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 在险峰 第一百一十一节 观感,话语权,黑打手

第十卷 无限风光 在险峰 第一百一十一节 观感,话语权,黑打手

  “不能不说这个杜双余还是个人才,某些方面的偏才,瞧瞧,他都懂的把干部考核用量化的方式来进行,只不过他的考核量化不是其他工作成绩,而是通过向他送钱这种手段来衡量。文學吧wxba”陆为民忍不住叹气一声,“上行下效,我甚至可以想象得出来,像成大才这种货色,他为了当上组织部长而向杜双余行贿五万元,那么肯定会通过其他渠道收回来,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他在这个位置上通过非法手段捞取的,很难想象他会把工资奖金一分一文攒起来,送给杜双余。”

  陆为民的话再度刺激了在座众人的神经,这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成大才担任组织部长这几年,经他手提拔的干部怕也不少,如果说科级干部一把手们可能要杜双余点头,那么这个组织部长对于副科级干部们来说,也就是一个值得上贡的对象了,这中间一旦被翻出来,不知道又要有多少干部卷进去,真要到了那一步,真就有点儿国将不国的味道了。

  “尚书记,童书记,为民说得没错,就现在杜双余交待的问题已经算得上是一场地震了,如果成大才被拿下之后再效仿杜双余也来一次大吐特吐,牵扯面可能会更宽泛,而且影响可能会越大,因为他作为县委组织部长更多的是掌握和影响那些副科级干部的命运,像各局行的副职,乡镇副职,一旦波及开来,无法想象今年苏谯的工作会变成什么样,我觉得这个问题市委恐怕要慎重考虑。”

  陈昌俊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整顿苏谯的官场吏治当然是他所愿意的,但是他的想法只是想要局限于处级和副处级干部,如果向下延伸到科级副科级干部。那影响就太大了,甚至可能会造成苏谯全县的工作停摆,这是宋州市委包括尚权智在内的人不愿意见到,也无法接受的。

  这就需要把案件控制到一定程度,不能无限制的扩大化。

  尚权智也没有想到问题居然会发展到这一步,杜双余收受贿赂也在情理之中,当陆为民介绍杜双余的儿子早已经自费送到美国去几年时,尚权智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再加上前期也反映出来一尊金佛的事情。所以杜双余要吐一些人来也很正常。

  他怎么没想到杜双余居然会有这样一个笔记本,而且还主要记载的是他提拔干部任用干部的“经验和标准”,这简直就是一颗炸弹,足以把苏谯县官场炸得天翻地覆。

  对于陆为民来说这当然无所谓,甚至是大功一件。但是作为市委书记来说,他就不得不考虑苏谯县下一步的工作怎么来开展,怎么才能让苏谯县的社会大局不至于受到太大冲击,怎么才能让苏谯的经济发展不至于受到太大影响,做为市委书记,这才是他最需要关注的,而不是拿下了多少**分子。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丝毫不值得骄傲。

  还好,陈昌俊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主动提出了这个担心。尚权智知道这个时候还不能打击陆为民的工作积极性,但是他得要让陆为民明白市委的苦心和意图。

  “昌俊的担心很有道理,为民,你的意思呢?”尚权智沉吟了一下。才缓缓道。

  陆为民没想到尚权智直接把话题丢给了自己,照理说自己只是政法委书记。苏谯县的干部队伍出了这么大问题,如何来善后应该首先征求童云松、庞永兵和陈昌俊的意见,庞永兵也就罢了,陈昌俊也提出了担心,实际上也已经有了一个姿态,现在应该听童云松的意见才对,怎么尚权智却把话题交给了自己?

  略一思索,陆为民也就知道了尚权智的苦心,一方面恐怕是担心打击了自己的工作积极性,要知道这也是他最初希望自己做到的,这会儿却又来勒紧缰绳,有些说不过去,另一方面也是怕自己不依不饶非要查个子丑寅卯出来啊,陆为民内心暗自窃笑,这也说明自己在尚权智心目中的分量越来越重,这是个好现象。

  “陆书记,我觉得这事儿恐怕要一分为二来看,杜双余这本日记记录还是比较详实的,我个人觉得,对于那种逢年过节干部考虑到工作的应酬式红包与那种为了升迁或者与杜双余拉近关系而刻意送的红包要区分开来,一方面可以从金额上来划一个线,另一方面也可以根据这个干部的现实表现来观察了解,这样可以避免波及面太大,苏谯是我们宋州经济大县,不能因为出了一些**分子就影响到发展大局,这一点我赞同陈部长的意见,既要查处那些贪腐行为,又要确保苏谯的大局稳定,经济平稳发展。”

  陆为民思索了好一阵之后才拿出自己的意见,“当然,这个具体如何来划定,可能要倾听纪委同志的意见,但我觉得尚书记应该把这一点要明确,另外我觉得苏谯县委班子的问题恐怕要尽早明确,尤其是县委书记的人选,一个具有丰富经验和大局观的书记提前坐镇介入,恐怕对苏谯下一步局面的稳定会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

  尚权智目放奇光,他没想到陆为民的眼光居然也有如此高度,之前他一直觉得陆为民恐怕不会轻易放过这样一个机会来彰显他自己能力和扩大他自己影响力,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能说出这样一番顾大局识大体的话来,当然这家伙后面的话也露出一些意思来,看样子这家伙也不仅仅只是想把他的影响力局限于政法或者宣传这一块,而是想要进入更核心的区域,要在人事上也发挥他这个新晋常委的影响力,进而争夺话语权了。

  对这一点尚权智倒不太在意,也觉得在情理之中,不想谋求更大权力或者说更大影响力的干部反而无法让人理解和信任,因为这不正常,陆为民虽然年轻了一些,毕竟也是干过县长、县委书记的角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思路眼界比沈子烈更具有前瞻性和深刻性,这一点尚权智也是在不知不觉中才意识到,这让他也加重了对陆为民的接纳之心。

  不过,对于童云松和陈昌俊来说,他们却都感觉到陆为民这个家伙带来的压力。

  童云松还要好一点,毕竟他身份不一样,作为分管党群组干的副书记,无论其他人如何争夺,只要他和市委书记的关系不恶化,那么他的影响力就始终会保持着。

  而陈昌俊却感觉到几分压力,作为组织部长对干部的举荐有着先天的优势,因为这是党委赋予组织部门的天然权责,但是这并非说其他领导就没有举荐权了,像每个常委甚至每个政府的副职也都或多或少对自己分管的领域的干部任用有举荐权,这就要看你这个常委或者副市长在市委中的影响力和话语权有多大,现在陆为民正在光明正大的利用这一次检察机关查处案件带来人事空缺的机会来争夺话语权和影响力,而且看样子尚书记似乎还颇为认同陆为民的观点,这更加重了陈昌俊的警惕心。

  不过陈昌俊也知道现在在座这几个人目前都还只能是通力合作,不敢有其他想法,外敌压力仍在,而且稍不注意还可能被打一个像马德明的致命反击,这个时候更重要的是齐心协力击溃外敌,才能谈得上其他,何况陆为民的表现也当得起尚书记的首肯认可,连陈昌俊本人都觉得陆为民今天的表现的确很值得一赞。

  只是就这样就想要来争夺苏谯县委书记的人选建议权,陈昌俊觉得陆为民也未免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一点,你以为苏谯县委书记是被你拿下的,这个县委书记人选你就可以有发言权了?天下哪有这么好的馅饼?那不是谁都去愿意去当纪委书记或者政法委书记去了?

  “老童,你的看法呢?”尚权智微微点头,把目光转向童云松。

  “嗯,为民的观点我觉得很中肯,也很切合实际。既要查处贪腐行为,又要确保大局稳定经济发展,这不矛盾,我想只要我们专案组把握好原则,在查处问题时掌握好原则性和灵活性,我们可以做到两不误,另外就是苏谯县委书记人选问题,鉴于杜双余即将被检察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我觉得为民在这一点上的看法很敏锐到位,应该立即研究这个人选,越早越好,这样有利于稳定苏谯下一步形势,避免影响到苏谯下半年的发展大局。”

  童云松点头赞同陆为民的意见,显然是对这一段时间陆为民的表现也非常满意,这一个多星期,基本上隔两天陆为民就要主动或者是通过电话,或者是面见,汇报案件进展情况,保持着与向尚权智汇报基本一致的频率,这极大地满足了童云松的自尊感,也使得他对陆为民观感大佳。

  原来都说陆为民桀骜不驯是个刺儿头,但是童云松觉得这要看人,真要对徐忠志和庞永兵这些家伙桀骜不驯甚至针锋相对,那又有什么不好呢?现在宋州市委就是需要这样的锋芒不露杀气腾腾的黑打手,撕开那层温情脉脉的面纱,尚权智和他做不到,陈昌俊和沈子烈软了一些,就需要陆为民这中桀骜不驯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

  呐喊一声,最后三天求月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