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三十节 受教,幸会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三十节 受教,幸会

  坚若鱼背的胸部顶在了陆为民的肩头,那份软中带硬的感觉即便是隔着衣物和文胸,陆为民也能清晰感觉到,让陆为民心中也是微微一荡,似乎是因为胸部被碰撞有些疼痛,那个女人又发出了“啊”的一声轻呼,陆为民已经抬手扶住了对方的胳膊和肩头。

  电梯终于稳住了,但是灯光却没有再亮起,陆为民不抽烟,就没习惯带打火机。

  扶稳对方之后,他就松开了手,他拿出手机,爱立信的,幽暗的液晶屏幕光堪堪能找到一尺范围的距离,反而让电梯间里有些幽昧的感觉。

  那个女子也扶住了墙壁,拿出电话,真是很巧,和陆为民的也一样,爱立信398。

  这款手机清脆悦耳的音乐不但让时尚女性都倾心,也让不少男性都喜欢。

  陆为民在换模拟机时也是换了这一款,倒不是说他喜欢,而是在摩托罗拉328掌中宝尚未出来的时候,可供选择的gsm机器的确不多,何况爱立信这个时候还是通讯界的巨无霸。

  两个人都在打手机,但是很不幸的是gsm的网络显然没有跟上时代,至少在电梯间里没有了信号。

  不过陆为民倒不是很担心,市委大楼里上下电梯的人很多,很快就会有人发现电梯故障,如果处理及时,顶多不会超过半个小时,自己和这个女人就会出去。

  这个时候大喊大叫似乎有点儿有*份,可这样不闻不问,又显得不合适,女人频繁的用手机拨打,但却是徒劳,陆为民倒是拨打了两次没有反应就放弃了这种无用功。

  见女人有些惊慌焦躁。陆为民忍不住劝慰道:“等一等吧,我想很快就会有人发现这里出了故障。”

  似乎就是在等待着这样一个台阶,女人终于放弃了拨打,但还是把手机拿在手上时不时按一下,让屏幕光保持电梯间的微弱亮度,陆为民也从对方警惕的目光里觉察到一些什么,他只是笑笑不语。

  终于那个女人似乎也觉得陆为民脸上那点儿淡淡揶揄的表情是针对自己,有些羞臊,瞪了一眼陆为民。但又觉得人家并没有怎么自己,好歹还扶了自己一把,虽说胸部被那一撞顶得有些疼,但那都是自己撞向对方,对方也不过是微微下蹲保持他自己的身形。

  “你是新来的?”女人的声音很糯。很符合宋州这边的女性声音,但是陆为民听得出来这个女人肯定普通话相当标准,虽然说的是宋州话,但是已经有些普通话腔调了。

  宋州话属于昌北口音,和昌州话近似,和昌南、昌东以及昌西的口音都不一样,所以宋州人才会觉得这全昌江省除了昌州和宋州是真正的大城市。其他都是乡下地方。

  “对,新来的。”陆为民点点头,“今天第一天过来上班,就遇上这种倒霉事儿。”

  “从下边上来的?”女人有些好奇。虽说她来市委这边的时间不是太多,但是毕竟也还是挂着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对市委里边的人还是有所了解的,这个看上去还是挺有范儿的年轻人一看就知道新来的。看样子也没有大学生才分来的那种生嫩劲儿,而且也还能拿爱立信398。多半是那个县里才调进市委里边,或许是家里条件好,才给他买个手机显摆。

  “嗯,下边上来的。”下边上来的这个含义很丰富,从县里到市里,是下边到上边,中国人讲求上北下南,南边到北边也算是下边到上边,看怎么理解,陆为民觉得自己昌东南的丰州到昌北宋州,算是下到上,从阜头县到宋州市委,也算是下到上,所以也点头承认。

  “从下边上来不容易,得好好把握好这个机会啊。”女人轻轻点头,果然是从县里调上来的,大概是市委办或者组织部哪个部门调进来的,大学生,在下边锻炼过几年,有点能力或者背景,调上来也很正常,看眼前这个人挺老实的模样,有问必答,而且也没有那些纨绔子弟的骄娇之气,多半是那个重点大学毕业的大学生打磨两年被哪个部门看中了调上来。

  “哪个大学毕业的?在下边工作了几年?”女人还真有些关心这个有些稚嫩味道的年轻人了,老老实实的低垂着头,站在对面的墙壁边儿上,也不吭声,这副腼腆劲儿,越发让女人感到有意思。

  “中山大学,在下边工作快七年了。”陆为民显得很本分,这些问题也没有必要撒谎,人家问,他就老老实实回答。

  “工作七年了?挺不容易啊。”女人感叹了一声,“调到市里是个好机会,好好把握住,争取做出点儿成绩。”

  陆为民有些郁闷了,这个女人估计也应该是哪个部门的领导,要说一看也有些社会经历才对,怎么就认定自己是新调上来的大学生了呢?

  “谢谢,我会努力的。”想不出合适的话语来回应,陆为民只能干巴巴的表示。

  这个时候正好听到了外边有人开始说话,估计是发现了电梯坏了,问有没有人在里边,陆为民赶紧大喊着答话,表示有人,外边赶紧去找门岗和联系办公室找电梯的维保单位来处理。

  “好了,总算是知道这还有两个可怜人了。”陆为民松了一口气,“要不这样一直关下去无人理睬,那可就要成一对同命鸳鸯了。”

  贝海薇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嘴里冒出来这种话,虽然有点儿开玩笑性质,但是这家伙也太没有眼水,太放肆了,才调到市里边,说话就这么不知高低,哪天被人踩死都不知道为什么。

  陆为民却没有太在意,只琢磨着早点脱困,这会儿呼延耀良和何靖大概也是坐卧不安,自己半天不到,这电话有联系不上,难道说自己第一天来就要玩失踪?

  “你好像很不懂礼貌啊。”贝海薇语气变得有些冷下来。

  陆为民没想到自己这很随意的开个玩笑也会引来这个女人的如此反应,他愣怔了一下,耸耸肩,“对不起,我想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如果你觉得不合适,那我收回。”

  贝海薇把手机液晶屏按亮,打量着眼前这个似乎有点儿满不在乎的家伙,有些奇怪,这家伙真是从县里挣扎几年调上来的?这么不懂人情世故,这么轻佻草率,难道说就没有人教过他来市里边该怎么做人?

  不过对方话语里流露出来的气势更让她觉得有些不解,这家伙虽然挺年轻,但是总觉得和他说话间,有一股气势扑面而来,对方也是工作了好几年的人了,就算是从县里来,也不可能连这点人情世故和眼力都没有,这种玩笑是随便能开的么?

  “我不知道你在县里边干的是什么工作,但我想最起码你也应该有一个基本礼节,和异性第一次见面说话,这样没轻没重,很容易引来反感,明白么?”贝海薇舒了一口气,淡淡的道。

  “对不起,纯粹是无心之言,没想到引来你这么大的反应,我想大家都处于这样一个不见天日的环境里,开个小玩笑,调剂一下气氛,真的没别的意思。”陆为民再度解释了一遍,他也没想到这个女人对这方面如此敏感介意。

  贝海薇再度按了一按按键,让那份幽光亮起,“无论出于何种情况下,你都应该明白各人所处的不同位置和身份,尤其是在不熟悉的情况下,就更应当谨慎自省,对你日后会有好处。”

  陆为民默然受教,双手环抱仰面向上,不再言语。

  贝海薇注意到对方有些沮丧的表情,心里微微涌起一份歉疚,也许对方的确是没有别的其他意思,自己是太敏感了,很想再说两句,但是看到对方的表情,她又觉得再多说无益,就这样有些僵滞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外边工作人员来处理,很快,电梯门终于打开来了。

  陆为民出门没有理睬其他人,事实上工作人员也没有谁认识他,就直接走楼梯上四楼,而那个女人也直接跟着走走廊上了楼,紧跟在他身后。

  “对不起,刚才我的态度可能有些不好,不过我想我是善意的,你刚调到市里边,市里不比县里,说话注意一点对你有益无害。”

  听见后边女人的声音,陆为民有些诧异,微微放慢脚步,转过头来,看了对方一眼,“谢谢,我知道了。”

  当陆为民在办公室里收拾了皮包和笔记本,然后踏着轻快的步伐走上五楼时,会议室里已经坐得满满实实。

  看见陆为民走进会议室时,贝海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看到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呼延耀良和临时主持工作的副部长何靖以及其他两位副部长都站了起来时,她立即就明白过来今天在电梯间里遇到这个家伙是什么人了。

  “陆部长,这位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是广播电视局局长贝海薇,贝局,这位就是我们市里新来的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长陆为民同志,你们俩还是第一次见面吧,……”

  “贝局长,幸会!”主动伸出手来的陆为民脸上露出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求票,呐喊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