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三十七节 圈子,实诚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三十七节 圈子,实诚

  看见一边走还在于一边回头给自己挥手示意的吴宏进,顾子铭也有些感触,堂堂县公安局局长,在和自己说话时也得要用上尊称“您”,这让顾子铭也有点而不太自在。

  此人主动来结识自己,显然是有所图谋,嗯,用图谋这个词儿显得太过于贬义了,但对方这样热情的来结交自己,当然不是针对自己,而是想要借助自己拉上陆市长的关系,想想自己如果还是在区府办当副主任,公安局长会用这样的姿态和自己说话么?显然不可能,可见关键不在于自己的级别地位,而在于你所处的位置。

  作为陆为民的秘书,这个位置就注定了让无数人瞩目,陆为民是外地人,而且从现在发展势头来看,正处于蒸蒸日上的态势,他新来不久,对宋州情况并不十分熟悉,尤其是在宋州这边的人脉关系还处于初建阶段,这就意味着有无数人想要打破头钻入这个陆为民这个圈子中,谁是最好的桥梁,谁是最密切的纽带,自己这个平时呆在他身边比呆在自己老婆身边时间还长的秘书就是最好的对象了。

  但并不是说自己这个位置就真的不可或缺无可替代了,事实上像沈君怀和周素全这些已经成功进入陆为民圈子中的角色就不需要再通过自己牵线搭桥了,他们可以直接给陆为民打电话,但是像鲁刚和刚才那个吴宏进就不行,他们还没有熟悉到可以直接给陆为民打电话的地步,或者说还没有达到那种可以用电话进行非公务之外事务交流的地步。

  顾子铭想得有些出神,家里人都说陆为民来的时日尚短,还需要积累铺垫,才能逐渐建立起属于他自己人脉关系网,但是顾子铭的感觉却不是这样。

  在顾子铭看来,陆为民融入宋州的速度异乎寻常的快,这可能和他来宋州只有半年时间。但是已经变换了两个位置有很大关系。

  从宣传部长到兼任政法委书记,然后再到现在的常务副市长,可以说这种情况前所未有,在全省都相当罕见,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在这几个位置上就经历了所处领域的剧烈震荡调整期,不仅仅是在工作上经历了几项规模较大的工作,而且也还在人事上出现了巨大的变化,这也就导致了他在所处的位置上发挥了突出的作用。

  而恰恰是这种独特的位置和作用使得各方利益也出现了剧烈的调整。这也使得在这种利益分配中掌握有巨大权力的他和某些人的关系迅速拉近和密切起来,这才是关键。

  对于陆为民的有一句话顾子铭很有感受。

  陆为民曾经说过,真正的人脉关系绝对不是通过什么喝酒吃饭打牌这一类的浅层次交际活动能建立起来的,顶多也就是能起到一个锦上添花、维系长久作用,而要想建立属于自身的可靠而有效的人脉关系,只能是通过工作做事。当然这个工作做事既可以是实打实的工作,也可以是某种程度上的“私活”。

  越是有挑战性,越是有难度的“工作”,越是具有矛盾冲突的“工作”,越是能建立起可靠的人脉关系,顾子铭觉得这句话总结得极为精辟。

  而陆为民还说了一句话也让顾子铭记忆十分深刻。

  他说真正过硬的关系要么就是在毫无利益牵扯情况下建立起来的,要么就是在无限巨大的利益纠葛中建立起来的,而后者更具现实意义,普普通通的工作生活是很难建立起真正过硬的关系。

  想想也是。所谓的同学圈子,战友圈子,老乡圈子,很多都是在以前没有利益纠葛时结成的情谊,而真正进入有利害关系的社会中之后,你在想要有这种相对“纯洁”或者说“单纯”的关系就很难了,而后面一句同样很有意义,只有你和对方结成了巨大的利益共同体,那么对方或者你才算是相互的人脉关系。

  那现在陆为民现在算不算自己的人脉关系中的一环呢?顾子铭扪心自问。

  沈君怀、唐啸和周素全之所以和陆为民结成了相对紧密的关系。那是因为沈君怀、唐啸和周素全在协助陆为民对市公安局和苏谯县委县政府洗牌过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赢得了陆为民的认可,同样陆为民也在这场权力斗争中为他们三人争取到了足够的政治权益。

  这场对市公安局和苏谯县委县政府的清洗是他们的工作。而这一轮工作很有挑战性,也有难度,矛盾冲突激烈,但是他们成功了,所以在这一轮拥有巨大利益链条的斗争中,他们形成了巨大的利益共同体,所以他们之间的特定关系便建立起来了,而如果他们日后还会有其他协同工作,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还会更进一步密切,前提是他们的利益没有发生冲突的情况下。

  自己和陆为民现在是很普通的工作关系,但是这种普通却有可能发生变化,进化为特殊。

  按照陆为民的言论来评判,亚琴和甄婕之间是在毫无利益牵扯情况下建立起来的情谊,这是值得信赖而又固定的,在现实意义上已经发挥了作用,至少促成了自己成为他的秘书,如果没有这一点因素在其中,自己要成为陆为民秘书基本不可能。

  顾子铭认为自己已经具备了一些条件,但是还需要更为复杂的过程才能真正步入陆为民这个圈子的核心,成为利益共同体,只有那样才能真正借助到这个圈子的力量。

  走廊另一头传来那个有些聒噪的大堂经理的声音,谄媚般的声音听起来总让人联想起宫廷太监,事实上对方是个相当优秀的大学硕士,而且还是酒店管理专业的,一套接一套的术语卖弄出来,真能把人唬得一愣一愣的。

  顾子铭和对方虽然是第一次打交道,但是就能感受到对方那骨子里的逢迎味道,看样子是陆市长到了。

  *************************************************************************************

  “来,金总,我这个人很多人都说没趣,就因为我这人喝酒不喜欢劝酒,能喝则喝,不能喝我也不强劝,所以很多朋友都说和我在一起吃饭没劲,你和吕总、刘总都难得来我们宋州一次,我再是没趣,也得要挨个敬一轮,……”

  陆为民端起酒杯,对面有些清瘦的男子赶紧站起身来,“陆市长,您太客气了,早就听老吕说陆市长这个人和一般人风格不一样,说实话,虽然我们刚见面,但是的确就感受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哦?”陆为民笑了起来,“金总,那我可有点儿意外了,不过不管是好是坏,只要能给金总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我就觉得是好事,好印象当然是好事,坏印象说明我还存在需要进步的地方,就怕没印象,太普通,那就真的是找不到自我进步的地方了,金总能说具体一点儿么?”

  “我觉得陆市长这个人实诚。”金总点点头。

  “实诚?”陆为民没想到自己居然得到这样一个印象,他还以为会不是什么年轻有为,锐意进取等等诸如此类的夸奖,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实诚”的评价。

  “对,实诚。”脸上浮起一抹笑容的金总端起酒杯,点点头。

  “怎见得?”陆为民来了兴趣,含笑问道。

  “刚才有一个细节让我很感动,陆市长提醒我的司机把车最好停在靠近门卫处,说宋州社会治安不太好,这种砸窗窃财的情况不少。”金总很坦然的道:“我金仁和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走到哪个地方,遇上地方官,他们都是一个劲儿的吹嘘自己的领地内是如何政通人和国泰民安,好比天堂,但是第一次见面陆市长却很坦然的告诉我们宋州社会治安不太好,宋州正在尽全力整治社会治安,这很难得。”

  陆为民朗声笑了起来,环顾四周,“跃斌书记,厚柏秘书长,金总的话是对我的夸赞,但是却是对我们领导干部这个群体的挖苦讥讽啊。什么时候**的干部说实话都成了一种优点一种美德了?这不是最起码的人品素质么?难道在我们的老百姓和外来投资者心目中,我们领导干部都是说假话说大话说废话说套话的‘四话干部’?”

  陆为民这番话一出口让整个房间里的气氛都凝滞了一下,郭跃斌和段厚柏都有些尴尬,陆为民却满不在乎的摆摆手,“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很多老百姓和投资者就是这么看我们领导干部的,那这种情形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我们的领导干部有没有检点反省过自己呢?难道说我们说了假话大话废话套话,老百姓就相信了,就高兴了?他们当然不会相信,不会高兴,就算是表面相信,表面高兴,那内心也是鄙夷谩骂,可我们这些领导干部就喜欢自欺欺人,掩耳盗铃!”

  第三更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