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九十二节 磨刀霍霍之猪与羊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九十二节 磨刀霍霍之猪与羊

  看着脸色苍白汗出如浆的杜双余被检察院干警以及门外纪委工作人员带走,陈昌俊忍不住叹息了一声,“为民,我看杜双余彻底垮了,真没想到一个县委书记的心理素质这么差,还没有和他说什么事儿,他就先垮了,不论其他,单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当县委书记就不合格。”

  “未必啊,陈部长,这只是暂时的,没准儿缓过气来还得要挣扎一番才行。”陆为民摇摇头,“我们得到的消息,杜双余的儿子早就送出国去了,他老婆就是一家庭妇女,根本就不管他,杜双余在外边也是乱来,反应很差,只不过因为他在苏谯作风霸道,手底下又有一帮人,所以很多事情才没有暴露出来,这一次他身陷囹圄,很多问题肯定会被翻出来,困兽犹斗,杜双余不可能不挣扎一番。”

  陈昌俊连连摇头,目光里也是飘忽不定,“为民,你这才当政法委书记没几天,动作这么大,让下边干部都是人人自危,比纪委书记的风头还劲,庞永兵对你可就有看法了。”

  “嗯,要反击我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纪委把他们的职能发挥得更好,查处更多的问题,这样才能让纪委名符其实,登云,你可要好好努力,不辜负你们庞书记的期望啊。”

  陆为民揶揄嘲弄的口吻让陈昌俊和纪登云都笑了起来,倒是唐啸虽然也能听出一个大概,却不好插进去。

  “不过为民,你选在今天动杜双余可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啊。全市组织工作会议今天召开,大家都看到了杜双余到了会,待会儿却不见人影了,不到中午流言就要满天飞。别人问起我来,我怎么回答?”陈昌俊嘴角带笑的问道,他要看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怎么来回答这个问题。

  “嗨,这可不怪我。谁让他捡了这么一个好时候,我总不能让他回去之后又通知他来吧?那万一他起了疑心就不合适了,正好就着这个机会。”陆为民笑眯眯地道:“就委屈陈部长和我一道当了一回恶人了。”

  “当恶人都无所谓了,只是他是县委书记,坐第一排的,这一缺个人,大家都能看见,会还没结束,就得有人要起疑。你还不知道宋州这边人的习性。对这些事儿那是最敏感最关心。我估计会中就得有人要四处打探了,苏谯那边人肯定要来问。”陈昌俊连连摇头,觉得这事儿恐怕还是得有一个官方说法才行。

  “陈部长。这还不简单,省里边不是已经帮我们创造了一个词语么?协助调查。省纪委能让刘敏知协助调查,我们市委政法委和市检察院也可以让杜双余协助调查嘛。”陆为民满不在乎的道:“您要真不好回答,都推给我,就说是陆为民这小子把人叫走了,说有事儿需要协助工作,当然县里边的工作安排您可不能这么说,该怎么按照组织程序安排,还得按照组织程序走。”

  “你小子!”陈昌俊啼笑皆非,但是心里却微微一动,杜双余现在是被检察院带走,纪委协助,检察院办案的效率要比纪委方面快捷得多,而且可以说基本上是要到有了确凿证据之后才会发招,这一次虽然是在陆为民的督促下检察院发了一次飙,但是检察院基本办案程序却不会变,杜双余的问题恐怕很快就会公之于众,倒是真需要尽快考虑苏谯县委书记人选。

  *************************************************************************************

  全市组织工作会议九点半准时开始,但是苏谯县委副书记林耀喜却发现一直到正式开会,杜双余都没有出现,这让他很是奇怪,他给杜双余的秘书打了电话,秘书告诉他杜双余早就到了。

  “老成,杜书记上哪儿去了?这都开会了,他怎么还不见人呢?”林耀喜忍不住问旁边的组织部长成大才。

  成大才也有些奇怪,杜双余来了他知道,路上他给杜双余打了一个电话,杜双余说他已经到了,他来之后也的确看到了杜书记的那辆丰田佳美停在停车场里,却没有见到人。

  他也没太在意,杜书记先来肯定是要到市里边哪位领导那里去坐一坐,这一段时间杜书记心情都不太好,他的连襟泽口县公安局局长吴泽华被检察院立案侦查,这事儿估计让杜书记打击不小。

  “我给他打个电话,童书记都到了,尚书记马上就要到,就杜书记没来,一会儿又得挨骂。”成大才赶紧拿出手机给杜双余打电话,但是电话是通的,却一直没有人接。

  “怎么回事儿?”看见尚权智在沈子烈的陪同下走了进来,林耀喜也有些急了,县委书记都是做第一排,分管副书记和组织部长、人事局长这些人依次坐下来,杜双余没到就显得太明显了,尚权智现在威权日盛,那张毫无表情的脸总让人心生余悸。

  “不知道,杜书记没接电话,我来的路上给他打了一个电话,他说他已经到了啊,这会儿他会上哪儿去?”成大才也有些着急,他看了看主席台上就位的领导尚权智、黄俊青、童云松、陈昌俊、沈子烈,该到的都已经到了,杜书记就算是要找哪位领导汇报工作,也该分时候才对,主要领导都到了,他会去找谁汇报工作?

  林耀喜又气又急,却又不敢发作。

  他是去年从梓城县委副书记调任苏谯县委副书记的,去了苏谯一年多,算是受够了杜双余的夹磨,杜双余在苏谯相当霸道,连从苏谯本地成长起来的县长虢大奎都不敢和杜双余叫板。

  县委常委里边,另外一个副书记姚连虎、组织部长成大才、县委办主任何平都是杜双余的铁杆死党,而常务副县长李寿辉和县委政法委书记鲁刚也都和杜双余走得很近乎,除了县纪委书记颜永清和宣传部长米荣还算保持中立外,就连副县长里边也有一个是杜双余一手提拔起来的,还有一个整天哈巴狗一样跟着杜双余,可以说在苏谯县委县府里边基本上就是杜双余的一言堂。

  “要不林书记,你先给杜书记请个假,就说杜书记临时肚子不舒服,到医院里去了,待会儿就来?”成大才也苦着脸建议道。

  林耀喜看看表,时间已经到了,看样子杜双余是赶不上了,他只能硬着头皮弓着身子小跑,小心翼翼的避开众人眼光,跑到主席台一头的陈昌俊边上:“陈部长,我们杜书记刚才临时肚子不舒服到医院里去了,可能要稍微耽搁一下,他走得急有没来得及带电话,所以我先来替他请个假。”

  陈昌俊脸色有些古怪的看着林耀喜,这个老林,真是有意思,但是看见对方有些惶恐不安的表情,心里也是一叹:“杜双余闹肚子?这会儿?这么巧?”

  “呃,好像是的,他走得急也没多说,就到医院里去了,估计……”林耀喜也注意到了陈昌俊的脸色表情,不过他却以为陈昌俊是有些不高兴有些嘲讽,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帮忙撒谎:“如果不是太难受,杜书记肯定不会缺席,请陈部长谅解,……”

  “是啊,我想杜双余肯定也不想缺席,这个会议很重要嘛,肯定是万不得已才会出席,我知道了,老林你就偏劳了。”陈昌俊强忍住内心的笑意,点点头。

  林耀喜一回到座位上,旁边宋城区委书记陈庆福已经扭过头来,不动声色的问道:“老林,你们杜书记上哪儿去了?”

  “杜书记都到会场了,肚子突然不舒服,去医院了,我去陈部长那里替他请了一个假。”林耀喜和陈庆福不算熟,不过林耀喜在担任梓城县委副书记之前曾经在市府办担任过副主任,当时担任沙洲区区长的陈庆福也有往来。

  “哦,我说嘛,刚才都还看到他在停车场,怎么这会儿开会却不见人了,还以为他出啥事儿了呢。”陈庆福漫不经心的开着玩笑。

  林耀喜嘿嘿一笑,陈庆福可以开玩笑,他却不能,“那哪儿能呢?”

  看着陈庆福把脸转了回去,林耀喜心中却有些打鼓,这杜双余缺席怎么也不和自己或者成大才打个电话,就算是真被哪个领导留下了谈话,那也该吱个声啊,这么重要的会议,你临到头缺席没个说法是不好交代的。

  黄俊青看着苏谯县委书记那个空缺的位置微微皱起眉头,而陈昌俊则附耳过去说了两句,黄俊青的表情很震惊,然后变得阴沉似水,双唇紧闭,死死的盯着那个空缺位置良久,这个细节被很多人,尤其是第一排的区县的书记们所注意到。

  童云松宣布会议正式开始,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陈昌俊对当前组织工作做总结和展望,……

  但是所有人都有有意无意的把目光望向了第一排居中缺口那个位置,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所有人都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继续求月票,今天争取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