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五十二节 发难,阻击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五十二节 发难,阻击

  魏行侠的意见一出来,立即得到了包括沈子烈、孙承利等人的赞同,市政府在新麓山纺织工业集团中的股权究竟能占多少,这是一个问题。

  虽然是由麓山集团来主导这一次兼并重组,但是四大国企毕竟资产摆在那里,仅仅是四个厂的厂区土地那就是一个惊人的数量,按照测绘出来的数量,仅仅是一纺厂一家的土地就达到了三千二百多亩,这还仅指厂区和行政区,不包括生活区。

  而二纺厂和一纺厂的情况差不多,针织二厂和针织四厂的情况差不多,占地规模虽然没有那么大,但是在位置上却又比一纺厂和二纺厂要好得多,已经靠近了宋城区的中心区域,两个企业占地加起来至少有两千亩左右。

  可以说这仅仅是这四家企业的土地加起来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当然就目前来说,这些土地性质都属于国家划拨的工业用地性质,要说值钱不值钱还不好说,加上这些土地连同厂房已经质押给了银行,所以这也只是理论上存在。

  但按照陆为民的构想,宋州市政府既然最大限度的减轻新麓山纺织工业集团的负债压力,促使新麓山能步入良性发展的轨道,也必然要在债务问题上进行重组,部分债务也有可能要由市政府来接手,当然其质押品也会转移到市政府手中,所以这里边牵扯的权属和权益交割交换相当复杂,而对土地价值的评估也是一个相当复杂而棘手的问题,稍不注意日后就可能授人以柄,魏行侠提出来这个问题也是在给陆为民提一个醒,也是一番好意。

  “为民,行侠的这个意见很中肯啊,四家国企自身的贷款和债务以及市政府为其担保的贷款可能牵扯的关系很复杂,延伸时间也比较久远,而其本身资产数量如何科学客观的评估也是一个问题,你在方案具体实施细则上可能要再好好研究一下,拿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细化标准来,说句难听一点的话,那就是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经得起任何人任何单位的审验,我不希望我们在这项工作完成之后被人戳脊梁骨,更不希望因为这项工作而锒铛入狱。”

  尚权智的话语重心长,但是其中提醒之意更浓。

  这个方案实在太庞大太复杂了,要牵扯的各个利益权属方太多,债务、贷款、担保、资产,以及还涉及到职工个人利益,再加上兼并主体方的利益,可以说千头万绪,光是看这样一个粗方案都已经让人头昏脑涨,这下边的具体细化方案,就更是让人目不暇接了。

  很难说有没有人会在这里边打主意做文章,尚权智对陆为民本人还是信得过的,人年轻,而且仕途一片光明,再加上他也从一些渠道得知陆为民家境甚好,其兄长在昌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创业,开办了一家投资数千万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厂,在昌州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企业家,他当时都有些遗憾怎么陆为民的兄长不来宋州投资,但想想以宋州当下的情况,的确也很难让人主动到宋州来投资。

  陆为民信得过,并不代表参与此项工作的人都信得过。

  这里边牵扯利益太多,可以说只要稍微动些心思,都能琢磨出如何从中牟利,而即便是你自己没有想过,但是牵扯到如此多的利益方,肯定会有不少人会把心思打到这上边来,也许就是你手指稍稍一松,几十万几百万的国有资产就流出去了,而给你的回报自然也是丰厚无比。

  对于这种情况,除了不断的敲打这些干部外,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法规制度来约束,用全覆盖的监督机制来约束震慑,在这一点上陆为民倒是早有准备,在第一时间就和尚权智、童云松提起过要让市纪委和监察局全程介入监督,防止有人以权谋私从中牟利。

  “尚书记,这个问题我们改制领导小组办公室也有考虑,我们的想法是通过两个以上的评估组织或者单位,其中起码要有两个以上的中立专业评估机构来进行评估,评估之后还要进行公示,包括通过《宋州日报》进行公示,而且是把所有具体的细节和数据都要公示,向全市**盘,让全市人民都来监督,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做到公平公正公开,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陆为民点点头,坦然道。

  陆为民的这个意见也是让在座的众人心里一阵感慨,这家伙是打定主意要把这事儿做得光明磊落了,只怕很多想要在里边儿心思打点儿注意的人要大失所望了,通过报纸媒体来进行公示,这就意味着一切都要暴露在阳光下,这几大厂里边对各自家底儿了解的人不少,只是他们没有机会参与到其中来,现在把这一切公之于众,想要起心捞点儿的人就只能望而兴叹了,谁敢在这上边做手脚,那就纯粹是找死了。

  杨永贵心里也是一阵发紧,这个家伙摆明真如自己所料,摆明是要从这一轮国企改革中来为他自己的政绩增光添彩了,白兵还说陆为民不可能不在这一场盛宴中沾点儿荤腥,顶多也就是做得隐秘一些罢了,但现在看这家伙摆出的阵势,彻底公开,谁还敢在里边做手脚,谁又能在里边做手脚?

  这家伙是铁了心要让他自己日后的档案里写下漂亮的一笔了,只是这却是用断绝其他任何人要在里边打主意来为他自己积累政绩。

  也幸亏自己有思想准备,若是按照白兵的想法冒然去试探陆为民,那才是真的弄巧成拙了。

  “老杨,说说你的意见,你在分管经济工作,国企改革虽然是为民在主抓,但是你也责无旁贷啊。”尚权智看着杨永贵的表情似乎有些怔忡不定,有点儿走神的感觉,放慢声音道。

  “哦,这个,……”杨永贵被尚权智突然点到名字吓了一跳,赶紧收拾了心思,整理了一下思路,这才道:“尚书记,我有点儿不同的想法,本来觉得也是不该给为民泼冷水的,但是想到这也算是咱们内部的一个关门会议,早一点说出来,也许只有好处没坏处。”

  “嗨,老杨,本身就是工作探讨,为民这个方案也说了只是第一稿定稿,肯定也还有瑕疵和疏漏,只要是有利于工作的,都应当提出来,你是觉得为民连这点儿心胸都没有?”尚权智有意要活跃一下气氛,笑着打趣。

  “嘿嘿,尚书记,为民,我有两个问题,提出来供大家参考,当然可能我的想法观点有些保守或者偏执了,未必正确,也请大家谅解。”杨永贵清了清嗓子,“第一点就是麓山集团兼并四家国有纺织企业的问题,麓山集团是麓城县属集体性质企业,四家国企市属国有独资企业,要说这几家企业兼并,性质上变成混合制形式的企业,但毕竟还属于公有制经济形式,我觉得按照十五大精神这应该是可以的,但是为民在方案中提出了要切割出一块来交予企业管理层和职工,而且主要是指麓山集团的管理层以及日后新麓山集团的所有职工,我觉得这可能有点儿问题。”

  “无论是集体企业还是国有企业,其资产都是源于集体或者国有,也就是当初出资者的性质就决定了这些企业性质是公有制性质,变成混合制,那也是集体权属和国有权属的混合,不涉及私人权属,这样突兀的切出一块来给职工和管理层,法理依据何在?当然我知道为民是考虑到麓山集团的管理层在今后的工作中会发挥重要作用,而工人们这么些年也为企业发展作了很大贡献,为了激励他们的主观能动性,这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无论是管理层也好,工人也好,他们付出了努力,企业支付了工资奖金报酬,这就不应当涉及股权问题,这也完全没有法理依据作为支撑,如果要硬生生切出一块来给他们,我觉得值得斟酌。”

  杨永贵的话让整个会议室里寂静了下来,大家都在细细的琢磨着杨永贵的观点,不错,劳动所得支付报酬,无论是管理层还是工人这么多年企业都已经支付了报酬,不能因为企业改制就要给他们拿一块,尤其是管理层,陆为民在方案中重点强调了管理层的作用,提出要在股权考虑上优先倾斜,这符合现实常理,但是却没有法律支持。

  “第二个问题,麓山集团兼并四家国企,方向是正确的,想法也是好的,但是我觉得可能要考虑一下可操作性,从麓山集团现有资产和流动资金量来看,我个人认为兼并一家,比如一纺厂应该是可行的,如果要同时兼并二纺厂,我担心消化不良,至于说针织二厂和针织四厂,我觉得暂时不予考虑,可以等到麓山集团在完成前两项兼并之后,根据其发展态势来考虑。”

  杨永贵气定神闲,目光沉静,侃侃而谈。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