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九十三节 倾巢之下无完卵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九十三节 倾巢之下无完卵

  会议从九点半开始一直到十点半,中间休息十分钟,给大家一个上厕所和抽烟时间。

  坐在第一排的各县区的大佬们都纷纷走出会议室,该抽烟的抽烟,不吸烟的则出去透透气,路过杜双余位置前的人都目不斜视,大家在走廊和门厅里开着玩笑,但都很默契的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到缺席的苏谯县委书记。

  但是对于林耀喜和成大才来说,他们已经觉察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儿,林耀喜和成大才都轮流给杜双余打电话,但到后来,杜双余的手机已经关机,不知道究竟是被打到没有电自动关机,还是被别人关了机。

  会议还得继续开,杜双余的空位置依然摆放在那里。

  林耀喜和成大才似乎都意识到了一点什么,林耀喜倒是无所谓,甚至还有一些窃喜,对杜双余他是没有半点好感,如果杜双余真的栽了筋斗,那他到真要说阿弥陀佛了,但是成大才却不一样,杜双余的失踪让他简直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但是这是组织工作会议,作为组织部长他又不能频频出门去打电话,几乎是忍受着煎熬一般渡过了这几个小时。

  十一点四十,会议准时结束了,市委素来不留饭,所以各自归家。

  但是随着大家一离开会场,手机电话便迅速开始活跃起来,而各种流言也如陈昌俊所预测的那样四处汹涌而出。

  至少到下午两点半上班的时候,就已经传出了三个版本。

  一个版本是杜双余因为在苏谯县长和苏谯县委书记位置上涉及收受贿赂已经被省纪委来人双规;一个版本是杜双余在担任泽口县委组织部长和县委副书记期间买官卖官,因为泽口方面多名干部出了问题牵连到了杜双余。所以市纪委把杜双余带走调查;还有一个版本比较靠谱,说泽口县公安局局长吴泽华涉嫌徇私枉法、受贿和其他刑事犯罪,而刑事案件牵连到其连襟杜双余,所以被市检察院带走调查。

  无论是哪一个版本都足以在宋州掀起一番狂澜了。

  散了会之后林耀喜和成大才如抓了瞎一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杜双余的车还停在停车场里,秘书和司机都还在,但是没有人知道杜双余去哪里了。

  林耀喜和成大才有些不好的预感。只不过林耀喜是表面着急,内心期盼,而成大才是真正的发自肺腑的着急发慌。

  *************************************************************************************

  一散会之后,黄俊青就脸色阴郁的走进了尚权智的办公室。

  虽然杜双余和他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关系,但是作为市委副书记、市人民政府市长,下辖的一个县的县委书记被检察院带走之后他居然才知道,这让他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这是对他最大的蔑视。

  “尚书记,陆为民和沈君怀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之前半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却要在召开大会的时候把杜双余拿下?之前为什么不通通气?”黄俊青的脾气素来很好。即便是在最愤怒的时候也很克制。但是他今天的确有些出离愤怒了,脸色甚至有些扭曲,“陆为民才当几天政法委书记。就连一点组织原则也不要了么?这么大的事情提前半天一天时间通通气难道就那么难,还是觉得我们会给什么人通风报信不成?!”

  “老黄。坐吧,那么大情绪干啥?有什么好好说嘛。”尚权智很淡然的招呼对方入座。

  来宋州快三年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黄俊青如此失态,这让他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黄俊青性子很沉稳,甚至可以说阴柔,平素话语也不多,但是言必中的,拿陈昌俊的话来说,黄俊青基本上难得看到形诸于色的时候,既没有特别高兴兴奋的情况,也不会有特别愤怒和生气的时候,就像一个毫无感情倾向的机器人。

  黄俊青当然不是机器人,只不过他在感情控制上十分到位,鲜有让他情绪波动的时候,但是今天陆为民却做到了。

  “尚书记,我认为陆为民的做法很不合适,严重的违背了组织原则,我还是市委副书记、市长,还是宋州市委常委的一员,一个县委书记出问题被检察院带走不知所踪,我居然要到事情发生之后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检察院要独立于市委领导之外了么?还是我这个市委副书记已经被免职了?”黄俊青脸色铁青,没有理睬尚权智的轻慢。

  “老黄,你言重了。”尚权智正色道:“就算是我,也只是比你早了解到这个情况半个多小时,都是早上八点半的时候,为民和沈君怀才到我办公室向我汇报了昨晚他们在提审吴泽华时,吴泽华交待了他受连襟杜双余的指使,安排人袭击苏谯县上访人家属卞勇,造成卞勇重伤,这是严重的刑事犯罪,同时反映出杜双余利用县委书记身份指使苏谯县公安局以诬陷领导为由将上访人家属打伤并拘留,涉嫌渎职,所以才由市检察院进行调查,而不是纪委调查,这一点我希望你明白,并非陆为民和沈君怀要刻意隐瞒和遮掩什么,也不是不信任谁,而是的确情况太过紧急,时间正好卡在这个点子上,所以有些时候就来不及了,原本是打算在这一次全市组织工作会议之后向市委常委通报的。”

  “涉嫌故意伤害和渎职?”黄俊青略感吃惊,不是他想象的受贿,而是故意伤害和渎职?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如果是这一类情况,没有经过纪委倒是情有可原,说实话杜双余是刘敏知的人,刘敏知翻了,杜双余没问题则罢,如果也有问题,那翻船就是迟早的事情,

  “嗯,现在根据政法委那边反馈过来的情况,恐怕还有检举杜双余涉嫌两起强奸案,至于杜双余的其他情况,现在还没有其他反映出来。”尚权智见对方失了锐气,进一步道:“涉及到这么多恶性刑事案件,恐怕还不仅仅是检察机关介入,市公安局和市纪委随后都要介入,问题必须要查清楚,一个县委书记怎么会沦落到牵扯如此多的刑事犯罪中去,我作为市委书记都觉得简直无法理解,强奸,伤害,你说一个县委书记的素质难道就低劣到如此地步了么?”

  尚权智的反问让黄俊青一时间无言以对,杜双余是三年前任的县委书记,刘敏知一力推荐,而梅九龄也很欣赏这个颇为懂事的人物,而他对这个头脑很好用的家伙印象也还是不错。

  当然他也听到过这个人的一些传言,说此人在男女关系上有些不太好的传言,只是作为县长县委书记,又有几个在这方面纯洁无暇的,在这一点上黄俊青很清楚连徐忠志、庞永兵和刘敏知都是屁股上屎擦不干净的角色,上行下效,你如何能让杜双余这些人就干干净净?

  “尚书记,强奸和伤害这些事情经过核实了么?”黄俊青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不再那么咄咄逼人,只是语气里质疑的口吻仍然浓烈。

  “老黄,我知道你对发生这种事情觉得难以置信,说实话在陆为民和沈君怀向我汇报时,我也一样觉得不可理喻,你说作为县委书记,也许犯贪贿这一类的事情我们以前都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下属,可以说有心理准备,怎么会钻出来强奸和伤害的事情?这里只有我们俩,我说一句不负责任的话,你当个县委书记,搞女人也就罢了,怎么会有强奸这样的手段?我真不知道这样的人怎么会被提拔到县委书记的职位上来!”

  尚权智一边连连摇头,一边介绍道。

  “陆为民和沈君怀向我介绍了情况,杜双余强奸了在苏谯宾馆担任服务员的两姊妹,而且还把这两姊妹一脚蹬开,对方父亲不服气要找他要说法,他就安排人去把对方打伤并滥用职权将对方拘留,最后又通过他的连襟,也就是前期已经被检察院刑事拘留的泽口县公安局局长找人打伤两姊妹的兄长,威逼对方家人不准再上访,……”

  黄俊青离开尚权智办公室时头脑都是昏昏沉沉的,他都有些记不清楚尚权智究竟说了一些什么话,但是有一点基本上是可以肯定的,市检察院拿下杜双余有铁定的证据,否则不会不交给纪委,而是直接由检察院接手,涉嫌渎职,当然也许这只是一个由头,下一步也许就是从渎职中牵连出更多的问题和更多的人来了。

  苏谯历来是刘敏知的老巢,在刘敏知这棵大树倒下时,杜双余这个附着在其上的巢也就随之落地碎散,免不了就有无数完卵要摔碎,倾巢之下焉有完卵,这句话绝不只是一个成语那么简单,这已经被无数历史明证所验证,而这一次恐怕又要在苏谯官场上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