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三十八节 见微知着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三十八节 见微知着

  陆为民稍一愣怔之后,就反应过来,“金晓松?嗯,没事儿,让他过来吧,我和他见过一面,还不太熟悉,怎么,袁总和他比较熟?”

  “还行,我们美佳饲料的主要生产基地都在麓城那边,金书记对我们也比较关心。”袁连美言辞简洁,只说关心,却只字未提支持,陆为民就知道恐怕双方关系很一般,甚至还不太好都有可能,但是见袁连美既然在关系不佳的情况下还是主动提出这个要求,估计这金晓松也不是简单人物  。

  等到臧梅挂下电话之后,袁连美才又道:“金晓松是黄鑫林的内弟。”

  黄鑫林的内弟?陆为民立即明白了,黄鑫林是市财政局局长,要说和陆为民在省委党校也还有些同学情谊,陆为民确定到宋州之后,黄鑫林也是第一批打电话来表示祝贺的,只是比雷志虎稍晚一些。

  但和雷志虎面目有些模糊有些不一样的是黄鑫林和常务副市长徐忠志关系好得穿一条裤子,据说属于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那种关系,对于陆为民来说,黄鑫林这层关系只怕就很难保存了。

  包房的门很快就打开来了,一个高头大马的健壮汉子提着一瓶五粮液走了进来,满脸堆笑,目光炯炯,进来就粗声粗气的道:“老袁,陆部长召见你,你也不吱个声?怎么就这么怕我们来沾你的光,见见领导?”

  “金书记,您可别这么说,今儿个可不是我们请客,我们也是临时接到康总的电话才赶过来的。”臧梅的态度显得不卑不亢,倒是袁连美退到了后边,只是微笑着,却不多言语。

  “真的?”高胖壮汉问了一句,却不等臧梅回答。已经把目光落在陆为民身上,“陆部长,我来晚了,这得怪老袁和臧姐没提前说一声,但总归是我的错,我先自罚一杯!”

  “好了,晓松书记,今儿个是我昌州和丰州过来的朋友,他们和袁总也是朋友,所以也把袁总夫妇叫上一起吃顿饭。也没有通知其他人,何来来晚一说?”陆为民挥手制止了金晓松借着酒意的发挥,淡淡的道:“这样吧,晓松书记,你也别说什么罚不罚,饭桌上大家都是朋友,我们一起喝一杯,你尽兴,我们随意。”

  金晓松却不依。“陆部长,可不兴这样啊,我们宋州人讲求耿直,您是领导。也不能冷了我们下边人的心啊。”

  陆为民心里冷冷一笑,这家伙看样子是借着一点酒意来装疯了,也不知道隔壁那一桌还有哪些人,却找了金晓松这个蠢人来发难。

  “晓松书记。你说错了,我从来宋州那天起,就是宋州人了。户口也已经签到了宋河大道东段1号,你如果不信,可以去公安局查一查。”陆为民知道这种人你如果一软,这家伙就就会顺着杆子爬,但如果不给这个家伙一点台阶下,只怕这家伙又要犯浑,语气变硬:“这样吧,我们这一桌的人这一杯干了,晓松书记,你喝三杯吧。”

  没等金晓松反应过来,陆为民已经端起酒杯径直喝了,何铿康明德几人也是含笑端起酒杯干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了高胖汉子。

  高胖汉子没想到对方态度如此干脆利落,根本没有给自己多说话的余地,喝了之后陆为民手里握着酒杯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他,他知道自己这要是不喝下去这三杯,只怕真的不好交代了。

  心里虽然有些不乐意,但是见陆为民脸色已经有些不好看,琢磨了一下,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连干三杯之后,这才有些尴尬的寒暄了两句离开了。

  “这家伙怎么这么不懂规矩?”等到人离开之后,康明德这才有些好奇的道,“专门来自找没趣?”

  “别和这种人一般见识,只怕又是在什么人面前夸了口,非要在为民身上显摆一下自己,没想到为民却没给他这份面子,但也让他有个台阶下了。”何铿暗自点头,陆为民这一手做得很漂亮,既没有按照对方的意图办,却也照顾了对方的情绪,这么不冷不热的来了一记敲打,倒是让对方意识到陆为民的性格,棉花包秤砣,软中带硬。

  陆为民却默然无语,金晓松和自己毫无瓜葛,要说黄鑫林也不是蠢人,自然不会用这种方式来挑衅,金晓松背后还有其他人在挑唆,只是这意图何在到还不不好判断,但可以肯定不是善意,也许只是想看看自己的脾性。

  袁连美和臧梅两夫妇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金晓松的表现明显有些失礼,陆为民是市领导,金晓松却表现得有些有恃无恐的咄咄逼人,这里边内情袁连美夫妇恐怕也是有些耳闻。

  但无论如何金晓松是二人招惹来的,陆为民对金晓松根本不熟,如不是考虑他们美佳集团的因素,恐怕根本不会同意金晓松进来,这事儿却让自己夫妇二人背个不小的黑锅,纵然是陆为民再大度不计较,但是这种阴影还是让袁连美夫妇很不舒服。

  “看来这宋州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不太平啊。”康明德笑着说了一句,“不过陆书记,你不最喜欢不清静的地方么?真要风调雨顺一片太平,只怕你又觉得太无聊没意思了。”

  陆为民的话让在座的众人都笑了起来,袁连美夫妇以为是康明德说的反话,但康明德和何铿二人却知道陆为民只怕还真的对这种混乱局面很期待呢。

  *************************************************************************************

  “愚蠢之至!”日光灯下的男子脸色阴厉,双手背负,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眉宇间说不出的烦躁,“人家躲都躲不及,你却要凑上去生事儿,你这脑袋里究竟装了一些什么东西?”

  被骂得头都不敢抬,高胖男子想要辩驳两句,却又不敢,只得闷闷的坐在沙发里不敢吭声。

  “梅九曜他自己不知道去敬酒,要你去?他是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没这个资格么?要你去凑热闹?”男子想到这里就想要冒火,“人家把你当枪使,你也不多长个心眼儿?陆为民就和你见过一面,你凭什么去敬酒?敬酒也就罢了,你好得要去定规矩,你算老几?”

  “黄哥,梅二哥这么做是啥意思?”高胖男子忍不住问道:“这么做对他有啥好处?”

  黄鑫林脸色变幻不定。

  事实上他现在已经觉察到一些不对劲儿了,马德明出事儿他之前就知道,马德明以为他可以投入尚权智怀抱来反戈一击,却不知道他离了这个圈子还能活得出头?也不想想在宋城区当区委书记这么多年,留下多少烂事儿,随便给他摆几件,他就得在大牢里蹲到死。

  但猜到了开头,却猜不到结尾。

  当初黄市长和徐忠志都很笃定毕华胜要出任宣传部长,说上边已经疏通好了,他就有些怀疑。从当初省委断然否决了黄俊青出任市长,他就对很多事情不抱希望了,安德健离开,杨永贵和徐忠志都想要接班,杨永贵未能如愿,而徐忠志接任市委副书记的事儿更是连进入研究大名单的机会都没有,他就觉得毕华胜想要入常的可能性很渺茫了。

  毕华胜一旦出任宣传部长,自己接任副市长的可能性很大,但是结果却根本没那回事儿,陆为民横空出世,打破了毕华胜的梦想,同时也断了自己的念想。

  黄鑫林就知道恐怕有些事情不幸而言中了,省委根本不会再考虑在市里现有班子成员里提拔一个,这也就意味着省委对现有班子根本不再信任,而这也同样意味着,原来班子里边这些人要出问题。

  这一点很多人都还意识不到,但是黄鑫林却看得很清楚。

  黄鑫林知道陆为民能以不到三十岁之龄出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肯定是有来历的,据说尚权智在陆为民来宋州的问题上也是持坚决支持态度,估计陆为民很快就会融入到尚权智的圈子里去,这也让黄鑫林起了一些心思。

  他并不担心自己的事情,从坐上市财政局副局长时起,他就知道财政局这是一个火山口,稍不留意就会烧得尸骨无存,毕华胜担任市财政局长时正是梅老板一言九鼎的时候,财政上那些见不得天的帐他能不沾尽量不沾,但有些东西你避不了,做得太过,那结果就是你先被踩死,同流合污的事儿有时候也不得不违心去做,但得留后手。

  梅九龄没那么简单,这一点黄鑫林很清楚,如果要有事,早该出事了,现在传言梅九龄要担任省人大党组副书记、副主任,这意味着梅老板还要上一步,这让黄鑫林也就有些吃不准了,本来有些微妙的心思现在又不得不收紧起来,还得看一看。

  但是梅九曜今晚的这个小动作反而让黄鑫林又觉得有些蹊跷了,梅九曜这么撩拨晓松去做这种蠢事有何意义?是故意要陆为民对自己的观感更糟么?他们在担心什么?想到这里黄鑫林又有些毛骨悚然。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