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三十节 情妇,自立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三十节 情妇,自立

  “不用,夏利挺好,还能用,……”虞莱举起双手,听凭陆为民把自己的t恤脱了下来,变成一个半裸美人。※※

  陆为民的前戏让她本来就渴望男人的身体迅速湿润火热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以前没男人时也就这么过了,但是自从和陆为民有了这种关系之后,不但在心理上有些依赖这个男人,甚至在身体上也极度渴望这个男人了,这让虞莱自己都觉得很吃惊。

  她不是那种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和身体的女人,在社会上闯荡这么多年,早就让她习惯了用有色眼镜看任何事物,即便是陆为民最初也很难获得她的认可,甚至中间因为甘哲那件事情让她对陆为民也有些失望,一直到陆为民的内心的苦衷和许多想法渐渐被她知晓之后,她才和陆为民真正变得融洽起来,而这种融洽一旦变得灼热,似乎就让她有些无法自拔了。

  她不像别的女人对陆为民这方面的馈赠给予还有些心理抗拒,就像她自己所说,本身打定主意死心塌地给陆为民当情妇,当情妇的用情人的东西也是天经地义的,没啥心理障碍。

  “都快把我给冻得半死,还能用?更重要的是,我觉得太旧了,安全系数也不高。”陆为民轻轻吻了吻虞莱靠在他下颌下的脸庞,手依然不紧不慢的在对方的t裤里揉弄着,虞莱的身体犹如一条晶莹白润的大蛇,扭动着往陆为民身上越贴越紧,一双手也开始解开陆为民的皮带。

  “哟,你怕我出事儿?舍不得我?”虞莱似笑非笑,脸颊晕红,眉目间情焰高炽。

  “是啊,好不容弄上个这么可口可心的情妇。再怎么也得要珍惜啊,不用上一二十年,多不划算啊。”陆为民也笑着回击。

  对陆为民这番话,虞莱也是心里一荡,满心欢喜,“虚情假意,但是我还是喜欢听。”

  翻过身来站在陆为民面前,把t裤脱了下来,然后这才又伏下来把陆为民解开的裤子退了下来,女人跪起身体。分开双腿,扭腰晃臀,扶着陆为民的身体。缓缓地坐了下去。

  陆为民被这巨大的刺激弄得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握住虞莱胸前饱满的双手忍不住用劲儿一捏,疼得虞莱娇嗔道:“轻点儿,不是说要爱惜省着点儿用么?这可是属于你的专用最爱。”

  陆为民几乎要被虞莱这番冶艳的风情刺激得哪里还按捺得住,扶住虞莱的丰臀。便狠狠的冲刺起来。

  从客厅到卧室,陆为民从被动变为主动,搭在自己肩头上的粉腿猛然绷紧,夹住自己身体的花房甬道也开始抽搐,陆为民知道虞莱的高氵朝来了,骤然加快冲刺速度。握住虞莱的双ru的手也转向虞莱的臀瓣捧起,让每一次的冲撞能够变得更为紧密深入。

  云收雨散,虞莱从高氵朝的的失神中慢慢回过味来。这才死死的抱住陆为民的虎项,把自己的头倚在陆为民肩头上,心安理得的享受起情人的事后抚慰起来。

  感觉到虞莱的灵舌在自己颈间耳后舔吸,陆为民狠狠的捏了一把女人的ru尖,女人嘤咛一声。娇笑起来,“怎么了?”

  “你是不是还想来……”

  “来就来。谁怕谁啊?没听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梨坏的田么?”虞莱一条圆润饱满的美腿压在陆为民身上,毛茸茸的私处就贴在陆为民髋部,似乎还有湿漉漉的感觉。

  陆为民知道在这方面斗嘴是斗不过这女人的,只能再狠狠的捏了一把女人的椒ru。

  “让你省着点儿用,别没心没肺的老捏那儿,你不知道那里是女人最脆弱敏感的地方么?”虞莱高氵朝后的面颊显得格外明媚动人,面部肌肤下似乎隐隐有光泽流动,丰润的双唇殷红如血,贝齿如玉,煞是勾魂。

  虞莱的ru房虽然豪硕无比,但是ru尖细小,ru晕也只有小小的一圈,只有高氵朝的时候,这一圈面积才会扩散,颜色也会变深。

  “对了,我那辆夏利还能用,没有必要……”

  “不是说了么,我得爱惜我自己的东西。”陆为民恣意温存,把玩着那对让人爱不释手的豪ru,“一辆车而已,难道莱子也变成这么喜欢纠结的女人了?我姐公司家大业大,不缺这点儿,这辆车刚买两个月,刚跑完磨合,正好上手,你的演艺公司有这样一辆车,是不是也看得更有底气一点儿?人家来和你谈生意签合同时,也对你公司更放心呢?”

  虞莱现在已经弄了一家演艺公司,说是演艺公司,其实也就是原来的那帮姐妹,在虞莱的组织调教下,一帮脱离了原来那个圈子的女孩子们开始用自身的表演来赚钱糊口,虽然一样面临无数艰辛,但是毕竟算是走上了正道。

  她们的主要客户就是昌州市区的大型迪厅和酒,有时候也要客串一些文艺演出,帮着伴伴舞,表演一些诸如肚皮舞、抽筋舞、霹雳舞这一类的时尚舞蹈,生意倒也做得有模有样,在昌州市区也算是打响了名声,也算是有了一批相对固定的客户。

  虞莱工作也很辛苦,除了要帮编舞,督促她们排练,更重要的工作还是协调安排各个场子上节目的时间,已经联络客户感情,好在虞莱本身就是吃这碗饭出身,在昌州夜生活讨饭吃的人,或多或少都能知晓虞莱的名声,十七岁就出来混得她前期在昌州也算是一个另类。

  “为民,你觉得我这演艺公司是靠名声吃饭,能靠名声吃饭么?”虞莱扭动了一下身体,陆为民的爱抚让她兴致又有些起来了,但这会儿她更喜欢和这个男人交流。

  “现在也许不行,但是你迟早要走这条路,我看你的那些姐妹们训练排练都很认真,不少也有些功底,而且以你公司发展速度,未必就不能闯出一条路来。”陆为民有些爱怜的抚弄了一下虞莱微微蹙起的额际,“女人别老是愁眉苦脸,容易衰老。”

  虞莱被陆为民的话逗得展颜一笑,“怎么,我都还没怕我自己年老色衰的时候吸引不住你了呢,你倒先舍不得了?”

  “那是,自家女人自家疼。”陆为民也不客气,笑笑道,手却转移到了虞莱丰腴硕大的圆臀上,轻轻揉弄起来。

  虞莱也有些动情了,娇媚无比的瞥了陆为民一眼,她知道陆为民这会儿想什么,拉过一个靠垫,垫在身下,身子趴在靠垫上,撅起臀部,“进来。”

  陆为民一笑,翻身而上,又是一番和风细雨,比起先前的狂风骤雨来,这一番刻意温存,更让陆为民喜欢。

  交颈而眠,虞莱有些意外,她没想到陆为民今儿个这么来劲儿,“为民,你还没有和婉茹……”

  “嗨,这段时间忙得连吃饭睡觉都没空儿,哪有精力去想其它?”陆为民摇摇头,眉宇间浮起一抹沉重,“宋州可要比丰州那边‘充实’多了,累得像条狗一样,连吐舌头的时间都没有。”

  听得陆为民这么形容自己,虞莱也是一乐,“哪有这么形容自己的?”

  陆为民这段时间正在积极筹备一纺厂、二纺厂以及针织二厂和四厂的解决方案,财政上的巨大压力已经没有给宋州市zhèngfu留太多时间了,必须要改,而且要尽快,这已经是宋州市委市zhèngfu的一致意见,但是怎么改上,也还有不少市领导心存疑虑。

  陆为民设计的方案就是通过主辅分离,解决辅业人员剥离企业问题,然后再通过zhongyāng和省里政策来解决特殊群体的提前退休问题,这样通过这两种方式可以解决掉百分之二十五左右的人员,剩下这一万多人,就只能通过麓山集团对这四家企业的兼并重组来实现再就业。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有相当一部分人下岗失业,而这部分人将由市里的下岗工人再就业中心提供再就业培训,逐步实现再就业。

  这涉及到一个系统工程,国企改制,兼并、破产,减员增效,都涉及到大量的职工下岗,而这些职工各种不同年龄阶段的都有,尤其是三十五到五十岁这个年龄阶段的最为具体,他们上有老下有小,又没有其他谋生技能,要让他们重新实现学习上岗,无论是学习能力和精力,以及他们的自信心塑造上都有相当难度,而在以前,zhèngfu部门也没有一个具体的方略体系来负责这项工作,这也更增添了此项工作的难度。

  这批下岗工人的出路决定着这项工作的难度大小,下岗工人数量越多,规模越大,难度就越大,而越少,相对压力也就越小,而下岗职工数量很大程度又取决于麓山集团能消化掉多少这四家纺织企业转过来的职工。

  麓山集团肯定是不愿意接受太多国企职工,在他们看来就地招收农民工都要比接受这些国企职工方便实惠得多,这也是宋州市委市zhèngfu和麓山集团衔接协调和谈判的一个主要内容。

  昨天感冒加重,今天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