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五十四节 知人知面不知心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五十四节 知人知面不知心

  党政联席会议从上午九点一直开到了十二点,然后在吃了饭后简短休息之后,又继续召开,一直持续到下午六点半,才算是基本上告一段落。

  层出不穷的问题提出来,需要研究商量,从最初的宽泛的粗线条的问题,到后期的比较细的具体的问题,都一一梳理了出来,提交到会上来讨论。

  按照尚权智的说法,今天就是要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的会议,所有担心、怀疑、疑惑都要在这个会上提出来,逐一解释清楚,哪怕是一时间无法解决,那也要有一个明确说法。

  自备电厂也是其中一个大问题,这也是决定新麓山集团能否真正突围而出的一个关键。

  按照陆为民和魏嘉平、俞柘以及任东来反复研讨形成的意见,如果没有这个自备电厂来减轻生产成本,骤然吸纳这么多富裕工人,使得成本急速上升的新麓山集团要想在国内市场疲软而大家蜂拥而出抢夺海外市场的情况下,将很难取得决定性优势,甚至可能拖垮新麓山集团,所以在自备电厂的问题上,几乎决定着新麓山集团的命运。

  至于说原棉收购和自营出口权问题,都还在其次,只能说是一个锦上添花的条件。

  对于自备电厂立项审批问题,在做很多人并不清楚其中难度,但是尚权智、魏行侠和陆为民以及分管工业的卢灿坤却清楚其中复杂程度,尚权智知道这个情况很正常,他本来就是计委系统出身的干部,而魏行侠则是跟随着邵泾川担任副书记期间就接触过这一类项目,至于陆为民,这个构想本来他就是始作俑者,自然清楚其中难度。

  在尚权智解释了自备电厂审批程序之后,在座的一干人都是唏嘘不已,这才意识到自备电厂才是其中关键,而能不能拿下这个自备电厂项目,在尚权智看来,关键还是看昌江省委能不能把宋州纺织企业改制这个大命题提升到更高高度上来,用这一点去争取中央对宋州的这一个特殊政策扶持。

  联席会议终于散了,陆为民这一段时间苦心孤诣构架出来的这个庞大方案也终于浮出水面,正式交到了市委市府所有班子成员们的面前,每个班子成员离开时都拿着这样一个方案详细资料,虽然上边也都印着“内部资料,注意保密”,但谁都知道这个方案的每一个细节都会在今天晚上被广为解读分析。

  “我怕什么?这个方案其实很多内容都早已经不是秘密了,麓山集团那边不用说,一纺厂二纺厂和针织二厂四厂这边,他们的职工代表去参观麓山集团时,这些内容大部分也都像他们宣讲过了,而且在这一轮改革中,我们也列出了几个选项,最大限度考虑到了职工们的利益和意愿。”陆为民施施然的一边走,一边伸了个懒腰,“方案定稿出来了,还有一个星期的讨论期,但是我觉得不会有太大变化了,现在就该是考虑如何实施了。”

  “时间上有些来不及了,马上就是过年,要全面启动也是明年翻年的事情了。”卢灿坤和陆为民并肩而行,“不过有些工作恐怕需要走到前面。”

  市政府有两位陆(卢)市长,这也让很多干部不好称呼,卢灿坤比陆为民二十来岁,有些人称呼卢灿坤为大卢市长,称陆为民为小陆市长,但是立即就有人觉得这样不妥,陆为民虽然年轻,但是他是常务副市长,这一大一小的称谓,似乎很容易引发歧义。

  中国人的语言智慧总是无穷的,很快在市政府里也就约定俗成,如果称陆(卢)市长,肯定是指卢灿坤而不是陆为民,称呼陆为民则肯定用“为民市长”这个称呼。

  “卢市长,你是说新麓山集团的自备电厂的前期筹备工作?”陆为民微微点头。

  “嗯,这只是一方面,自备电厂问题难度很高,这不是省里能决定的,需要在中央打通关节,要跑的手续也很多,而新麓山集团一旦兼并进程开始,对自备电厂的要求也会越来越迫切,可以说这个项目越早落实建成,新麓山集团前景就越好。”

  卢灿坤对于陆为民的大手笔还是相当钦佩的,不管这个项目能不能成,陆为民敢这样想,那就不简单,而且既然敢想,说明陆为民也还是有些底气的。

  作为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卢灿坤这两年也被折腾得不轻,国企情况就是如此,他也费了不少心思,但是都收效不大,他也反思过,问题出在哪里,除了经济大气候外,觉得还是前期宋州市委市政府的保守心态和观念有很大关系,而一旦陷入了某种思维定势,要想挣脱出来就越难,即便是尚权智来了之后,这两年仍然沿袭着以往的惯性,没想到这陆为民来了之后,这宋州局面就开始涌动起来,从政法到经济工作这一块,就没有安分过,但是这种不安分却是当下宋州正需要的。

  “嗯,卢市长,这个项目难度不小,其中也还要费不少周折,我有这个思想准备,但是这一步咱们必须要走,把咱们宋州纺织工业解脱出来,对于我们宋州工业经济的发展就是一大贡献,但是仅仅是纺织工业潜力释放出来还不够,宋州不比丰州,也和昆湖不一样,虽然说咱们宋州暂时落后了,但我们也不能就自甘堕落了,我们的目标依然要确定为全省第二,甚至要争第一,我们有厚实的基础,尤其是人文科技和人力资源基础,暂时的困难不算啥,我们在工业这一块的定位仍然是综合型工业基地,仅仅是纺织工业不够,我们的服装鞋帽、机械制造、钢铁、化工、仪表、食品、电子等产业都有一定基础,各个县的条件和基础也远强于我原来所在的丰州地区,我们有理由也有条件重塑辉煌。”

  陆为民语气里充满了自信,卢灿坤看着自己身旁这个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活力的家伙,心里忍不住有些感慨,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些老了?为什么对方就能有这样笃定的自信,看到的都是宋州的优势强项,而自己看到的却总是宋州的不足呢?

  如果换了其他人,这番话只会被卢灿坤视为大话,但是陆为民嘴里说出来就有些不一样了,他在丰州那边两个县以白手起家,短短几年间,创造出一个个奇迹,魔术般的表演已经征服了很多人,现在双峰的医药产业和阜头电子产业在全省县一级经济区中已经小有名气,纵然还无法和诸如昆湖、青溪那边的县份相比,但是已然在二三档次的地市里边遥遥领先了。

  “为民,你这一说,连我这颗有些沉闷的心都有点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冲动了,我也就这一届了,年龄不饶人,但是宋州现在的局面却是我最痛心的,有时候我也在想,难道说我卢灿坤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咱们宋州就这样萎靡不振沉沦不起了?真是心有不甘啊,但是现在为民市长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又有点儿活泛了,我也希望在我退下去之前,能做一点对咱们宋州经济发展有益的工作。”卢灿坤颇为感触的道:“工业这一块咱们宋州情况主要还是以国企为主,但是总的来说由于机制、权属等诸多问题的影响,情况都不是太好,我想知道,为民你是不是有意要在全市工业这一块都要全面推开改制这项工作?”

  陆为民看了一眼卢灿坤,他对这位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并不十分了解,从安德健和杨达金那里知道的情况是这一位和黄俊青关系是比较密切的,但是这种密切又和毕华胜的程度又稍差,应该说是介乎于亲密和普通工作关系之间的一种程度,所以很难判断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猫腻。

  不过从现在卢灿坤的表现来看,似乎这一位还很有些不服老,想要在随后的企业改制这项工作中发挥一些作用,对于人家这样的表现,陆为民倒也不好峻拒,只能点着头含笑表示国企改革这一工作肯定要推进,但是却还需要分阶段分步骤,当前的工作还是首先把纺织工业这一块的改制彻底推动起来,以期取得实打实的成效。

  ***************************************************************************

  陆为民下了市委大楼,就看见郭跃斌的那辆奥迪已经从停车场开了出来,停在了门口。

  “为民,晚饭那里解决?”郭跃斌的头从玻璃窗后探出来,笑嘻嘻的道。

  “怎么,又想找我蹭饭?能不能别这么寒碜,你好歹大方一回办个招待行不?纪委书记难道就是天生蹭饭的?”陆为民没好气的径直往停车场走,史德生已经把公爵王也开了过来。

  第三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