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二十八节 差距,感悟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二十八节 差距,感悟

  顾子铭回到家中,忍不住瘫倒在沙发中,一动不想动。(即可找到)

  他太累了,累得他真想立即上床躺着一动不动,也不知道陆为民怎么jīng力就会这样充沛,自己只比他大一岁,平时虽说没有锻炼习惯,但是大学时候自己好歹也是学校乒乓球队的角sè,怎么现在都觉得jīng力体力都有些不够用了呢?

  不是自己不中用,而是陆为民太能折腾了。

  两个星期,调研了十七家企业,遍及全市六个县市区;平均每家企业调研时间不低于半天,或者说四个小时,每个单位的调研,除了四十五分钟的开会听汇报,再除开路上消耗时间,一个小时的职工代表座谈,半个小时的管理层谈话,再就是现场走访询问查看也会在半个小时以上,基本上塞得满满的,然后还要每个企业都要拿出一份短期和中长期的规划构想,不管国企还是乡镇企业抑或是私人企业,这也让顾子铭很是不解。

  国企也就罢了,乡镇企业也属于集体企业一份子,也勉强能说得过去,而私营企业也要拿出短期和中长期的规划构想,就未免有点儿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他这一折腾不要紧,可算是把自己给害苦了,每到一个企业,顾子铭都要跟随陆为民亲身了解,收集各种资料,然后要求你在规定时间内对这个企业的现状做一个剖析,主要还是观察这些企业存在的风险以及应对措施,说白了,也就是应急管理体系的实施。

  把这些企业送上来的各项资料,陆为民都一一看过,这十七家企业也是陆为民有针对xìng选出来,现在就交给了顾子铭。让他分门别类,拿出一篇分析报告来。

  这对顾子铭来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虽然他是学经济出身,但是对于这种微观经济中的企业管理研究却还是第一次触及,所以这段时间他也是主动到计委、经委、二轻工业局、乡镇企业管理局等部门找相关人员索要资料,然后又主动联系了阜头县委获得了一些原来陆为民写的相关类文章,摸清楚陆为民的思路风格,这才好下手。

  他也感觉到陆为民对华廊集团、麓山集团、美佳集团尤为感兴趣,重心也放在华廊集团、麓山集团、美佳集团上。对华廊集团、麓山集团和美佳集团的发展历程也做了一个相当详实的了解分析,一来二去也和华廊集团、麓山集团和美佳集团方面关系也混熟了。

  昨天美佳集团庆祝美佳集团创业十周年庆典,邀请了陆为民,当然陆为民没有去,委托自己去代为道贺。还专门送去了一副裱过的字作为贺礼,顾子铭觉得这内容也有些俗,“鹏程万里”,也不是陆为民手书,而是陆为民委托他在阜头的熟人请他欣赏的一个书匠写的,字倒是写得挺有气势,美佳集团方面也非常高兴。觉得陆为民送的这幅字很有意义。

  美佳集团的庆祝活动搞得很热闹,美佳百货也搞了声势浩大的让利酬宾活动,受邀而去的领导不少,包括分管商业的副市长和麓城县、宋城区的领导。但是陆为民却让自己很低调的去,而且也没有参加任何活动,只是送了这幅画,但是顾子铭却感觉到美佳集团袁连美和臧梅夫妇对这幅画很看重。对自己代陆为民上门道贺也是十分重视,袁连美还专门抽出时间来和自己讲了一会儿话。这让本来就有些担心失礼的顾子铭更是觉得受宠若惊。

  他觉得陆为民应该和袁连美臧梅夫妇很熟悉,而且也感觉得到袁连美和臧梅对陆为民的尊重,顾子铭临走时袁连美和臧梅专门让人送了三张礼宾卡,还笑着解释说他们都知道陆市长的规矩,从来不搞特殊化。

  礼宾卡实质上就是代购卡,每张面值三千元,陆为民、顾子铭和司机各一张。

  顾子铭把礼宾卡的事情向陆为民汇报时,陆为民也只是笑着摇头,说袁连美怎么也许会搞这一套了。

  顾子铭也很感兴趣陆为民会怎么来处理这张礼宾卡。

  三千块钱不是小数目,三张加起来就是九千元,在97年也算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目了,顾子铭家境算是不错,也一直要以在仕途上有所拼搏,所以三千块钱虽然不少,但是他也不太在意,他感兴趣的是陆为民会怎么来处理这桩事情。

  送回去?这显然是有些不合适,美佳集团认为这是人之常情,这也不是钱,不过是代购卡,是一份心意,退回去就显得有些不近人情;收下,要说也没什么,这年头都这样,人情往来,逢年过节,祝寿结婚,开业乔迁,封个红包一两百不嫌少,一两千似乎也不嫌多,很正常。

  但是顾子铭从蔡亚琴那里知道陆为民家中经济条件相当好,至少从他们的居所来看就知道陆为民不是缺钱的人,自然不会把这区区几千块钱打上眼,似乎也犯不着为这点钱沾什么荤腥气,尤其是陆为民摆明是想要在仕途上要本一番前程的,肯定在这上边更要注意,特别是他这么年轻就走到这个位置上,盯着他的人肯定不少,而现在自己也还算不上他的特别亲信,这几千块钱的礼宾卡反而可能成为陆为民的累赘。

  而且他也听蔡亚琴从甄婕那里获知的消息,似乎陆为民的兄弟姊妹都应该是在做生意,而且生意做得很大,所以底气很足。

  在顾子铭看来,这几千块钱礼宾卡至少会让陆为民感到小小的为难,但陆为民的反应却很平静,让自己把这九千块钱礼宾卡先买两千块钱的营养品,到时候他会和自己一道去看望还在家里休息的段厚柏。

  段秘书长这一段时间感冒似乎一直没怎么好,时而复发,这不又复发了,这段时间在家里休息。

  剩下七千块钱礼宾卡陆为民让顾子铭买三千块钱还好一点的烟和茶,用于办公室接待,剩下四千块钱买成书本、文具送到宋州市儿童福利院。

  陆为民的安排轻车熟路,很显然经常处理这种事情,这也不能不让顾子铭感到惊讶。

  ****************************************************************

  蔡亚琴回到家中时,看见自己丈夫躺在沙发上痴痴的发怔,吓了一大跳,“子铭,你怎么了?生病了?”

  顾子铭伸了一个懒腰,摇摇头,“没有,就是有点儿累,怎么你今天也回来这么晚?”

  “新来的区长到我们教委调研座谈,拖得久了一点。”蔡亚琴叹了一口气,“差点儿我也被拉去陪酒去了,幸好我说我身体不方便,我们办公室主任人还行,帮我应付过去了。”

  顾子铭有些冒火。

  谁听着自己老婆要被拉去陪酒,心里都不自在。

  沙洲区分管教育的副区长是覃成霖。

  覃成霖和堂伯父顾天元一直不对路,顾天元几年前和覃成霖竞争副区长时获胜,先上了,覃成霖又拖了两年才担任副区长,所以两人关系一直很僵。

  恰恰覃成霖又在分管教育,也知道自己和亚琴的关系,自己又是顾天元的堂侄,这家伙原来有雷志虎在当区长还算守规矩,但也没少sāo扰亚琴,只要是牵扯到教委这边工作的吃饭应酬,都要让教委领导把在办公室工作的亚琴叫去,亚琴多推了两次之后,实在推不过去,有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参加。

  虽然这种饭局没什么大不了,但是这男人的饭局,酒桌上免不了就有些黄段子荤玩笑出来,作为女孩子坐在这桌上,如果不是想要在仕途上奔行或者不太在意的,难免就会有些不自在。

  “覃成霖这个王八蛋又在出馊主意?”顾子铭脸sèyīn沉,恶狠狠的道。

  “没有,这一次覃成霖倒是一声没吭,都是我们办公室另外一位女同事这两天请假回老家了,没人作陪,所以胡主任就想让我也参加,还好我们办公室简主任帮我挡了。”蔡亚琴摇摇头。

  “咦?覃成霖这个王八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通情达理了,还是变老实了?”覃成霖那时候连顾天元的帐都不买,他和沙洲区委书记周巍关系很铁,所以即便是雷志虎在担任区长时,都还有点儿嚣张,新区长来了,他还能不故意上眼药?

  “没有,这段时间我有时候到区里办事,碰见他,他都笑眯眯的,有时候还主动招呼我。”蔡亚琴脸上浮起一抹笑容,“你知道是什么原因么?”

  顾子铭已经醒悟过来了,淡淡笑了笑,“就因为我给陆市长当秘书了?”

  “嗯,应该是这个原因,我听说前段时间我们区里赵区长到陆市长那里汇报工作时,有些数据没说清楚,被陆市长很尅了一顿?”蔡亚琴扬起眉毛问道。

  “你是说赵然赵区长?”顾子铭愣了一愣,“这事儿你们区里都知道了?”

  “嘿嘿,这些事儿传得多快,赵区长回来就区zhèngfǔ常务会议上和覃成霖吵了起来,说这是覃成霖分管的工作拖了后腿,却惹得他去陆市长那里挨骂。”蔡亚琴表情也有些丰富,时而感慨,时而怔忡。

  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