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五十五节 隐语,搏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五十五节 隐语,搏

  “纪委清贫啊,我这来宋州这么久了,愣是没混到两顿饭吃,就看你大方点儿,吃饭还能想到我,怎么现在也嫌我多余了?”郭跃斌嬉皮笑脸,“要不上我车,要不我上你车,你自己看着办。”

  似乎是感受到郭跃斌话语里隐藏着一些意思,陆为民额际微微一皱,精觉的看了郭跃斌一眼,“上我车吧。”

  郭跃斌和自己司机打了个招呼,然后上了陆为民车。

  “刚才和老卢说得挺投缘啊,我看你们俩在那边儿聊了好一阵啊。”郭跃斌把身体靠在车座椅上,漫不经心的道。

  “嗯,聊了聊咱们市里工业这一块的改制问题,他还是有些见识,我感觉他也有心想做点事情。”陆为民随口回答之后,又凝神看了一眼郭跃斌表情,似乎看不出什么来,但是他知道郭跃斌说话素来都是有的放矢,不会轻易问一些无关的话题。

  “是么?想做事儿这是好事儿啊,这年头真心想做事儿的人不多了,不少人做事儿都是有目的的,世风日下啊。”郭跃斌淡淡的道。

  陆为民心一紧,这无疑是郭跃斌在提醒什么,难道说卢灿坤也有什么反映传到郭跃斌耳朵里了?

  “社会处于转型期,尤其是咱们国家经济一直是采取封闭的计划经济,现在闸打开了,大家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图来做事儿,这也很正常。只要不违反法律规定就好。”陆为民随口道。

  这一段时间郭跃斌那边的纪委表现倒也中规中矩,在苏谯和泽口那边还有一些斩获,两名副县长被纪委带走调查,尤其是在苏谯还牵扯出一批科级和副科级干部,但都是交给了苏谯县纪委查处。

  郭跃斌从来不无的放矢,他这样语含深意,无疑是有些针对性,而自己刚才和卢灿坤在谈话无疑也落入了他的眼中,只是卢灿坤和叶崇荣这两人虽然是老资格副市长,但是论与前面黄俊青、徐忠志的亲密程度,似乎还赶不上毕华胜才对,郭跃斌的触角利齿怎么就会转到了卢灿坤身上?

  “那是,不过总有一些人忘乎所以,不知不觉就跨越了底线,我就是这干这活儿的,帮他们纠正行为,规范行为,然后惩戒他们所犯下的过错。”郭跃斌耸耸肩,却没有再说下去。

  陆为民也知道这家伙不想说的,你就是多问也没用,但是他已经意识到了,郭跃斌来宋州不会甘于寂寞,前段时间的这些表现不过是餐前小点,弄不好这日后还会有大动作出来,来证明他这个纪委书记的称职和存在。

  郭跃斌的插话打乱了陆为民的心境。

  说实话,他希望目前宋州的格局能基本维持下去,就目前来说,市委市府班子已经基本上形成了比较稳定的局面,尚权智已经完全能够驾驭住,而童云松和魏行侠的表现也是比较令人满意,即便是杨永贵有时候闹点儿小别扭,无关大局,市zhèngfu这边几位副市长都属于工作经验履历相当丰富的角色,对于当前工作也相当熟悉,陆为民不希望在自己主要精力都放在国企改革和招商引资这两项工作时,市zhèngfu这边又生出什么波澜来。

  尤其是他还有一些想法,比如随着国企改革推进,打开了局面,那么一些工作就可以交给卢灿坤的来接手,至少卢灿坤对于工业这一块的十分熟悉,应该可以起到牵头作用。

  但是今天郭跃斌话语里隐含的意思无疑给他提了一个醒,无论是卢灿坤、叶崇荣还是毕华胜,都是在梅九龄——黄俊青主政时代晋升起来的干部,而卢灿坤、叶崇荣以前与梅黄二人关系都比较密切,毕华胜就更不用说,他们之间如果仅仅只有普通的工作关系也就罢了,但是陆为民更担心的是他们会不会牵扯有其他问题,如果是那样,那自己还真需要认真做一些准备,否则真正等到问题爆发出来,手忙脚乱,影响到大局,那才是麻烦了。

  郭跃斌不yin不阳的提醒给陆为民泼了一瓢冷水,让他心情也被破坏了不少,但是他也知道现实就是如此,你想得很美好的东西都会出一些意外,而你越是怕的事情,往往就会到来。

  ***************************************************************************

  “尚书记,为民的思路想法是不是太超前了一些?这个成立一站式的服务中心,政策依据在哪里?就因为他觉得需要这么一个东西来招商引资,嗯,说的是提高工作效率,强化竞争力,那市里边就得要成立这样一个不伦不类的机构?他考虑过没有这么一个机构怎么成立,行政审批权力如何行使?就这么把各单位的人聚合在一起,一起审批就行了?这么简单?”

  陈昌俊实在有些忍不住自己内心的恼意,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和一些,不要暴露出太多对陆为民的不满,让尚权智听起来更像是就事论事。

  “唔,昌俊,设立这么一个机构肯定会遇到很多麻烦和问题,毕竟从来没有先例可循,但是我觉得有一点是值得赞同的,那就是只要有利于我们宋州经济发展,有利于我们宋州招商引资环境的改善,有利于提升我们与周边地区竞争的能力,我觉得都可以尝试。”

  尚权智装作没有听出陈昌俊话语里含义的模样,平静的道。

  “尚书记,关键是这样一个机构几乎就把原来很多行政部门的权力收归到一起,摇身一变就成了这个服务中心掌握这个权利了,我觉得不合适,那这样作了,还要这些行政单位干什么,既然随便哪个人都能够代表一级机构审批,这个机构存在还能有多大意义?”

  陈昌俊心里想说的是这几乎代表这陆为民把一切权力都捏合在他的手中了,这样公然剥夺行政部门的权利,这也未免太过了。

  “不,昌俊,你可能理解有些偏差,为民的观点是指要把常规性的审批权力集合在一起,提高效率,我觉得这没错,就我们宋州目前的态势来看,我们在招商引资的环境上已经大大落后于其他地区了,也就是说在日后和其他地区吸引投资者的竞争中,我们的起步台阶就比他们低了,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提升自身的竞争力来达到和其他地方同步竞争,这很重要,做不到这一点,我们就会在这场战争中失败,即便是国企改革成功,我们在经济发展这一轮战役中也会落在下风,这一点我和老童、为民的看法是一致的。”

  尚权智心里暗叹一声,陈昌俊和陆为民之间的矛盾分歧似乎在越来越大,事实上他也清楚陈昌俊与陆为民越来越不睦的主要原因还是二人地位发生的微妙变化,尤其是在陈昌俊希望担任副书记一职未能如愿,而陆为民却又出任常务副市长之后,这种原本还勉强平衡的心态陡然打破,就使得陈昌俊更加难以接受了。

  平心而论,陆为民应该是没有和陈昌俊发生正面冲突的意思,即便是有时候陈昌俊的观点有些过激,陆为民也都能坦然接受,对这一点尚权智也很欣赏,同时他也能理解陈昌俊这种心态的变化,但是他觉得应该有一个度,那就是不能影响到工作。

  意气之争必须要限制在一个度上,如果只是各人的观点之争,那还可以容忍,但是如果把这种观点带到工作中去,那就是尚权智不能接受的了,所以这一次他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语气也就变得有些严肃。

  “昌俊,你跟我这么多年了,从黎阳到宋州,你应该清楚我是怎样一个人,你也应该更清楚当前宋州的局面,我们肩上担子很重,今天只有你我两个人,我也开诚布公的和你谈一谈,嗯,我希望我们俩之间必须要态度一直观点统一。”尚权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在斟酌言辞,“我到宋州三年了,说实话,这三年工作不尽人意,准确的说也就是一个打基础做铺垫的阶段,省委主要领导易人,可能对我的工作也不是很满意,我估计如果我撑死能在宋州干满这一届,也就是说我在宋州时日无多,那在这仅存的一年多两年时间,我该做些什么?”

  陈昌俊吃了一惊,尚权智还是第一次和他谈起在宋州的任期,他和尚权智是一起到的宋州,他从市委副秘书长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组织部长,无可否认的是尚权智的大力擢拔,而现在尚权智却说他甚至可能在宋州一届都干不满~!那他该怎么办?

  “尚书记……”陈昌俊正yu说话,却被尚权智摆摆手制止,“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还剩下这么一两年时间我能干些什么?仍然这样下去恐怕不行,我也不甘,陆为民来了,这家伙不是完人,也有很多毛病,但是得承认这家伙在经济工作上有他自己的一套,而且有胆魄有闯劲,我觉得我必须要博这一把,而且你也看到了恐怕不只是我准备搏这一把,省委也准备要搏这一把,老童行侠不也就来了么?而且我也认为,我们宋州没得选择,必须要拼这一把!”

  补更,昨天有事,今天补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