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一百零六节 表妹?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一百零六节 表妹?

  “恐怕只有就机会了。”陆为民沉吟良久方才道。

  杨达金位置的确有些尴尬,既非尚权智信任欣赏的人物,但是现在位置却又显赫,要离开,显得高不成低不就,委实让人不好安排。

  不过陆为民相信随着尚权智对市委掌控权越来越强,对人事调整的意图也越来越明显,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一**的人事调整,那时候未尝没有机会。

  “我的事儿陆书记不用太费心,随缘吧。”杨达金很洒脱的笑了笑,“安书记把我从正研室主任搁在市委办主任上都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了,再要奢望其他,就有人要说我贪心不足蛇吞象了。”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把干部用在合适的位置发挥作用这是一级党委的职责,也是义务,目的只有一个,搞好工作,如果有些人去把职位的升迁调整看作个人权利享受的台阶资本,那说明这个人在出发点上就有问题。”陆为民摇摇头,“而每每用这种心态去看待别人位置变迁,那就说明这个人的世界观有问题。”

  杨达金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探讨下去,因为这个事儿不是他自己想怎么就能怎么的,也不是他努力就能实现什么他自己目的的,所以他岔开了话题,“陆书记看样子想要让老周调到市公安局?”

  “嗯,有这方面的想法,但还只是一个想法,还没有和陈部长沟通,也没有向尚书记和童书记汇报,时机还不是很合适。”陆为民也不隐瞒。“老孟那边不太好说,可能尚书记也有他的想法,但是我还是觉得市公安局的人事格局应该有所变化,否则不利于市委对公安战线的领导。”

  杨达金感觉到陆为民对孟凡英还是有些不太放心。想了一想才道:“陆书记,老孟这个人原来是和刘敏知跟得很紧,但是他是刘敏知提拔上来的,算是有知遇之恩。跟刘敏知紧一些也在情理之中,没道理上来就打翻天印,否则他也起来不了。这人脑袋挺好用,虽然刘敏知一直把他抓得很紧,但是他还是能分清轻重。据我所知,刘敏知安排的一些踩线逾线的事情,他都采取拖或者敷衍的方法,刘敏知为此有一段时间也很不满意,尤其是在孟凡英在市公安局站稳脚跟后。更是如此。刘敏知也没太大办法。毕竟刘敏知和尚书记那边不睦,市公安局局长也不是他一个政法委书记说换就换的,当然。孟凡英一般的事情上还是很听刘敏知的,只是在一些关乎底线的事情上。孟凡英做得很聪明。”

  陆为民也听出了杨达金话语中的意思,提醒他孟凡英既然是尚权智确定留下来的人,那么他陆为民就不应当再有别的想法,最起码现在他还得要老老实实的跟随着尚权智的大旗走。

  他一时间没有吱声,杨达金怕陆为民不知晓其中底细,沉吟了一下才又道:“据我所知,尚书记原来也曾经私下安排过孟凡英一些事情,孟凡英也很懂事的办得很漂亮,从这一点上来说,尚书记应当对孟凡英不是太反感。”

  “哦?”陆为民略感吃惊,他没想到居然会从杨达金这里听到这样一个消息。

  “我也是无意间一个偶然机会知晓的,不足为外人道,但确有其事就是了。”杨达金没说太多,也许是涉及到个人**,他只是让陆为民知晓这其中的底细就足够了。

  陆为民默默点头,这样他就需要好生评估一下了,他原来还有意要周素全来担任常务副局长,也就是考虑在合适的时候接替孟凡英,没想到这里边还有一些他所不知道的东西,那他在很多问题上还得要掂量掂量。

  萧樱一直在旁边悄然不语的听着陆为民和杨达金的谈话,两个人并没有避讳,不过谈论的内容还是让萧樱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至少她是现场听到了决定一些领导命运的观点想法是如何成型出炉的,这种窥伺知情带来的满足感很容易让人感到愉悦,哪怕她不可能对任何人提及。

  想到几年前那个来到双峰担任县委常委的稚嫩青年,现在已经成长成为足以对一地县级领导班子产生相当影响的角色,萧樱就觉得有一种如梦如幻的迷茫感觉,这个稚气脱去但是性格脾气却没有多大变化的男子,总能带给人太多不一样的感觉,而自己似乎也是对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

  史德生早已经把公爵王开刀了葵溪路另一头,三人上了车,先把杨达金送回了家,这又才送萧樱。

  回到家里,陆为民看了看表,已经快十点了,陆为民给自己泡了一杯茶,有些烦躁的心境才慢慢平静下来。

  没想到尚权智和孟凡英还早有往来,这一点的确有点儿出乎陆为民的意料。

  有往来,杨达金没说太明,但是流露出来的味道已经很浓了,难怪孟凡英能坐稳这个位置,只怕尚权智也早就考虑这一点,没准儿就是一个姿态问题而已。

  站在窗前,陆为民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心里边却总还是有些烦闷。

  记忆中尚权智性格有些变了,前世中尚权智的性格是豪放爽直很有魄力,但是在心思上却没有那么多阴微,不过位置变了,局面变了,前世中尚权智好像没有到过宋州担任市委书记,而今世却来了,蝴蝶翅膀已经煽动了那一抹气流,让整个时代大船微微偏离了方向。

  窗外那辆三菱蒙特罗停在车位上,已经有一个星期没动过了。

  自打公爵王成为陆为民座驾之后,原本这辆三菱是交给宣传部办公室,但是直到这是陆为民私人关系借来的车,部里边便再无人用这辆车,无奈之下,史德生也只能帮陆为民把这辆车开了回来,也主要是供陆为民个人有时候要用车的时候方便。

  兼任政法委书记之后,刘敏知那辆悬挂着昌o—00009号的2.8排量的皇冠也搁在那里没人开了,和其他地市领导都爱坐奥迪不一样,宋州这边的领导普遍都乘坐日本车,而前世中宋州这边就以走私车猖獗出名,尤其是来自日韩的走私车最多。

  尚权智和黄俊青都各坐了一辆3.0的皇冠,而像童云松和徐忠志都是坐的的公爵王,杨永贵更牛,坐的是一辆凌志gs300,是市财政局抵债回来的一辆车,就连古敬恩也坐的是一辆2.4排量的丰田佳美。

  窗外蟋蟀的嘶叫声更让陆为民心里不爽,一时间陆为民竟然有一种想要开车冲回昌州或者阜头的感觉。

  来宋州两个多月,回昌州的时间屈指可数,星期六星期天也基本上泡在这边,人生地不熟,的确有些难受,可是这若是经常回昌州,却又怕主要领导找,不敢不请假偷跑,尤其是兼任了政法委书记,要想走就更难了。

  电话响了起来,不是手机,而是座机,陆为民有些奇怪,这座机他基本上没有用过,晚上也是手机开着,谁会打座机?

  陆为民拿起电话,喂了一声,对方的声音很陌生,“陆书记么?我是门卫室小王,这有一个您昌州那边来的表妹来了,她和你说一说?”

  门岗很敬业,也是经过专门培训的,既有礼貌,又讲原则。

  表妹?陆为民颇为吃惊,丰州哪来啥表妹?母亲在南潭那边没啥亲戚了,舅舅在黎阳,那也是表姐,哪来什么表妹?至于昌州,父亲的亲戚都在青溪那边,昌州也只有父亲一个人,没啥亲戚,这一表三千里,他也吃不准哪来什么表妹。

  不过他没有表露什么,只是接着电话,想听听那边究竟是谁。

  “陆哥,是我,梓宁啊,我专门过来看看您,嗯,你和他们说说吧。”电话里的声音很清脆悦耳,说完没等陆为民反应过来,就把电话交给了门岗。

  陆为民猝不及防之下,听到那边门岗的询问,只能硬着头皮同意对方进来,让门岗给她指一指自己住的是哪一栋。

  这个丫头,消息倒是很灵通,上午的事情晚上居然就知道了?陆为民还没想到卞梓宁耳朵也这么灵。

  卞梓宁背着个包,讲一口普通话,装出一副大城市来的模样,大模大样的和门岗打了一个招呼说再见,很大气的像里边走去。

  这一段时间她去了宣传部那边两次,都没找到陆为民,而到政法委这边也同样没人,她知道泽口县公安局的局长出事儿了,在泽口打她堂兄的王氏兄弟也落网了,但是这对她却没有太大意义,这些人不过是小喽啰,幕后主使人却还没有露面,而她和家里人是想要看到杜双余坐班房!

  但是一个星期过去了,陆为民自打那一天带她去了叶河之后,就再没有声音了,她给陆为民打了两次电话,陆为民都只简短的说了两三句话,意思也就是案件正在侦办当中,让她耐心等候,但是这种等待何时是个尽头?!

  她不想再等下去,又见不到陆为民本人,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