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三十一节 三大集团的雏形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三十一节 三大集团的雏形

  按照陆为民的构想,宋州市里边要确定几个能够撑得起脊梁的大型骨干企业,成分不定,性质不定,华廊、麓山和美佳这三家是他首先选定的企业。

  华廊集团是国有独资企业,以采煤和煤化工为核心产业,有多元化发展趋势,但是在陆为民看来华廊的多元化渠道并没有选好。

  烈山煤矿煤质好,适宜炼焦,只是烈山煤矿虽然在昌江算是大型煤矿,但是昌江煤炭资源本身在全国就挂不上号,即便是当下内蒙、xinjiāng那边的煤炭资源尚未进入大规模开采的阶段,昌江煤炭资源在长江以北排不上名,只是在长江以南就仅次于贵州了,尤其是华东地区更是显得较为重要。

  但是昌江的煤炭资源除了分布在昌北的宋州烈山和昌东的黎阳、丰州几个县外,青溪、普明也是重要的产煤地,但总体来说昌江煤炭资大分散,小集中,整体规模都不算大,即便是在全省煤炭企业中数一数二的青煤集团、普煤集团,要和山西、河南或者山东那边的煤炭企业相比,都相差很大。

  在陆为民看来,中国将迎来一个十年的黄金发展期,而作为煤矿和煤化工企业,现在要做的不是多元化,而是要努力把自身主业做大做强。

  烈山煤矿原本有二期建设规划,但是在几年来煤价不稳的情况下,华廊集团搁置了二期扩建新增产能的方案,而把发展方向转向了多元化,比如酒店业、运输业。

  在陆为民看来这种选择也不能算错,至少华廊饭店的建成填补了当初宋州高端酒店业的空白,而且在当时那两年盈利状况也相当可观,只是这几年随着宋州饭店的复兴、假日花园酒店和环球大酒店的崛起,才使得华廊饭店的盈利受到了影响,但是至少目下华廊饭店的经营状况也还是令人满意的。

  而现在宋州最大的出租车公司——华廊出租车公司效益也很不错。由于宋州城区颇大,而且分布零散,而公交系统的发展没有跟上,所以对出租车的依赖也比较大,使得华廊出租车公司这几年的利润一直不错,这也是雷志龙在和陆为民探讨华廊准备从多元化退出而专注采煤和煤化工产业时之所以犹豫的主要原因。

  毕竟一个赚钱的企业,为什么非要退出?但是很多人往往都只能看见赚钱的时候,而看不到一个产业的兴衰起伏历程。

  按照陆为民的设想,华廊应该考虑收缩战线,把主要精力放在尽快推进烈山煤矿二期扩产工程。进一步扩大产能,五百万吨的产能在当下似乎看起来还不错,但是几年后,千万吨级产能的煤矿企业都会被视为不具备市场竞争力的货色,这个行道就是典型的规模出效益的行业。

  要专注于采煤和煤化工,那么酒店业和运输业就要剥离或者转让,剥离也是一个渠道,毕竟华廊属于宋州市国有独资企业,剥离重新成立之外的国企也不是不行。但是这对于华廊集团来说却不是一个好选择,因为它需要资金来进一步扩大自己的主业。

  同样对现在腰包蔫瘪的宋州市zhèngfu来说也不是一个好选择,宋州财政窟窿很大,尤其是面临这一轮国企改革时。宋州市zhèngfu就是在困难得要拿出相当大一笔资金来完成这轮改革,否则错过了这个机遇,也许会让宋州市zhèngfu日后的日子更难过。

  长痛不如短痛,这是宋州市委市zhèngfu几乎一致的意见。那么转让华廊饭店和华廊出租车公司这两笔优质资产,用转让所获资金来加快华廊集团专注于采煤和煤化工产业发展以及支持市里边的国企改革,就成了必然。

  对于麓山集团来说则有些不一样。华廊集团是国有独资企业,宋州市委市zhèngfu拥有掌控权,但是麓山集团不一样,麓山集团是麓城县乡镇企业,要让麓山集团完全服从于市委zhèngfu的决策而罔顾自身利益显然不可能,这就需要一个胡萝卜加大棒的政。

  既要给麓城县委县zhèngfu施加压力让他们做通麓山集团的工作,同时也要让麓山集团看到市委市zhèngfu拿出来的诚意,市委市zhèngfu也是为了麓山集团的下一步发展,那么多工人要消化,如果把这些包袱丢给麓山集团而导致麓山集团崩盘,最终结果就是这个包袱会重新回到宋州市zhèngfu手中,而且还会变得比之前更重。

  这也是一个拉锯战式的谈判过程,大棒不是主要的,胡萝卜更重要,而且这块胡萝卜要的确能让麓山集团感受到实实在在的价值,让麓山集团吃了这根胡萝卜变得更壮实,承担得起宋州市委zhèngfu交给他们的任务。

  对于麓山集团来说,得到市委市zhèngfu的全力支持发展固然重要,但是光是一些不切实际没有实打实东西的许诺也难以让他们动心,所以陆为民为他们准备的第一份诱饵,或者说礼物就是自备电厂。

  对于正处于扩张阶段的麓山集团来说,自备电厂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工业用电高昂的价格使得电费成本在生产中一直居高不下,而一旦获得了自备电厂的建设权和使用权,那么将会极大的降低麓山集团的生产成本,同时也为进一步扩张甚至可以说是多元化发展做好了充分准备,这个礼不可谓不大。

  但是自备电厂的资格却不是那么容易拿到的,在当下电力行业处于据对垄断的情形下,别说一个乡镇企业,就是大型国有企业要想拿到自备电厂的资格也不容易,电力系统对外人企图觊觎其独有的垄断利润具有天然的排斥性,可以说仅仅是宋州市委市zhèngfu的力量根本做不到这一点,即便是获得昌江省委省zhèngfu的支持,要获得这个资格也不容易。

  在目前国家电力公司尚未厂网分离,要等到2000年以后才会出现这一情况,也就是说厂网合一的情况下,你要打入进去建自备电厂,也就是从人家嘴里抢食儿,哪怕这食儿对国家电力公司很微不足道,很不值一提,但是依然是一个刺激,或者说挑衅,尤其是一家乡镇企业,其难度可想而知。

  当然越是难度大,也证明这份吸引力更大,否则麓山集团凭什么要接宋州市委市zhèngfu丢过来的偌大包袱,他们没有这个义务和责任。

  但是仅仅是自备电厂这一根胡萝卜都还不够,陆为民更深远的想法是要把麓山集团打造成为全国叫得上号的以纺织为主业的企业集团,让纺织产业真正在宋州站稳成为屹立不倒的支柱产业,那么就还要更进一步加快麓山集团的发展。

  因为随着世贸组织成立而中国也成为世贸组织的观察员国,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已经是大势所趋,虽然这期间肯定还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难题和阻挠,但是陆为民知道这一大势是不可逆转的,而一旦加入世贸组织,中国纺织产业又将会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发展期,也就是说只要现在把基础打牢实,等到真正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纺织品将会以其质优价廉的无伦优势长驱直入欧美市场,到那时候陆为民希望麓山集团能成为扛起中国纺织品进入国际市场的一面旗帜性的企业。

  对于麓山集团,陆为民下一步的构想就是在完成了麓山集团的股权改造之后,力争要在三到五年内实现公开上市,成为一家上市公司,只有这样麓山集团才能真正具备抗拒市场风险能力,摆脱现有的各种制约桎梏,闯出一条道路来。

  当然这还只是一种展望,麓山集团现在的发展势头虽然好,但毕竟还是一家乡镇企业,自身底蕴还是不足,在昌江这塘水里的还能勉强混得不错,但是真要大船出海,承受更大的风浪,那就不好说了,所以陆为民希望麓山集团的掌舵人能看清楚形势,抓住时机来实现这一个质的飞跃。

  对于美佳集团这个纯粹的私人企业,陆为民又是另外一个考虑,袁连美和臧梅夫妇他接触过多次,应该说这两口子都颇有见识和能力,袁连美思路宽广,脑子灵活,而且敢于冒险突破原有束缚,而臧梅则沉稳大气,考虑问题更为周密,所以两个人性格上的互补形成了天生的优势,使得美佳饲料厂能够从一家最初名不见经传的小厂子,慢慢成为昌江首屈一指的饲料企业,同时更为难得的还是大胆进入百货业,而且还在当年就扭亏为盈,实现自我复制式的发展。

  在陆为民看来,涉足百货零售业对美佳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同时这个动作也很有雄心魄力,回想前世中国内百货零售业的顶端一直被诸如沃尔玛、家乐福这一类的国外巨头所垄断,国内企业零售业只能在局部领域内占有一定优势,一旦上升到了全国这个层面便捉襟见肘,而国外零售巨头独建自有品牌也极大提升了自身盈利能力,更让国内零售业企业难以抵挡。

  袁连美和臧梅两夫妻踏足百货零售业有可能创出一条血路,而更大可能则是血本无亏黯然倒下,但陆为民希望自己能尽绵薄之力,支持袁连美和臧梅浮起博这一把,尤其如果这一个零售巨头能够真正出现的话,能够在很大程度带动一地消费品生产制造产业的发展。

  补二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