俊青应该不算是合穿一条裤子的,虽然前期梅九龄主政宋州期间,马德明还是很知趣的臣服在梅九龄旗下,但是这种臣服和彻底的一党是两个概念,而当他现在逐渐靠向尚权智时却东窗事发倒下了,对于田海华来说,这里边的阴谋味道太浓了。

  “田书记,这个情况我们也是刚掌握不久,准确的说应该是在省委常委会研究安德健去普明之后我们才掌握的,但是检举的材料十分详实,而且提供了许多看上去相当具体确凿的证据,这个情况我们也是第一次遇到,所以我们才决定查一查,结果查获的情况和检举材料中的证据基本一致。”

  龚德治也是干了好几年的纪委书记了,对于这一次的情况他也觉得有点儿蹊跷,但是摆在面前的证据却是铁打的,除开马德明外,还有另外两个涉案人也都已经交待了一些问题,这说明这些情况并非空穴来风,但直觉告诉他这件案子背后肯定也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常委会上通报这个情况时,邵泾川的态度很耐人寻味,主动提出对于宋州的问题应该要查,但是要掌握好火候分寸,既要查清问题,但又不能影响到宋州大局稳定。

  田海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再去责怪龚德治毫无意义,邵泾川太想提前接盘了,但是他忘了,只要自己一天还在省委书记这个wèizhi上,那么主导权就还得属于他田海华,而不属于任何人,更不会属于他邵泾川。

  “德治,既然这样,我看就按照你们纪委的办案程序好好查一查吧,我想有些脓疮迟早也要挤出来,早挤出来比晚挤出来好。”田海华仰起头,想了一想,“马德明本人的问题要查清楚查透彻,要经得起历史检验,我的意思,你明白么?”

  “田书记,您放心,这一点我会让人盯着的,绝对不会出现乱七八糟的事情。”龚德治神色严肃的保证。

  “好,这件事情按照你们的路子走吧,不要急于求成,问题查清楚,要做到证据确凿,不枉不纵。”田海华话语掷地有声。

  龚德治离开之后,田海华又想了一阵之后,才让秘书通知组织部长董昭阳和常务副部长贺锦舟到自己办公室来一趟。

  第五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