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六十九节 落网,揭盖

第十一卷 万木霜天红烂漫 第六十九节 落网,揭盖

  美好的愿景往往都会被意外所破坏,陆为民这个时候无比痛恨自己怎么会兼任这个市委政法委书记。

  今晚也许本该是一个无比美好的夜晚,尤其是在上午起身时看到了隋立媛身着连体泳衣那摇曳生姿的腰臀,那雪白丰腴的臀瓣更是让人从内心深处都能燃烧出一种**。

  陆为民实在不好意思在众目睽睽之下去和女人们走到一块儿,虽然内心无比渴望能和隋立媛、萧樱以及江冰绫她们一起戏水玩乐,但是一个女人可以,几个女人在一起,稍不注意也许就能暴露其中的底细,这种情形下,陆为民再是大胆,也知道不妥。

  隋立媛不是一个擅长掩饰的女人,两人这么久没见面,只是电话联系,如果这会儿两人走到一起,很容易就会被萧樱和江冰绫看出端倪。

  萧樱和隋立媛名列双峰三美人,肯定对隋立媛很好奇和警惕,尤其是隋立媛怎么会突兀的出现在这种场合,怎么都会有一些不好的联想,如果自己再和她走到一起,肯定会让萧樱起疑心。

  而江冰绫虽然不清楚隋立媛和自己的瓜葛,但是两个女人都和自己有特殊关系,女人的直觉是最灵敏的,尤其是对男女之间那种细微的言语动作更为敏感,稍不注意就会被瞅出破绽,无论是隋立媛,还是江冰绫。

  陆为民倒不是怕什么,但他不愿意破坏今天相当好的氛围。

  午饭就在三姝客栈吃的,基本上沿袭了三姝在骑龙岭那边的风格,以本地山中野味为主,红烧野兔和羊肉汤是主打菜系,熏鸡、山腊肉都已经做好了,正好可以上来品味。

  现在无论是双峰还是阜头这边,已经有一些山中农户开始有意识的围养诸如野鸡、山羊甚至野猪这一类的野味儿,价格不菲,但是却大受欢迎。也成为山中农户一个赚取现钱的好路子,每年只需要养上这么一些野鸡、山羊,到了年边上卖给那些旅游景区的酒店、饭庄,甚至直接拿到城里市场上出售,至少也能买上几百上千块,对于一家农户来说,这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收入,足够一家人安安逸逸的过一个年了。

  偷欢是最醉人的。

  尤其是那份在众人之中悄然偷入香闺。欣然折花,那份滋味委实让人难以自拔。

  泡了一整天温泉的人身子骨都会有点儿乏,骨酥筋软就是这么个说法,而泡了温泉之后也特别困乏,睡觉也会格外香甜。

  陷入乳波臀浪中的陆为民彻底忘却了一切,隋立媛狂野火热的激情让他不能自已。但是沈君怀来的电话彻底破坏了他的兴致。

  这本来应该算是一件好事,高汉柏在昌州被昌州市公安局挡获,现在市纪委、市检察院的人已经赶往昌州。

  在涂镇海被拿下这一段时间里,市纪委和市检察院联手对市公安局前几年多宗刑事案件进行调查,主要是针对一些重大刑事犯罪案件和涉黑案件主要犯罪嫌疑人都被取保候审,或者干脆就没有被列入在逃人员名单这一情况进行调查,其中牵扯到涂镇海、高汉柏以及沙洲和宋城两个分局多人。

  由于其中一个重要关键人物就是时任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的高汉柏,涂镇海把不少事情都推给了高汉柏,而沙洲和宋城两个分局刑侦部门也把事情推到了高汉柏头上。所以很多案子的调查就陷入了僵局,而现在高汉柏竟然被昌州市公安局挡获,这怎么能不让郭跃斌和唐啸他们感到兴奋。

  为此郭跃斌和唐啸两人都是亲自带人赶往昌州,就是想要在最短时间内获得突破性进展,从高汉柏嘴里能撬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要说这已经是郭跃斌为主的事情了,但是陆为民却知道在高汉柏背后还隐藏着不少政法队伍中的败类,尤其是还有几个是公安队伍中的高层。

  沈君怀在电话中很隐晦的告诉陆为民,这个消息暂时还处于保密状态,只有他和周素全、吕远征以及另外一名刑侦支队民警知道。而纪委和检查院那边知道的人也控制在相当小的范围内。

  对于沈君怀的老到陆为民还是很放心的。这么做的目的就是避开了一些可能会泄密者提前知晓的可能。

  这种情形下,陆为民不得不赶回宋州坐镇。也许在高汉柏那边的消息一出来,市里边恐怕就要对有些人采取措施,现在还不确定这一切,但却需要未雨绸缪。

  恋恋不舍的把手从隋立媛羊绒衫里抽回来,陆为民强压住内心的欲念,又轻轻的吻了吻隋立媛的脸庞,这才出了门,史德生早已经把三菱蒙特罗开到了路边上。

  ***************************************************************************

  照理说一个副处级干部是不需要郭跃斌和唐啸亲自出马这般大动干戈的,但是高汉柏这个人实在太敏感了,涂镇海虽然被双规,但是一直避重就轻,很多事情全部推到了高汉柏身上,而高汉柏不知所踪,很多事情也就成了无头公案,这也让市纪委和市检察院的联合办案组陷入了困境。

  现在高汉柏却突然在昌州落马,这如何能不让郭跃斌和唐啸欣喜若狂?拿下高汉柏,只要撬开他的嘴,很多问题就会一一真相大白,而顺藤摸瓜,也还能挖出很多东西来。

  陆为民赶到昌州时,已经是晚上一点过了。

  郭跃斌和省纪委那边先行联系了,借用了省纪委的办公地点,对高汉柏进行了先期的讯问。

  出乎一干人意料的是高汉柏的落网竟然是一个意外,已经在昌州这个小区中深居简出了几个月的高汉柏是因为寂寞难耐,结果在外边找了一个“外卖小姐”,没想到他在带“外卖小姐”回家时,却被“警惕性”格外高的保安却注意到了,然后迅速报告给了当地派出所。

  而派出所“火速”出警,最终将高汉柏与那个卖淫妇女堵在了家中,最后束手就擒被带回了派出所审查,原本这也就是一个普通的治安案件,嫖娼,罚款亦可,拘留亦可,高汉柏出逃时虽然走得匆忙,但是他也是早就有准备,所在这这个落脚点上也是有积蓄,五千块钱罚款还是拿得出来,只不过在派出所干警审查完毕一到去家中取钱时,警觉性颇高的派出所民警发现了高汉柏居然有多张身份证,这引起了派出所民警的怀疑,所以这事儿就给捅漏了。

  确定自己无法脱身的高汉柏倒是挺光棍,很爽快的交代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这才有昌州市公安局通报给宋州市公安局。

  点燃一支烟,唐啸笑了笑,“陆市长,沈局,咱们省会城市的治安状况就是不一样,一个保安也能有这么高的警惕性,就能判断出自己小区住户带个女人进去就是嫖娼,这份判断力可不简单。”

  陆为民和沈君怀都听出了唐啸话语里的揶揄之意,陆为民笑笑不语,沈君怀也只是淡淡的道:“这年头公安机关经费都得不到保障,别看昌州是省会,我了解过,昌州市公安局的经费一样拮据不堪,每年罚没任务少不了,市局分解到分局,分局自然就要分解到各业务所队,交警队和派出所历来就是扛大头的,交警上路,派出所就只有入地三分了,这些保安都是派出所的眼线,能提供抓获一个,肯定也会有不菲的奖励,没听刚才高汉柏说要他连那个卖淫妇女的罚款都得要帮着交了么?还不都是冲着钱来的?”

  “那住这小区可真是没有多少安全感,更谈不上什么**感了。”陆为民也插话,“公安机关的权力是一柄双刃剑,用得好,打击违法犯罪建功立业,用得不好,伤及普通民众利益,也损害自身形象,从我个人角度来看,高汉柏被抓获当然是天大的好事,但是昌州市公安局这种破门而入扫六害的方式值得斟酌,单凭一个保安的怀疑,就冒然采取这种行动,风险太大,而且这种完全以罚款为目的,彻底忽略了处罚的目的性教育性,这是舍本逐末,不知道我们宋州市公安局是不是也是这种情形呢?君怀,抽时间我们也调研调研吧。”

  沈君怀狠狠的瞪了一眼唐啸,这话题引到宋州市公安局身上来,这就不令人愉快了。

  “陆市长,我们宋州公安情况您很清楚,财政预算拨款情形你更清楚,我不想说什么大话,宋州公安肯定也存在类似的问题,甚至可能比昌州这边的情形更严重,我们市局党委一班人也有这个构想要来解决这些问题,但这需要市里的支持。”沈君怀很坦然的道。

  陆为民看了一眼沈君怀,默默点点头,“这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不能单怪公安一家,我清楚,宋州各方面情况都不太好,这需要一个过程,但是作为公安机关,从严治警这没有理由,没有条件可讲。”

  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