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三十三节 明波暗流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三十三节 明波暗流

  陈昌俊没想那么多,虽然他对经济工作不是很在行,但是也绝非一窍不通,杨永贵分管经济工作几年,近期已经属于韬光养晦,不怎么插言市里边的大事儿,但是这一次一反常态的主动站出来表示反对,如果不是觉得这里边的确问题太大,那就是涉及到他自身切身利益了,但是这现在还只是陆为民提出来的一个初步构想,陈昌俊还看不出这里边会牵扯到哪方面的具体利益,所以他的感觉倾向是前者。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陈昌俊是意识到陆为民提出的这三大集团建设构想还只是一个初期方案,言外之意他还会有更宏大的规划方案拿出来,如果按照他的胃口来推出,可以说今后这两三年整个市委市政府的中心都得要围绕着他所提出的这个大构想来运作,其他人都自觉的不自觉的要变成附从者,这也是陈昌俊难以接受的。

  即便是不能达到推翻的目的,但起码要到到阻击和延缓或者削弱的目的,这就是陈昌俊的初衷,陆为民在这一轮博弈中占了上风,已经爬到了常务副市长位置上,而自己又被魏行侠给挤了下来,如果在放任这种局面下去,陈昌俊就真的要担心自己在宋州存在感还会有多强了。

  陆为民对杨永贵和陈昌俊的质疑并不感到奇怪,如果这样庞大一个方案提出来都无人质疑,而是一片掌声通过,那才要交陆为民惴惴不安了。

  一个构想一个方案往往都会要通过无数次的质疑、修改、锤炼和完善,否则它就是孱弱的,经不起考验的,没有哪一个构想方案一拿出来就是完美无缺的,甚至连陆为民自己也知道这个方案在具体执行上还存在着很多需要弥补完善的地方,只是因为时间原因,他希望先把这个方案的初步构想提出来,让市委常委们心里先有一个谱儿。让他们可以先期对这个方案的可行性进行审视。

  可行性的审视也要从两方面来考虑。

  一方面是从根本性上来考虑,也就是说麓山集团能不能兼并重组四大纺织企业,从性质上冲突不冲突,虽然十五大传递出来的消息是向好的,只要有助于经济发展的路子都可以趟一趟,而各种言论和观点也已经开始出来,激烈交锋。

  苏省省长提出的“不求其纯,但求其佳。不要拘泥于比重问而束缚自己”,鄂省提出“要全面摒弃那种把股份制同私有制联系在一起的传统观念,清除出售国有资产会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的疑虑”,北边的皖省更是直言不讳的道:“早改早主动,晚改就被动,不该没有出路”。誓言要把改革开放推向深入。

  虽然舆论上的声势已经造出来了,残酷的现实也迫使各级党委政府不得不面临这样一个问题,但是真正要不如实质性的操作上时,还是会遇到很多质疑,尤其是在基层。

  国营企业怎么一下子就要搞股份制了?甚至直接就卖给私人老板了?那被雇佣的工人所产生的剩余价值是不是就被私人老板攫取走了,这和资本主义又有何区别?是不是新的一批资产阶级已经在逐渐形成?中国的社会主义性质又从何来体现?

  这些问题都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困扰着下边,即便是有高层的各种政策精神传达下来,但是根深蒂固的观念要想在一朝一夕之间扭转,也不现实。在陆为民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必过于争论,用现实来证明改革开放的正确性和必要性。

  当然在市这一级层面来说,常委们最起码是要讲政治的,陈昌俊不出所料的并没有从根本性质上来质疑,至少谁在这一点上质疑是要冒着反对十五大精神的风险的,尤其是十五大刚刚结束,正是贯彻传达十五大精神的时候。

  陈昌俊不蠢,他内心再是反对自己的构想。也还不至于从这上面来做文章。所以陆为民事实上已经猜到陈昌俊要发起诘难的方向是从技术层面上来的。

  麓山集团具不具备兼并四大国营纺织企业的实力?它的兼并过程会带来哪些具体问题,会不会兼并失败。甚至可能给市委市政府带来更大的包袱和风险?这些都是要凭事实来说话的,而在兼并之前,很多问题谁也无法预判,所以就只能凭借现有掌握的数据来说话。

  对于陈昌俊对麓山集团资产负债率的质疑,陆为民觉得也在情理之中,资产负债率对于一家企业来说是一个相当重要的指标,从资产负债率能够看出这家企业的财务风险控制状况,同时也能判断这一家企业的净资产究竟有多少,但是这只是一种最粗浅的判断方式,准确的说,这只是外行来看待一家企业的表现,所以对于陈昌俊的这种质疑,陆为民不但不担心,反而非常高兴。

  魏行侠瞥了一眼气定神闲的陆为民,然后又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孙承利,玩弄着手中的圆珠笔,也没有插话。

  今天的常委会并不是专门研究国企改革方案,而只是顺带让陆为民先行介绍一下下一步宋州国有企业改革的想法,算是一个吹风。

  实际上,陆为民牵头搞的国企改革方案还只是一个雏形,前两天陆为民也和魏行侠交换了意见,陆为民也介绍了他的一些构想意图,因为只是一个雏形,魏行侠虽然觉得陆为民的方案相当大胆,但是也不敢遽下结论就认为陆为民的方案有问题,只是一家乡镇企业却要吞下几家在全省都排得上字号的大型国企,这无论如何都有些惊世骇俗,哪怕是有十五大精神的引导,要踏出这一步也不容易。

  魏行侠回昌州也向邵书记汇报过宋州近期的工作情况,谈到了在新班子组成之后宋州市委的一些想法和做法,邵泾川也基本肯定了宋州目前的工作,但是却提醒魏行侠摆在宋州市委面前最重要的还是要在包括国企改革在内的经济发展上取得突破性的进展,这一点至关重要,这也是他之所以让魏行侠去宋州的主要意图。

  魏行侠能领会到老领导心目中的意图,宋州必须要实现突破,这不仅仅是宋州的机遇,同样也是自己的一个机遇,要在这个大变革的平台中展示自我,有所作为,这才不辜负老领导的期望,同时也为自己资历积累树立一个绝佳的标示。

  他当然不会浪费这个机会,而就目前的形势来说,宋州国企改革风险机遇并存,也就是说谁能在这一轮动作中旗帜鲜明的站在了正确的一方,那么就必定会大有收获。

  杨永贵首先跳出来反对让魏行侠也有些诧异,在他印象中杨永贵和陆为民似乎没有多大的矛盾,而且杨永贵近期显得很低调,很有点远离宋州政治中心的味道,四大纺织企业的困境有目共睹,要推进企业改革也是必然之势,怎么杨永贵会突然又跳了出来?

  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魏行侠也认同这个观点,杨永贵和陆为民素无冤仇,凭什么第一时间跳出来反对?虽然语气相对和缓,但是杨永贵不会不知道在座常委中质疑陆为民这个方案的人不少,他率先跳出来,无疑就是给其他人一个鼓励,其他人也就可以没有多少心理障碍的向陆为民发难了,毕竟是他杨永贵首先开的炮。

  照理说以杨永贵现在的处境,他就算是对陆为民的想法不认同,也应该保持沉默,等待其他人发表意见,如果真的觉得自己有必要表明自己的态度,也该在最后采取附和或者的折中的方式来搅混水,而不是这样公开反对才对,这倒是让魏行侠有些摸不准这个老家伙究竟在想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这老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心怀宋州改革大局这等气魄。

  “为民,看来你这个想法还没有得到我们在座常委们的认可啊,老杨和昌俊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麓山集团是一家活力四射的乡镇企业,这几年的发展也证明了这家企业的成长性,但是毕竟它在自身规模和资产负债率上还存在一些让人担心的东西,我们这四家国有纺织企业涉及工人一万多人,除开通过其他渠道解决出路的,按照你的构想主要担子都要压在这家企业身上,它承担得起么?为民,你有没有什么更能说服大家的东西?”

  尚权智不偏不倚的插话,让会议室里气氛稍稍缓和了一些,既强调了麓山集团的优势,也提到了麓山集团让人担心的一面,而且也直言不讳的表示,要说服在座大家认可他的观点,还得有更拿得出手的东西来。

  “尚书记,本来我不想在这个会上多就这个构想谈什么,因为这还只是一个初步构想,可以说刚把一个方向性的框架拿出来,真正要具体推进,还有很多困难要克服,很多问题要解决,不仅仅是我们一方的意图,而且也还包括对方的考量,我本来是打算等这个方案有一定进展之后再来向常委会汇报的。”陆为民笑了笑,身体前倾,双肘靠在桌案上,双手合十,显得很坦然,“但既然尚书记要我先拿一些说服人的东西出来,我就说几句吧。”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