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一百六十节 纠结,破解

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一百六十节 纠结,破解

  陆为民猜得没错,尚权智现在的确处于一种矛盾的状态中。

  从他内心来想,他觉得陆为民应该是一个最合适的常务副市长人选,但是他从楚耀澜那里获知邵书记似乎有意要让洛门地委委员、洛门市委书记马国宝来担任宋州市的常务副市长,但是楚耀澜也说了,邵书记只是有这样一个意向,而且是之前的考虑,在尚权智提出了希望在宋州现有班子人选中产生这个想法后,邵书记如何考虑就不一定了。

  在担任副省长之前楚耀澜是省长助理、省经委主任,但之前,也就是88年的时候,他和尚权智两人都一起在省计委工作,而且两人都是担任副主任,也还有一段同僚之情。

  照理说两个都是副主任,关系多半不佳,但是楚耀澜在资历上却要比尚权智浅,他提拔为副主任时,尚权智已经在副主任位置上担任了两年了,楚耀澜为人谦和大度,与作风更为强硬的尚权智关系处得也还不错。

  在楚耀澜担任省计委副主任一年后,尚权智到黎阳地区担任行署专员,后来接任黎阳地委书记,而楚耀澜后来则从省计委副主任升任省经委主任,并且在省经委主任位置上升任副省长,这一步的跨越上,楚耀澜就完成了对尚权智的超越。

  楚耀澜对尚权智的印象一直不错,虽然他们在各奔东西之后联系并不算紧密,但总体来说都还算不错。

  尚权智倒也能看得开,各人造化不一样,楚耀澜在担任省经委主任时与时任省长黎登江关系密切,所以很快兼任了省长助理,有了这个平台,所以才能水到渠成的担任了副省长。而在邵泾川担任省长之后,楚耀澜也能和邵泾川处得很很不错,也才有今日的省委秘书长。

  楚耀澜给自己提示了这样一个消息让尚权智颇为烦恼,省委书记如果有这个意图最终却又听从了自己的建议。那么自己承担的压力就更大了,给了你这样大的自主权,如果工作还是拿不起来,这恐怕就说不过去了。

  尚权智不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邵泾川授意楚耀澜给自己透露了这样一个消息。他琢磨之后觉得似乎邵泾川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作为省委书记心思如果“细腻”到这种程度,那也有些太过无趣了。

  但无论是否有意,这样一个信息也给他增添了不少压力。

  困扰尚权智的还不仅仅是楚耀澜给他的这个信息。据说省委里边也还有其他意见,比如汪正熹有意让昌州某个经济强县的县委书记来担任这个职务。

  如果这些困扰是来自外界的,那么内部的问题就更让尚权智感到纠结。

  如果让陆为民担任了常务副市长。陈昌俊和沈子烈会如何着想?

  陈昌俊作为组织部长。在人们心目中与常务副市长也就是一线之隔,但是一线之隔也是差别,如果陆为民担任了常务副市长,就必然会让有些人揣摩为什么不是陈昌俊?

  陈昌俊不擅长经济工作这种说法是无法说出口的,谁能说陈昌俊就不擅长经济工作了?只能说是尚权智根据各自工作经历的一种主观臆断罢了,虽然这种臆断肯定有其理由。

  沈子烈那里同样是一个问题,陈昌俊毕竟和陆为民之前毕竟没有什么交织。但是沈子烈不一样,陆为民曾经是沈子烈的秘书,这样悬殊的身份差距现在被逐渐弥合不说,现在陆为民更要凌驾于沈子烈之上,这种感觉沈子烈会如何承受?

  想到这里尚权智就觉得头疼,也许陆为民真的不是最好的人选?

  陆为民不是合适人选,那接受省里的意见就合适么?尚权智有些怀疑,宋州局面复杂,新来者适应熟悉只怕都要小半年,而且其理念和自己是否合拍也是一个问题,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是邵泾川或者汪正熹属意的人过来,会不会有尾大不掉的情形?

  局面不控制在自己手上,最后一旦效果不彰,或者出了问题,板子却又要打在自己身上,这一点也是尚权智无法接受的。

  诸般心思在尚权智心中不断翻腾纠结,时而尚权智觉得有些问题可以克服,时而又觉得有些观念可以弥合,这让素来以果决自豪的尚权智也第一次踌躇了。

  也许该找一个机会再和陆为民谈一谈,摸一摸底,尚权智目光中多了一分果决。

  *************************************************************************************

  庞永兵调整到省教委担任副巡视员,徐忠志在昌州龙台国际机场出逃之时被抓获,这一系列的官场震荡几乎把已经有些麻木的宋州干部们再度震得晕头转向。

  说实话,宋州的干部们是已经有一些心理承受力和心理准备的了,想一想这一年里已经有多少干部出事了?从马德明开始,刘敏知,然后就是苏谯的官场地震,牵连着泽口也受到波及,紧接着就是市公安局出的大乱子,至今局长离奇死亡,副局长被双规,还有一个党委委员、刑侦支队长畏罪潜逃,简直堪称一个万花筒,窥尽官场问题百态,

  但是当庞永兵被无名无份的调整到省教育厅当一个副巡视员,没有给任何说法;而徐忠志干脆就要化妆出逃,而结果就是在机场被当场抓获,丑态百出;贝海薇金蝉脱壳,不知所终;伴随而来的是宋州赫赫有名的崇文建筑公司老板邱崇文被市公安局以涉嫌偷税漏税立案侦查,检察院也开始正式介入调查广电大厦的建设迷局。

  谁都知道这场戏还没有结束,还会有人在这出戏里次第登场,至于说是悲剧角色还是喜剧角色,就很难断言了。

  毕华胜走到黄俊青办公室门口,踌躇良久,这才敲了敲门。

  “进来吧。”里边的声音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颓废,反而多了几分精气神似的,这让毕华胜也有些惊讶。

  “市长。”毕华胜打量了一下坐在办公桌背后的黄俊青,黄俊青的脸色精神看上去很不错,毕华胜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黄俊青精神这么振作的时候了。

  记忆中自从马德明落马之后,黄俊青情绪就不是很好,这一点毕华胜也心知肚明。黄俊青是反对把马德明拉下马的,但是庞永兵和徐忠志两人觉得必须要给尚权智一个反击,同时起一个杀鸡儆猴的效果,所以一意孤行,把马德明给拉下了马。

  黄俊青觉得这是在向尚权智挑衅,而且也触及到了尚权智的底线,必然会导致两边关系的绷紧,甚至断弦。

  在这一点上,毕华胜也是赞同黄俊青的观点的,双方关系虽然不睦,但是却不宜撕破脸皮,成王败寇,既然梅老板已经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而黄俊青在这一轮博弈中失败,那就愿赌服输,如果不认输反而要破坏规则恣意妄为,那么其结果就是败亡得更快,甚至彻底消失。

  只是庞永兵和徐忠志却看不到这一点,当然他们也获得了梅老板的支持,在这个问题上,毕华胜也只能小心翼翼的躲在了一边,以庞永兵和徐忠志的骄狂,他们也不屑于征求自己的意见,那正好,自己乐得个置身事外。

  “坐吧,华胜。”黄俊青心情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甚至比梅九龄在担任市委书记时都更轻松,和尚权智的一席长谈,沟通得相当不错,有这样一个结果,黄俊青算是比较满意了,至少自己尽了最大努力。

  “市长,看来您的心情不错啊,遇上什么好事情了?”毕华胜微笑着道。

  “华胜,你觉得近期我们还有什么好事儿么?”黄俊青脸上浮起一抹难以言喻的笑容,很复杂而又带有一些苦涩,不过很快那一抹苦涩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淡然。

  “呃,对不起,市长,我失言了。”毕华胜也觉得有些不好回答这个问题,庞永兵被调离,徐忠志在昌州龙台国际机场被抓获,据说他是准备到香港转道去加拿大,但是却没想到他的一举一动早已经被宋州市公安局和市纪委的人给盯上了,被缠在检票口脱不开身半个小时后,省纪委的人就赶到把他带走了,也宣布了这颗曾经在宋州政坛上熠熠生辉的角色的陨落。

  “不,华胜,不怪你,要怪只能怪我们自己。”黄俊青摆摆手,示意站起身来的毕华胜坐下,自己也绕出办公桌,走到斜对面的沙发坐下,“妄自尊大,坐井观天,最终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毕华胜有些茫然,黄俊青这是什么意思,他还是比较尊重这位老市长的,比起徐忠志和庞永兵来,这位老市长要谦和和低调得多,在准确一些,也要干净得多,毕华胜甚至觉得如果不是梅老板过于骄狂高调,宋州这个市委书记是轮不到尚权智来当的,正是因为梅老板的太过于骄狂跋扈,才使得省委峻拒了他的推荐,让尚权智来捡了个落地桃子。

  补昨晚的,停电耽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