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二十六节 目标,原则,底线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二十六节 目标,原则,底线

  “我所确定的一个目标,就是国企必须要改制,而且要改活,无论是采取股份制,兼并重组,转让,都必须要改,破产不是最佳选择,但是如果真的无路可走,也还是要走!”陆为民确定下第一个基调。

  这一点尚权智认同,破产对市政府对本地金融环境都不利,市政府承担的担保债务很高,破产意味着市政府财政就会被卷进去,而银行由于企业破产也会蒙受巨大损失,这会极大恶化金融环境,导致日后金融机构对本地经济发展支持采取更为保守谨慎的态度。

  但是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也只能走这条路,不可能让企业就这样一直拖下去,这也是早就确定了的原则。

  看到尚权智点头颌首认可,陆为民也心中略松,尚权智也是看到这一战无可回避,这一步也必须要踏出去,有这个决心才谈得上面临更大的风浪。

  “第二个一条原则,这个原则就是尽最大努力确保职工的利益不受损,或者说不受太多钱损害,哪怕是市政府多承担一些债务,多支付一些补偿,也在所不惜。”

  陆为民印象最深的就是前世中从98年开始的国企改革,这一轮改革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转折,如果那个时候没有莫大的决心来推进国企改革,而后十年经济的高速发展便是空谈,也正是有了顶着巨大压力的国企改革,使得中国经济从以国企为主的公有制经济步入了混合制经济为主体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体系,也迎来了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黄金期。

  但是反过头来看,这一轮经济高速发展黄金时期的获得不是没有代价的,其中国有企业经历了残酷的阵痛,尤其是国企职工做出了相当大的牺牲。他们把青春献给了企业,但是企业却因为不适应市场经济而倒下,而他们失去了劳动权,却没有为自己前期的劳动获得足够的补偿。

  而另外一方面则是由于法律体系不健全和缺乏经验,或者中国还处于从人治转归法治的缓慢蜕变期,使得在有心人或者无心的不规范的操作下,在国企改制中,大量国有资产流失,以至于日后引发了空前激烈的争论。像郎咸平和张维迎等的争论也源于此。

  陆为民的第二条原则让尚权智若有所思。

  这一条原则虽说是一个原则,但是还是有些模糊,如何来保证职工的利益不受损或者不受太大损害,其实陆为民也有些意思流露出来了。

  肯定会有很多利益方受损,这是不可避免的。

  在企业倒下这一轮回中。政府作为国企出资者,利益受损是不可避免的,宋州市政府其实也就是代表着宋州638万老百姓的集体利益,宋州市政府利益受到了损害,其实也是分摊到了638万宋州老百姓身上,只是对这份利益普通民众只有理论上的主权,并无实质性的支配权而让大家漠视了罢了。

  同样企业职工也是受损的一方。他们会在这一轮风暴中失去劳动权,失去了劳动权,也就意味着丧失了通过自身劳动获取报酬的权利,那么就应当予以补偿。而补偿就是政府提供的基本的社保医保,以及一部分离职补偿金,前者是不可或缺的,但后者却需要政府来挖生肉。所以在这一块上也是最容易引发事端的。

  陆为民流露出来的意思无疑是宁肯政府多背负债务,多承担损失。也要确保职工利益受损减轻到最小,这个想法是好的,但是关键是市政府能承担得起这一负担么?

  对这一点尚权智暂时不予置评,这需要根据时下财政状况以及企业改革时的具体情况来定,但他认同陆为民的这一观念,前提是财政状况允许。

  见尚权智露出深思之色,却没有像前一条那样点头认可,陆为民也知道这是尚权智有保留,这也很正常,如果忙不迭的点头叫好,这也不是尚权智,也不是市委书记了。

  “第三条底线,那就是依法依规实施改革,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可能这句话听起来有些荒谬可笑,都说了国企改革是前所未有的破冰之举,尤其是每个地方每家企业的情况不尽一致,从中央到地方对于这国企改革都只有指导性意见,却没有真正的法律规范来调整,我们怎么依法依规来改革?”

  陆为民的自我反问也赢得了尚权智的点头,这也是他很好奇的。

  “我所说的依法依规是指除了中央和省一级的法律法规外,我们市里边也应当充分发挥市人大这一权力机构的作用,根据我们宋州的实际情况制定适合我们宋州国有企业改革的地方性法规,这是《地方组织法》和国务院授予我们宋州的权力,必须要用好用足。”

  陆为民的话让尚权智眼睛一亮,这个家伙的思路果然宽广,居然想到了这一条,用这一条来规避可能面临的政治风险。

  宋州是国务院确定了的较大城市,而82年的《地方组织法》也规定省、自治区的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和经国务院批准的较大的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可以拟订本市需要的地方性法规草案,提请省、自治区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制定,并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国务院备案,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省、自治区的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和经国务院批准的较大的市的人民政府,还可以根据法律和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制定规章,这两条规定也就确保了宋州是可以制定关于宋州国企改革的相关地方性法规或者规章,这也可以确保日后如果有谁要对宋州国企改革反攻倒算时,宋州市委市政府有足够充分的法律依据支撑。

  “好,为民,你考虑得很周到,我很满意,这么短时间为民你能拿出这样一个概略性的方针来,你也很费心了。”尚权智感叹道,“我知道这件事情难度很大,麻烦很多,但是我们却无法回避,不得不去做,要十全十美不太可能,我只是希望这件事情坐下来,能够维护绝大多数人利益,不至于被后人来戳脊梁骨,就满足了。”

  “尚书记,这事儿还真难说,维护大多数人利益这话个人理解不一样,人的*是无穷的,得寸进尺,得陇望蜀,都有这个心态,你很难达到各人的满意度,我的想法是,依法依规,公开透明,制定政策规章时尽可能多倾听广大职工代表的意见,在不违背政策的前提下,尽可能为他们争取更多的利益。”

  陆为民对想要不挨骂这一条上不抱希望,要改革就要触及人的利益,而人的心理预期往往都是往高走,怎么可能不挨骂?

  也幸亏这几家企业现在都已经拿了一年的基本生活费,前两年也是拿基本工资,让他们的心理预期降低了不少,不然陆为民还真有点不敢去碰。

  要知道这可是一万多人,不是原来自己在双峰在阜头搞的改制,那不过区区百十人都算是比较大的企业了,一万多个家庭,涉及几万甚至十万人的生活,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利益诉求各不一致,挨骂就是难免的,这个心理他早就有。

  听得陆为民这么一说,尚权智面色也是黯然苦笑。

  他当然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甚至还有应对一两场围堵市委市政府的心理准备,好在这一两年来企业职工围堵市委市政府也成了惯例,大家都有些经验了。

  冷静、理智、忍耐,这三条成了制胜法宝,只要事态不激化,不演变为打砸抢和扰乱正常办公秩序,都可以通过谈话的方式让大家情绪冷静下来。

  何况宋州市委市政府也算是对得起这些企业,能做的都做了,企业由于市场原因而的确无法生存下去,走到现在这一步,大家也只能理性面对。

  “对了,为民,你这只是说了大方针,难道说具体实施方案心里还没有一点路径?”

  尚权智也知道陆为民不容易,这一段时间几乎是争分夺秒的下去调研,四家纺织企业花了他两个整天四个半天,陆陆续续还调研了一些集体企业,重点就放在纺织企业上,连段厚柏都都给累得趴下了。

  前两天沈子烈都在说段厚柏本来身一直体不错,但是跟着陆为民跑,这肥的拖瘦,瘦的就得拖死,段厚柏清闲了两年,现在遽然跟着陆为民这么高强度高频率的下企业座谈、走访、调研,加上这段时间天气变化剧烈,段厚柏重感冒都住院了。

  陆为民沉吟了一下,才道:“有了一个大概方向,但是还不成熟,需要很多完善,也还要市委来研究确定,我倾向于由麓山集团来整体并购这四家企业,但这还只是我个人的一个构想,还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第二补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