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三十九节 金字招牌的保证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三十九节 金字招牌的保证

  这可是宋州啊,全市整整638万人口,市区人口就超过了100万,国务院正经八百审批通过的较大城市,昌江省经济双核之一,六十年代的老工业基地,昌北水陆口岸,长江中游的枢纽之一啊。

  竟然混到了前十个月只有六千多万元的招商引资,这甚至比自己前两年在双峰和阜头时一个穷县的成绩还要糟糕,虽说那时候在特定情况下,但是双峰和阜头毕竟只是一个穷县,它们的条件能和宋州比么?

  宋大成在电话里和自己说今年第三季度阜头的固定资产投资就超过了两亿元,其中工业投资就超过了1.5亿元,全年固定资产投资会超过8亿元,工业固定资产投资会超过5.5亿元,一个县的数据足以让宋州市委市政府汗颜。

  可以说当下宋州经济发展已经到了一个严重失血极度贫瘠的境地,发展环境严重恶化,基础设施发展停滞多年,外来投资寥寥无几,内生发展动力严重不足,本级财政孱弱无比,形成一个相当险恶的恶性循环。

  吕仕平和金仁和、刘大安他们不是傻子,也肯定看到了听到了这些情况,所以金仁和才会在饭桌上说自己实诚,可不实诚能行么?人家心知肚明,你要在那里打肿脸充胖子,纯粹就是自欺欺人,毫无意义,反而会落了下乘。

  对一地的发展来说,环境最重要,没有一个让人放心的发展环境,投资者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就被你拍拍胸脯忽悠几句就把钱砸进来了?尤其是这些投资者都是私营企业,比不得国家计划内投资那种具有政治色彩。

  “老吕,怎么说呢?宋州的情况摆在这里,外边提起我们宋州,总想到八十年代的风光。却看不到这两年的落寞,你也知道我来宋州时间不长,我这个人的性格你也了解,心里想什么,想干什么,你可能也知晓一些,从双峰到阜头,阜头今年的情况你大概也知道了,势头很好,开始这宋州不一样。”

  陆为民在吕仕平面前也没有多少遮掩。也没有必要,知根知底,宋州这德行模样。大家都知道。

  “宋州的经济在八十年代盛极一时,但九十年代一直在走下坡路,老工业基地,前任领导层的一些决策失误,思路保守。导致了现在这种局面,但是宋州工业基础和科技人文基础还是在的,不瞒你说,我现在担任常务副市长,主抓经济工作,招商引资也算是我的一项重头活儿。而且还兼任着政法委书记,也就是说无论从党委还是政府这个角度,整饬发展环境都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而我这个人的性子你也知道,既然定了要干,那就一定得干好。”

  陆为民语气里多了几分杀伐决断,“新一任宋州市委市政府的班子已经成型了,我可以负责任的说。宋州就是来一次彻头彻尾的洗脸,首要任务就是发展经济。而发展经济怎么干?意识国企改革,二是招商引资,可能你也听说了,这两项活儿都是我承包了,国企改革已经启动,招商引资我也在积极筹谋,所以老金和老刘这个项目算是第一炮吧。”

  “可能如你所说,老金他们这个项目投资额度不算大,不到一千万,对宋州这么大一座城市来说,的确算不上什么,但是我重视的这是我看准的第一个项目,而我也可以开诚布公的说,对于第一个项目,我们宋州市委市府将在各方面都给予超常规的支持,如果老金他们真要落户我们宋州,包括我本人在内,将会尽全力来支持他们的发展。这个话你可以带给老金他们,毕竟他们和我还不是很熟,你是他们多年的朋友,陆某人言行如何,你心里有数,而他们也应该信得过你说的话。”

  ……

  “昌北医学院虽然是省里管的大学,但是他们在宋州这块土地上,对我们宋州市委市府的工作历来很支持,如果说老金和老刘他们在企业建成之后需要和昌北医学院以及它的附属医院合作研究,我们宋州市委市府可以帮助协调,……”

  顾子铭还是第一次见识陆为民的口才,可谓抑扬顿挫,声情并茂,时而娓娓细谈,时而言辞铿锵,语气中流露出来的自信和果敢连他这个坐在一旁的第三者都不自觉的被对方苏吸引,其说服力可想而知。

  当然顾子铭也知道要说服一个人,恐怕不仅仅是光靠嘴巴忽悠就能行,听其言,观其行,后者更重要,顾子铭觉得对方之所以接受陆为民这番说辞,更重要的还是了解陆为民的行,是否是言行一致,这才是关键,而陆为民留给这个吕总的印象显然相当好。

  把吕仕平送回到房间,顾子铭才疾步返回到咖啡厅。

  “子铭,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副市长当得有点儿窝囊,一千万的投资,玩这么大的花样,这么卖力的在那里忽悠,还深怕人家不信了。”陆为民坐在沙发里,似乎有些疲惫了,不无自嘲的道。

  “陆市长,我觉得您做得很好,虽然我来市政府这边时间不长,但是对于咱们宋州的招商引资情况还是有些了解的,我来市里之前,宋城区里一至十月招商引资挂得上号的只有三个项目,投资额度不足一千二百万,而且有两个都还是意向性签约,能不能落到实处都很难说,只有一个三百万的制鞋项目算是敲定了,就这样宋州区的排名在全市也还是全市第四,遂安情况最好,也不过三千多万的签约投资,落地的也只有两千多万。”

  顾子铭也觉得陆为民似乎情绪有些不高,他也不知道陆为民遇上了什么事儿,这种情况在他给陆为民当秘书之后他还是第一次看见。

  在他印象中,陆为民一直是那种精力旺盛的工作狂,一个整天可以从早上八点半到下午六点半,除了中午那顿饭,甚至连午休时间都可以连轴转,而心情也很少有不悦的时候,就算是遇到一些难题,他也总是能够在最快时间内寻找到最佳解决办法,拿出处理意见来,这一点不仅仅是他这么认为,连久经风浪的段秘书长也是如此认为。

  在顾子铭看来陆为民是一个相当乐观而又意志坚定的角色,很难被外界的风风雨雨影响到他的情绪,他不认为仅仅是今天谈的这个项目就让陆为民有些疲倦或者说信心受挫了,比这个情况复杂困难得多的事情陆为民也经历过。

  “您这一张口如果就能把这个一千万的项目搞定,那不也太显得别人的无能了?说出去很多人都会无地自容的,我觉得我们宋州目前的状况,只要能开一个好头,那就比什么都重要,万事开头难,这个头一开,好运自然来。”

  陆为民忍不住笑了,顾子铭还真把黄霑的“人头马一开,好运自然来”这个广告用来安慰自己了,看样子自己的情绪不佳顾子铭也觉察出来了。

  甄婕这个同学的表现他基是比较满意的,手勤腿勤可能赶不上原来的何明坤,但是灵性悟性和学习能力却比何明坤强太多,尤其是这种观察领悟的神秘心思更是一般人不具备的。

  陆为民觉得要拿顾子铭和自己当初给夏力行当秘书时相比,甚至犹有过之,只不过有时候如果太过于注重服务对象本身,忽视了自己的提升历练,也就有些走偏了,但现在对于顾子铭来说,他这样的表现是最好的。

  “呵呵,子铭,那就要真的借你这句吉言,这个头一开,好运自然来了。”陆为民沉吟了一下,“我摊上这档子活儿,国企改革和招商引资,哪样都不能轻忽,两条路走路才是最稳的,国企改革也就罢了,这是迫在眉睫,不走也得走,但是这么些年我们宋州沉沦落魄,对招商引资既缺乏自信,又缺乏经验了,说难听一点,无论是市里边还是区县里边,已经忘了该怎么来招商引资,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吸引外来投资了,坐井观天,妄自尊大,带来的恶果就是既走不出去,也没有人进来,人家进来了,你还抱着那种自卑混合自傲的情绪去对待,你怎么发展?”

  陆为民语气里已经有了一抹清冷,“恶名在外,要消除这些恶名的影响非一朝一夕之功,而最好的办法就是招商引资取得突破,招进来一批有影响力,有说服力的项目,而这些项目从落户到建成投产又要异乎寻常的顺利,让投资商满意,只有通过这种方式,让投资商现身说法,最真实的展示我们宋州的新形象、新气象、新面貌,才能起到最好的消除作用。”

  陆为民的话让顾子铭头皮又是一阵发麻,这种要求又意味着海量的工作,这可是一个系统工程,他从陆为民话语里已经听出来一些隐藏的意思,陆为民肯定对当前宋州的招商引资环境不满意,要从各个方面来启动对这个招商引资环境的整治、改善和提升了,这也意味着自己又得要累得和狗一样了。

  月票很悲催啊,老瑞如此努力,难道兄弟们就真的没有月票了?我不信,目标500,我要冲锋!兄弟们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