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四十四节 领先一步,步步领先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四十四节 领先一步,步步领先

  陆为民沉吟了一阵,似乎是在梳理着自己的一些思路。

  尚权智也注意到了陆为民的表情变化,知道恐怕陆为民又有什么新的想法意见,心里略略一宽,这个家伙重大事情上首先还是考虑要向自己汇报的,自己是不是有些太过于敏感了?

  麓山集团和四大纺织企业之间的兼并重组方案,陆为民也向自己汇报过几次,尚权智不高兴到并不是因为陆为民这段时间和童云松、魏行侠走得很近,陆为民心里揣着什么心思,打的什么主意,他也大略知晓,甚至他也认可陆为民的那些做法,毕竟童云松和魏行侠与邵泾川之间的关系,在某些工作中所能发挥出的特殊作用的确不是其他人所能替代的,为了工作,这也很正常。

  让尚权智感到不舒服的是陆为民这个家伙在这些工作上的具体进程却没有给自己一个较为详实准确的汇报,不错,市zhèngfu的确是推进国企改革的主导机构,但是这却是要在市委坚强领导下的,尚权智清楚这一轮国企改革大潮的重要性和影响力,作为市委书记他必须要牢牢抓住这个牵头,这一轮国企改革中每一个新动向、新变化每一个新思路、新举措他都要第一时间掌握,而陆为民这个家伙好像有些忽略了。

  像自备电厂的构想陆为民是向他汇报过,但是利用麓溪现有码头改扩建专用码头这样想法他却是从童云松那里知晓的,这让尚权智有点儿不高兴。

  不过陆为民这个家伙似乎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今天主动来自己这里汇报工作,就是一个姿态,对这一点尚权智还是满意的。

  “为民,有什么新的想法意图可以说出来嘛,改革本来就是走前人所未走过之路,摸着石头过河,标新立异不算什么,别怕人家说三道四,只要是对全市整体发展有利的事情,一切都可以尝试,就算有什么差池,也是可以接受的。”

  尚权智温言宽慰,让陆为民心里也是略松,他感觉得到尚权智可能是对自己有些做法不太满意,但是今天自己主动来汇报招商引资这项工作看来是来对了,有些事情来不来,早来晚来,都是一个姿态,而有些领导不在意这一点,但是有些领导就很在意这一点,或许他就觉得这就是一个态度,尚权智应该就属于此列。

  “尚书记我有一些想法,但这个想法还只是一个很朦胧的雏形,我觉得我们宋州目前的格局仅仅是靠单纯的国企改革要想扭转我市的经济形势难度比较大,而招商引资的不佳局面也严重的制约着我们市里的发展,我的想法是要把国企改革和招商引资作为我们宋州强力推进的两大工作,不能偏废,两条腿走路,相辅相成,而如何强力推进这两项工作,国企改革这一块我们也在做了,但是在招商引资这一块我觉得我们还有些迟缓,还有些懒散,没有新意。”陆为民咬着嘴唇道。

  “说说你的想法。”尚权智点点头,看样子陆为民又有了什么新的想法,而且估计动作还不小。

  “从我在丰州工作时接触那么多外来投资商的感觉中,我觉得外来投资商除了对一些硬件设施要求比较关注外,另外他们认为最让他们感到头疼的就是我们一级zhèngfu的行政审批效率,也就是说繁琐的程序让他们觉得心烦意乱,再加上我们行政部门自身的官僚作风和恋权心态,使得一个项目的审批会被人为的分解为更多的内设部门来审批,比如一个项目也许就是商业局或者经委审批就能行,但是在商业局还得要在某个科先审,再交到另外一个科复审,最后局领导签字,这样本来是十分钟或者半个小时就能解决的问题,也许就要拖到两天三天甚至一周,这种情况十分普遍,一个项目跑下来,也许就是两三个月都未必能把章盖完,有些甚至可以拖到半年一年以上,各种审批手续能顶得上一本书,这种情况很容易让投资商望而却步。”

  陆为民一边思考一边梳理一边解释:“或许我们可以搞特事特办,专门安排人帮某个项目跑,就能提高效率,这却不是常态化,可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常态化呢?在双峰和阜头我就在考虑一方面要改善机关工作作风,另一方面要打破现有格局,建立一站式服务,设立行政审批中心,审批报建项目,就在一栋房子里全部搞定,首先把这些行政部门的审批事项进行清理和压缩,不需要,可以取消的废止的,一律取消废止,该压缩的毫不犹豫的压缩,尤其是一个部门审批必须压缩到一个章解决问题,力求让项目在基本资料齐全的情况下,审批一站通关,……”

  陆为民花了半个小时的来阐述自己的想法,尚权智感觉到这不是陆为民心血来潮,而可能是受到了先前提及的那两个投资商所谈项目中遇到的一些困难的感受,而陆为民提出来的这些想法已经触及到了整个zhèngfu部门行政管理体制和机构的变动,这可不是谁能一言而决的,即便是他这个市委书记也不行。

  但是陆为民提出的这个设想却让尚权智怦然心动。

  解决一个问题,很简单,引来一个项目,也很简单,甚至制定一项制度,也不难,但是你要颠覆一个体系,那就是难比登天。

  每一个体系都是一大群既得利益者积淀而成,你要推翻这个体系,无疑就是要触及这些人的利益,其抵触、反对的情绪有多么强烈,可想而知。

  尚权智浸yin官场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奥妙,他深知陆为民如果要推陈出新搞出这么一个东西来,其受到的抵触反弹力量会有多么大,但是他同样清楚,如果不这么搞,本来就因为投资环境恶劣而臭名昭著的宋州要想在与其他地市的招商引资竞争中可以说毫无胜算,也就是说,要这么搞,可能会遭遇自己麾下的利益群体的反弹,让工作变得极为被动,但是不这么搞,那么就有可能这么活活沉沦下去,肥的拖瘦,瘦的拖死,而宋州只能算是瘦的拖死这一类了。

  做为市委书记,他不想引发下边的反弹,那会让他这个市委书记很难当,但是不这么搞,也许他这个市委书记就没得当了,所以他清楚在这个问题上,谁都没有选择余地,他也好,童云松也好,魏行侠也好,都没得选择,既然选择来了宋州,那就只有一条路硬着头皮走下去,不成功便成仁!

  而一旦挺过了这个关口,那么就有可能取得成功,而成功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尚权智很清楚,所以这个想法让他无法淡定。

  “为民,你的这个构想和云松、行侠他们提过没有?”尚权智平复了一下心境,淡淡的问道。

  “暂时还没有,因为我觉得这个构想动作太大,波及面太宽,涉及面太深,恐怕需要市委来统筹研究部署,而且可能还需要经过周密的调查研究,才能确定如何来搞,我得现向您汇报一下。”陆为民摇摇头。

  尚权智点点头,陆为民在这个问题上还是比较谨慎,这比不得其他工作,事前不进行充分的调研,根本不可能提上议事日程。

  “为民,我认为你这个出发点是切中时弊的,但兹事体大,需要进行周密的调研,这样,你可以先和云松、行侠、老杨、昌俊他们几位吹吹风透透气,提一提你的想法和意图,让他们都酝酿酝酿,然后让市委政研室搞一个摸底调查,从各方面都了解一下当前我们市里边在行政审批上存在哪些弊端和问题,拿出一个东西来,这样市委下一步才能有针对性进行研究。”尚权智略作沉吟,就做了决定。

  这个动作必须要搞,而且要尽早,但是这个行动不可避免会受到很多阻力和反弹,尚权智可以预料得到,这是一场举全市之力的行动,针对的对象就是整个宋州市的官僚体系,这种活动不可能根除这种体制下的行政审批体系,但是如果能够达到陆为民所提及的那种水准,却可以让宋州的这种行政审批效率在全省乃至全国的行政审批效率脱颖而出,这对于招商引资工作来说,无疑会开拓出一个耳目一新的局面。

  竞争就是这样,你不一定要达到多么高的水平,你只需要比别的人做得更好就行。

  尚权智也领会到陆为民的意图,先搞,早搞,有时候领先一步就是步步领先,后来者要追上先行者本身就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和代价,无论哪方面都一样,如果宋州在这方面先行一步,获得成功,那么无疑创造出巨大的宣传效应,可能还会被省里甚至zhongyāng推而广之,引发其他地区的效仿,但这种推广和效仿本身也就是为宋州做的一个巨大宣传,其效用简直不能用简单的广告来形容。

  年底事儿多,昨天耽搁了,今天补上,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