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四十五节 成分,控股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四十五节 成分,控股

  魏嘉平一干麓山集团的高官们陪着陆为民到食堂就餐时,麓山集团不少管理人员和职工都已经认识了这个年轻的常务副市长。

  这已经是陆为民第四次到麓山集团进行调研,而且每一次都是在麓山集团的施工食堂就餐,陆为民倒不是矫情,而是的确不想在中午吃饭饮酒,到外边儿免不了就要喝酒,干脆就在职工食堂对付一顿。

  连续几次来麓山集团都是在职工食堂吃饭,也就养成了习惯,就再没有考虑到外边去用餐,反倒是觉得在这吃得简单踏实。

  走在陆为民身旁,魏嘉平心里也有些佩服这个年轻男人,这么年轻当常务副市长,而且来宋州不过半年多时间,宣传部长,政法委书记,现在更是常务副市长,愣是在宋州这块土地上搅起漫天风雨,比他职位高权力大的人不是没有,但是敢于像他这样初来乍到就要搞风搞雨的,魏嘉平还真是第一次遇上。

  当然陆为民在其他领域搞风搞雨也和他魏嘉平没关系,但是现在担任常务副市长的陆为民却把“魔掌”伸进了麓山集团,自己一把汗一把血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麓山集团。

  魏嘉平知道这用“魔掌”来形容陆为民的野心,可能有点儿有失偏颇了,准确的说这是陆为民在向麓山集团和自己抛出了诱饵,勾引自己上钩,这份诱饵相当诱人,但是其中蕴藏的风险有多巨大,魏嘉平一样清楚。

  之所以前几次陆为民来麓山集团调研,魏嘉平都是热情接待,殷勤陪同,但是真正要谈及具体的事情,魏嘉平却一直没有表态,即便是县委县zhèngfu的主要领导也半遮半掩的把市里的意图透露给了他时,他也一样不为所动。

  要说没动心,那是假话,但是魏嘉平却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宋州市委市zhèngfu不是慈善家,陆为民更不是善茬儿,他抛出的东西那都是有目的的,而冲着麓山集团来,更不是真的为麓山集团的发展壮大而考虑,当然也有他自己的考虑。

  但魏嘉平知道自己恐怕真的很难拒绝。

  对于陆为民采取的手段,说实话,魏嘉平还是相当钦佩的,至少这一位年轻的常务副市长是真的懂经济工作,懂企业管理的,接触这么多回,半句没有提行政命令的意思,而更多的是用市场经济角度来和自己探讨麓山集团的发展道路,虽然魏嘉平很清楚自己不可能真的完全无视麓城县委县zhèngfu的态度和意见。

  麓城县委县zhèngfu从目前来看似乎还并没有受到来自市里边太大的压力,至少从魏嘉平的感觉上是如此,而更多的是陆为民表现出来了要用市场手段来解决问题的一个姿态。

  对于这一点,魏嘉平尤为佩服,也很感动,至少陆为民是真正把麓山集团视为了市场经济体系中的一份子,而没有像很多官员领导那样,就觉得麓山集团作为集体企业就应当毫无保留的附从党委zhèngfu的决定。

  刘备三顾茅庐,陆为民四进麓山,这姿态不可谓摆得不高,但是魏嘉平心里仍然不踏实,他需要更清楚更真实的摸清楚陆为民的意图,而更让他感到焦灼困惑的是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相信陆为民。

  自备电厂,仅这一个条件摆出来,就足以让魏嘉平怦然心动。

  魏嘉平太清楚电力瓶颈对麓山集团快速发展的制约,一旦麓山集团获准建设企业自备电厂,那么不但在原来在电费支出上的这一大块成本竞争力立马可以体现出来,提升利润率,而更为重要的是,麓山集团立马就可以摆脱由于冬季电力紧张而拉闸限电带来的对麓山集团生产的影响。

  作为乡镇企业,在电力紧张时拉闸限电首先就是针对对象。虽说麓山集团在麓城算是数一数二的支柱企业,麓城县委县zhèngfu在电力紧张是也要力保麓山集团生产,但是市供电局在供电分配上本身就是优先保证主城区,而分配到麓城,首先又得要保证县城的生活用电,麓山集团这几年算是比较受照顾了,但是在冬季电力紧张压负荷时,也免不了受到影响。

  有了自备电厂,麓山集团生产用电得到保障,电力成本也会大幅度减小,而且自备电厂还有十分充裕的电力可供给麓山集团的生活用电,按照魏嘉平的设想,麓山集团进一步发展壮大,为了保证企业有稳定劳动力资源,也打算大规模兴建职工宿舍区,建立一支稳定的熟练工人队伍。

  除了这一点,魏嘉平还有更大的野心,如果有了充裕而廉价的电力供应,那么日后麓山集团的发展便可以有广阔的天空。

  除了自备电厂外,陆为民也还代表市委市zhèngfu提出了棉花供应配额和出口自营权的问题,这同样是两个让魏嘉平难以拒绝的诱饵。

  棉花供应配额原来都是直接供应市里几大纺织企业的,根本没麓山集团的份儿,麓山集团要获得棉花,那就只能在市场上去通过市场价格来获得,有时候哪怕就是为计划内的供应棉贵许多,你一样得硬着头皮拿下。

  而出口自营权也是麓山集团急yu获得的,没有出口自营权,那么麓山集团就不得不过市外贸公司或者省外贸这一关,不但渠道受到很大影响,而且也会付出相当渠道费用。

  开出这么高的条件,魏嘉平当然清楚陆为民的意图,四大纺织国企,一万多国企职工,这份包袱也算是惊世骇俗了。

  “陆市长,咱们这职工食堂的伙食办得不错吧?您都在咱们这儿吃了好几顿了,是不是比市zhèngfu食堂强?”笑着说话的是麓山集团副总经理俞柘。

  “老俞,真心不错,难怪职工们都挨在食堂里就餐,这是好事儿啊,谁能抓住对方的胃,谁就能抓住他的人,这话用着女人对付男人没错,用于企业收揽员工的心,也没错。”陆为民端起饭碗,一边就着自己餐盘夹菜,一边笑着点头:“你们这样的食堂有几个?”

  “有三个,这是行政区和二厂区,西边还有一厂区,南边儿还有三厂区,都各有一个食堂,水平都差不多。”俞柘介绍道:“每个食堂都能同时容纳六百人以上职工就餐,这是咱们麓山集团从一开始就预设的规模。”

  陆为民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魏嘉平,“麓山集团应当有这个雄心,我也相信麓山集团有这个信心。”

  俞柘也听出陆为民话语中的意思,嘿嘿一笑,“魏总,陆市长话里有话,又在敲打咱们呢。”

  “陆市长,谢谢您的信任,但是我这个人觉得,有多大胃口,吃多少饭,贪多必失,……”魏嘉平也是淡淡的一笑。

  “是么?怎么我听到的话是魏总在麓山集团内部讲话中不是这样的?麓山集团最擅长的就是逆流而上,逆势增长,危机危机,就是危险中蕴藏的机遇,谁能够抓住危险中的机遇,那么他所获得的回报也是空前丰厚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现在麓山集团又面临一次和几年前创业时一样的巨大机遇,我们不能失去,必须要牢牢抓住,麓山集团的命运只能掌握在麓山人手中,这话是谁说的?”陆为民笑眯眯的道。

  魏嘉平背上一阵凉意,这是谁把自己在麓山集团高层内部的讲话泄露给对方的?而且原封不动,一字不漏的给自己来了个和盘托出,这……

  陆为民见魏嘉平脸色微变,而俞柘和另外一名副总任东来都是震惊莫名,忍不住搁下筷子,“魏总,老俞,老任,我觉得麓山可能还是有点儿信不过市里的诚意,信不过陆某人的信誉啊,我自认为算是掏心挖肺的把我的诚意都摆了出来,而且我也得到了尚书记和童市长的授权,我就搞不明白,麓山集团还在担心什么,还在犹豫什么?”

  魏嘉平也放下了筷子,看着陆为民,一字一句的道:“陆市长,不是我们信不过市里边,但是您应该清楚我们麓山集团的成分,您提出的给我们麓山集团的那些个支持,说实话,我要想拒绝,很难,但是您要我接手一纺厂二纺厂这些国企,您有没有考虑过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可能?我们麓山集团很有可能水土不服,甚至把我们麓山也陷进去?”

  “老魏,我要说一句,企业经营任何时候都有风险,任何一个经营决策和活动也都有风险,难道企业就可以因噎废食么?难道说麓山集团就惧怕兼并带来的风险而畏缩不前?不错,我承认最初你说的麓山集团宁肯选择自我壮大发展而不是去兼并整合国企这个说法有道理,但是我也要提醒你一句,壮大发展更需要把握住机遇,国企固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如果主导权掌握在你们麓山集团里呢?难道说你也没有这个信心?”陆为民沉声道。

  “主导权掌握在我们手里?”魏嘉平和俞柘、任东来都是眼睛一亮,这可和他们预料的有些不一样,“陆市长,您是说新的麓山纺织工业集团将由我们老麓山集团来控股?”

  补二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